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陈平原创蜗居小说【6】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1-11-15 20:14:33
1131 3 5

IMG_20211113_111018_edit_380766253618460.jpg

 

陈平原创蜗居小说【6】

爱情保卫战

常言道,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刘喜贵这家伙点子多,而且常会出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主意,当然有好有坏。记得有个星期天上午,他俩一起到市里看电影,看完后为省一毛钱公交费,他俩决定步行回厂。虽说城市不大,但要走回厂也有八里路之远,幸亏大白天,一路上他俩说说笑笑,尤其是讲起在乡下插队中,彼此遇到过的往事可谓有喜有悲。

当朱承璋讲到他在乡下插队时,常看到几百斤重的种猪把瘦弱的毋猪压得吱吱惨叫时,还模仿起公猪那副急吼吼,口吐白沫的样子把刘喜贵逗得连说像,蛮像,不过你太瘦了,不像种猪而是种猴,朱承璋立刻笑回应,我看你样只小种熊,接着两人你一句,他一句猪啊熊地相互调侃起来。不知不觉,两人倒也走过了卷烟厂发电厂,经过了棉访厂,下来往前一拐经过大片蔬菜田,离开本厂也就只有三里多地了。

没想到,此时的天上却突然下起了雨。而马路周围全是菜田毫无避雨之处,雨越下越大,两人只能抱起头往工厂方向逃窜。可是跑着跑着,朱承璋发现刘喜贵忽然不见了。

顶雨抬头一看,见他正跑在路边的一条田埂上,还回头大叫,哎,朱承璋,快点来啊,把朱承璋弄得大惑不解。妈的,这大雨滂沱地,不赶紧往厂里跑,你还搞啥鬼嘛,心想抬头再看时,他人又不见了。朱承璋眼镜被雨水淋得模糊不清,当取下来用衣襟擦过戴上后发现,刘喜贵正往菜田旁边一堆玉米秸秆垜里直钻,虽然有点顾头不顾腚,朱承璋也立刻尾他如法炮制起来;幸亏有这堆秸杆垜,否则他俩全要被淋成落汤鸡不说,弄不好要生场大病,寒秋大雨可不是闹了玩的。

平常这家伙的精明,连绪葛宏伟老杜马东宝这等老江湖也常会上他当。何不能让他帮我想点办法?估计他一定会有好点子的,想到这里,朱承璋豁然开朗。

俗话说,人逢顺事精神爽,此时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下来,然后追上去抓起刘喜贵的手就往外面拽。你,你又发啥毛病了啊,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刘喜贵差点精神错乱,此刻一边想甩开他,一边很不解地连连追问他道。但见他那双对眼熠熠闪亮,又是拉自己往厂门外的那家小饭店里跑,虽说还搞不清他究竟想干啥,但往小饭店而去,嘿嘿……谙知朱承璋秉性的刘喜贵,知道他此时定有啥事要求自己了,于是也就一声不响跟他走进去了。哎,吴老板,吴老板,马上过来给我点菜。没想到一走进小饭店,朱承璋就对老板大声吆喝起来,这个举动让刘喜贵非常惊讶,哇噻,气场这么足啊,平常两人也来这里喝过小酒,顶多也就是一小盘花生米,一碗大白菜。连几分钱公交票也舍不得化的人,为何现在完全变成这样了啊。虽然心里纳闷,但他知道在这种场合下,自己须先表达出慷慨大方的样子,此乃投石问路,先发制人。所以他一边掏口袋,一边大大咧咧地对朱承璋说,这次还是我来吧,知道这几天你的心情不好,就算我来为你压惊吧。

朱承璋却按住他的手说,这事今天你就别管了,今天我请你。说完大喝一声,吴老板,先来瓶洋河大曲,还有……厨房里立刻传来一声高吭的回应;好勒,马上就到!不一会,桌上就放满了酒菜。刘喜贵一看又惊又喜,哟,鸡鸭鱼肉,虾蚌海鲜,蛮丰盛嘛,不过还是不安地瞄了瞄朱承璋,这家伙平常很吝啬啊,连好烟都舍不得抽,不是一毛四的大铁桥,就是二毛三的玫瑰牌,今天为何突然如此大方起来了呢,他究竟想干吗?正在满腹狐疑,来来来,咱兄弟俩先干三杯再说,感情深,一口闷。朱承璋却很热情地给他酙满了酒,然后连饮三杯。

看看,杯杯空了吧,他还把杯子倒过来对着刘喜贵说。刘喜贵虽然还在纳闷,但三杯白酒也很快下了肚。酒过三巡,菜吃半饱朱承璋开始切人主题。喜贵老弟啊,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知道兄弟我是有事想请你呢。刘喜贵一听就放下酒杯笑了起来。我说嘛,非节非生日,也不是加工资升级,你怎么突然请我喝起酒来了呢,就知道你有事啊,说吧,有啥事需要我帮忙?除了打架偷东西,其他我定会为你这位兄弟两肋插刀。说完举杯饮了一大口洋河。朱承璋抬头看了看他的大饼脸后叹口气,下来将自己面临的困惑,对他一吐而快。

刘喜贵一听全明白:哇塞,原来这家伙是为找老婆烦恼啊,看来,他还真着急了呢。嘴巴里不迭地嗯啊嗯啊回应,筷子也在不停动作,脑子里却直翻泡咕噜;啊?咱厂门口还有这等女子?听他描述,这姑娘貎如刘晓庆贤慧能干若凯丽,可我咋一点都不知道呢,看来,这打牌还蛮能误大事的嘛,竟然连我都不知这裁缝店在何方,里面还……朱承璋好像猜透了他的心事,他伸出头用手指着窗外不远处的那个小店说,喏,就是前面那家裁缝店。刘喜贵一边哦哦点头,知道了,知道了,一边端杯喝酒嘴巴大嚼,待朱承璋把想法说完,桌上也剩杯盘残羹了。

承璋兄弟啊,这事你为何不早对我说呢,看你这几天心事重重,萎靡不振,我还以为你得啥病了呢,现在来找我,那就对了嘛。你说,咱俩谁对谁啊,不就是一起在农村滚过泥巴的患难兄弟?如今又是床对床的同事嘛。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找老婆,这可是一件人生的终身大事,不能急更不能马虎。听眼珠子通红的刘喜贵这么一说,同样是满脸通红的朱承璋连说,是的是的,这就叫英雄略见相同,可我妈比我更急啊,她恨不得马上让我去找个女人生儿子呢。

刘喜贵一听,突然“嘎”地一声怪叫,把周围桌上正在喝酒猜拳的一班年轻人全吓了一跳,哇,干吗啦,这家伙喝高了要发酒疯啊!刘喜贵却不理会他们,依然一本正经地对朱承璋说,我的承璋兄弟啊,你妈急,你就能乱出手了啊?难道你妈不知道你的具体情况,这找老婆的事,要是全像你妈当年嫁给你爹的那时代一样,我们这些人还能全是光棍吗?不早就是娇妻相拥,儿女绕膝了啊,你忘了,咱们可是新中国的第一代革命接班人啊。一席话让朱承璋听了又打开瓶洋河大曲。

刘喜贵一边瞪大两只血红的眼珠子,让他给自己换只大杯孑并斟满,一边豪气实足地对他说,我看啊,兄弟,还是让我先去探其虚实,摸摸她的想法,听听她对你的印象,然后见机插针相互配合,再来个水到渠成。说完,他举杯嘟了一大口白酒。朱承璋一听好开心啊,好兄弟啊,其实我早就想请你帮我忙了啊,可是杜大哥对我说,这是你自己找老婆的事情,人家根本插不上手,还是用孙子兵法自己去解决吧。说完,他自己也嘟了一口酒。唔,嗯,这个……那么……抬头见刘喜贵嘴巴里被一块酱鸭塞住,一时唔啊唔地无法回答,朱承璋就想,若在平常见他如此,我定要开涮他了:看你这家伙,吃别人的直冒热汗,吃自己的急出虚汗,真是个饿死鬼投胎,吝啬鬼送汤。可现在见他这样,自己却很心安理得,这就是他的本事,常言道,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这是我最愿意看到的效果,他一定会有主意帮我搞定这个女裁缝的。而此时的刘喜贵也的确在对他表态说,绝对放心吧,我的承璋兄弟,我这人说话算数,一定会成人之美的。接着又说,这种事,杜大哥现在确实不好出面,想想,一个文皱皱的职校老师,会为你出面去拉皮条?下来还是看我的吧,我一定会让你遂愿的。刘喜贵的豪迈承诺,让朱承璋喜出望外。拜托拜托,好兄弟,好弟兄,事成后我一定请你去省城喝喜酒,费用全由我……何谓酒后吐真言,听他俩现在的对话,再笨者也应该明白了。

说干就干,第二天下午,刘喜贵下班没去打牌,而是拿了件旧工作服来到这家裁缝店。反正这裁缝店离厂门口不远。

当他走进去抬头一看看,发现店面不大,但挂满了各种衣裤,有新的也有旧的,因为附近工厂里的光棍太多,来她这里缝补旧工作服的人就不少,大家不想做新衣服的原因,一除了买布要用布票,更是大家过惯了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苦日子。视力都1.5的刘喜贵,一进了屋,神情就如惯偷想寻找贵重物品般,两眼就迫不急待地扫视起周围,很快发现有一位矮墩墩,胖乎乎的年轻女子,此时正在那只旧缝纫机上忙碌着,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她便停下缝纫机一边笑着问,师傅,你是来补衣还是来做衣啊?一边站起来主动给他倒茶递烟,态度蛮热情。刘喜贵一边说,要钉个纽扣,撬几条堪线,一边仔细打量起她。年龄20岁出头,皮肤黝黑,大蒜鼻子眯细眼,两颊微红,农村人味蛮明显,但是她的一瞥一笑,却全透出青春的活力。关键是她的手脚非常麻利,说话口齿极其清楚,而且说话干脆果断,表达的意思毫不含糊,一看就知这姑娘比城里的女孩勤快能干,为此刘喜贵不禁暗中点头,不错,这姑娘确实不错,因是首次见面,感到不能盯她许久,所以事情办完,他就立刻离开这家小裁缝店。

就这样,连续观察了几天后,刘喜贵感到这个姑娘虽没朱承璋说的,气质如刘晓庆贤慧如凱丽,但手艺精湛为人大方到是与凱丽相仿,起码是个会过日子的女人。看着看着,刘喜贵感慨起来。别看朱承璋是双对眼啊,其实还蛮聚光的呢,看来他身残志不残,智商情商都可以啊,妈的,我就咋没想到这些呢,但他一心想帮朱承璋成功,所以此时还没有其他想法。

而朱承璋这些日子也没闲着,根据老杜的意见,那天他还就真的到厂里八级钳工刘麻子老婆推的烘山芋炉筒车上,买了一只刚出炉的大烘地瓜——刘麻子老婆是山东人,她总是这么吆喝,哎,快来买烘地瓜咧,刚出炉的,香喷喷甜眯眯的烘地瓜咧,其实就是烤山芋,拿来给这位年轻的女裁缝尝尝,试试会有何效果。【改几个文字】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陈平
  • 泉水涓涓
  • 张秋生
  • 西江月
  • 方块糖
发送

3条评论

  • 12472
    积分
  • 3085
    博文
  • 3763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