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别字先生引领中国文化

祝渝华 最后编辑于 2022-08-27 11:40:00
2792 20 4


  文化是人类在不断认识自我、改造自我的过程中,在不断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过程中,所创造的并获得人们共同认可和使用的符号(以文字为主、以图像为辅)与声音(语言为主,音韵、音符为辅)的体系总和。用更简炼的文字表达,则可缩写为:文化是语言和文字的总和(百度百科)。


  我们所用的语言和文字是汉语汉字。汉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之一,已有六千多年的历史,是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和显著标志。汉字具有集形象、声音和辞义三者于一体的特性。这一特性在世界文字中是独一无二的,因此它具有独特的魅力。汉字是汉民族几千年文化的瑰宝,也是我们终生的良师益友,每个人的精神家园。汉字有很多优点:优美,辨识度高,易懂、具有关联性,形象、直观达意,信息量大,便于计算机输入,能用有限的字构成无限的词等等。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因自己的语言产生强大的文化历史优越感。  


  在世界诸语言中,汉语从来以词汇丰富、分工精细而闻名于世。例如有关“高兴”的词,我们可以举出一大批:愉快、喜悦、欢喜、痛快、振奋、快乐、称心如意、兴高采烈、欢天喜地……,各有分工,不相混淆。现在人们要表达高兴的情绪,都只是求助于心外科医生手术刀——“开心”。类似的例子很多。这么卓越的语言文字,现在被糟蹋得惨不忍睹!混乱无聊幼稚得如同婴儿语言一般的网络语言风靡一时,浅薄庸俗的新潮词汇泛滥成灾。到处充斥错别字,广告乱改成语成风,对话半通不通,人物的称谓混乱,还常有字母词混进来!“0K”“拜拜”“APP”不绝于耳。还有些人不遵守汉语语法规则,“然后、然后”,“你‘有’听过”,“`有’看过",等等错误用法大行其道。各种各样的语言混乱现象,使人们话语的严肃性、明确性和价值都严重退化。


  汉字的每个字都有她的来源和确切含义,语言交际就是要把这种意义传达给他人。所以语言必须仔细推敲、一丝不苟,目的就在于准确地表达。可很多人无法用语言正确表达自己的意思,一开口就“然后”“然后”,他们的“然后”一词全无准确的含义,还有语法和逻辑错误,废话而已。更有的人甚至连说出自己的语言都困难,所以常常看到有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用文字无法描述”,只好“无语”。


  说汉字的每个字都有她的来源和确切含义,如“冠” (guān)是汉语通用规范一级汉字(常用字)。会意,从“冖”,用布帛蒙覆。从“元”(人头),从“寸”(手)。意思是:手拿布帛之类的制品加在人的头上,即“冠”。此字始见于战国文字,其古字形像用手把帽子戴在头上,本义是帽子。冠由帽子又引申为形状像帽子的或在顶部的东西:鸡冠。树冠。皇冠。像冠状病毒,它有包膜,包膜上存在棘突,整个病毒像日冕,所以叫“冠(guān)状”。(“冕”的本义:古代帝王、诸侯及卿大夫所戴的礼帽。)。但有些人,甚至包括各级政府的新闻发言人,都把它说成“冠”( guàn)状病毒,真想问问他们,“冠”( guàn)状是个什么形状?


  再比如地名, 重庆和四川有很多地方叫“黄葛某”但写成了“黄桷某”,比如“黄葛垭”“黄葛坪”,某处就写成“黄桷垭”“黄桷坪”。“黄葛”的名字来自黄葛树,是因黄葛树而得其名。有些人把“黄葛树”写成“黄桷树”,是因为不会写“葛”字。汉字“角”是多音字,可读作“jiǎo”,可读作“jué ”。当地话“角”与“葛”同音,有的人懒得查字典,以为把“角”字加个木旁还是读“角”,既能与“葛”同音,又能指明这个字的意义类别,所以就有了“黄桷树”之误写。不过,这种错误只是出现在“纸上”,那些人是把“桷”字当成“葛”字写,所以虽然有些地方写的“黄桷某”,但重庆人四川人还是说的“黄葛某”,没有说“黄桷某”的,任何一个写“黄桷”字样的名称,人们仍然是称“黄葛”。这就是为什么“黄桷”时不时在某些地方看到,在世上却从来听不到,除了以讹传讹的电视台。但重庆市地名委员会的官僚们却不问青红皂白(或者他们自己也是别字先生),就把地名取作“黄桷某”,害得当地的学校也只能用错别字作校名。更荒唐的是社科院那些学究们,也依样画葫芦,把“黄桷垭”搬上字典和词典,全然不管地球上到底有没有哪个地方有这种称谓。


 

  已经有不少的错别字,就因为被认错,所以变成了正确字,在《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上作了修改。比如,呆(ái)板改为呆(dāi)板;荨(qián)麻疹改为了荨(xún)麻疹,确凿(zuò)改为了确凿(záo)等等。缺失对原则、正确读法坚守的“别字转正”,有损语言文字的规范和权威。轻率随意地改变、调整,不仅可能导致人们认识混乱、交流传播障碍,还可能造成语言文化传承的断裂。把我们民族的文化,削足适履,去迎合部分人因无知产生的低级错误。最后就会使伟大的中国文化被谬误蚕食,逐渐从优秀变得平庸、变成垃圾!据说还有一个《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修订)》,要把更多错别字“扶正”,这完完全全是那些别字先生们的“功劳”,引领中国文化走向颓废没落。


  真正优秀强大的文化必定是博大精深的,当代中国文化在这种浮躁、浅薄,谬误丛生且谬误还能变成“真理”的氛围中,还能发展得“博大精深”?语言文字的发展变化是潜移默化的渐变,应该体现人类在探索认识世界的过程中的新发现新成果,不应该向无知让步。相反,应该促使无知的人进步。为那些使用错别字的人修改汉字的读音,等于让那些半文盲为文化制定规则,让无知指导知识,老话叫作“外行领导内行”。尤其荒唐的是:这也等于要教书育人的老师,给自己教导下的、教不转(zhuǎn)的差生当学生!如果无知和谬误获胜,那勤奋努力、一丝不苟的学习精神,岂不是多余?忠实践行此道的人们岂不是枉费心血?这等于鼓励人们在学习上马虎懒惰、满足于一知半解。


     使用错别字虽然看似小事,但量变会导致质变,在小事上一贯轻率,养成不求甚解的陋习,久而久之人们就会蜕化成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尼尔·波兹曼先生笔下的理性文盲,愚昧到跟西方人一样,相信5G会传染病毒、消毒剂能治疗新冠肺炎等等。就连特朗普使用的语言都是词汇贫瘠的初级英语,这样的文化水平也能被选上总统,可见当今美国社会的文化素质多么低下。


  其实,只要正确的原则坚持不变,有些错误的东西自己就会向正确转变。七十年前重庆地区和贵州部分地方的人们,把解(jiě )放,说成解(gǎi)放,把肉(ròu)说成肉(rù),我们小时候就把肉(ròu)搏说成肉(rù)搏。没有人引导,没有人督促,至少五六十年来没有听人说过解(gǎi)放和肉(rù)搏了,人们说话自然而然地都向标准音转变。当然也不是完全转变,像解(gǎi)绳子,豆腐肉(rù)等,个别老方言的读音,还是没变。现在本地的老中医还是把中药肉(ròu)桂叫作肉(rù)桂。

  现在时兴把一切东西都披上“文化”的外衣,比如什么泥文化、沙文化、馒头文化、稀饭文化、赌博文化、骂街文化等等,同时又把真正的“文化”糟蹋得不像文化。这当中屏幕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首先是中央电视台,隔三差岔五就会读错字音或用错成语,很容易造成三人成虎的负面效应。(前些天中央9台《纪录片》《稻米之路》6的解说员就把大宛(yuan)说成大碗(wan)。)。任何荒诞不经的东西,只要一上屏幕就会迅速变成“真理”。不幸的是,电视台和网络媒体为了收视率和点击量,特别喜欢荒诞不经的东西,胡编乱造的影视剧、狗屁不通的语句、乱七八糟的错别字,都是它们青睐的对象。践踏汉语的这些主持人和艺人据说很多都有高学历,有的还懂一门以上的外语,他(她)们以汉语为传播工具,但他(她)们对待汉语马马虎虎的态度使他(她)们在占据的“阵地”上不断破坏汉语的正面形象。使得无聊的东西在人们眼里充满了意义,语无伦次变得合情合理,错别字泛滥成灾。随后庙堂里那些媚俗的学究们就会亦步亦趋地在文件和辞书上,把这些“真理”固定下来。至此,中国文化就又“发展”了,只不过这是在退化的道路上“发展”。那些尚未过好识字关的半文盲,俨然成了推动当代中国文化“发展”的“先锋”。文化真的成了一场滑稽戏!

  

1983年版《现代汉语词典》“呆板”.jpg

图1983年版《现代汉语词典》“呆板”

   

   

1983年版《现代汉语词典》“确凿”.jpg

1983年版《现代汉语词典》“确凿”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陆吾
  • 彭岸良
  • 西江月
  • 泉水涓涓
发送

20条评论

  • 谢谢先生指教!还需说明一下,黄葛树与黄桷树,不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是同一种读音不同的文字。世上虽然有“黄桷树”这种文字,但没有这种称谓。巴金先生和艾芜先生自己及他们的同乡都是称此树为“黄葛树”的,巴蜀当地人自古以来都是叫的“黄葛树”,从来没有叫作“黄桷树”的,现在都没有。之所以写成“黄桷树”,是因为重庆四川的方言里”角“与”葛“同音,有的人以为把”角“字加个木旁还是读”葛“,所以就写成了”桷“,殊不知,写成”桷“就只能读”桷(jué)“了,但他们自己是从来不承认什么“黄桷树”的,你到重庆四川去走一遭,除了电视台,看看能不能听到一个人说“黄桷树”。这“黄桷树”的“桷”明明就是错别字,不能以名人犯错作为犯错的理由吧?
    2021-10-15 20:23:36 3回复
    0
  • 我念书少,又没学过拚音,在用字方面就感到很吃力,错别字是难免的了。惭愧。
    2021-10-14 08:42:33 0回复
    0
  • 因为是深夜草就后,随即上传,好像多次未成,结果弄得刷屏了,在下甚是不安,深歉之!
    2021-10-13 10:44:57 2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10:41:17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10:41:16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39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33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30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30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30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30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30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29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29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29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29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29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29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28 0回复
    0
  • 语言文字是一个边衰边增的长期过程的。否则语言是不可能发展了。
    这该是个共识了。
    就博主所例之词而言,不妨逐一厘清一下吧:
    一,外来词的引用,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其实这倒不必大惊小怪,英语中没豆腐、阴阳、太极、磕头、茶(tea,本是厦门方言进入马来语为teh、又经荷兰终成正果了:tea。丝绸:SilK明显是汉音了,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藏区,是世外桃源在藏区的衍生……直接用了汉语拼音,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二三个吧,不妨持宽容态度为。
    至于网络新词,还是把一切交给时间吧,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就看它们给不给力了。现在用给力的也不要多了。
    二,有字后面可不可以加动词呢?先说没(有)XX(动词),正确无疑。有后面加动词,得分两种不同情况而定:有字后加否定动词是可以的,如他有不懂的地方(不懂作一词解,不能再加细分为偏正结构〈副十动〉的动词;
    但,有字后面加肯定意义上的动词也不是绝对不能的,如他有不懂(无知)的地方呢……事实上也确实存在着有字后面不能加动词的词句,就如博主所言之"有听过"之类,其实这和方言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关系的,如港台地区有字后加动词是没人责问的。风水不同嘛。还有知不道呢,这是方言啊,同志哥哎。
    前几天我去了圩塘长江渡口玩,我们常州人都是讲yu(阳平)塘,北上三里就是七圩(Wei)了,而且圩在任何字词典里都没有它的影子,这就是方言的魔力了。读XU,不述。
    三,然后、然后,这是某些人的口头禅而已,也有是一种习惯或在思维的等待中,假以片刻,以待口兰。这与语法无关吧,我想。
    四,冠状病毒之冠,当然是阴平了。就是指其状如冠(帽子)。一如动脉冠状硬化,此冠作名词解。
    冠读去声时,是为动词:沐猴而冠、古有弱冠(去声),指为二十岁男子行加冠礼,以示其已成年。不能忘词生义,把弱冠作软帽子解,果如此,通乎哉?不通也。勇冠三军、冠名⋯⋯一律只是去声。
    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被简称为新冠病毒,甚至直言新冠,极容误读为新冠(去声),还能读得悦耳动听呢!博主的看法是准确无误的。
    五,黄葛树与黄桷树,博主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了。其实就是同一种树的不同读音而已。我们得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国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确定哪种方言为全国通用的普通(共用)话时,诸多语言学者们投票表决,现行普通话以五十二比五十一票之差,险胜川渝黔滇(部分地区)方言(川普)而让后者屈居第二,无以推及全国。东北话行三。这多少还是占了北京是首都之光了,否则也许全国各地都有人在说什么:"格老子腰都酸了……"呢。这个帐我们还得认吧?黄葛树之黄桷树,好比是黄鼠狼之黄狼子,偏要叫它大名黄鼬,何必呢?仅此而已。
    巴金先生在其《还魂草》中有言道: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也应当是年代久远的老树了……(巴金老是川人)。名作家艾芜在其《山峡中》也有黄桷树这样的文字,他也是川人。四川新都人氏。
    六,央视主持人说大宛(yuan)阴平,读作大(Wan),这真的是错到了姥姥家了。实属不该!估计要扣两百块大洋了(央视读错音是要扣钱的)。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吧:大宛,只作古代西域一国之名,就是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盆地一带地区,算是个冷辟字吧。犹如龟兹(今库车县)之读作qiu,阴平。单读宛字的时候,恰恰更多的是是读作Wan的:如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宛平就是读Wan。还有委宛、宛妙、宛然、宛如、Wa姓⋯⋯
    央视主持人不该秀才读半边(我们这是读半傍〈bang阴平,普通话是去声,这恰恰又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区别了……顺便弱弱地问一句:大月氏怎么读呢?估计十有八九错吧。
    七,至于什么烟文化、酒文化、小面文化等等,我想博主似乎过于偏狭了一些了吧:
    烟存于世,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古代的印第安人的兴奋剂,吞云吐雾,一日不可无此君啊,明万历年间的那个利马窦给中国鼻烟为贡品起,国人对烟草的接受与反抗,本就是部发展史和斗争史,现在更是把烟草研究得透彻又深刻了,这能不是种文化吗?
    二战三雄:富兰克林.D.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无一不是嗜烟如命,最终都是死于心血管病!这都已涉及医学了,还要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文化呢?
    再说酒文化:酒,据说源于杜康造酒,(传说嘛,姑妄言之 、姑妄听之吧)。其实酒仅限于酒这飘香辣口的琼浆玉露么?非也。它是由酒生产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成果之和。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我们常州的段玉裁注:宾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又如刘伶醉酒不留零,太白斗酒诗百篇、还有找拳:一心(杜甫诗云:与人一心成大功)、一定恭喜、两家好、哥俩好、八仙过海、三星高照、三阳开泰、桃园三(结义省略了,因为酒令不宜过长吧)、四季发财、五魁、五魁首、六六大顺、七巧、巧七、八马双杯、八仙庆寿、八匹马、久长(酒常)、九九(久久)、十全齐到、全来到⋯⋯类似的酒令口诀甚多。这不是文化是什么呢?我的同志哥?
    酒在现代都已经唱到歌里去啦!
    《古诗十九首》有: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以表专心。我想请教一下博主:区区者,何也?不要让我失望哦……嘻嘻嘻?
    至于小面文化还用我置喙吗?不用了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博主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但是多少还有有那么一丢丢蟹绝对化了吧。
    国家这么大,历史如此久,能不繁杂如麻么?约定俗成从来没有停止过啊:桃之夭夭?逃之夭夭?《诗经》是本比姥姥的姥姥还姥姥的经典吧,我要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告诉为什么要一词(语)二意呢?所以啊,面对文化,我们都得细心地厘,得宽心点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还是不要把新生的词语,一上来就闷死在摇篮里为好吧……是驴是马不妨让它们先出来蹓蹓嘛。
    诚望不喜勿喷哦!
    2021-10-13 05:20:28 0回复
    0
  • 1679
    积分
  • 14
    博文
  • 87
    被赞

个人介绍

遮面如同遮天!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