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人间事【14】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2-04-09 18:01:05
929 5 5

IMG_20220408_070521_edit_246407783912400_副本_副本.jpg

图片描述

原创长篇小说

人间事【14】

陈平

为何女民兵不把罗老师交给当地公安派出所,而先押到公社人武部审问,原因是这些年美帝国主义勾结台湾国民党反动派常派武装特务骚扰大陆,妄图破坏国家的安全,在时刻都会出现敌情的形势下,国家决定全民皆兵,除了边境地区由边防部队直接负责安全,所有工厂农村基干民兵队伍的日常训练,战备巡逻,均有各级人武部负责管理,县级人武部归各地军分区直接领导,像这种涉及军用机场安全的案件,得由当地人武部弄清情况后再决定该上报军分区继续审查呢,还是交由当地公安派出所去处理。

别看受理单位的责职不同,可结果却大相径庭,譬如这位罗老师,若经军分区确认就是台湾国民党派来的空降特务,那么是犯了现在反革命罪,性质轻的,也要被军事法庭判好几年徒刑,问题严重的还有被毙掉的可能,如果真如贫下中农们所传的那样,他是在准备用火箭弹去攻击轰炸机末遂时被女民兵们当扬捕获,其性质就更不用说了,起码要在大牢里待20年以上,那他的一切都完了,还谈漂亮女友朱沙沙的分道扬镳啊,嘿嘿,淮备到劳改农场与同样关押在那里的大龄女特务……当然这一切,目前还全是未知数,毛主席常教导干部,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必须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尤其在极其复杂的敌我斗争形势下,如何分清敌我矛盾与人民内部矛盾,这对干部掌握的政策水平高低是个实质性考验。所以对现在的罗老师来说,能否通过公社人武部的这道坎极其关键。可他那知这利害关系,依然在若无其事地东张西望。公社人武部就在公社大院里面,在一群全副武装女民兵押送下,大院里的许多干部都围过来看这位“国民党空降特务“并议论纷纷。这些话让罗老师听见也只能朝他们翻翻白眼,但心想,哎,真乃虎落平阳……现在的阿拉,还真是啥说不清。正在胡思乱想时,报告李部长,此人就是我们当场捕获……一走进人武部的办公室,就听见那位人高马大,两胸特别高耸的女民兵队长,对了面前这位身材高大的男人敬礼报告。{后来才知道他就是公社人武部长},很好,你们干的非常好,辛苦你们了,请你们继续巡逻,机场那边时刻不能放松警惕,必须时刻仔细观察!部长一边握了她手连连称赞,一边很严肃地对她们继续交代,是,保证完成任务,高耸胸脯女队长一声响亮的回答,把罗老师吓了一跳,介大的喉咙啊,想骇熬人啊。

已经生了六个孩孑的女队长说完,将手一挥,两位年轻漂亮的女民兵立刻将绑着罗老师拖过来交给了部长,走在后面的女民兵们立刻将缴获的罪证,一一放在桌上后一起排队离开了办公室。目送她们离开的部长,一声不响地转身解开捆住罗老师的粗麻绳,然后将他押到另个不大的房间里,并将他捺在一个带栏杆的背靠椅上,自己坐到对面的桌子后板了面孔开始审问,喂,你的姓名,籍贯,性别,年龄,何时加入……罗老师一边想回答他的提问,两眼却在不断打量周围的环境,心想,究竟出啥事体啦,阿拉从记事起,就是家里的好孩子,上小学后首批加入少先队,上中学首批加入共青团,就是上大学后没能入党,说起来,还是自己的不求上进,当然那位系党支部男书记也从来没找自己谈过话,尤其是发现这位工农干部出身的系书记,总是只找女生关门谈话,对男生根本没兴趣后,自己对政治上的进取心也越来越退步,一直到大学毕业前,自己也未交过一张入党申请书,现在想想还是很后悔的,因为他终于弄清在读大学时入党,确实比到了工作单位后入党要简单的多,譬如沈文老师,钱伟生老师出身红五类,工作一直很出色,可说是年轻有为,可是……可这世上有后悔药卖吗,当然没有,格么也不至于我在突然变成“国民党空降特务”了物,真是莫名其妙,莫名其妙,搅啥百页结。他扭了被麻绳捆麻的胳膊,抬头看看对面的这位壮汉子,正想问,这是啥地方时,喂,你何时从台湾的何地上了飞机,又是何时空降到我们飞机场附近的,你的这次任务是……部长依然板了面孔问他。

哦,阿拉名字叫罗德贻,罗盛教的罗,品德的德,燕的贻,就是给后世子孙留下安定的根基的意思告诉侬啊,同志,当年阿拉为何要去报考南大地理系,原因就是我听了竺可桢博士的一次报告……听罗老师居然侃侃而谈起来,部长立刻提醒他,哎哎哎,这里是公社人武部,不是你讲故事的地方,我再问你一遍……噢噢,对不起,对不起,阿拉忘了在人武部,对不起。阿拉是正宗的上海人,侬可能不清楚,正宗的上海人……哎,切入主题,不要七扯八拉,转移视线。部长提高喉咙很严肃地止住他的跑题。

罗老师一拍脑袋,哎,又忘了,又忘了,阿拉是男人,今年二十八岁,五年前从南大地理系毕业,本来可以分配到上海工作的,可是阿拉不想回去,因为阿拉的爷老头子……

我不问你这个,现在要你老实交代,何时加入国民党特务机关的,这次派你到我们军用机场搞什么活动,抬头看看对面墙上写了何字。部长两眼射出两道犀利的寒光,直瞪罗老师的那双茫眼。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喂,同志,请侬勿要再误会好吧,阿拉是本市中学的地理老师啊,根本不是什么国民党空降特务,不信侬可以打电话问我们学校领导啊,说完,他用手指了指桌上的那只手摇电话机。可是部长却不动声色地朝前一挥手,马上走来一位佩带卡宾枪的高亇子民兵伸手把罗老师从凳上拉起来,然后像押只瘟鸡样,把他关进对面的黑屋子里并锁上了门。站进这间黑屋里的罗老师,眼睛适应了半天才看到南墙上有一扇窗户,一缕阳光把自己的影子照如芦柴棍一样,颤巍地斜射在写着“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石灰标语的砖墙上。赤那,今朝阿拉出了啥霉头,明明是想照相采风,看看那架飞机起飞时的气派,如何像雄鹰般展翅壮观,体验体验俄罗斯著名诗人普希金所说的感觉,宁为雄鹰痛快一时 不做乌鸦苟活百年。咋突然被这帮乡下女小佬,把阿拉当作特务给抓了起来呢?

想想阿拉在上海读中学时,就是市摄影协会的会员,在南京读大学时,阿拉拍的照片还获过全国一等奖,成为国内外许多知名杂志的封面照,譬如那张视角独特的新安江水库外景照,就被《中国水利》杂志取作为封面,还给《水资源》这种世界性周利录用为内页照,可在机场外拍点飞机起降的照片就成了国民党空降特务,咋空降?从农民的草房顶上直接跳下来?开啥国际玩笑,究竟是阿拉人长得像特务呢,还是这班乡下妞的脑筋坏特了,

但目前身陷囹圄就是个现实啊,迫切要想的办法,就是尽快解脱困境恢复自由,这些问题才能彻底说清,聪明的罗老师这才反应过来。可为啥把我关在公社人武部,而不是在公安派出所呢,万一这些农村民兵头脑一发热,就给我来个屈打成招,然后就把阿拉当作空降特务拉出去毙了,阿拉这个上海罗家的独生子,岂不更冤枉了,即使以后能够平反,可漂亮女友莎莎肯定已经跟别的男人走了,关键我们还没结婚生子呐,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今天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脱了,魂灵头到了那边,又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想来想去,惟有立刻求助工作单位,为自己澄清身份,想不到,阿拉堂堂的南大高材生,一条乘风破浪的铁驳船,如今竟翻倒在这帮乡下小丫头挖的阴沟里。赤那,丢人丢到屋里相了,此时他又很沮丧地胡思乱想起来。

抬头看到墙上另张女民兵宣传画,知道这是毛主席专门写的七绝·为女民兵题照;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的放大照片。这下子他可真急了起来,啊呀,哎呀,阿拉,阿拉今朝真犯糊塗了,采风,采风,也不看看形势和地方啊,报上不又在提醒说,蒋介石准备反攻大陆,最近沿海军民还抓到许多潜入大陆的台湾武装特务。而且这种军用机场,咋能让人随便拍照呢,这下子好了,阿拉不是特务也是特务了,是自已送上门给他们办了嘛。赶快回校才是当务之急,罗老师蹲下身体双手抱头苦思,至于照相机,工资等,现在根本不考虑了,赶快回去吧,否则还真会九死一生,彻底明白过来的罗老师,顿时比热锅上的蚂蚁还惊慌失措,关了这么久,竟然无人来问,难道这世上早就没了我?公社人武部,万一他们……说起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政策历来是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可他们还就冤枉了阿拉这个好人……想来想去,自己还是要对他们说清情况,不妨就……主意拿定他,立刻一边用拳头拼命擂门,一边放开喉咙大叫;哎哎,外面有人吗,阿拉要坦白,要坦白!外面的部长一听,立刻也叫男民兵打开了门。

听这位年轻人愁眉苦脸地讲出了全部真情,这位公社人武部长依然将信将疑,所以将手又一挥,那位男民兵立刻又将他押进黑房子并锁上门,让罗老师这下子彻底绝了望。

可是别看这位部长人长得五大三粗,好像就是个农村蛮汉子,其实他还就是位非常细致的有心人,加上又在部队当过多年侦察兵连长,所以对这些疑问的处理可说更加娴熟。尤其是听了罗老师那番罗哩罗嗦的表述,他的第一感觉此人是国民党特务的可能性不大,事实是在对洗出来的照相机底片上,全是一位漂亮姑娘的倩影。可能他正与位漂亮姑娘拍拖谈恋受,为讨女友的青睐,他专门拍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可是他为何偏要跑到这种敏感的军事重地来拍照,所以心里还是点怀疑。再次告诉侬啊部长同志,阿拉仅想给女朋友一个惊喜,想拍张飞机起飞时的雄姿,根本沒……但是阿错了,阿拉犯了阶级敌人想犯……不是,我是在帮阶级敌人……哎呀,更不是……真被吓坏了的罗老师,语无伦次地一会普通话,一会沪腔,但他越塗却越黑自己的陈述,反让这位人武部长越放心,因为他知道,此人真是一位训练有素的特务,现在肯定不会吓成这样。见他哆哆嗦嗦脸色苍白反复声明,部长板着面孔又将罗老师关了起来,这是为了谨慎起间,他立刻到公社总机办了几件事,其中也有与罗老师所在学校通电话了解情况的过程。也就是半个小时后,军分区保卫科,机场安保处,公社派出所与市公安局内保科的几位领导,纷纷坐了吉普车赶来了。专家们一来,就将女民兵所缴获的那些罪证一一查看,然后坐下进行仔细分析判断,部长又将刚才与罗老师学校联系后的情况对大家作了通报,参照学校提供的资料,大家认为此人是国民党特务的可能性不大,再经机场安保处的反特专家仔细分析后一致得出,可以排除他有敌特嫌疑的结论,但问题比较严重,这是一件与形势格格不入的政治事件,必须交所在单位严肃处理。

所以第二天下午,在校方的担保下,罗老师终于被已移送到的当地派出所放出来,但那架非常稀少的120莱卡照相机,却被派出所暂时扣押继续审查,当然也包括罗老师本人必须随去市公安局治安科接受进一步审查。

 你这个年轻人呀,脑中一直就缺根政治挂帅的弦,这下可好了,你让我们学校出大名了,简直就是匹害群之马啊!人一放回来,恼羞成怒的屠代书记就召集全体教员开会批判他,并对他作出停职检查的处分,而那位当小学老师的漂亮女友朱莎莎得知这事后呢,自己却笑的差点叉了气,哈哈哈,你个上海傻罗子啊,也真太能搞笑了,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台湾国民党空降特务,也真够刺激人的啊,你个傻罗子!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陈平
  • 顺其自然者
  • 泉水涓涓
  • 张秋生
  • 西江月
发送

5条评论

  • 西江月
    2022-04-12 09:33:00 0回复
    0
  • 张秋生
    2022-04-10 17:42:10 0回复
    0
  • 顺其自然者
    2022-04-10 13:53:48 0回复
    0
  • 泉水涓涓
    2022-04-10 13:53:27 0回复
    0
  • 那时候人们的警惕性特别高。
    2022-04-10 09:55:28 0回复
    0
  • 14997
    积分
  • 3187
    博文
  • 4282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