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河道】 运河时光

运河橹声 最后编辑于 2020-12-02 08:11:11
2457 3 6

      【河道】                        运河时光

 

若说门前有条河,那千里东流运河中的精华:常州段,便是。在已成世界文化遗产的这段明清运河沿岸,我搬过两次家,三个点,由东向西而迁,不变的是,一条小巷通河,一曲河水低吟浅唱伴行的环境,总在。

 

                  12.jpg

 

东河沿。

 

东河沿在古单孔石拱尉司桥、同安桥之间,是京杭大运河的南岸。少儿时,明清石拱已换成钢筋混凝土桥,尉司桥已叫广化桥,尉司官职早被同志一词替代。每个人的童年记忆,总是丰沛似海,清晰如昨。几十年过去,东河沿整个儿天翻地覆,换了人间。但运河小巷的一截时光老墙,还在。

 

运河水哺育了常州人民,并非虚构。我就抬过河水入缸,放些明矾,一夜过去,本有些混浊的水,便清碧可食。那时的河水,是生态、鲜活的。我们看船帆、听橹声、跟拉纤。我们钓鱼、戏水,顽皮的还会在水中吊住船沿,去新闸,到戚区;我们赞那吊车一上一下间,就把舱里沉沉的货物麻袋包上了岸……印象深刻的,是总见对岸水湾东南角的半岛上,有位长者风雨无阻,大网沉河,支上时,可见网里银光点点。长者的神定气闲,使我后来读到“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时,一下子便理解了意境。那水湾通向城南郊的白荡湖。后来,半岛上建了砖瓦分厂,一边则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穷土窑区。

 

东河沿东头是大成厂,西头有民丰厂(国棉一、二)厂。当时常州经济重头在纺织,几位之后进京入列中央委员的厂官,亦在此打下基础。我们村的平民工人王正铨,在纺织技术上革新创造,如把布织机的车速从每分钟180转提高到220转,则受到了毛泽东同志的批语称道。那是个单纯、热情、上进的社会氛围,和运河平波一样,总是不停歇地向前。

 

直到有一天,在南岸民丰厂门口的掩体纱包前,听得一声枪响,几派人都称自己在捍卫革命路线,社会航船开始了颠簸和曲折。小学女教导主任被反剪着双手,押在沙地里跑;河中船里,在男知青的叫吼、女知青的哭声中,驶向“广阔天地”;一位副市长下放到河湾半岛砖瓦厂劳动……十年后,社会航船才拨正航向,化险为夷,重回征程。

 

13岁时,也下了乡。也是近十年后,才回到曾魂牵梦绕的东河沿旁老村。

 

                                      21.jpg

 

西河沿。

 

迁往西河沿时,出小巷,可见对岸土龙嘴、轮船码头,西望是高高的三孔石拱文亨桥。时光流此,文革结束,百废待兴。运河水仍波澜不惊,流淌向东。

 

土龙嘴在河水岔处,明时移此的龙兴禅院,尚存殿迹。“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诗中意境,离不开沿河而筑的大小寺庙。天寺禅寺佛塑也遭毁,何况小寺。但龙兴寺中德山佛师在此四处化缘,倾心造院,待河边晨钟暮鼓、香火日盛后,却悄然云游别乡再行善之举,虽渐行渐远,却残痕尚存。敬佛人的添多,竟也伴随思想解放,回归。

 

轮船码头天天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相逢、分别;欢笑、深情;沿河长长的客运站里,天天上演着悲欢离合,但已没了东河沿船里知青下乡时悲切无奈的哭与喊。一切的一切,又归于世俗生活的常规。老城墙西瀛门下,人们肩扛手提,彼此匆匆过,似手都在奋起追赶着什么,都呈斗志昂扬、劲头十足。

 

时光的节奏,不紧不慢,这从文亨古桥上近水阁茶馆人进人出,从容品茶、听书、看戏人的微笑中,可以觅得。这是个桥侧东北角二楼的茶室,东面高大竖窗十个,每个两扇,居高临下。窗内光线足、人气旺;窗外船只过、河水响。桥下西接古道篦箕巷。江南水边的历史文化名地,去过许多,如乌镇、南浔、朱家角、周庄、同里、甪直、木渎、黎里、震泽……水畔、桥边,茶馆不少,但没一个有文亨桥上的近水阁这等风光,这么豪迈、大气!

 

在西河沿的时候,上班要过文亨桥,进篦箕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已渐成国   人共识。古巷里,我走入历史,奋斗当代。经历了河边这座城市上交税赋,高于外面一个省的年代。在乾隆赐名的巷里,在宝玉别父的码头,天天迎来送往,我加入了这座城市鲜活商品流通体制改革的大潮。那是个活力四射的年代,运河上也是叫声、机声、哨声、汽笛声、狗吠声……一片繁忙。至今闻名于世的凌家塘农产品市场,仍保留有古巷闯成的经营内核:产销直接见面。小小对应的,商店里也不再是消费者和消费品隔着柜台。多年后,我将这一实践写成经济论文,被收进中共党史出版社改革开放文集。

 

但大潮中,难免泥沙俱下。再次沿河西迁后不久,西河沿岸边,龙兴寺残痕彻底消失;西瀛门老城墙拆了;文亨桥移向,近水阁老馆没了……中庸国度,总易极端。一种前进,为啥总要以另一种倒退作为代价?没了清澈,没了鱼儿的运河水,默默东流。

 

                                                                                                      3

 

3.jpg

 

西运河。

 

再次西迁后,出得巷子,常走过怀德桥到西仓桥、到中吴大桥一线的河岸。这又遇上常州运河的经典段落。北马南水的古代,这里是城市交通的“南大街”,是城市繁华的“清明上河图”。江水入城,从这里启始。曾为城市经济支柱的豆、木、钱、典业,在此兴起和谢幕。经典物存中,三孔石拱仓桥虽已移;比美都江堰的石龙嘴虽已消;漕运重地的粮仓虽已去;但古西城墙边的单孔石拱锁桥还在;西圈门、西直老街旧坊还在。

 

运河时光流淌至此,社会思维历经唯精神,唯物质,又有新探索、新认识。摸石过河,大开大合,必破才立的时空车轮惯性滚动中,有了绿水青山便是金山银山的清音。西运河里,千年古仓桥小心翼翼的拆,和移地小心谨慎的复造,直至古桥原址廊桥的建成,是为例。客观上,为由唾手可得到争创历史文化名城,在仅有青果巷、前后北岸硬件指标不够的情况下,刀下有情留存了西运河岸的西直街、三堡街。

 

曾有在位、能说得上话的老同志,欲对西直街保护说点真知灼见,问我能否限时提供依据,我全力以赴助之,以表对关爱运河关爱常州人士的敬意。还有在位、肯做点事的青年人,对刚游览过多彩三堡街夜市的我问通:象上海小外滩吗?我微笑无语、未置可否。但对后浪的切实努力,坚定支持。

 

西运河沿岸适应新认识,成功实现华丽转身的,是运河五号。百年里,它从三和布厂、恒源畅厂(厂名由冯玉祥题写)、第五毛纺厂一路走来,有童鹰牌著名商标,和国家主席接见的全国劳模时,是厂的辉煌期。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归于沉寂。它的兴衰变化,是城市众多纺织企业百年历史的一个缩影。冷清暮色中,这个承载有宝贵工业遗存和文化遗迹的大厂,尽由消亡即刻就能夷为平地。但它碰到了创新思维的改革年代。借鉴北京、上海的成功经验,生生被运河人重新激活,每个车间,每幢办公楼,都赋于了新的创意。伴河而生的整个厂子,被改造成了河边一道风景线,成了远近闻名的运河五号文化创意街区,为运河边所有贡献过人民和国家的老厂归宿,指明了一个崭新方向。

 

我见证了五毛厂凤凰涅槃的过程。厂内老三楼车间转身为市工商档案博览中心时,我还去做过义工。满心欢喜助力城市许多名厂大厂关闭后的资料,汇藏于此。还建议关注商企资料。建成后,曾去觅查所需,面熟工程师即刻提供便利。我的散文书集《运河常州情》,曾在大院里运河记忆馆受到欢迎,无论老工人,还是小学生。老厂长则一下子要去10本,说送人外,要放进图书馆。运河五号成了我等一个休闲、学习、活动的好去处。还常见简陋车间、斑驳老墙、垂吊植物旁,多有帅男倩女专来取景留影。待依河的航仪厂、梳篦厂、化纤厂、酱品厂同把各自的特色魅力呈现时,一个有着规模效应,能造福于民的文化胜景,将亮丽于西运河边。

 

水是水;水不似水;水还是水。

 

                                       尾声: 

 

西运河、西河沿、东河沿,时光里,运河之水贯穿东流,没有停歇。

 

去年,在东河沿小时候戏水的对岸,遇着一位悠闲垂钓的老师傅(河又已有鱼)。开口得知,他和老劳模叠加时代楷模的许巧珍,曾在同一个社区支部。2015年,我参加过许巧珍事迹的前期釆访,被她爱人一句疼怨交加的“痴丫头"触动过。老师傅同感,他也是位退休后几十年如一日替人义务修车的前浪。一交谈,他居然是当年副市长落难砖瓦分厂时伸手相助过的一位工人,并在此后,两人真挚情谊未断;他居然还认得当年水湾半岛的撒网人,欲带我去见见现在半岛新村楼宇里过着快乐日子的撒网人之子孙。撒网人则已离世。

 

此时下笔时,市里开了个盛宣怀与实业强国的学术矸讨会。这位有争议,却创造过国土上十一个第一的河边乡人,其明明白白的研究,千呼万唤始出来,历史人物研讨走向,越来越豁达。这样。时光里的历史闹剧和笑话,也能趋少。参会者中,中国红十字总会也来了位一级巡视员。盛宣怀是中国红十字会创始人,而运河五号大院里,有他早年为乡人所办的慈善机构老人堂。仍是下笔时,仍是运河五号大院内,在一户窗前有口井的旧屋内,上世纪六十年代,有位少儿在室内外读书、嬉戏,而这两天已去湘省担起了代省长的重任……

 

生生不息流淌的运河水,已经,也将继续福佑、滋润着岸上这座城市的人们。运河,常州的母亲河。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珍珠传奇
  • 泉水涓涓
  • 桃子酱
  • 竹青
  • 西江月
  • jfzhuang
发送

3条评论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2020-12-01 10:49:55 0回复
    0
  • 橹声帆影,运河时光仿佛倒流。
    2020-12-01 08:18:07 0回复
    0
  • 运河养育一代又一代人。
    2020-12-01 07:52:18 0回复
    0
  • 1009
    积分
  • 31
    博文
  • 233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