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七旬老太打工

雨洗轻尘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460 0 0
鸣凰

七十有三的陈老汉坐在板凳上闷声地抽着烟,看着转身走出家门的小儿子和大媳妇的背影,重重地叹了口气:“尽生了些个不孝子孙。”
“算了,明天把葡萄田里的活抓紧干,我后天就跟他们去上班,不是还有礼拜天吗,葡萄田和桃子地里的活你能做多少是多少了,累了就歇会。” 也已七十的老伴安慰老头子。
“桃子葡萄一年的收入还少啊?还非逼着你去他们公司当个临时工?你这身体哪吃得消?”陈老汉提高了嗓门。
“免得以后天天看他们脸色过日子,好在他们公司的活,也不是天天都要做。”
七月的江南,梅雨刚刚结束,流火的天气炙烤着大地。第二天,天才蒙蒙亮,老夫妻就去果园干活了。

陈老汉的小儿子陈志强和大儿媳汪学文在武进高新区同一个公司上班,已有七年左右了,最近陈志强已从普通的装配工通过走关系晋升成了装配组的组长。这家公司主要做换热器,所用的板片要撕去一层膜,再嵌根皮条上去,然后放在托盘上层层码好。这活一直是由临时工按计件来做的,正式员工出活率太低,老板也是为降低用工成本, 一般一个人每月做个十天半月不等,难得需要两个人来做。

如今陈志强当了小组长,和底层的其他管理人员的关系也搞的不错,在车间主任那里马屁也拍的当当响,就连他嫂子汪学文也有模有样地管理着装配组,动不动就训斥别人。以至于有些员工在背地里打听他们是不是夫妻关系了。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叔嫂二人一合计,见缝插针地要把七十岁的婆婆安排进来做板片。

无奈的老人只能忍气吞声地接受媳妇的安排,平时汪学文稍不顺心就甩脸色,地里的葡萄桃子,香瓜大枣,都是老两口采来洗干净了送到媳妇手里。而她是从来不下地帮二老除草摘果修枝。

第三天,陈老太坐上媳妇的车来到了媳妇的工作地方。没多久,就有人来安排她干活,简单地教了老太太怎么做之后,关照她干活时当心板片划破手,就离开了。陈志强和汪学文也不时走来看看,帮着一起做,并嘱咐她别去理睬另一个临时工。板片确实很锋利,做了不到两个小时,陈老太一不小心手掌就划了个深深的口子,鲜血直冒。车间有一万多平米,陈大妈抬头四处瞧瞧,也不知道上哪去找儿子,只能把板片上撕下的塑料薄膜缠绕在手上,继续干活,不久,陈志强来了,看着老妈满是鲜血的手,找来创可贴,随后又找来纱布一层层地绑上。

尽管绑着纱布,手仍是阵阵钻心地疼,陈大妈小心翼翼地干着活,血慢慢地浸染了整个纱布,到下午两点时分,又疼又热又渴的,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收拾了一下工作台,径自回家了。老头子看到从村卫生所包扎后的老伴的手,心疼了“非得去活受罪,弄成这样果园里那么多活还怎么做?这些年他们哪个来动下手帮衬下的?”“那活我也不会做,我也不想去的,一天到晚站着,也争不了几个钱,手又疼脚又酸。”“以前住一起是整天看他们脸色,现在不生活在一起了,还来甩脸色。”

晚上汪学文虎着脸来了“跟你说着要当心点手个么,不会做么慢慢点。”
“这活我啊不会做个,板片又重又大,放到托盘上啊难放的。”
“别人家啊能够做则的,做做么就熟练呀活。一个月又覅做多少天个,空下来么就果园里做做。”
“葡萄马上就上市卖咧,管理不好,到手个成果总不能望着它跑落,七十岁个人咧还当她小伙子嘎佬做的。”陈大爷听不下去了。
“实在手痛么就歇嘎一天,后朝去上班。”媳妇一脸的不耐烦。
“后朝不是礼拜六么,还要上班的?”
“全体加班的,早点去,我帮你做落一手。”媳妇说完,也不听老人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去年陈大爷家赶上拆迁,两儿子和老人并不生活在一起,各自住着商品房,拿着拆迁款,两儿子今年先后都买了车,按说生活条件也是相当不错了,可是人心看不见,孙子孙女都成年了,面临着结婚要买房、要礼金等等的问题,那么多双眼睛贪婪地盯着老人的钱包呢。

周六一早,汪学文开着车来田边接老婆婆了。老太太推脱着想不去,地里的活也要干那。媳妇一张嘴叽叽呱呱一直说个不停。不时,路过的其他果农纷纷打着招呼,陈老太不想让别人看到她们婆媳争吵,无奈的带上茶杯跟媳妇走了。 

车间的工人看到有陌生人来干活,免不了要打听一下,
上班铃声还没响,早来的几个人聚在休息点谈论着。
“怎么多了个人做板片了?”
“不是学文的妈就是婆婆了。”
“肯定不会是妈,那么大年纪该在家享享清福了。”
“要是婆婆的话,那陈志强咋的还让妈出来干活那?”来自东北的工人说。
“那家要看谁强悍厉害了哈,这年头一个老子能养活仨儿子,仨儿子养不活一个老子的事多了。”
“哎。。。”有人叹气。
“那志强把妈叫来干活,另外的临时工肯定就不会再喊来干活了。哎呀,有点权就是好那。” 
“你看那老太太这么大个年纪,又这么瘦,还来干这么累的活,这还叫有权好那,这不是打自己脸吗?”其中年长的工友说。
“谁会嫌钱多呀,可以作遗产呗。”“老人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都有老了那天。”
“人家爱咋咋的,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了会心疼的,干活去吧。小心有人去组长那里告状。” 工友们一哄而散。

进入七月下旬,眼看着别家的葡萄成框的采摘上市或零卖或是批发给水果贩子,而自家缺人手还没卖出去多少,陈老汉顶着烈日一个人忙里忙外,老伴下班回家还得再下地,打着矿灯干活到半夜。如此一个星期下来,本来就瘦瘦的身板,更是又瘦了一圈,眼窝深陷,面色枯黄。 

生活未曾停止,活还得继续做着。
陈老太每天都备几个创可贴在口袋才去上班,尽管已经很小心的干活,但总是免不了划破手指,这些小伤口,过个三五天就好了。可她心里焦急地盼着公司的活早点做完,好帮着老头子采摘葡萄和桃子。
汪学文开着车,一路还不停朝着婆婆叨叨着,老太太心里惦记着果园,两人的话就说不到一块了。老太太劳累过度,睡眠不足,不免心生怨言。虽没有坦言说出来,一向思维明锐的媳妇还是听出了话外音,这老太婆竟然开始顶嘴了,学文的火气蹭蹭就上来了,不觉间语音提高了几十分贝,这一路上吵吵闹闹,直到回各自的家才停歇。不过,以后的日子总是在叽叽歪歪里重复着过了。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20
    积分
  • 48
    博文
  • 0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