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石火【4】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0-12-09 21:20:26
2748 0 3

中篇小说连载

     石火

         陈平

4】

秋晨风,寒峭逼人。周围一片黑黢黢田野,回眸被我甩在后面落,朦胧如群张牙舞爪怪兽,正露着狰狞面目一动不动地目送我愈走愈远。一边走,一边想起金川对我说过,在农村走夜路,尤其是一个人走夜路时最怕两件事,我问是哪两件事,他沉着脸说,一是野狗,二是鬼火。噢,野狗我倒不怕,手里拿根打狗棒就是,关键是鬼火倒蛮骇人的,他一听就笑了,你啊,刚好弄反了,我一听就问,那你说是咋回事?告诉你,看见乱坟堆附近有鬼火朝你眨眼,你心里千万不要慌,只要掏出你的鸡巴朝地下撒泡尿,就没事。我一听更好奇了,连忙问他,怎么撒泡尿就没事了呢?这你就不懂了,像你这种阳气未泄的年轻男人,只要一泡尿就能灭掉阴气,那么阴气与鬼火究竟有何关系,我仍搞不懂地问他。但没听到他回答,我奇怪地抬头一看,此时的金川却吱着大扳牙,低着头,用只布满青筋的大手在对襟上衣口袋里掏啊掏,最后掏出一枝皱巴巴的香烟,啊讶,没烟了,要到老黑皮哪去买烟了,他一边说一边用火柴点着烟吸了一口。我一想,这老头又在卖关节了,干脆就跟在他后面追问,那你说色,究竟是咋回事?

为何我要对他打破砂锅问到底,因为我们现在住的这两间破房子后面,联了一间黑呼呼的堆草屋,而离屋檐不远的下面却搭了一块木板,木板上面放只木盒子,有天我用手电一照才发现,原来是只骨灰盒,从逝者遗像照片看上去,此人也是慈眉善目,据队长王兰方对我们说,这屋子的原主人是位本地老干部,全家人都住里面,前年他生病去世后,家属被安排到国营农场工作,而他的骨灰未入土为安,盒子还放在这里。

我一听,嘴上未说什么,五哥也闭口不谈,毕竟他也是位老干部,但日夜与一位陌生者的骨灰相伴,尤其在夜深人静时,心里的滋味,恐怕无人能体会。所以想借此转移心中的不安,给自己心理上设个安全防线。哎,我也说不清是咋回事,反正小时老人就这样教我们做的,再说,现在这种事少多了,人口越来越多,阳气肯定压掉阴势的。说完他的手又在口袋里摸啊摸,啊呀,不好,不好,不好了,突然连说的几声,让充满恐怖感的我又吓了一跳,发生啥事?立刻瞪大眼问他。息刹,买烟的钱没带,回去拿,明明记得放在口袋里的,怎么……

他一边往回走一边自言自语,我也只能与他一起往回走了,那你遇到这种事没?仍不忘地问他鬼火这事。啊呀。年轻时我常遇到,有时半夜回来经过乱坟堆,尤其在阴天要下雨时,就看到到处一簇簇地闪啊闪,说来也怪,当我掏出这玩意朝这方向一阵乱射,这些鬼火就不见了。

这话我信,这老头虽会八褂,但做事还是钉是钉卯是卯的。可他话锋又一转道,不过有次却差点断了我的根,说完,他还用手拍拍自已中式裤的大裤档,好像这玩意真没有了。

我一听又惊讶了,怎么?你,你,还真遇到鬼了,呼吸很急促地问他。而他正一声不响走进自家堂屋扯起喉咙吼道,哎,文堂妈,早上你掏我口袋了吧?看着他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正蹲在灶头后面烧晚饭的他老婆,立刻从灶间伸出乱蓬蓬的脑袋,声音瘪缩地说,他爹,我没掏你口袋,是你自已将三毛钱掉在家里地上被我见到,诺,在这里,说完将钱递给金川老头,见我跟在他后面她点点头,嘴里嘀咕道,他啊,这辈子就离不开这冒烟的烧钱棍,金川一听就吱开大牙朝她直翻白眼地说,息刹,皮痒了是吧,一心想弄清下文的我立刻拉住他说,哎呀,去买烟,快去买烟吧,迟了,老黑皮就要关门,你今晚咋过?

一提到去买烟,老头就像打鸡血,立刻风风火火地走出了门,嘴里还说,一年到头全靠我……我立刻打叉道,你刚才讲,你档裤里的这根玩意差点给鬼揑掉?他立刻笑着说,那里啊,鬼才咬不着我的命根呢,那天我被王晓明叫去给方山上的新四军送信,半夜回来路过西溪村外的乱坟岗,啊呀,一看周围,全是绿萤萤的鬼火,我立刻抽出鸡巴对着地下就撒了一泡尿,一会鬼火不见了,刚准备拉上裤子,突然从我身后窜出一条黑影把我骇了一大跳,息刹,今晚真他娘的见鬼了,心想时手却一松,我的大档裤就刷地一下全褪到膝盖下,此时的我顾不得这命根子,只顾抬头细看这只毛茸茸的黑影,见它瞪着两只铜铃般的亮眼,吱着两排白亮的大牙,前肢趴着后腿掬着,随时会朝我这块黑黢黢地方扑来,我一下子看明白,原来是条来找死人肉吃的野狗,我赶快拉起裤子迅速扎紧,然后瞅机抬起左脚对准它的鼻子狠狠地踢去,早就听老人们说过,夜里碰到野狗千万不要纠缠,瞅准机会踢它的鼻子,这是狗类的命根子,事实上这条骤不及防的野狗立马被我击得夹着尾巴,嘴发出鸣鸣惨叫逃出了乱坟岗。惊魂未定的我再细看它的身影,息刹,这条畜生足有半人高啊,我自己被刚才的险情骇得直冒冷汗。

同样余惊未消的我,听他这么一说,立刻故作轻松地调侃他,哇,金川啊金川,那晚真要让这条野狗得了逞,你这根阎王爷安的快乐玩意,从此就不能派用场了,你啊,如今也不可能这么潇洒罗。

息刹,乡下有句老话,叫作命归命,福是福,该我拥有的女人,老天爷早会安排好的,事实上我的这玩意还就很少闲着的。

听他很自信地这么说,我又问他,刚才你说你去给新四军送过信?是啊,我十八岁就给新四军送过信,放过哨,那时比我大四岁的王晓明是咱村的自卫大队长,他常叫我去方山给新四军部队送情报。

哪他后来当了啥级干部?我不无习惯地问金川,不料他却叹口气说,两年后他就给咱村的副大队长,老狼的爸爸王对春出卖,有天夜里被日本宪兵队抓到县城杀了头。那时他老婆已怀了孕,又惊又吓的她,后来为他生了个遗腹子,可惜是个低智哈公。

我一听,心里顿觉一沉,他说的老狼是咱队的,一到这队里我就知道,他爸一解放就去坐了牢,后来就死在牢里面的,什么原因,谁也不说,现在听金川一讲,感到这里面的故事还真不简单。

嘿,关系可大了,不过讲了你也不懂,反正鬼火是不可怕的,怕就怕那些不声不响的野狗突然从你背后窜出来,这倒是要千万小心的。

此时的我一边朝直溪方向走去,一边想起金川那天讲的话,耳边听到渠沟中的哗哗声,走过一段路便靠近个村落,会窜出几条家狗对我龇牙咧嘴狂吠,模样蛮吓人,幸好不是一声不响的野狗,一边匆匆赶路一边这么想、气喘吁吁走了个把时辰,终于赶到直溪镇上,我稍微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街上,然后就朝镇外公路旁边的汽车站走去。抬头看看星光闪烁,车站前空荡无人,回眸镇中两排树荫下有几盏昏暗的路灯忽闪,这空荡荡状况让我感到很满意。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静远村
  • jfzhuang
发送

0条评论

  • 7133
    积分
  • 2884
    博文
  • 2230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