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陈平 石火【一】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0-11-23 13:42:36
3583 0 6

中篇小说连载【一】

石火

陈平

楔子

公元1968年底,我到武进运村公社胥家塘,但到第二底,我就转到金坛农村继续插队,因为父母亲也下放到金坛县登冠公社王甲八队,“一边参加劳动,一边交代自已的历史问题”。

1972年冬父亲被新县委任命为所在公社下放办主任,面对近百户下放人员状,他含辛茹苦地办了个综合厂,想能为他们解决点经济来源没想到1973年底,年仅55岁的亲突然病故,父亲调去任刚恢复的本市师范学校领导,此地只剩下我与五哥继续插队

第二年春天,五哥被借调到公社中学当代课教师,我仍一边在农田里战天斗地,一边继续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期间偶回城时,总会被院里那些已进厂工作的七零、七一届小年轻哂笑,呵,浑身黑黢衣衫褴褛,一位真佬格乡下人来了。

【一】

这年秋收后的一天上午,我正在田里干活,大队书记王敖钊急匆匆跑来对我说,石火石火,公社周秘书要你马上去一趟。

何事?我大惑不解地问,去了你就会知道的,说完就匆匆离去。哎呀,石火,【我的这个小名在此人人皆知,一是我演过《红灯记》中的李玉和,二是今年夏天被公社推荐上大学未遂,原因是东北出了位交白卷的反潮流英雄】,你又有好事了,社员纷纷对我说。

虽然与周秘书平常很熟,但对他突然叫我去仍感意外。好在公社大院就在本大队的地皮上,所以很快来到他的办公室。

哟,石火,你终于来啦,瘦精精的周秘书一见到我从那张破办公桌后面站起来一边亲自了杯一边与我热情打招呼。

叫我来有事,周大秘书,我正在田里挣工分,眼看就要分口粮了啊。现在对他说这话既有点发牢骚,但也是句实话,去年就因本队一个工分才九分钱,辛辛苦苦忙了一年一结帐,五百多斤稻子好几百斤稻草,我还要交二十几块钱,才能买到全年的口粮。

穷啊,穷,越穷越革命嘛,你也知道,咱公社的特色不就是全县最穷的吗,周秘书一边自我解嘲,一边开门见山地说,情况是样的,石火,如果你爸不调走,公社综合厂的发展绝对没问题,可现在天天等米下锅,这不,老周厂长又来缠我,一定要帮他解决原材料的问题,否则皮鞋厂就只能关门,这怎么行呢,你说是吧。

我知道,当初我爸为公社办这个厂的确费了不少心血,可一交给公社管理,马上就变得寸步难行,这链子也掉得太快了点吧,我一边这么想,一边瞪大两眼看着这位精干的中年人。

聪明的周秘书立刻说,哎,怪就要怪李庚生这个流氓,当初坚持要把这厂办下去,可他又无实质性的帮助,现在更好,因为弄女知青他去坐牢了,扔下一副烂摊子……妈的,这个大混蛋。

李庚生是公社党委书记,因为强奸女知青劣迹事发,前不久被县公安局带走,新公社书记尚未到职,目前党委工作暂由周秘书全面负责。

见他说话吞吞吐吐,有啥事,你尽管对我说嘛,我接过茶杯对他讲。他直截了当说,听谢会计【他的妻子,任综合厂主办会计】回来讲,综合厂的材料现在越来越难弄,连1寸洋钉也常断供,弄得皮匠师傅们怨声载道,管生产的谭荣荣被逼得不敢来上班,周厂长调来不久……究竟咋回事,周秘书他的话听了很好奇,于是就问

周秘书叹口气,提起那只旧竹壳热水瓶给我续茶,一边对我细说,

劳保皮鞋全靠手工制作,师傅们的收入按定额分配因为1寸洋钉不能及时供应,他们只好停工待料,哎,少做一天就少了……我还明白,老钱咋不去想办法于是又问

老钱是锡剧团的演员,如今也下放在本公社,因为脑子灵活能说会道,办厂当初,父亲就派他去当里的采购员,据说这些年干得不错。

哎,所谓综合厂,其实就是个计划供应物资的社办企业,靠他一个人在外周旋,又要联系用户,还要负责原材料的供应,这也太难为他周秘书搔了搔脑袋说。

区区1寸洋钉,竟让这位堂堂公社党委秘书如此犯难想也不至于吧。没想到他话锋一转说,石火啊,我发现蛮活络,去综合厂跑跑咋样?终于弄清意思的我,一股豪气从胸中油然冒出,于是对他行啊,周大秘书,关键是我现在要将口粮工分先挣回来呀。

哈哈,哈哈哈,原本紧锁两道浓眉的周秘书听我一说,立刻眉眼舒展地大笑了起来完了他一边伸手摇起台上的那只老式电话机一边对我说,每月发你10块钱,具体工作,老周厂长会告诉你的。

啊,每月发10块钱?干一分才值九分钱全年每天上工每月也只3的收入出三啊,哇噻,天上真得掉馅饼了?哇,这对23岁的我来说是个机会,起码抽烟可以不等母鸡下了蛋后再去供销社老黑皮哪里兑换了。但让我去干啥,心里没底。

周秘书却对我说,事不宜迟,你抓紧去见周厂长。知道了,我说完就走出他的办公室。饭后,我就去公社大院隔壁的综合厂报到

厂长老周一见到我就说,你,就是演过李玉和的石火啊,来啦,真得欢迎啊,当初你爸辛苦办了这个,就是为咱公社填补社队工业空白,功德无量,不亏是一位“三七式”老干部。我一听就大有好感,别看他倔头犟脑,黑不溜秋,但口才堪你一流,居然创造性地对我来了句“‘三七式’的老干部“,因为有了好感,所以下来就格外用心听他讲下去。

实话对你说,石火,我和老钱现在全焦头烂额啊,息刹【本地土话,意思就是”妈的“】,没想到,当厂长比干大队书记难百倍不止,连只洋钉都会磨人,息刹。说完狠狠抽口烟,一闻烟味我就知道,这是一毛四分一包的《大铁桥》,比我抽的《经济牌》香烟贵六分钱一包。

基本清楚情况的我,抬头看着这位面孔黑黢黢上下一般粗原大队书记,心中顿生同情一位土生土长,文化水平不高的农村干部,倘若让他带领社员去学大寨,天天去与农田拼博,那绝对熟门熟路

现在却让他当这个既生产劳保皮鞋,又制造磨具还做蚊烟香的综合厂厂长,岂不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虽说皮鞋厂,也就是集中农村十几鞋匠担子,磨具厂呢,就是支几只放些金刚砂河水的铁锅,通过手扶脚踏把回收来的大废砂轮油石岫玉锯开,割成形状不一的磨具卖出去。蚊烟制作,是在榆树皮粉里掺点六六六、香精和颜料搅拌好放进木桶用滚开水和成团冷后放进专门的模子里挤成一条条盘好放匾里晒干包装。几个行业不同的小作坊合在一起便谓综合厂。

不过既称工厂,那就产供销一条龙,人机物料环,技术管理用户市场一环套一环,缺一就很难运作而此时社队企业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原供应相当困难譬如手工生产劳保皮鞋,钉鞋掌,就要用1寸元钉千万别小看此物,在物资非常匮乏的计划经济时代,铁钉属于国家的战略物资,城里堂堂大国企也要凭着计划供应本到机电公司去批,每月计划也只有几公斤,况且在这贫困偏僻的,毫无计划可谈的社队企业。所以听老周对我说,寻思你是城里下放的知青人很活络,能把李玉和演得活灵活现,去干供销就办法,说完低头猛抽了口香就对他说,周厂长,你还不知我的脾气,我爸曾对我说过,他的笔名就叫石火,这是抗战时期,他与著名作家王西彦一起办塘田讲学院时,王西彦给他书写了一张鲁迅语录:“石在,火是不会灭的”,从此父亲的笔名就叫“石火”,后来连我的小名也叫“石火”了。

是的是的,我们在割稻前,先要在石头上磨镰刀,确实会火星四溅,这就叫石火。对老周的一知半解我没理会,只是说,既然来了,也就没什么怕不怕了,厂里有困难理应出力,就在你刚才讲到洋钉不洋钉时,我想,连老钱这么神通广大的人也会一筹莫展,看来这东西,还就是最难攻克的堡壘,否则也不会让你如此愁眉不展。一句话说到他的心坎上,是的啊,眼看就要停工待料,这批交货合同又要到期,息刹,我是急得要命,这才请周秘书出面找你来的啊。哇,原来如此,他与我之前的确无任何交集,不在同个大队嘛,平常根本不接触,不像新亭大队的谢书记,曾请我为他们大队要办的塑件厂去找人开过模具,厂办的成功不成功,我就不知道了,只晓得他们大队的民兵营长,一位相貌堂堂的大麻子中年汉子,后来与他们大队全县有名的“学大寨铁姑娘队”女队长发生了奸情,结果双双被下了岗。

现在情况不同了,按周秘书的说法,我已是个每月拿10元工资”在编人员“。于是对他说,周厂长你不要急,常言道,活人不会被尿憋死,我突然想起父亲讲过,有位叔叔在老家当几百号人的国营机修厂书记,那里是国家十大钢都之一,我联想,这一寸元钉属钢铁制品,或许去他那里会有点契机。老实巴交的老周听我一说,两眼圆睁面孔顿时放晴,呀,太好了太好了,石火啊,不管成功与否,差旅费全报,每天还有贰两粮票两毛钱补贴,这可是咱厂出差人员的最高待遇。

听他迫不及待地表态我表面不作声心里却有点虚了;连老钱都办不成的事,你这个知青就有把握?如果此事没干成,不就给人带来个嘴尖毛长,牛逼哄哄的印象,以后咋混?再回田里去挣九分钱一工?

但是说出去,只能硬了头皮挺到底,明早我就出发去老家碰碰运气,老周一听扔掉手中的烟屁股,亲自带我去谢会计处办出差手续。

我要去弄洋钉的消息不径而走,皮匠师傅们纷纷前来探头张脑打探各种消息,对我此行显极大关注,德高望重的老谢师傅也来了。

从上海皮鞋厂退休回来老谢师傅,年过花甲因技术好,一开厂就父亲请来任技术厂长压阵。听说我要去弄1寸元钉,特意赶回谢甲,从家里拿来了一件东西众目睽睽之下,他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个手帕包,然后小心翼翼打开,大伙凑前一看,哟,原来块手表。

这是当年我外国师傅送给我的结婚礼物,退休回来一直放在箱底未用,听说你要去出去搞洋钉,我想这东西对你有帮助,所以就拿来借给你,老谢师傅的让我感意外,于是从他手中接过一细看,马上就感到它的与众不同;模样虽显陈旧但造型非常独特,譬如表链和面上行标准的外文字,中间个醒目的大“R”字

放在夜里一看,十二刻度和三枝大小指针都带夜光,听老谢特意这么一说,众人立刻围过来用手遮住光线,我抵头眯眼往暗处一看,嘿,表的面盘上是有不少隐约可见的绿萤在发亮。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西江月
  • 尤思豫
  • 珍珠传奇
  • 王志菁
  • jfzhuang
发送

0条评论

  • 6519
    积分
  • 2853
    博文
  • 2003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