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听母亲讲父亲过去的事情

青青小竹 最后编辑于 2021-09-14 20:44:11
181 2 4

听母亲讲父亲过去的事情

  江苏/ 溧阳   万文清 

     又是一年春草绿,掐指算算,父亲离开我已经有周年了。可我感觉仿佛就在昨天。父亲突然一下子离开了,我虽然心里也有一丝预感,但这一天真得到来的时候,也是泪流满面、肝肠寸断,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有了。从此以后,再也看不到父亲慈祥的脸庞了,再也听不到父亲朴实的话语了,阴阳两隔,我只能抚摸着父亲的遗像潸然泪下……

每次回老家时,我都要到父亲的坟前站一会儿,和父亲说说话,而后便静静地追溯往事,先前从母亲那里得到的一点一点模糊的记忆,便越发变得清晰起来,于是连成了一根线,痕迹越来越清晰。于是我点燃一根烟,任袅袅的轻烟随风飘散……

听母亲说过,得知爷爷死得早,在孩子未成年的时候就离开了,奶奶后来改嫁,扔下了四个嗷嗷待哺的儿子。那时,太奶奶还健在,靠祖上的田产日子过得还不错,可孙子们不太争气,便气得不理他们。听母亲说太奶奶还时常喝鸡汤,除了父亲,其他孙子是喝不到鸡汤的,每每母亲说到此处,我就不禁暗想:父亲是用什么方法,喝到令人垂涎三尺的鸡汤呢?

听母亲说,奶奶改嫁后,和一个陈姓的人结了婚生了一个儿子,后来处境困难,又搬来和四个儿子一起住了。往事朦朦胧胧,支离破碎,说的都是坎坷,讲的都是痛楚,一段段一句句,让人伤感,又让人哭泣……

父亲二十四岁结婚,比母亲长几岁。那时生活可以想象,住的是茅草棚,家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在那个手电筒都是豪华家用电器的时代,一年年一月月,艰辛的日子就这样过来了,现在想想,真的不敢相信五个孩子是如何长大的。

父亲一共有四个亲生子女——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加上我大姨家的一个女儿在我家长大乃至出嫁,这样算来,也有五个孩子,在那时并不算多,但现在想想,在那样艰苦的年代里,能养活五个孩子,父母亲的付出该多大,真的想不出来。

在我朦胧懂事时,家里的房子翻建过几次。草屋我没有印象,但儿时住泥墙是有点记忆的,直至后来的平房。幼小时,感觉父母就是忙,天不亮就出去,天黑了才回来,一天到晚就是在队里干活,到年终只分得少得可怜的一些钱,但父母亲也如获至宝,可以为孩子做新衣了,可以为家里添一些东西了……

听母亲说父亲在队里干活是一等一的好手,农活样样都拿得起放得下,不输给任何人。分田到户,父亲五十多岁种的庄稼还不逊年轻人。父亲虽然没有读过书,但算起账来却没有丝毫差错,父亲就是在实践中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父亲勤劳肯吃苦,是最典型的中国农民,遇上喜事笑呵呵的,碰上不好的事情也会发火。记得读初中时,在炎热的七月,父亲和村上人一起贩西瓜到无锡,我便央求父亲我也要去,父亲竟也答应了。当船装满西瓜后,便“嗒嗒嗒”出发了,我兴奋地坐在船上,环顾四周,欣览着一路风景,心情像飞出牢笼的小鸟欢畅不已,而劳累的父亲和叔伯们便胡乱在船上找个地方睡熟了……不知什么时候,船停在了灯火通明的大桥边。那次贩西瓜,没赚到什么钱,好像也没亏本,但对于我,是有生以来到过的最远的地方。

父亲个子虽然不高,但人机灵,想法多,暑假贩卖西瓜,到冬天时,拿出了绝活——杀羊。其时,父亲已近六旬,可眼光真准,对羊的重量估计不超过一斤,一只羊到父亲手里,便知道开膛破肚后有多少斤,煮熟后有多少斤肉,能卖多少钱,约摸估计后,能赚多少钱就心里有数了。父亲杀羊的技艺在小镇可谓一流,以至于后来,有人上门拜师学艺,父亲便也笑着说,拜什么师啊,什么不知道我教你!渐渐的渐渐的,邻村杀羊的用上了自行车、摩托车,而父亲依旧靠着自己的双脚,披星而出、戴月而归,一天要跑七八十里路,有时满载而归,喜悦的神气便溢满脸庞;有时空手而归,便寡言少语,叹息生意难做……

父亲做的羊羔在小镇是数一数二的,绝不掺假。这背后是父亲、母亲的劳累。一般情况下,父亲四点左右到家,抽上一根烟,休息一会,和我们说着一天的艰辛经历,随后便开始杀羊、剥羊皮,杀一只羊七八分钟便可以搞定,然后,便是清洗、整理……晚饭后,开始煮羊肉,那时间可长了,有时羊多要煮几锅,羊肉要煮熟、煮烂,要不然肉不容易下来。这时候母亲烧火,父亲上灶,热气蒸腾……出羊肉可是细活,用刀小心地把骨头上的碎肉刮下,尔后用长块的成形的肉包裹起来,再用白色的细纱布包紧,最后用细小的长绳捆扎起,放在篮子里……这样有时要忙到夜里十点、十一点……父亲天不亮就要爬起来,步行三四里路,到菜场占据一个好位置……父亲杀羊的时间大概有十五、六年吧,后来年纪大了便也就停手了。然而,一说到杀羊,父亲就兴奋,露出少有的微笑,眼神里流露出无限的遐想,那是父亲一段难忘的岁月啊!

八十岁后,父亲越发变老了,耳朵也渐渐听不清了。每次回家时,看到儿子儿媳孙女,父亲便笑嘻嘻地,脸上露出笑容,我知道那是父亲心里真实的欢喜。近几年,因为父亲咳嗽,烟也少抽了。我难得给烟父亲时,父亲却推说不要,说什么一支烟要几块钱啊!还是你应酬用吧!我便执拗着给父亲点燃,烟雾中,是父亲悠闲的神态,淡定的目光,我愿笼罩在烟雾中,和父亲一起说说话,谈谈心……

细细地听母亲的叙说,是那样的真实那样的自然,话语间是欣慰的神态。听一位名人说过:“年轻人走到一起,最多是志同道合,但老年人搀扶着走向死亡,却是真正的相依为命。”

听着听着,父亲的形象便渐渐清晰起来,丰满起来。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荷边垂柳
  • 泉水涓涓
  • 人参果
  • 磨难千金
发送

2条评论

  • 我们这一辈小时候都是苦水里泡大的。
    2021-09-15 07:55:56 0回复
    0
  • 不禁想起了朱自清的《背影》。
    2021-09-14 22:12:43 0回复
    0
  • 1598
    积分
  • 71
    博文
  • 520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