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陈平 石火【5】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0-12-16 08:41:32
3035 0 5

中篇小说连载

石火

陈平

【5】

因为此行首先要乘汽车到十几公里外的县城,然后再坐从县城开往市里的长途汽车到火车站坐上火车才能到达。若来迟了,挤不上头班车,那就麻烦了;从县城到市里的车子不多,如果赶不上这班车,不定下一班车就要等数小时。该镇地理位置较偏,而来去的长途汽车班车很少,乘车者却很多,尤其是早上头班车,那真是你争我夺,唯恐挤不上。

车站只顾卖票,不管旅客能坐上坐不上,虽然车站的墙上也挂有时刻表,不过下班车何时能来,车站也说不准的,我想,我今天第一个到车站,上车绝对没问题,当然也必须先经历一番力大为王的争夺座位之战,不过笫一个上车就有充分仍选择余地,这就叫先入为主,

所以我现在一边在站前转悠,一边回想金川老头对我讲过关于该镇的事情。他说,这里是本县几大重镇之一,我小时时,这条街上的茶楼饭馆,商行杂货店相邻,石火啊,你们这帮知青生长在大城市,哪知我们农村人过的日子,那时逢到古历集市,这里可真是摩肩擦踵,人潮如流,农产品堆积如山,热闹的不得了,见他说得两眼闪亮,我冷冷地说,你啊,这叫瘌痢头打洋伞,自鸣得意,瞎子点桅灯,自以为是,这地方我也来过好几次,街上总是冷冷清清,到处脏兮兮,去年赶集场咱俩来这里买小鸡时,你还对我抱怨说,息刹,去供销社想买包《红金》香烟,没想到那个柿饼面孔的女营业员却问我要购烟券,阿……哧,我是个最穷的贫下中农,有格卵购烟券啊,息刹,我先打了个喷嚏,然后对她笑嘻嘻地说,,她倒也好,不愠不恼,转身从货架上拿了包阿尔巴尼亚香烟扔给我时说,这不要烟券,八分钱一包。说完也对我眯眯一笑。

没办法,我只好买一包,拆开抽出一支一吸,哎呀,这哪是香烟,不就是一股干牛屎味嘛。嘿嘿,是吧,知道的,是你想夸自己的家乡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大白天说胡话呢,我笑着对他说,这里除了剃头不用购物券,其他东西全要钞票和计划供应,你去问问周围的人,那个不知道呢?他沉吟了一会才悄悄地说,想起来,还是我小时热闹,那时只要有钞票,什么东西都有。你小时?那不是在……金川同志啊,现在到处在讲阶级斗争,你可不要对我灌输反动言论啊,我石火的阶级觉悟,你应该知道的。金川立刻大笑道,你阶级觉悟再高也没卵用,现在还不是下放到我们农村,接受我们的再教育,这话让我一下子哑了火,于是主动转移话题,那么,金川,你这个正宗的老贫下中农,现在就对我说说你小时这里有多热闹。金川听了一声不响,只是把手对我一摊,我当然明白,立刻从口袋里掏出那包刚买的《大铁桥》拆开扔给他一枝,这位老奸巨猾的老贫下中农才一边抽着我的烟,一边忆起他的旧事。

抗战爆发前那年的农历三月初三,是每年开春以来的次最大规模农村集场,也是本年春耕前的一次最重要的农贸交流活动,周围四乡,包括邻县的农民们,这天也纷纷前来赶场,常言道,一年之计在于春,农民当然很清楚每个节气的农时之需,眼看就要春耕褥秧了,赶快去集上置办一些农具杂物,甚至稻种是当务之急,常言还道,误了春耕头道犁,端午过后泪沾襟,究竟啥意思,你石火恐怕至今也没有弄清楚。我立刻笑着说,是的,我在城里读书又不要种田,这些农谚节气什么,我的确弄不清楚,否则还用你来……话音未落。所以现在必须由我来对你来次再教育,金川立刻摆出一副老资格来教育我。我笑着说,尽量简单点,我发现你们贫下中农讲话太啰嗦,那天队长王兰芳开本队社员大会,半个小时过去还在讲“农业学大寨”这几句话,结果什么具体内容也没有,要不是你及时提醒他,兰芳啊,你干脆就对大家讲讲今年年终结算下来,每工分是几分钱吧,光讲几十个“农业学大寨“能值多少个工分,这话让兰芳听了自己也笑了起来。息刹,还是去他妈的大寨不大寨吧,今年……

所以金川一边笑,一边对我说,好好好,简单点,那就是误了春耕没及时做好秧田,播下稻种,到端午后开始莳稻秧时,你家就很难及时供出所需的优质秧苗,秋后的年成必然就欠收了,这可是咱农家的大忌呢。所以对每年农历三月三的这次集场,农家是很重视的,那天凡是该镇附近的农民家,家家都要接待许多来赶集的亲朋好友,条件好的农家,早在几天前就开始杀猪宰羊,忙了做隔夜菜了,天下农民是一家,所以我也常被些熟人叫去帮忙。

其实早就我知道,那年才十七岁,尚属农村愣头小伙的王金川,是家里的长子,对操持自家几亩地的耕播割扬农活早就精通,至于对饲牛圈畜,杀猪宰羊这些技艺同样也很娴熟,手段在村里已很有名气,一到农闲或逢年过节时,四村来找他帮忙的骆绎不绝。

当然,年轻人爱热闹好出风头,尤其是想在女人面前显摆的天性,在他身上也很突出。赶集这天一早,他与同村年龄相仿的王小井,王阿井弟兄俩一起来到该镇的小街上,哎呀,此刻那人挤得啊,已是寸步难行。而王小井的情绪却显得格外兴奋,而且总喜欢往有女人的地方挤过去,知道他秉性的王金川心里暗想,这家伙又在想歪念头了,让我多关注点他,不要再遇到镇警察所的巡警刘大麻子让他以有调戏妇女嫌疑,违反蒋委员长整肃社会风化训令为理由,趁机敲诈我们几包老刀牌香烟。

小井家世代佃农,兄弟还有好几个,现在家里穷的一塌糊涂,但他身高却有一米八几,所以王金川总是调侃他,哎,小井,看你,冬天没套像样的棉衣裤,夏天除了一条半短裤,其他就一无所有,可是你干嘛偏偏长得像根水车木桩似的,害得你爹妈一年到头为你穿衣发愁?你不能想办法把自己砍矮吗?小井天生结巴,一听他这么说,于是红着脸,憨着粗脖子说,息,息刹,这,这是阎王爷给,给我的派相,爹妈生,生我的长相,我也,也没办法,息刹,有钱人家的孩子,孑吃肉往横里长,我,我穷小孑喝菜粥却往竖里窜,叫我,咋办?咋砍,叫小竺他爹用砍猪腿的板斧砍?

小竺也是他俩的赤卵兄弟,要不是他那杀猪师傅老爹老竺逼了他在刮猪鬃,这位壮实小伙子也与他们泡在一起的,金川那一手杀猪宰羊的好手艺,还就是从小就跟他爹学会的。

你啊,肯定去偷吃了谁家的种驴草料,这才会长得像它的阴茎样又粗又长。听金川故意埋汰他,小井说话更结巴了,息……刹,你才是偷吃…你才,才,像他妈的驴鸡巴呢,息刹,还,还还,说我呢。

见他脸红脖子粗憨头样,连他的二哥王阿井此时也忍不住用手指着王金川嘎嘎嘎地大笑起来。整天喝粥但身强力壮的小井,天性还很幽默乐观,看见孩子,他会闹个鬼脸逗逗乐,遇到妇女,他也会主动搭搭讪,出其不意来两句结结巴巴的黄段子,弄得这些女人心里开心,嘴里却笑着骂,息刹你格小井,你格结巴子,不得好死。他却乐得唏开大嘴巴,用大手摸着光头哈哈哈傻笑,总之对啥事也都不在乎,整天只知道傻乐。

但干起农活来,他也是村里数得上的顶刮刮好手。而且只要与王金川在一起时,他就更加兴奋甚至有些胆大妄为,为何,因为王金川聪明胆大点子多,发现王小井有闯祸的苗头,只要眼珠子一转,总能让他转危为安,所以只要这两个楞头青混在一起,那天下不得太平,当然这也有夸张的成分,譬如他俩只要见到各自的娘,那就循规蹈矩地连大气也不敢出,所以村里人都知道他俩是大孝子,不过一旦离开这个村子,嘿嘿嘿,他俩干的事就很难判断真假好坏了。所以当王金川讲起这天他们在赶集街上干的那些事,让我听了既目瞪口呆又啼笑皆非,觉得过程还蛮刺激。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jfzhuang
  • 雪峰123
  • 西江月
  • 嫣岚
发送

0条评论

  • 7094
    积分
  • 2882
    博文
  • 2214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