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信件

西江月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289 0 1
       初中暗恋的同窗曾在我空间中友情写道:秀恩爱,死得快。
      远嫁他乡这些年,我从没秀过所谓的恩爱。一是牢记初恋的教诲,二是鸡毛蒜皮的日子也无恩爱可秀。
      日前,跟随了半辈子的男生突然公开发表了一篇题为《你是我的新娘》的博文。第一时间拜读后觉得,情节虽然属实,但细节过于祥实,一点不符合文中新娘那粗枝大叶的性格。今晚,这位男生说在酝酿新娘篇之二。同一屋檐下风雨20多年,发生过无数破事儿,指不定这位男生又抖索出些什么。作为一名从事文字工作的徐娘,我琢磨着,有必要从纪实的角度写写被煽情纂改的“新娘”。
      一、信件。
      刚才,他发信息问我在忙什么。我说在写日志。
      在写你是我的新郎吗?
      我说,你是我遇到的最坑我的大灰狼。
      其实,坑我是真,比起两面三刀的大灰狼,他和我是一样善良的小绵羊。
      95年工作第一天,我梳着俩小辫来到某工地现场。远远看到一个白衫少年钻出临时工棚,一会双手交叉于胸,一会双手插裤兜,总之,总是一肩高一肩低地冲我傻笑。
      甲乙方客套地寒喧之后,从此各司其职。
      某大楼地下隐蔽工程验收结束,我从陡峭的土坡返回时,却怎么也爬不上去。白衫少年把手伸一半,似乎又不好意思地缩了回去。意外的是,他把脚伸到土坡上,说,踩着上去。
      有一天,部门主任望着少年的背影,说,小聂,那个小伙往咱们办公室跑得越来越勤了,你看,他总能找到理由。
      发育迟缓的我,从没想过这有什么花头精。
      某天,小伙又来基建办。主任问,今天来又有什么事?他说,请聂工帮我买饭票。主任乐了,说,我正好要去买,帮你带。
      好一阵,这位小伙不来转悠。因为工地进度问题,我也好久没去现场。
      一天,少年来敲门,一声不响地走到我跟前,放下一个厚厚的信封,转身就走。我急忙问,喂,这是什么东西?他半推着门说,是预埋管件的资料,请抽空看看。
      这是一封写给我的长信。开头没有称呼,只有冒号。信里,关键地方,全是省略号。
      第二天,我把信还给少年。我说,没看懂。
      甲乙方两个懵懂少年友好相处。大楼拨地而起。故事,也才开始。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陆吾
发送

0条评论

  • 15936
    积分
  • 502
    博文
  • 669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