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老年有梦更斑斓

白洋踏浪 最后编辑于 2021-04-08 07:49:16
2104 10 12

——序赵东庆《岁月刻痕》

人贵有梦。童年有梦,百分之一百;少年有梦,百分之九十九;青年有梦,百分之八九十;中年有梦,百分之一二十;老年有梦,怕就只有百分之○点○○○几了。而我所相遇相知的赵东庆,就难能可贵属于这百分之○点○○○几,浑然不觉“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曾记得,早在一九九一年,东庆兄就为我们奉上自传体小说《青春宿债》。那时的隽茂,年届“不惑”“知天命”间,却还怀揣斑斓七彩梦。尽管,在实现文学梦的道路上,他走得磕磕绊绊,然而却一直坚持着他的坚持,追求着他的追求。“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东庆兄就一向认真。而最让人称道的,是他对亲情的坚毅、对爱情的忠贞、对友情的赤诚,是慨然一诺重千金,坚持不改初衷、始终不忘初心。

我与东庆,相识于一九七六年早春二月,是在市工人文化宫举办的诗歌创作学习班上。由于我俩都来自常州纺工,被分在一个小组进行讨论,交往就多起来。在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我俩沿着解放路旁若无人地一路谈创作聊人生,不知不觉就走过打索巷,就走进周线巷,就一直走进他的小屋,走进那装载着他许多青春故事的小屋里。

“此情可待成追忆”,那天晚上我俩都谈了什么,现在完全想不起来了,岁月的潮汐早已将记忆的滩涂冲刷得模模糊糊。只依稀记得,当他听说我爱好集邮并曾拥有三百多套纪念邮票却不幸被盗,便从柜子里翻出了他的邮票还有像章,慨然表示任由我尽情挑选。尽管心里着实喜爱他那些收藏,但我终究不忍掠人之美,也就婉言谢绝了。

这之后我们的交往渐渐密切,“遵命文学”把我们的心连得紧紧。在那个“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中小城市学常州”的火红年代,我们把目光投向车间、投向田野、投向龙城大街小巷,于是就有了我俩的小说《“小鞭炮”与“闷葫芦”》。随着停刊十年的《常州日报》(时名“学大庆战报”)恢复,在《新华日报》《江苏文艺》(后恢复刊名《雨花》)之外,我们又多了发表作品的园地,期间先后有过“但愿有货胜有声”“既要有声更要有货”“新春寄语”“要做一滴水不做一滴油”“雪中多送炭锦上少添花等多次合作。

君子之交淡如水。随着他进修高等教育,我参加自学考试,我俩的重点都有所转移,业余文学创作渐少,切磋也就大为减少。直到一九九○年暑假,他集中精力进行小说攻坚,由此我不但成了第一读者,而且第一时间听他回忆帮他谋篇。那个无风无雨的夏天,东庆兄几乎天天奔走于他所住的勤业新村与我曾经服务的常工院之间。那时我家没装空调,就靠吊扇摇摇晃晃纳凉,而他却浑然不觉汗流浃背。

《青春宿债》主人公“东茂”取自他的真名与笔名,由“东庆”“隽茂”合成。小说情节简单,始终通过“张东茂”这一个“我”的视角来观察世界展示人生。尽管如此,却又是一部完整的个人心灵史,缩影了那个时代某一类甚至主要类型人群的精神世界和物质生活。

作为一部自传体小说,《青春宿债》有着突出的自然主义倾向,事无巨细一一落墨,情节铺陈和矛盾设置却着力不够。尤其是他在书中大段引用的书信与日记,更披露与保留了一些不合时宜的内容。不过,我又不得不欣赏他的人生态度,并没因为时过境迁,就改变立场观点方法,更没替自己文过饰非抑或涂脂抹粉。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他这部源于生活忠于时代的心灵史,有着一定的认识价值。

东庆兄是有心人,他十分注重观察生活,并且每有心得必有记录,必一一载入他的日记。这保留了大半个世纪的习惯也令他受益匪浅,《青春宿债》中好多华彩乐段大都脱胎于日记。试看作者所描述的主人公张东茂从山西出山路上的武斗场景——

公路两旁干涸的水渠里,有几十顶钢帽在闪烁。三四只横倒的油桶堵住了去路。路旁边,一顶全副武装的钢帽,跳上了公路,手端着冲锋枪,嘴里不停地吆喝着什么“哒、哒、哒”,背后紧跟着就是一梭子弹……油桶与油桶之间,用一根绳子悬挂着揭了盖的手榴弹,桶上并用红漆写着:“别撞,下有地雷!”等字样。十字路口中心,是一座水泥梅花形碉堡,枪眼里面晃动着钢帽和黑亮的枪口。几个身背冲锋枪的岗哨,在每个路口游动着,对来往车辆虎视眈眈,严加盘查。

如果不是亲历那时代那环境,如果不是在第一时间就留下记录,又怎能勾勒出如此震撼人心的典型场景。

在我看来,《青春宿债》的心理刻画尤其细节描写很是出彩,“老时间”“老地方”,麦管、头发、“嘿”的称呼,难免让人会心一笑。风景环境描写、人物肖像勾勒,又往往绘声绘色,时常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这或许得益于作者的美术素养,也就难怪东庆兄退休后经过老年大学洗礼,近年来山水佳作迭出,多次参加市里的书画展了。

遥想第二年早春,当他把带有油墨香的自传体小说《青春宿债》摆上我的案头,他不无得意地笑了。请允许我再做一回文抄公,录下书中主人公张东茂在一番思想斗争后对张萌娟说的那番话吧——

以后若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把这些心酸与坎坷经历,记录下来。包括我的身世、母爱、友爱和恋爱……至于能不能写成,什么时候写成这青春回忆录,也难讲,也许要到退休后才能真正完稿吧!但愿到那一天,我一定会让你和萍萍先睹为快,并留作纪念。

而这一天却并没等到退休,而是提前十五年就完成了。东庆兄又怎能不如释重负地开怀大笑呢!受他笑声感染,我也由衷爽朗一笑。

不过,当他接着描画未来蓝图,表示要继续写作他的三部曲自传体小说时,我却再也笑不出来。对于他的三部曲,我实在不敢乐观。我甚至断定,他会很快忘记他的这番话,毕竟他早已过了做文学梦的年纪。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这两年他又陆续用电子稿发来他的《夏秋苦旅》《暖冬搀扶》(又名“依偎”),仍请我做他的第一读者。

时隔二十多年,我终于在《青春宿债》之后,又读到他这不能称之为三部曲的《岁月刻痕》,虽不完美倒也算得圆满了。而我当时和此时的心情,大约可用八字概括,叫做“一言难尽,五味杂陈”。

说不完美,是因《青春宿债》是自传体小说,而《夏秋苦旅》是包括散文随笔小说诗歌文稿日记等各体文章的汇集,《暖冬搀扶》又是准日记散文,三者文体并不统一。说还圆满,是因《夏秋苦旅》《暖冬搀扶》秉承《青春宿债》的做派,或多或少烙下东庆兄的心灵印痕。

我感觉,《夏秋苦旅》中《情满翁家山》《翁家山散记》《墨水湖畔》很值得一读。毫无疑问,全书最精彩章节当推《红兵长征军》《赴京大串连的日子》。前者收录作者自1966.11.19——1967.1.25的日记,原汁原味叙述了一行12人如何由南京出发,花68天时间(其中休整、参观学习26天)步行约2555里路,步行到延安串联之事;后者收录作者自1966.8.23——1966.8.31的日记,浓墨重彩记载了作者在北京串联的情景与心态,忠实记录他怎样成为一名受到毛主席第二次接见的红卫兵。作为一名曾经受到老人家第三次接见的红卫兵,读来不胜感慨系之。人是物非、物是人非,沧海桑田哪!

比较而言,《夏秋苦旅》第三辑“文教春秋”逊色不少,书中作者参加各地会议的官样文章,缺少筛选甚至没有梳理,有些本该出彩的游记不无资料堆砌,没经过自己很好消化,成为“这一个”;不少篇章又流于程式,一些内容过于琐细,哪怕几元钱吃碗面都一一记录,这就显得累赘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从中看到不少闪光的东西,例如他在重庆开会时去渣滓洞白公馆,坐“一个人的公交”——

从售票员处得知,现在去那儿的人已不多,原来有旅游车直上,划不来。车子盘旋而上,路经烈士陵园、白公馆,来到渣滓洞,参观者还是比较多的,不过都是旅行社和旅游专车罢了,像我这样的散客倒是绝无仅有。

流水账也见真性情,也能体味四处漫溢的恩爱。在《夏秋苦旅》中,东庆兄每有出行惠娟嫂子必有接送,其相濡以沫之状潜藏字里行间。

这种情况到了《暖冬搀扶》更是登峰造极,作品实录东庆兄陪伴老伴沈惠娟走过最后一段人生这时光,其恩爱之状其痛惜之情跃然纸上,动情处真让人潸然泪下。血管里流出来的总是血,亲情能转化为爱情,爱情更能够升华亲情。《暖冬搀扶》成功再现“先结婚后恋爱”真谛,堪与当年作家李准的《李双双小传》相媲美。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暖冬搀扶》为三部头《岁月刻痕》画上了还算圆满的句号。

说来有缘,东庆兄的赤裸兄弟——朱盘清、汤祚永、王霄松、刘逸安,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曾一再谋面,尤其祚永兄更因工作关系一度多次交集。而今,文思敏捷霄松兄已然作古;豪爽率真盘清兄、才情横溢逸安兄,也已多年不见;就连风流倜傥祚永兄,这几年也只在“常州杂文随笔群”“全民阅读促进会”朋友圈里相会了。都说常州很小,这样说来常州又是很大的。

抱憾的是,这四十多年竟然无缘相识SP和她的闺蜜张惠娟。难怪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了!尽管我们前世没有哪怕一次回眸,但却不排除今生或许也会有相见的那一天。毕竟山和山不会相逢,人和人总还会相遇的。就借东庆兄喝令作序的这篇《老年有梦更斑斓》为媒,燃起煎茶煮酒的炉灶吧。

曾记得,早在一九九一年初《青春宿债》付印之前,我就拜读过盘清兄所作的序,尤喜欢他当时即兴填写的《忆秦娥》——

不了情,回首一诺重千钧。重千钧,青春宿债,今日还清。

抽笔划开恩怨情,铺纸笑话新家庭。新家庭,和谐琴瑟,笑语盈门。

呵呵盘清兄,你的话东庆听进去了又没听进去,听进去的是“新家庭和谐琴瑟”,没听进去的是他从来就没认为“青春宿债”已然“还清”。

曾记得,当年与东庆兄相知,蓦然脱口一首打油诗,“相逢已晚未恨晚”,却不记得后面当时怎样写的了。而今时过境迁,就让我亦步亦趋盘清兄,来一段顺口溜续写已然淡忘的情怀——

相逢已晚未恨晚,

弹指一挥四十年。

沧海横流共西东,

雄鹰高飞各北南。

铺花歧路七彩少,

遵命人生五味全。

何当重温青春梦,

煎茶煮酒话从前。

时隔二十七年,《夏秋苦旅》《暖冬搀扶》相继结集,与《青春宿债》合成《岁月刻痕》,可喜可贺。年逾古稀东庆兄多年奋斗,一朝圆梦,令人感喟,令人艳羡。前些日子,在勤业新村老宅里与他对酌,说绘画、话创作、海聊夕阳人生路,又见他神采飞扬。真是江山好改本性难移哪!此情此景,恍惚重回二十年前,重回四十年前。

东庆兄,愿你好梦成真,再书辉煌。有梦的人生更斑斓!

是为序。不当之处,尚祈东庆吾兄亲朋好友各方神圣海涵。

二○一八年十二月三日

于映雪斋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张秋生
  • 人参果
  • 双桂女
  • 泉水涓涓
  • 芝麻汤圆儿
  • 西贝
  • 陆吾
  • 顺其自然者
  • 兰陵村野
  • 荷边垂柳
  • Harper
  • 八月小龙
发送

10条评论

  • 试看作者所描述的主人公张东茂从山西出山路上的武斗场景——
    2021-04-07 16:41:55 0回复
    0
  • 遵命人生五味全。
    2021-04-07 16:41:30 0回复
    0
  • 试看作者所描述的主人公张东茂从山西出山路上的武斗场景——
    毫无疑问,全书最精彩章节当推《红兵长征军》《赴京大串连的日子》。前者收录作者自1966.11.19——1967.1.25的日记,原汁原味叙述了一行12人如何由南京出发,花68天时间(其中休整、参观学习26天)步行约2555里路,步行到延安串联之事;后者收录作者自1966.8.23——1966.8.31的日记,浓墨重彩记载了作者在北京串联的情景与心态,忠实记录他怎样成为一名受到毛主席第二次接见的红卫兵。作为一名曾经受到老人家第三次接见的红卫兵,读来不胜感慨系之。人是物非、物是人非,沧海桑田哪!
    2021-04-07 15:59:22 0回复
    0
  • 有梦的人生更斑斓!
    2021-04-07 08:26:15 0回复
    0
  • 您也是大记者,望多多做梦,多写点故事文章
    2021-04-06 13:36:13 0回复
    0
  • 人生难得遇知己
    2021-04-06 08:29:24 0回复
    0
  • 有梦可防阿尔茨海默病。
    2021-04-06 08:28:37 0回复
    0
  • 有故事的人,用笔为给自己的梦想插上翅膀。可这个过程,应是五味杂陈的。
    2021-04-06 08:25:05 0回复
    0
  •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2021-04-06 08:20:55 0回复
    0
  • 愿老年有梦,且梦想成真。
    2021-04-06 07:49:41 0回复
    0
  • 113
    积分
  • 2
    博文
  • 26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