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家国情怀——民政战线追梦人

博览常州 最后编辑于 2021-09-17 18:14:10
191 1 2


那年,公元1981年,是改革开放第4个年头,经历文革和拨乱反正时期的我们这帮学生,告别了学校生涯,唱着《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和《在希望的田野上》,放飞自己来到社会去追寻属于我们未来的梦想。

还是那年,老爸埋头在三桥头一处工地,正忙于新建革命烈士陵园的琐碎事务之中。他成天不是开会就是出差,忙忙碌碌不着家。我爸生于上世纪30年代初,解放初期在南京弃笔从戎成为一名军人,参加过抗美援朝、炮击金门的战斗,于60年代初转业到常州地方工作。经历多次频繁调动,工作单位终于在70年中后期基本稳定下来。当年的陵园正是筹建阶段,他们一帮工作人员起早贪黑在乱坟岗上平整土地,建房造屋,再植树造林,最为老爸一直能自豪至今的是他参与了为革命先烈建造烈士纪念碑的全过程。据他老人家回忆,纪念碑石材取自于苏州某地,为此曾去采石场多次选材,碑身设计和建立采用横卧式,为当时国内独此一家。老爸在常州民政系统风风雨雨十几年,最终还是因工作调动,恋恋不舍地调离了民政战线,但是他的心中记挂最多的却是常州民政,因为他在民政累计工龄10多年,干过下乡扶贫、参与福利企业的兴办、做过行政管理,经历了许多民政系统的基础建设项目,所以,现在还经常和我絮絮叨叨讲他们从前在常州民政的一些陈年往事。

受老爸的影响,1981年那个冬季招聘会,我和几位同学一道被招进了民政局系统,那年正是常州婴儿院从常州老残教养院分离,建院迁址在解放初期的劳改农场旧址——常州东郊农场,不久婴儿院更名为常州市儿童福利院。

初出茅庐年轻气盛的我来到民政系统,本想像老爸他们那样能干点“大事”,现实却狠狠地打了我的脸。来到儿童福利院那年我恰好赶上了单位百废待兴的节点上,需要在农场的一片荒草地上一边建设,一边为孤弃儿童服务。

进单位,领导让我跟着那帮回城“知青”构成的炊事班师傅们一道,猫在简易棚里烧火做饭干厨房。一口大缸,一个三眼土灶,特别是那只1.5平米大的木质蒸饭箱死沉死沉的,我每天得搬它几个来回,这些“家伙事”就是我每天的日常工作。记得81年冬天寒潮频发,天气特冷滴水成冰,水管结冰冻住,我们用手压井(常州人管它叫 “洋井”)打水淘米做饭洗菜。

工作的第二年冬天初冬,院里一栋二层楼房终于完工房子虽新,内部却要啥没啥,开个职工大会都得各班人员自带小板凳,围着领导听讲,活像幼儿园孩子围着老师上课。那时,我觉得儿童福利院最可怜的是洗衣房的那几位老阿姨,冬季,要在接近零度的冷水中徒手洗涮尿布,之后,她们在蜂窝煤炉上加个简易烘干架子,将洗净的尿布烘干,煤炭中的硫化气体叠加排泄物之中的味道弥漫在室内,浑浊的空气别提有多呛人了。夏季,那些尿布洗涤下来的粪水流入窨井,周边散发出来令人作呕的腥臭味久久不能散去,特别是梅雨季节飘散到大半个院子挥之不去,我不知道她们在这种环境下已经熬过了多少个春夏秋冬。孩子们冬天如何保温取暖,这也是个难题,院里请白铁匠打造了烤火炉,没有煤炭,我们就去关河路那边的姚桥煤栈捡煤块。那时我年轻爬高没问题,就使劲爬上两三层楼高的煤堆,从顶上往下翻出煤块,那些女同胞们在下边捡拾,大半天下来我们依靠“人海战”居然也能捡上好几吨,然后大伙人拉肩扛,用板车来来回回几次拉回单位堆积起来,基本上一个冬天够用了虽然每个人脸上粘上了一层黑煤粉尘,但这就是那会儿我们能为孩子们抵御寒冬的极尽所能。

难道这些就是我要干一辈子“大事”的地方?现实褪去我当初入职时的满满信心,此刻我的想法多了起来:我异常向往那些在国企当老大哥的同学,他们有“超产奖、绩效奖、营养费、浮动工资”,工种定粮比我高,有可以回家改喇叭裤的“劳动卡”工作服,而我们每月24元,其他啥啥都没有,连在常钢厂当工人的亲弟弟都笑话我,真让我看着眼红心急,自我感到无比的惭愧。我常常躺在床上自问:民政工作哪点好我是否走错门入错行?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我们国家春风化雨,我国的改革开放促进了民政事业取得了重大进展和突破,改革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人民。我们职工和孤弃儿童一起,乘着改革开放的航船一路走来,儿童福利院的面貌也在不断改变。孩子们再也不是从前那种“吃了睡、 睡了吃”,他们有了不用出大门就能上课学习的课堂,而一些身体健康的孩子,则能开开心心地就近入学。 这期间,院里的房子越长越高,环境越来越美,空调取代了我们连续多年捡煤炭“黑”历史。最让洗衣房阿姨们开心的是,全自动工业洗衣、烘干设备取代了在蜂窝煤炉上的“烧烤”模式。党和政府对民政工作关心和支持,我们的收入不断递增,我再也不会感到自己比“工人老大哥”的同学低一等了,开会再也不用自带小板凳啦。那个曾经不愿告诉别人我在儿童福利院工作”的我,现在可以不无自豪的跟人介绍我在儿童福利院一路走来的历程,那种感觉真好!

我从80年代到儿童福利院工作至今40年间,坚持用照相机为她记录了不断成长的身影。见证了儿童福利院从过去的自我封闭,到如今对外开放的转变。这些成就,是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为中国带来的巨变,堪称天翻地覆,归功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改革开放是党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带领人民进行的新的伟大革命,目的就是要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实现国家现代化,让中国人民富裕起来,振兴伟大的中华民族;就是要推动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赋予社会主义新的生机活力,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如今,每当那些老外走进儿童福利院,都会情不自禁地发出由衷的赞美:“常州市儿童福利院太美啦!常州的孩子太漂亮啦!”

1990年夏季,我结婚了,老婆是我同事,家里又加了一位民政职工,她是孩子的护理员,精通儿童护理,特别是儿童福利院残疾儿童的护理是把好手,还是一名营养师婚后第二年底我们的儿子出生,我那时的家离单位很近,儿子就时常在单位和孤弃儿童犹如兄弟姐妹玩在一起,而且和儿童福利院的孩子们在一个学校读书,一起上学一起玩耍彼此间非常融洽

2008年冬季,儿童福利院孤弃儿童又有了新家。现坐落于丽华北路,有A、B、C 3个大楼,内部有生活、教育、医疗、康复、娱乐设施等众多配套设施,环境既活泼靓丽又特具童趣。我曾经拍过的那些照片,都已经成为了一段见证儿童福利院 “由穷到富、由弱到强”的历史篇章。如今,这里孩子们的生活充满了欢乐与幸福,犹如七色彩虹,“养治教康融”是我们一切为了孩子的终极目标。为了让孩子们过得更好,给他们一个温馨的家,近年来,常州市儿童福利院与国内国外爱心组织和部门,有多个合作项目。“学前班”“青少年班”“模拟家庭”“养护康训”“明天计划”等各种项目的开展,为孩子们带来各种了“红利”,提高了他们的生活质量,为他们的健康成长起到了非常多的帮助,使他们有了更多的幸福感和获得感,他们觉得有爱他们的爸爸妈妈,自己并非孤儿。曾经的孤儿B2018年劳动节成为新娘,上了“头条”,如今一家3口幸福美满。他们虽然曾经被家人遗弃,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给了他们无微不至的温暖,抚养教育、现代化的医疗、康复使他们的人生变得健康完美,和我们一起共享蓝天。他们走出院门,让心灵放飞感知全社会的大爱无疆;他们走出常州,极目远眺祖国的江河湖海名山大川;他们走出国门,跨越太平洋沐浴大洋彼岸的异域阳光!

2017年夏季,我儿子被儿童福利院招聘为幼儿教师,他的到来,是我们常州市儿童福利院建院以来第一位男老师,他以自己学到技能,为孩子们带来新课程和新气象。

从我老爸进民政起,到我和我老婆、儿子,我们一家三代四口都已成为民政人,我家的命运和民政息息相连,国家兴民政兴,民政好我家就好,难道不是吗?所以,每当我和老爸唠嗑时候,我便会给他讲述儿童福利院的今天,讲述我们一家追梦民政道路上的美好时光。

我们全家跟常州民政还真是有缘,都是民政追梦人。

本文作者 童国洲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陆吾
发送

1条评论

  • 一家三代四口都已成为民政人。
    2021-09-18 07:40:51 0回复
    0
  • 1185
    积分
  • 65
    博文
  • 389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