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不会消失的希望

琅琊 最后编辑于 2021-08-16 19:22:15
979 2 7

   19505红彤彤的太阳,冉冉地从阳城县东面升起,染红了天边的彩霞,像少女羞红的脸宠,露出灿烂的笑容,把祥光照进了城区。一会儿光芒四射,袅袅地烟雾渐渐散去,平静的大街小巷有了人声。环卫工人开始打扫地面,茂盛的梧桐树,展开手掌般的叶子,青春地蓬向天空。

   在西后街的一条巷弄里,老豆刚刚吃过早饭,他四十多岁,瘦削的脸上充满着刚毅,一双睿智的眼睛,格外的精神。一米七的个子,穿一身淡青色中山装,干净利落,飘逸潇洒。拎起桌上的一只黑色的公文包,大步向门外走去。

   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两旁的店陆续开门,琳瑯满目的货品隐约可见,展现出一种新气象,他要去的是东门一家个体中医诊所老田家。

   自从194952日中共阳城县委重建,百废待兴。经过一个月时间的努力,阳城县社会秩序稳定,物价趋于平稳、生产逐步恢复,经济开始发展。新任的县长组织召开了一次医疗工作会议强调:公共卫生是政府提供给全体国民的一项重要的公共产品,是政府必须要承担的一项最基本的责任,也是一个国家迈向现代化的必要条件。给予全体国民可承受的基本医疗保障,更是一个文明社会的重要标志,也是我们新政权的领导下基本实现的目标。尽管实现的过程是如此艰难,目标是如此遥远,甚至有些不切实际,但却一直为此目标在努力,并且取得了一定的进步,现在我们依旧以这一目标为准绳,恢复阳城县卫生系统…….”县长是一位军人,他说话做事很有军人作风,他目光如炬地看着老豆说:这方面工作,就由你来负责!

   老豆经过调研,发现若大的一个阳城县,没有一家象样的卫生院。回顾中国医疗卫生体系的建立历史,令人感慨当年有一批享有世界级学术声誉的医学精英,他们以服务底层民众为己任,先后出任中央政府的医疗卫生行政和技术主管,承担起为中国建设一个大众化医疗卫生体制的责任,并在卫生防疫、改善人民的健康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的业绩和人格完美地体现了社会精英的真正内涵: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以及对社会弱势民众的切实关怀。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下,依旧创造辉煌的成就。

如今古城县解放了,曾经的卫生院己不复存在,人们就医困难,生了病都不知道去哪里治疗。生的病不同,就需要不同的医生,更不知道哪里的医生能治什么病,医疗环境极其差。

   药品也非常短缺,许多病无法看。中药资源主要靠村民们上山釆挖,现在卫生院功能还没恢复,村民们即使釆到药材也无处卖。一方面需要--买不到,一方面有--卖不掉,很可惜。

    老豆点点头说:目前主要困难是缺少医务人员和场所。

   县长说:原来的医务人员可以动员起来,阳城县中医药源远流长,许多是世代名医,也可以把他们请过来嘛!

   老豆微笑着说:我正准备这么做。

   县长脸上绽开了笑容,他说:场所不是问题,马上帮你办。

    老豆面露喜色,他说:人员我已经调查过了,阳城县有十八家诊所可争取,几乎包括了内外科所有的医生,如果成立首家第一人民联合诊所,一定能解决人们看病难的问题。

   “县长满意地笑了,对老豆充满了信心。你去办吧!我相信你的能力。

 

老豆听了,感到很自豪,浑身干劲十足,回来后的第二天,他就去了老田家。老田原先是卫生院的医生,卫生院解散后自己开了一家小诊所,在东门一条南北向的大马路口,离这里二三里路,十几分钟就到了。诊所己经开门,一式的两层小楼,相互依偎着。白墙黛瓦,清明时的老式建筑,木头雕花门窗,朱红色护栏,透着古典和雅气。虽经战乱,阳城县的街道有些破败,但透着一份宁静和安祥。里面一排玻璃柜台,放着一些西药,靠墙一排中药柜,里面装着满满的中药,上面写着悬壶济世四个字, 每一格都贴着标签,写着中药的名字。中间一把太师椅和一张书桌,放着许多药书和医疗用品,一台的书卷气。老田医术高明,生意不错。他五十多岁,穿着非常的整齐干净,戴着一副眼镜,透着智慧。老豆进来,他看见了,立刻上前打招呼,和他握手,老豆!

   老豆亲切地说:上次和你说的事,考虑好了吗?办公桌对面有两张凳,他轻轻坐下。

   老田面露难色,从医院回来,在家闲着,他想来想去不如自己开一家诊所实在,平平安安过一生。

   “我自已开一家小诊所,自由自在,进不进第一人民联合诊所无所谓。

   老豆说道:阳城县刚刚解放,人们的医疗服务要跟上。以前的卫生院停了以后,人们有病无处医,也找不到你们。第一人民联合诊所将解决这个问题。希望您回到原来的岗位上,继续为人民服务。

  老田饶有兴趣地问:第一人民联合诊所规模有多大?老豆说:这次要做就要做好,内科外科我们都要设立,制定简章。

  老田说:简章分哪些内容?谁来制定?

  老豆笑笑简章全文有总则、组织人事、收支与分配、工作制度、假日、学习与会议、奖惩等九章十六条,将成为管理的第一个正式文件,由我来定,大家有什么意见尽管提。

   老田点点头医院要有特色、走名医之路,如果和原来一样,随便找几位医生来看病,都是乌合之众,也没什么意思。

老豆一本正经地说:这当然,要真正能为老百姓看病,而且价廉物美,百姓看得起,体现国家为民服务的政策!

   “确实不错,只是我的诊所很忙,再加上这药房的投入不少,浪费了可惜,不想去。

老豆微笑着说:这个情况我会向上反映的,给你补贴。待遇方面会比以前高,将来退休了也有保障,医者仁心,主要为大众着想。

   老田笑道:我是一名无名医生,多一个少一个无所谓。

老豆正式道:你是一位正牌医生,要接受组织的召唤!第一人民联合诊所需要每一位医生的积极响应,重建是我们的责任!老豆一直在医疗战线上,他告诉老田,原有的医生,他将一一拜访,让他们回归,并且邀请世家名医参加,提升医疗水平。

   老田听了很兴奋,老豆,你的想法不错,以你为首办这件事,一定能成功,我服你了!

   “你同意了?

   “同意了!到时提前通知我。

 

                 

老豆走出老田家,嘴角始终露着微笑,他对老田是了解的,他很热爱自己的职业,不会放弃。老田的小诊所利益不高,补贴也适中即止。再加上他爱人也己退休,可以帮忙照应,老田平时节假日依旧可以回家坐诊,没有多大损失。老田说话讲信用,临走时,老豆让他填了登记表,他爽快地答应了,这件事就定了下来。

门外,阳光已经飘过屋顶,天气越来越炽热,大街上,有些人们脱掉外衣,穿上了衬衫。女的婀娜多姿,男的魁梧的身材,都展露无遗,显得格外的亮丽。

老豆心情愉快地向前走着,下一步他将去老祥那里,收编他到第一人民联合诊所。老祥比老豆大十几岁,中等身材,不胖不瘦,脸上布满了皱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大几岁,六十岁的人看上去像七十岁的人。却和蔼可亲,见人总是一脸的笑,和和气气,非常的乐观,平易近人。

他是一位老中医,父亲一代在阳城县看妇科病己经相当出名。他高中毕业时,就回来和父亲学中医,一边学一边研究古方经典,内科杂病,18岁能独立诊病,在当地病人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由于社会动荡不安的原因,他们家屡次搬迁,父亲有一阶段不能行医,最后住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

老祥身怀绝技,在家依然有人找他看病。在他最兴盛的那几年,不需要行医证,他曾经把小诊所,开到一家卫生院的对面。说起往事,他和老豆得意洋洋地说过:说来神奇,同样的病,进卫生院看不好,到我这一看就好了。卫生院院长来找我,希望我进卫生院,我不去啊!我还高兴受他们约束的……..”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持续多年的战争终于结束,进入一个和平稳定的时期。新政权继承了旧政权公共卫生政策的某些特征,采取的仍然是国家医疗政策,1930年代在乡村推行的大众公共卫生运动的特征仍然被保持了下来。

在行医的几十年当中,子女都培养成人,有了工作。他老了在离巷子不远处,开了一家小诊所,离老田大概二里多路,同样是清明建筑,白墙黛瓦,木头雕花门窗,朱红护栏,透着古典和雅气。且一排三四间,更显得宽畅明亮。他专门看中医,一排中药柜,沉稳、端庄,细腻、光滑。从这头一直到那头,非常有气魄。靠右边,大半间房,竖着排放三张办公桌供他们看病之用。

老豆去的时候,已经有两位病人看病,老祥在搭脉,看到老豆,朝他点点头,笑着说:老豆你来啦!坐一会儿,我马上好了。老祥精神矍烁,白发飘飘,穿一身白色唐褂,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老豆笑着回道:好,你忙!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小诊所格外的温馨、宽畅明亮。一会儿老祥看好病,走了过来。一张茶几上,放着宜兴的紫砂壶,空下来品品茶,看看书,研究研究中医,倒也惬意。只是政策变了,他平静的内心有些忐忑,新中国对他们又将怎样?上次老豆来让他参加第一人民联合诊所,他考虑了很长时间都不想去。

   他为老豆倒了一杯浓浓的茶,满脸堆笑地说:老豆!最近忙吗?

忙!老豆看着满意而走的病人说:你这水平,是我们阳城人的福气。应该进第一人民联合诊所,发挥更大的作用,在家真的委屈你了。

老祥说:人老了,混混日子,也没这么大的精力,再有所作为了。

老豆摆摆手真诚地说:阳城县没有一家象样的卫生院,更没有像你这样的老中医,创办第一人民联合诊所,是人们的企盼啊!也是你的功德啊!你看妇科病,阳城县找不到第二人,无论如何你要参加,把第一人民联合诊所创办起来。

老祥无奈地说:你看我也走不开呀!

老豆说:你儿子呢?把这里交给你儿子,你到第一人民联合诊所帮帮忙。

   老祥心想:老豆一直是管这一片的,如果他不让我们开,将一无所有,不能随便拒绝他。这种事他遇到多了,以前在一小区街头遇到过几次,卫生部门的工作人员经常来找他麻烦,虽经努力,还是开不下去。

老祥有四个儿女,由于生活艰难的原因,三个子女不得不上班,只有小儿子阿宝在身边,跟他学中医。阿宝二十多岁,长得眉清目秀,气度不凡,去年谈了对象,已经结婚,生性善良温和,很适合行医。跟他学了七八年,早己能够独立诊疗。准备到南街那里开一家小诊所,自己独立生活,卫生监督部门一直没批。

老祥说:他刚刚结婚,准备自己在南街那里开一家小诊所,还请您帮忙办证。老豆说:卫生部门工作繁忙,建设规划还没有出台,暂时不批。他看着老祥,向他透露一个信息说:第一人民联合诊所医生确定后,将组织首批医生培训,我安排你儿子参加,回来后在诊所里看病没问题,你看怎样?

老豆开始沉思,儿子大了,要自己开诊所,这么长时间没音讯。如果自己去了第一人民联合诊所,这里交给他也一样。

于是说:这个想法不错,我们再商量商量,回复你。

好!等候你的佳音。老豆笑着说,他充满信心。

老祥点点头,前些日子家里就己经商量了,老豆来召他去第一人民联合诊所,他该怎么办?

他想到自己年纪大了,第一人民联合诊所也干不到几年,也要退休了,他笑着对老豆说:我这年龄干不长的。

老豆喝了一口茶,神秘地说:有这等水平,只要身体好,我们聘用,多干几年没事。

以往退休前的老医生都要带徒弟,等徒弟正常接了班,才可以放心地离开。老祥属祖传医术,不可能传给别人。

他想起那天商量的情景,他为难地对儿女说:我去刚建的第一人民联合诊所,你们觉得怎样?

他们说:你走了,诊所怎么办?大家知道你进了卫生院,都去卫生院找你,这里生意就不好了。

老祥说:不管怎样,我去第一人民联合诊所,是决定了,家里的事我会尽量安排好。

大女儿说:大家都是为自己的利益,你去第一人民联合诊所不合算,还是在家好。再过两年我也要退休了,我回来跟你学吧!

老祥说:你回来不错,我去第一人民联合诊所也不错,新中国成立,整个阳城县都在欢腾,政策越来越好,多开几家诊所是好事。

他回转身,对阿宝说:我去第一人民联合诊所,这里就交给你经营了,你们小夫妻俩可要全心地投入,不要把生意做坏了。

阿宝说:我跟你后面学了这么多年,早就会看了,你放心。

二儿子说:我的工作一直很稳定,暂时回不来,但并不代表我不学,以后我还是要学的,诊所交给阿宝我也不放心,不如让阿宝去第一人民联合诊所。

大女儿喜形与色,她说:对!阿宝年轻,去医院有保障,也有发展前途,父亲留着,诊所就有底气,照样有生意。”……….

老祥回想起儿女们的话,于是对老豆说:老豆!让我儿子去培训,太谢谢你啦!他跟随我学了这么多年,早就会看了,再经过正规的培训,比我还强,他去怎样?

老豆准备站起身要走了,又坐下来说:这想法也可以,年轻有活力,你在背后支持阿宝,也能达到最佳效果,不知阿宝什么想法?

老祥说:基本没问题,刚好他出去了,等回来了,我就告诉他。

老豆笑着从包里拿出一份表格说:你们父子都不错,你们商量好了谁去,然后把表格填上,下次来拿。

老祥连忙说:好!

 

                  

时间过得真快!已经是十点多钟,阳光是如此的热烈,老豆感到浑身轻松,他起身回家。

吃过中饭,他又马不停蹄地向阿杜家赶去。阿杜四十多岁,是一位民间中草药医生,他招女婿来到了城里,住在前门街一条小巷里。祖传一看胃病的技术,非常的高超。一般胃炎、胃痛、胃糜烂、十二指肠溃疡等等,药到病除,十分灵验。

他平时上班,空下来帮人看病。因为没有行医证,一空下来就看书学习,非常的勤奋,学富五车、知识渊博。而且对古文写作非常感兴趣,时有文章发表。阳城县考古和报社的编辑遇到这方面困难,都请他翻译,在文化圈也小有名气。曾经某省医院闻其名,带病人前来一试,果然不同凡响,专门邀请他去演讲,名声大振。

但毕竟是高中生,文化程度不高,屡次考证不过。后来也就不考了,在家里偷偷帮人看病。当年卫生监督部门的老申知道了,向老豆汇报要查处他。

前门街的阿杜,有人反映他一直在看病,我们去看看,有证不啦!老申中等身材,当兵出身,身体很壮实,坐在那里跟一尊石头一样纹丝不动。鹰一样的眼睛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一字一句地说道:阳城县刚刚解放,注意坑蒙拐骗者,要竖立良好的医生形象。

老豆刚好那阶段到处奔波,饮食不当,胃一直难受,吐酸呕气,吃不下饭;多吃发胀,少吃人又发炎疼,决定去看看。

老豆说:不急,民间常有高人,他们生存状态不容易,我们去了,损害的不仅仅是他的家庭,也是人们的利益。这么好的医生,这么高的水平,我们不去帮忙办证,却去找麻烦。人们会认为我们不是人民的公仆,不是为人民服务的真正国家卫生人员,而适得其反,损坏了我们的形象。我要去试试,是真医生还是假医生!老申说:那好你先去看看,如果确定是假的,再叫我配合你行动。

老豆说:好!于是在一个礼拜天,他找了去,没想到三副中药就消炎止痛,三个疗程,多年的老毛病好了。

 当时,去的时候是早晨8点多钟,阿杜的小诊所开在前门街菜场附近的一条巷子里。只有一间房,是自已的老房改制而成,显得有些窄小,但布置得却很得当前面一张办公桌,后面一排书柜,里面除了一些中药外,装满了大量的医学书藉,一看就是一位博学多才的人。

   阿杜穿着朴素干净,个头高挑,乌黑的头发,略带卷,有着乡村人的良善,又透着一份城里人才有的书卷气,显得卓越不凡。

   他去的时候,阿杜正在为一年青人看病,看他把脉,听他叙述病情,然后开方,神情怡然,成作于胸。等到他看的时候,老豆在他面前坐下,把手放在白色小枕头上,阿杜手按着寸、关、尺的方位,开始搭了起来。按照中医的一般理论,他看老豆的气色,脉的稳定度,稍有急促。问他的睡眠、饮食、大便等情况,然后开出药方。

  老豆本身也是一位医生,自已的病当然清楚,他仔细看了看阿杜的药方里面有:木香、茯苓、山药、陈皮、肉桂、山桅、青蒿、乌药、元胡等等,是一剂良方,想回去吃了试试

   他问道:像我这种情况要吃多长时间才能康复?

 阿杜亲切地说道:三个疗程中药是慢性,有时几帖能吃好,有时要很长时间,不要急,它没有副作用,一旦吃对路,康复的希望比较大三个月去检查一下,你就知道好坏了……”

  老豆说:好,你帮我先配一个疗程。

   阿杜点点头。

   老豆回了家,把阿杜的药煎了吃,没几天胀气好多了,一个疗程后,炎症和便秘都得到了改善,他又去配了两个疗程,基本好了。

  老豆非常的钦佩,他们成了好朋友,阿杜的技术让他惊叹,亲自体验了他的高超水平。他和县长打报吿,提出要求,卫生科要查办民间医生,要得到他的调研,才能决定,上面经过核实同意了。

  老豆常常和他交流,遇到卫生院不能看好的胃病,他还会介绍过来看看。卫生科有什么政策,他会提前通知、帮助阿杜办理,所以阿杜的诊所一直开得很顺利。加上他的医术高超,名声远扬,看病的人从不间断。

   有一次老豆对他说:十人九胃,你对胃病的研究相当有水平,有没有留下来或者写出来发表。

  阿杜本身有文学功底,他说:一二篇论文不算什么,我看胃病可以写一本书的。

    老豆面露喜色,说道:这更好,新中国刚刚成立,我们阳城县医学方面宣传还不够,专著更少。如果你能出一本书,那将是我们诊所第一人,功劳不小我们大力支持,出书的费用将为你争取。

   阿杜听了,豪情顿生,他真诚地说:胃病的材料再不整理,有恐遗失,我生的女儿,又不在身边。祖传这一块难以为继,将来越来越少,越来越难,你的建议非常及时。能够写一本书留下来,也是一种传承的方式。

   他看着老豆不无忧虑地说:我们关系不错,你身处要职,向你提些建议,说些心理话。卫生部门逐步规范是件好事,但是经过多年抗战,人们一直处于水深火热当中,民间中医没有文化。一旦需要行医证,没有谁能通过,都将不能行医。不能行医就不能生活,传不下来,就会失传,问题很严重。

   老豆点点头说:实施民间中医保护誓在必行,我会一直把这项工作做下去。

   阿杜高兴地说:是啊!农民以农业为主,每天与树木花草打交道。看到的、遇到的都是中草药,是滋生中医的土壤,发扬光大,是民族文化的根源。

   老豆笑了,他说:目前新中国刚刚成立,医疗方面缺医少药,大力发展中医中药是时代所需,是国家提倡的。

阿杜点点头说:谢谢。

老豆自从和阿杜成了好朋友,转眼一年过去了,他们成了无所不谈的挚友。

阿杜一空下来就写他的专著,它里面的胃病理论,虽是民间说法,许多都值得胃病专家的参考。他毫不保留地把它的秘方都写了进去。特别是严重的胃病,他添加的七叶一枝花这味药,许多医生都必须借鉴,起到相当大的作用。

 

                    

 老豆本身是一位肾病世家,他的父亲是一名军医,相当的有名,除了过硬的技术以外,他和同事用民间方药共同研制的中药配方,在临床治疗尿毒症方面卓有成效。他着重培养老豆,从小学、中学、高中,直至大学,即使自己再忙,也从来没有松懈过对老豆的教育。

   大学毕业后,他专门介绍老豆去和自己的肾病专家战友实习,在那里学到了丰富的实战经验。随后分配到医院基层锻炼了两年,了解治疗了各种肾病的情况。按照父亲的级别,完全有能力介绍他一份好工作,不需要他去辛苦。但是他以技术为重,从来没有抱怨,奋战在第一线上,很快在医院崭露头角。

   父亲从部队回到地方,他们在一起工作,医院专门为他们建立了肾病专科。父亲退休后不久,专科由他负责。干了四五年,医院又保送他去学习管理,取得专业硕士学位,两年后走上了领导岗位。抗日战争爆发,他没有在医院,而是参加了革命活动。直至解放后,接受党的安排,在阳城县从事组织重建卫生系统。

   老豆想也许再忙几年,一切安顿好了,他会重操旧业。那时他将专心钻研属于他自己有价值的成果现在他必须以国家的利益为重

老豆轻车熟路地来到阿杜那里,阿杜看到他非常高兴,下午诊所里没有人,两人坐下来倾心而谈。

老豆问:最近生意怎样?

还可以。

阳城县成立人民第一联合诊所是社会发展的需要,务必请你参加。

如果非要我参加,我就参加。阿杜对老豆的事情毫不含糊,充满了感恩,上次老豆和他打过招呼,他就表示支持。

老豆满脸微笑地说:你的专科非常重要,现在条件差,以后诊所会成立胃病专科。

谢谢!

老豆拿出登记表,阿杜认真地填了起来。

填好后,老豆收了起来,告诉他老田、老祥他们都同意了。

阳城县就这么大,阿杜对一些同行还是熟悉的,特别是祖传这一块,像看皮肤病的老林、正骨的阿飞、烫伤的阿洪等等,有些甚至老豆都不知道的民间传人。

烫伤阿洪是什么人?皮肤病的老林、正骨的阿飞,老豆听说过,己经找过他们了,都表示同意。

他是祖传的,相当有名。

哪里人?老豆急切地问道。

城西郊区人。

多大年纪?

他今年四五十岁,人非常的好。

老豆想了想说:离这里有多远?

五六里路。

你有没有时间?带我去一趟怎样?

阿杜对老豆的事非常的积极,立刻收拾东西,锁上门。

他们一路走,一路聊着,阿杜告诉他,阿洪本身胃不怎么好,曾是他调理好的,后来阿洪又介绍了几位病人给他,他们成了好朋友。

老豆说:烫伤虽然是个小手艺,老百姓实用啊!谁都有不小心的时候,阳城县这么大,用的着……”

说着说着他们到了,阿洪住的地方己经是居民小区,在通往大门的边上,有一幢老式的二层小楼,没有城里的那种白墙黛瓦,木雕门窗,砖式民居结构,虽然简陋,条件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走进去,一间诊所,隔成了前后两间,前面是办公桌和一排药柜,淡青色的漆面,显得非常的素雅。

阿洪中等身材,穿一条蓝色直统裤,白色衬衫,形象非常的正派,看到阿杜热情地说道:兄弟来啦!快坐。

阿杜微笑着介绍老豆:这位卫生科的老豆。

阿洪一听,立刻和气地和老豆握手,连连说道:你好!你好!

老豆也满堆笑地说:你好!久闻大名,特意来看看。

他们开始亲切地交谈。

阿洪告诉他们,他对烫伤有了新的研究,在原有的基础上更进了一层,己经发明一种烫伤膏,普通的烫伤,属于低温烫伤的一抹就好。

他很有兴致地说:一旦发生低温烫伤,先用凉毛巾或凉水冲一下烫伤处,以达到降温的目的,然后要及时就医,千万不要用酱油或是牙膏涂抹烫伤处,容易引起烫伤处感染。因为低温烫伤会伤及肌肤的深部,治疗的时间也会加长,治疗上也比较麻烦,尤其是创面深切严重的低温烫伤,通过局部换药的方法很难治愈,须采用手术方法把坏死组织切除,依烫伤的程度而异外科接受治疗。他一本正经地说:“由于受条件所致,一般二度烫伤以上他就不予治疗了,等将来有条件了再看……”

  在过去谁要是能进卫生院,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阿洪以前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没有机会啊!如今翻身作主人,新中国成立了,一切都将改变。凭自己的医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就在眼前。

   说着说着老豆非常有兴趣地参观了他的工作室,阿洪欣然答应,后面半间屋放着许多烫伤用的中草药,象当归、白芷、黄芩、黄柏等等。按一定的比例煎好后,加麻油、冰片、蜂蜡等熬制成膏,也可将熬制好的膏药加纱布放锅中再次加热熬制成无菌油纱布以备使用。

阿洪一边走一边说:它的作用能去腐生肌,消炎止痛,无感染、无疤痕增生及有新生汗孔和毛囊长出,无需植皮等西医辅助治疗。适用于水火烧烫伤、褥疮、溃疡、外伤性败血症等并发症,未有肝肾功能损伤等并发症。送至有关部门研究,结果显示本药菌检合格,为无菌药物,有轻度的皮肤刺激,无过敏反应。透皮吸收用药无毒安全,对一度烫伤有明显抑菌、抗感染及促进伤口愈合作用。优于Ag—SD,故可望成为治疗烫伤的一种新药物,若患者烧烫伤面积较大,(10%以上,30%以下),感染几率较高或可能有低蛋白血症,嘱患者于正规抗感染及营养支持治疗的同时予以治疗。若患者来就诊之前已经存在感染,嘱患者于正规抗感染治愈后予以治疗,若位于颈部的二度以上烫伤及体表面积大于30%以上的患者,药膏效果不大,要进行深度治疗。

老豆参观完,连声赞道:了不起啊!很规范,这件事你一定要考虑清楚,加入第一人民联合诊所。

临走时,他放下一张登记表给阿洪,阿洪连连表示感谢。

 

                     

一连多少天,老豆都在忙碌奔波着,所拜访的医生,无一例外地接受他的收编,被他的精神所感动。深切地感受到新中国成立的关爱,给人们带来健康的福音,大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特别是一些国民党的军医,医术相当高超。

同事阿申说:他们是国民党怎么可以?

老豆说:医生是救死扶伤的我们对医生的要求是医德仁心,不涉及政治出身。他们在部队当军医,可了不得,完全可以收编。

老申说:人们知道他们是国民党会不会有敌对情绪?

大家是同胞,病人和医生的关系,在党的共同领导下,他们会老老实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

老蒋是新中国成立后,从国民党部队解放出来的一位军医,他会开刀,住在郊区的一条巷子里。老豆找他的时候,他正在给人看病。

仲夏的早晨,空气特别的清新,人感到特别的清凉。老蒋五十多岁,个子高挑,腰板挺得笔直,面容特别的和蔼可亲。虽是西医,却会搭脉,然后让病人躺下来,按着病人的病灶部位,一摸就知道有没有异常,判断病的深浅,总是很准确。小诊所面北,东西街道,三间诊所宽畅明亮。一排柜台放着各式的西药,后面有一间房,里面依然有一排白色的药柜,放着药品。旁边一张凳子,可以坐下来打针。紧邻着有一张卧铺,一些重病患者也可以躺下来作进一步检查。

老蒋看病技术的高超在于配药,什么病配什么药。西药的搭配也很重要。比如牙痛,二三种西药一配,效果就出来了,感觉牙周有点发胀,当时疼痛就缓解了,一二小时恢复如初。周围的居民受益颇多,都说他是一名神医。

他和老豆见过几次面,所以很熟悉,热情地和他打招呼,请他坐。

老豆开门见山地说:阳城县要建立一家第一人民联合诊所,要请你参加。

老蒋小心翼翼地说:好的。他是国民党,对新中国的政策诺诺称是,对任何工作人员安排的事都服从,生怕有闪失,把他当作敌对分子,生出麻烦。他现在生活虽然不是太好,却很自由,其实他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人们对他也很友善,过得很自在。

老豆说:你有水平,第一人民联合诊所成立后,会有简单的设备,你依然可以从事一些手术。

老蒋听了很感动,他已厌倦了战火纷飞的日子,准备平平安安过生活。然而他发现许多老百姓得了重病、恶病需要开刀,却没有这个条件,他感到很遗憾。如今卫生院重建,冥冥之中有种责任,一展身手的感觉。他不愿去,又想去。

卫生院还在原来的地方吗?老蒋轻声问道。

老豆得意地回答:己经有了新的选址,是县长亲自批示的,在西大街阳平巷内。

上次老豆去县政府汇报工作,县长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老蒋听了赞道:福地建卫生院,我们沾光了。

老豆笑着说的确是个好地方,身处闹市,交通四通八达,人们看病非常的方便。

老蒋点点头说:医生的责任是治病救人,到哪都一样。既然需要,我就去。

老豆开心地笑了,他继续说:卫生院有更好的条件适合你发展,水平也不至于埋没了……”

老蒋感动地说:什么时候去?我刚刚开诊所几个月,房子租了一年。

老豆说:不急,我登记好了,还有一系列工作要做,比如进卫生院的初步考试,卫生院的建设等等,全部完成也要一年。我们一步步实行,先登记,到时我会通知你。

老豆拿出登记表给老蒋,老蒋收下。

外面阳光分外的灿烂,如同希望在心中升腾。

 

 

                        

阳平巷在城中心,离县政府办公室只有几百米,左边是店面,南面是大街,西面是护城河,它像一道光环把阳城县团团围住。河水清澈明亮,闪着粼光,雕花的石栏杆,落满了沧桑。向东都是青砖黛瓦鳞次栉比的民居,青石板铺成的道路平整顺畅。有气派的官宦后裔,名门富商,也有斑驳的灰墙,低矮小屋的寻常人家。

这里曾有座药王庙。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颜氏,他的子孙在阳城县做官,在这里建了一座药王庙…….”

   经县长的同意,老豆多次考察,决定选址在靠近县政府的阳平巷建设第一人民联合诊所,旁边是药王庙,人们非常的崇拜,沾上了药王的神气,看病自然会妙手回春,袪病消灾。

   中秋的季节,遍地金黄,梧桐叶纷纷落下,药王庙前面有一处闲置的房间,前后两进,十几间房,装修起来正好派上用场。县长意味深长地对他说:如今阳城县刚刚起步,经费当然很紧张,但是第一人民联合诊所,我们还是要以高标准建设,达到人们的需求。

老豆听了豪情顿生,他说:能够提供场所我们已心满意足,有些困难可以自己解决。

县长听了比较满意,他说:药王庙这一块地都可以建设,你们自己规划确定如何实施。

老豆听了喜滋滋地说:我们经过深入调研,切合实际,制定了五年规划。初步设计五六间的面积己经够用了,将来做得好,整个药王庙前后这一片,都要利用。他兴致勃勃地向县长介绍:建设局的阿军参与了我们的设计……”

   阿军中等身材,偏瘦,五十多岁。他一直在部队工作,作风比较强劲,说干就干。分配的任务不管多大困难,全力以赴,亲力亲为,忠心耿耿。建设局在县政府旁边,专门设立的机构,规划、设计、建设等,有一整套班子和自己的工程队。

县长点点头说:不错,这样我就放心了!

老豆经过几个月的走访,一位位登记,基本上阳城县的大小诊所跑了个遍,其中十八位名医和民间高手得到了登记。只要第一人民联合诊所建设交付,他们将召集过来开业。

他向县长保证一定完成任务,县长放心地走了,他随即和阿军在药王庙成立了一个临时指挥部,精神饱满地、全身心地投入到建设第一人民联合诊所的浪潮。

房间已经破败,外墙的石灰驳落,露出的青砖都长出了绿苔。门檐也己经脱落,木质沉重的大门口落了一地,更显得沧桑。最主要的是里面,屋顶好几处己经漏了,开了天窗。阳光从外面洒了进来,瓦砾散满了屋子,简陋没有搬走的家居落满了灰尘,显然久无人居。

阿军摸着还没倒塌的墙说:除了主体不要动外,其余的都需要大修。老豆点点头,他说:墙体有些还要改动,建成一间间办公室。阿军说好,又在图纸上标了标,经过多次的设计、磨合,图纸已经确定,完全按他的要求去做。

从门口的宽阔广场,到进门的挂号、付款窗口,左边是取药处,右边是医生的办公室,后面仓库等等,卫生院该具备的条件都考虑了。

老豆兴高彩烈地说:以后建一间会议室和一间自己的办公室,这样活动更方便了。

老豆没有参加医疗活动,所以没有考虑安排办公室,主要原因五六间房刚刚够医生用,办公室比较紧张。

阿军对老豆感慨地说:这何必等到将来,旁边有一户人家,刚好有两间房可以利用,顺便帮你建设一下,按照你的规划,下次要到三五年后才会建设了。阿军做事情非常细致,平时一有空就转转,琢磨,尽最大努力做完美,这一带他己经摸得很清楚。

老豆想了想,饶有兴趣地说:还有两间房,谁的?没人住了吗?走,去看看。

这是两间民房,就在药王庙的旁边,紧靠在要建设的第一人民联合诊所。家里似没人居住,门锁着。老豆问什么情况?阿军侃侃而谈道:自从接到建设第一人民联合诊所的任务,我就经常过来实地考察,根据您的构想,尽可能设计完美,甚至五年规划我都考虑进去了。

老豆说:你做事向来认真,我还是了解的。

阿军神秘地说:这户人家原来也是位医生,国民党年代就是有名的眼科世家。

老豆笑着说:是里家吧!我找过他们家的传人了,已经聘请他。老豆回想起阳城县有名的里家眼科,敬仰之情油然而生,他们家几代行医,己经有一二百年历史,祖传自制的眼药驰名各地,他从小就耳闻了。阿军摇摇头说:不是,立家,也是祖传,不过这家人家行为古怪,听说是乡下搬过来的。

老豆急忙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阿军笑道:能有什么情况,在没有解放之前,他家就呆不下去了,因为手续不全,不让行医,生活越来越紧张。儿子终于放竎了这行手艺,上班去了。立老偷偷摸摸坚持了几年,郁抑而去,唯一的一个孙女还在读书……..”

老豆神情凝重地说:儿子住在哪里!

小东门,离这里七八里路。可以去找他,也可以通知他到我们这来一趟。

老豆问:你见过他儿子没有?

见过。

他同意了?

同意。

老豆仔细看了一下房屋,位置的确不错,正好在第一人民联合诊所左边,建设起来如同一体,如果能拿下来,倒是一件好事。能不能去见见他?

行!

城市的早晨来得比较晚,阳光不是很热烈,秋风吹在身上凉溲溲的,特别舒服。阿军从隔壁邻居家找来地址,开始去东门。他们对这一带都很熟,很快找到了地方。

这里是一片居民区,低矮的瓦房,有些是两层,高高低低穿插在其间。斑驳的墙,黑色的瓦,显得灰蒙蒙的,很陈旧。青石板铺成的小路在弯弯曲曲的小巷,显得很悠长。

他们按照门牌号终于找到了他家,正巧是星期天,他们一家人都在。儿子叫小立,看上去三四十岁,比实际年龄还小五六岁,个子太矮,头却很大,身体也很壮实,戴着一副眼晴,看上去小,细一看却透着一份成熟,已然不小。穿着一身朴素的衣服,很忠厚,话也不多。走进屋,家里也一般,没有什么富丽堂皇。母亲和妻子忙家务,孩子在看书。

   简单的桌子板凳,女孩穿一件花格子衬衫,扎着马尾辫,透着一份天真。皮肤白腻,非常的清秀。她的面前放着一只眼睛的模型,旁边放着书和笔记本,似乎在研究着它的构造。

小立对女孩说:阿真,去倒茶。

阿真点点头,把东西收拾旁边,朝老豆和阿军嫣然一笑,叔叔请坐。

老豆和阿军坐下,一会儿她端来两杯茶。她看上去十八九岁,美丽动人,两只眼睛黑亮透明,看不到一点虚伪。让老豆怦然心动,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立刻想到自己的儿子丹馨,和她一般的年龄。

不禁问道:在哪读书?

小立回道:在阳城县中。

老豆赞道:好成绩,我儿子也在那里。他回头亲切地问阿真:高几了?

阿真腼腆地回答:高三。

老豆开心地笑了,丹馨也高三。高三几班?

阿真轻声地回答:一班。

老豆心想丹馨二班可能不认识。

准备考哪所大学?

中医科大学。

老豆心中叫好,丹馨也准备考中医科大学,将来说不准在一起读书工作。他意味深长地说:毕业回来为阳城县作贡献。

阿真欢快地说好。

老豆言归正传,回转身对小立说:我们是卫生科的,准备药王庙旁建设第一人民联合诊所,你的房想不想卖?

小立听了,笑容僵住了,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很犹豫,而且生性多疑,对任何人都抱一种提防的态度,他问:是征用吗?

老豆阅人无数,亲切地说:对,为了适应更多的需要,医疗卫生需要大力发展,准备建立第一人民联合诊所,刚好在你家老屋旁边。

小立思考着怎么回答。

阿军说:房屋征用价格是很高的!

老豆笑着说:当然,不卖也不要紧。

小立抬起头,真诚地看着老豆说:我们家对药王庙充满着感情,不打算卖,但是政府要征用,我们可以考虑。

老豆看出他的犹豫,说:我们政策不强求,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帮忙解决。

小立说:生活上倒没什么困难,老屋一旦没了,感觉父辈祖传的秘方也没了。

老豆饶有兴趣地问:听说你们家看眼病是祖传的吧?

小立说:是!

能不能说说。

小立话匣子拉开了,仿佛回到了遥远的过去,幸福的时光,他说:我学了点皮毛,眼睛是人的光明世界,他包括眼球壁、眼内腔和内容物、神经、血管等组织,无论消炎止痛、远近视、白内障、青光眼等等,我们家有祖传研制的眼药独树一帜,全中药制剂,无公害绿色产品,安全保障。

老豆听了,钦佩之情油然而生,他说:有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你没传承?

小立流露出一种遗憾,他说:我学业不精,对这方面不感兴趣。他心想自己办不到证,怎么敢看病。他看着老豆,坚定地说:但我从来不反对传承,尽力保护,尽可能传承。已经培养女儿将来念中医药大学,继承下去,我父亲一定是欣慰的。

老豆说:对,如果不传承,岂不可惜,也是对民族文化传承的一大损失。

老豆想了想说:如果你想办证,我可以帮帮忙。

小立脸上闪现出一种惊喜,随即一闪即逝,他说:不啦!主要把精力花在培养我女儿身上吧!将来能有一份中医药方面的工作,传承祖业就行。

老豆微笑着说:也好,女儿有工作一样,你看这样好不好?女儿出来到我们卫生院上班如何?

小立脸上露出了开心的表情,要知道他在乡下不允许行医,时间长了有可能失传。女儿到医院发展,再也不用担惊受怕,能够平安地过日子了。这等好事当然求之不得,他说:谢谢!拜托您了。

老豆说:没问题,本身大学生要分配的。

阿军在一旁说道:小立,老豆对医生这一块非常负责,每次都亲力亲为,己经找到医生十八名,全是我们阳城县有名的医生,虽说分配,能进第一人民联合诊所都不简单。

小立激动地说:那是。

阿军趁热打铁地说:小立兄弟,你家的老屋征了吧!

小立爽快地答应道。

老豆兴奋地告诉他说:我们制定了五年计划,将来药王庙这块地也在规划之内,到那时将会建成一个现代化的大医院,前程无量。

小立听了信心倍增,碰到贵人了,他说:女儿将来毕业,这件事就拜托你们了。

老豆说:请放心,没事。

阿军说道:我们的工程己经开工,如果这件事确定下来,这几天你到我们办公室来一趟,把手续办了。

小立说:好!

老豆脸上绽开了笑容,他站起身准备离开,小立把他们送至村口,目送他们很远很远,一家人显得格外自豪。

老豆也浑身轻松,土地的事情解决,建设如火如荼,刻不容缓。

很快主体工程改装完毕,接下来墙面都刷成了白色。木质门窗,干净透明的玻璃,焕然一新。一间间房摆上了办公桌和药柜及病人的坐椅,旁边是一些简单的医疗设备。

门面也装修好了,特别的大气,引人注目,给人一种博爱的情怀。前后两进的房屋分布合理,紧挨着旁边的是老豆的办公室和会议厅,里面可以容纳百余人,大家都感到很满足。

 

               

    紧张的一年过去了,第一人民联合诊所己全面建成,各医生全部就位。195131号那天,天空晴朗,万里无云,医院门口彩旗飘扬,锣鼓喧天,热闹非凡。开业典礼将在这里举行,广场上人头攒动,几百人之众。

   县长亲自前来剪彩,站在演讲台,他精神抖擞地说:今天我代表阳城县几十万人民,向第一人民联合诊所,表示热烈的祝贺……

接着各位领导讲话,老豆也激动地发言,他说:第一人民联合诊所的建成,使用传统的中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人群都爆以热烈的掌声,在开业之前,老豆己通过广播和散发的小广告,到处作宣传。大街小巷,全城皆知,乡下都己耳闻,知道新建了一家第一人民联合诊所。今天开业,好多病人都慕名而来。

老豆看了看时间,随着县长宣布:第一人民联合诊所现在正式开始营业。人们蜂拥而进。

  今天老豆特意安排了三名年轻的女护士担任导医,她们身披红带,写着第一人民联合诊所欢迎你字样,热情洋溢地迎接每一位患者,带他们挂号就医。

果然聘请来的医生个个身手不凡,人们愁容而来,走时阳光灿烂,满意而归。这天第一人民联合诊所轰轰烈烈,回去的人们津津乐道,传得神乎其神。很快周边的乡亲们也知道了,纷纷赶来求医,名气越来越大,业务量日增从此第一人民联合诊所在人们心中站稳了脚跟

六十年后,一座现代化的中医院拔地而起,五层楼会议室旁边,有一间专门的陈列馆,里面展示着当初成立第一人民联合诊所的所有工作人员的介绍。老豆排在第一位,他笑得那样的开心,那样的甜。人们由衷地钦佩,至所以有了他,才有了第一人民联合诊所,才保留中医的传统,有了今天闻名阳城市的现代化的中医院,值得人们永远怀念。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芝麻汤圆儿
  • 陆吾
  • 泉水涓涓
  • 顺其自然者
  • 双桂女
  • 人参果
  • 张秋生
发送

2条评论

  • 现在有不少人不相信中医,原因有两:一是有的医生不钻研,成了庸医;二是中药质量不行。
    2021-08-17 08:41:30 1回复
    0
  • 中医是国医,我信中医,敬重中医。
    2021-08-17 08:39:53 0回复
    0
  • 2120
    积分
  • 163
    博文
  • 763
    被赞

个人介绍

颜小方,笔名神农百草、金山神农百草,男,1973年生,江苏溧阳人。江苏省作协会员、溧阳市宋团城文化研究会会员、溧阳市天目湖诗社社员、中闪会会员、溧阳市中药材协会会长,溧阳市金山中药材专业合作社社长,著有诗集《芳草诗心》、长篇小说《迁鸟》、《北山药王》、文集《原乡》、诗集《朴颜雅风》等。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