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信物

西江月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284 0 1
    上篇:《信件

白衫少年似乎意识到要和甲方女生合奏一段插曲,随即抽身而去。
    甲乙方关系
搭档的书生少年走了。我随后报名了自学考试。简陋的宿舍里,青灯一盏、书一堆,我的日子依旧大大咧咧地朝前。
   
宿舍在北大街的一处大杂院里。周末的一个傍晚,我正蹲在院中水井旁低头洗衣,突然,有人从井里拎上一桶水,直接倒到我的衣盆里。消失好一阵的少年拎着空桶,说,聂工,听说你煮一锅饭要吃很多天,今晚我们搭伙吧。
   
待我慌乱地把衣服晾在竹竿上,月已近柳梢。少年拎着一堆食物和酒,就像久别重逢的兄妹很自然地完成了第一顿搭伙。
   
第二天傍晚,小院里坐满了闲聊的婆婆们。突然她们不说话了,只听一位问:你找谁?
   
就这个门的。我赶紧从窗口探出头,那位少年的胳肢窝夹着一个西瓜正走来。
   
院里住了10多家人,凡有陌生人进来,婆婆们必会盘问。我让满头是汗的少年搁下西瓜赶紧出去,他说,很口渴,等吃完再走。
   
一直是大大方方的工作关系,让我没有理由拒绝他的合理要求。于是,西瓜一切两瓣。我说,唉呀,这是我喜欢的沙沙的瓜瓤。便拿起勺子狼吞虎咽。
   
另一半你怎么不吃?他说,我不喜欢吃沙瓤西瓜。无奈,我吃了一半又不客气地去掏另一半。实在吃不下了,我说,这瓜太大,浪费了。此时令我咋舌的是,这男生捧起我吃剩的瓜,狼吞虎咽地吃个精光。
   
那一刻,我突然发现了什么。
   
后来,我的自学考试没通过。男生给我支招:报考高复班读职大吧,我辅导你高数。
   
于是,小伙以私教的身份,跑得更殷勤了。一年后,我以数学接近满分的成绩考入职大。
   
在即将开始风雨兼程的职大夜读时,男生冒冒失失地来对我说,走,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一路向北。自行车从巢湖路拐进一个新交付的居民区。
   
爬到某一幢的4楼,他打开一套房门,说,这里作我们的家好吗?
   
背着单薄书包漂泊他乡的我,一直觉得只有努力工作、刻苦学习才是踏实正确的美好人生,根本没认真思考过爱情是什么模样,更不敢想过要有自己的房子。当然,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比我还穷的“乙方”能有自己的房子。
   
男生笑着说,如果喜欢这里,就常来。

相处两年都没舍得为我买根棒冰,他哪里来的新房呢?

我没好意思问,他也没说。

不久到了中秋节。小伙又约我去那4楼新居,说屋里有信物。

崭新的两居室,除了窗台上一盆怒放的菊花,依旧空无一物。他说,我把自己抵押了这套房子,买不起黄金,就买了一盆黄花。说着,把我拽到窗边。

    他在西边房间的地上铺了一大块常州日报,说是当餐桌一起吃饭。随后,点了蜡烛。很快,地上摆了两份丽华快餐,一瓶长城干红,一盆菊花。那个中秋夜,月映薄酒,烛剪红妆。而我,一只脚似乎已踏上贼船。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陆吾
发送

0条评论

  • 15975
    积分
  • 502
    博文
  • 669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