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初雪兴诗集暨

安文 最后编辑于 2020-11-22 18:23:35
2200 0 4

初雪诗集

报告文学《飞飞(5)》

毗陵诗社

毗陵诗刊2020021

01.jpg

 

他山石

江南民歌小曲28首2

原创苏杭日记/推荐国元

08)外婆谣

02.jpg

江南水乡,美的精致。外婆家,忆的是温暖。那起翘的屋檐,看门的老狗,眯眼晒太阳的花猫,竹椅上谈笑的老人家,潺潺绕村的溪流,停滞的美好时光。都说一方山水养一方人,方言里有家乡味道.而有些方言歌曲却从不只属方言区。一首入口软软糯糯,甜而不腻的吴语外婆谣,不知合不合你胃口,我听了就想回阿嫲家。

09)拔根芦柴花

04.jpg

《拔根芦柴花》原是一首江苏江都地方民歌,属邵伯秧号子,源于一段美丽的歌会传说:古时邵伯是有名的戏曲之乡,会唱的人很多,但最好的要数莺歌了。那时,邵伯有个风俗,每年六月十九观音会有对歌竞赛,唱得好的就得到“歌王”称号。然而比赛前,莺歌却病了,恰巧遇见一位神医,叫莺歌到水急浪大的地方拔根芦柴花煎水服饮,连服三剂,药到病除。结果莺歌一试果真好了。比赛这天,莺歌便干脆唱了芦柴花,大家都惊呆了。从此,民歌《拔根芦柴花》在邵伯湖岸边唱响开来,并流传全国。后来由钱静人,费克等人带队到扬州、江都采风,收集了大量民歌,并对其进行了加工便有了现在大家听的《拔根芦柴花》因曲调优美、歌词上口,成为中国著名的民间曲调。

10太湖美

05.jpg

《太湖美》创作于1978年,当时正是大力探讨真理问题、打破思想束缚及个人崇拜实行改革开放的年代,因此明显表现了新时代人们的个性、情感。任何优秀的歌曲都会留有时代的印迹。《太湖美》积极吸取了江南城镇小调的特色,用传统音乐的形式来表现太湖边丰盛的自然资源以及悠久的革命传统,是传统文化与当代题材结合的一个完美例证。也说明传统音乐是新音乐创作的土壤。

11茉莉花

06.jpg

《好一朵茉莉花》又名《茉莉花》,源于南京六合,据六合民歌《鲜花调》改编,由音乐家何仿采集整理。1942年,何仿随新四军淮南大众剧团到南京六合地区,听到当地民歌《鲜花调》并整理改编成了《茉莉花》。1982年,《茉莉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为世界优秀歌曲。该曲属于小调类单乐段民歌,以五声调式和级进的旋律,表现了委婉流畅、柔和与优美的江南风格,生动刻画了一个文雅贤淑的少女被芬芳美丽的茉莉花所吸引,欲摘不忍,欲弃不舍的爱慕和眷恋之情。全曲婉转精美,感情深厚又含蓄。

12夜上海

07.jpg

《夜上海》是家喻户晓的金嗓子歌后常州人周璇演唱的名曲是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香港故事片《长相思》插曲,也周璇本人最具代表性的华语歌曲。因为早期夜总会在上海形成,所以夜上海在民国时期非常著名。一首经典之作,即使已经过了70余年,还是永远被人们铭记,这才是真正流芳百世的佳作。此歌曲虽经常在抗日时期的影视作品中出现,但不符合实际,因为此歌曲发行时间是1947年。

13卷珠帘

08.png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这是《滕王阁序》的一句,也是《卷珠帘》歌名由来。据霍尊介绍,这首歌的创作灵感来自一部具有北欧情怀的动画片,片中讲述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深深触动了霍尊。看完后,他坐在钢琴前,旋律便行云流水般从指间倾泻出来。他的初衷是想写一首爱尔兰情调的曲子,但是写完后发现虽然有那么一点爱尔兰的味道,但似乎更偏中国风一些。 

14莫愁啊莫愁

09.jpg

“莫愁”风靡大江南北:“自古人生多风浪,何须愁白少年头,啊,莫愁啊莫愁,劝君莫忧愁”整首歌以莫愁湖为背景,诉说人生的哲理,何须愁白少年头这句,和江南音调那么吻合,既柔美又很简练。歌曲呼应时代特点,满足人民审美需要,加上春晚的传播效应,火遍大江南北,莫愁湖也成为许多人向往之地。歌声穿越近40年的时光,历久弥新。

初雪兴诗集

10.jpg

外三首

謝明輝

立冬初見寒  微冷冬衣添  寒流飄大地  小雪飛满天

銀妝群巒現  白映山溪邊  頑童堆雪鬧  祥瑞到人間

冬趣

莫道冬季百事愁  溜冰好手樂悠遊

花式劈腿滴溜轉  滑雪騰空快如舟

冬補蕃鴨勝雞肉  圍爐牛羊端上桌

聖誕節來歡喜過  春節長假團圆週

冬語

天寒地凍極光冷,炫影憧憧海冰聲。

皚皚雪山蒼天送,溜溜江河地橋生。

哀哀萬物求生動,苦苦覓食終日空。

生老病死皆命定,酸甜苦辣嚐盡終。

娓娓  琴聲訴衷情  夜静  無弦琴自鳴

天涯  琴心成追憶  再尋  天籟祭琴靈

冬斗

網軍行政院,罔顧食品安。秋鬥三十年,成敗在跟前。

双標大詐騙,關台見極權。百萬今又現,凱道罵翻天。

瑞雪迎春外一首

苍松

关中大地气势华,银装素裹掛冰花。

苍茫大地铺厚毯,喜鹊登枝盼春还。

骄凤哀鸣

秀身娇姿贵为凤,千呼万唤懒开屏。

翘首望月傲气生,欲和嫦娥论输赢。

昔日凰后今尚在,羽稀冠衰哀沉吟。

屈蹲铁栅无奈闺,萎靡不振一秃鹰。

       (2020.10.17某地动物园见铁栅内一只衰老孔雀孑身伫立,目光呆滞,羽毛污渍斑斑,神情萎靡不振,昔曰的风采荡然无存观后不免怅然生叹

11.jpg

一夜风雨江南

鲁阳

气温骤降竹卷叶落唯樟枞翠绿如常

昨日还夸秋色浓,今天欲雪冽风重。

可怜别鸪凄声断,更尽梧桐横路封。

难道岁寒知秀竹,遍看气度是樟枞。

无边木落倾城偃,尚有新枝翠越冬。

12.jpg

梅阁寒雨

天地行

寒秋迎桂又阑残,辞客日残出一叹。

尚觉累试欺病眼,再贴青衣试春寒。

或问甘州瑞雪许,龙城飞花不见乾。

不待五日折胄桂,清风一扫紫金盘。

13.jpg

致敬  军服

谷远

西安退伍兵,名张皓甫。醉心迷军服,收藏超千数。

系列编年纪,藏品多建库。初心如磐坚,军魂志士铸。

父母保家国,戎装家珍储。激发收藏志,半生矢志笃。

千淘万沥难,叩求馈赠予。允诺泰山重,诚信事业驻。

每逢八一节,办展邀衣主。展会见军衣,个个青春舒。

一位装甲兵,珍藏五九服。领章缀坦克,当今已稀殊。

上门相馈赠,感人事必抒。古有金甲衣,熠熠耀金柝。

骁勇护关塞,山河平安驻。今有军服展,军史鉴可依。

弘扬精气神,家国情传输。爱我大中华,奋进奔征途。

西安退伍老兵几十年呕心沥血收藏一千多件()各个年代,各个兵种的人民解放军军服,并每年在八一建军节在各地巡展,激发群众爱国爱军热情,事迹震撼人心,遂以叙事诗记录供大家分享。

  广化桥小学六七届同学于2020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相聚禧瑞都,再戴红领巾,畅叙同窗友情,特以诗咏之。

14.jpg

赞小草外一首

无事忙

小草静静生野外,不与众芳争宠爱。

默默缄口悄悄立,无意招惹蜂蝶来。

转眼天凉秋风至,百花随风坠尘埃。

唯有此君独悠然,荣辱勿惊身自在。   

五十载重逢

相别五十今秋逢,推杯换盏兴致浓。

不说当年幼时事,尽道今朝夕阳红。

青丝红颜随风去,白发霜鬓趣还童。

烈酒穿肠话愈多,少时狂态现又重。

15.jpg

感无事忙等社友怀旧诗词

安文

少年簪花出魔都  上山下乡走江湖

胸中丘壑三千丈  旗令百万徒

难许夸父空追日  敢笑刑天不丈夫

忽闻虞姬垓下曲  典剑赊弓酒一壶

16.jpg

咏雪外一首

崇民

岂是旱蝗千里净?金黄天地入满仓。

悟空再磨天宫面,撒得人间北大荒。

注释:岂是旱蝗千里净:宋代张耒有诗《田家》“旱蝗千里秋田净,野秫萧萧八月天”之句,野秫:即野高粱。

(二)

天街岂用紫金钵,八戒大耙床底搁!

鹊喜枝头挥尾道,别急着面向锅撮。

17.jpg

渔歌子

张志和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归。   

                                  18.jpeg

旗袍

子丹

柳风拂面扰,新荷雨中摇。亭亭长玉颈,款款小蛮腰。

乍现玲珑态,凭添妩媚娇。从来民国范,大美数旗袍。

报告文学飞飞(5)暗访

安文

图片1.png

    见过可敬的“教父”后,我们为飞飞有这样好的老师、爸爸、朋友深感欣慰,教练也不时发些飞飞照片,让我们放心。而每张照片,都会成为邻居们争相传看的珍宝,成为整个小区居民茶余饭后兴致勃勃的谈资。

第一张是教父带盲人与飞飞双向选择,飞飞好像并不在意,漫不经心:

图片2.png 

图片3.png 

盲人却看中了飞飞,给它套上了导盲鞍:

图片4.png

 飞飞在盲人家里: 

图片5.png 

人的好奇心,尤其为父母者对儿女的牵挂,是无法遏制的。一年,又一年过去了,第三年,在我打算调离扬州之前,我决定无论如何要去看看飞飞。当然,我不能违反训练基地的规定,不能影响飞飞的工作。我想:导盲犬服务费用很高,而且在上海就供不应求,飞飞一定会在上海某个高档别墅区哪个盲人家里。并且,当时能用导盲犬的盲人也就几十个,应该不难找。如果能通过我在上海公安局的学生找到那个地方,远远看一眼飞飞,了却心愿,我就心满意足了。

谢天谢地,我这异想天开的主意,竟然梦想成真,学生给我寄来一张照片,虽然模糊不清,但凭心灵感应,我知道就是它!

图片6.png 

        但飞飞看上去无精打采,是不是又犯了忧郁症?我要暗访飞飞的念头更强烈了。按照学生提供的地址,我决心守在那个地铁口等飞飞!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竟然真的看到了!泪水哗一下不由自主喷涌出来,泪眼模糊的我,赶紧拍照:

图片7.png 

本来心愿已了,应该赶紧离开,但人心不足,我几乎无意识地远远跟着飞飞走了一下午,直到目送它回家,在相册留下了对我一生都弥足珍贵的照片:

 图片8.png

图片9.png

图片10.png

图片11.png

 图片13.png

图片14.png 

         暮色苍茫,我望着飞飞领着盲人进屋的背影,五味杂陈,忍不住低低喊了两声:“飞飞,飞飞”。飞飞似乎听到了什么,扭头望了一眼,我赶紧跑开,可那一眼,高兴?忧郁?兴奋?疲倦?也许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种对职业宿命无奈的认可。反正,那个躲在沙发下面沉思,蹭我脚跟撒娇,津津有味啃着鹅肉,跳我身上求救的飞飞,一去不复了。我一夜无眠,失魂落魄,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悲哀。

图片15.png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善舞
  • 桃子酱
  • 西江月
发送

0条评论

  • 4371
    积分
  • 270
    博文
  • 1057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