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读《乡愁里的马一龙》一文与作者“和春天对话”的对话

竹简幽虫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7036 0 0

读《乡愁里的马一龙》一文与作者“和春天对话”的对话

 

  很抱歉,和春天对话(以下用“春天先生”)所作的《乡愁里的马一龙》一文,在2016-1-17就发表在龙博了,我竟然没读到,这是抱歉之一;今天偶然百度,才发现这篇大作,迟了一年半的时间才读,这是抱歉之二;现在才提笔回话,是迟来的话,这是抱歉之三。

细读春天先生此文,才知道其缘由是因为我在《记住乡愁》里夸马一龙‘刚直的个性品格’”,然后春天就列举了马一龙两则恶劣的故事做论据。

第一则故事是说马一龙三岁时用小鸡鸡尿地上的两只蚂蚁,第二则故事是说五十三岁的马一龙帮别人抬粪的故事。故事写得很生动、形象,可见春天先生的文字功力。两则故事水到渠成地得出三岁时的恶作剧,或许是一种聪明,是一种趣味。五十三岁的恶作剧,只能是一种伤害,是一种缺德。”最终得出“幽虫先生人为的套在马一龙头上的光环----刚直的个性品格,似乎在为溧阳人博取‘自尊’,又好像在为溧阳人赢得‘完美’,最终竖起的是一座‘溧阳人的人格变异与分裂’的界碑。

细读之后,心里颇有话要说。我不知道春天先生所用的这两故事出处是哪里?是见之于史料,还是见之于溧阳的民间故事。如果是见之于史料,那可谓是马一龙的真实事情,如果是从溧阳的民间故事中得来,那就存在故事的真实性。

春天先生,你我都是溧阳人,从小就能反复地听到马一龙“促狭鬼”的故事。民间传说中的马一龙的故事很多,有许多促狭的故事比你写的“马一龙抬粪”的故事更有趣,更生动。近来我已经收集整理了二十多则流传在民间的马一龙的故事。其中就有你上面写的第二则故事。但抱歉的是,你写的第一则故事“马一龙小鸡鸡尿蚂蚁”我还没收录到,真不知春天先生在哪听来的。

春天先生,历史上的马一龙和民间故事中的马一龙不可等同。因为马一龙在溧阳早已成了“箭垛式的人物”。什么是箭垛式的人物?诸葛亮、曹操就是。三国时期的诸葛亮,民间把足智善谋的故事都附于他,因而成为中国的“智神”;同一时期的曹操,民间把心狠手毒的故事也附于他,因而成了中国的奸雄。马一龙也是如此,民间把做“促狭鬼”的故事也都附于他,于是他就成为远近闻名、妇孺皆知的“促狭鬼”。这实在是冤枉了马一龙。其实,是马一龙辞官回乡后,与乡间野老一起谈天说地时,将民间流传的“促狭鬼”的故事,包括许多智慧故事加以收集整理的。久而久之,这些故事也就以讹传讹地集中到了马一龙的身上,加上民间故事口耳相传的特点,马一龙在民间故事中成为“促狭鬼”的化身。

春天先生,你写三岁马一龙尿蚂蚁的故事,我无法评说。因为我们在年少无知的童年,做过的坏事远远多于、大于此事,我相信年少的你,也不例外。在此我们不必讨论其事的真实性,即使真有其事,这种的事也是寻常可见,怎么可以与人格相联系呢?

春天先生,你写的五十三的马一龙帮人粪桶”之事,我在《智者马一龙》一书中早已收录,那是我小时候耳朵就听出老茧的故事。春天先生,这只民间流传的故事,不可以作为历史人物马一龙的材料或是资料。在故事中,为了体现其真实性,你还特别强调了马一龙五十三岁的年龄。说他是“官场失意”,又说他是“赶回家写‘农经’了”在这里我想告诉你,马一龙五十三岁时,还在南京的国子监做官,更不存在“官场失意”后赶回家写‘农经’之说。还有再纠正春天先生一下,马一龙写的不是“农经”,而是《农说》。

春天先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认可马一龙是有“刚直的个性品格”的人。从马一龙资料得知,他四十岁时中进士,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后来又选授南京国子监司业,正六品官。为官十余年,他父亲马性鲁和他叔叔马从谦在官场被谗被害之后,他一直上书朝廷,为父亲和叔叔上诉,最后朝廷为之平反昭雪。但他也看透了官场的黑暗,曾五次上奏当朝皇上,以“母亲年老多病”为由,请求告老回乡。这可不可以说是有着刚直个性品格

春天先生说我“似乎在为溧阳人博取‘自尊’”。马一龙就是马一龙,是个体,我从没把马一龙来代表整个溧阳人,但个体的马一龙在溧阳历史上是值得溧阳人尊敬的。马一龙结合自己多年的农耕经验,撰写了一本传授江南水乡种植水稻为主要内容的农书——《农说》。在中国农书中,《农说》是第一部系统阐述传统农学理论的著作。他撰写了《玉华子游艺集》,书中记载着他从小到老,从家族到乡野,从读书到入仕,从农作到会友,从诗词歌赋文到民间风俗等内容的文集,全书二十六卷,约四十万字。

马一龙不仅诗词文章极好,他的书法同样是十分著名。他的书法纵逸潇洒,不拘形迹,自成一体,人称“龙蛇体”。有大有小,有开有合,有俯有仰,千姿百态。布局上有疏有密,参差不齐,无行无列,自由自在。其章法灵动,书写快速,有惊蛇入草之势。从马一龙传世的草书《千字文》石刻、《广惠庵碑》石刻等来看,可谓是书法精品。

春天先生在文章最后又说我为溧阳人赢得‘完美’,最终竖起的是一座‘溧阳人的人格变异与分裂’的界碑”。我深感惭愧,我何德何能,竟能为溧阳人赢得“完美”,还是竖起一座“‘溧阳人的人格变异与分裂’的界碑”!我不知道春天先生从什么地方说我赢得溧阳人的“完美”,更不知道春天先生从什么地方看出“溧阳人的人格变异与分裂”?就是从你所写的马一龙的两则故事中体现出来的吗?如果真是这样得出结论的话,那么,请春天先生去好好了解一下马一龙。你也是溧阳人,不要单从民间故事和传说中去了解,应该从历史的角度、从实事求是的角度去了解马一龙。如果你能客观公正地去了解马一龙,那么,我相信你不会再说出“溧阳人的人格变异与分裂”这种话来。

春天先生,你我都是溧阳人,我们不能更多地为溧阳作贡献,但也不要损我们的家乡溧阳,你说是吗?

上文如有不妥之处,请春天先生海涵。

              2017.9.14

 

春天先生的《乡愁里的马一龙》一文:

幽虫先生在《记住乡愁》里夸马一龙“刚直的个性品格”,我的心头不禁一皱。幽虫笔下的溧阳历史人物,少有人性的恶劣,全是人类的美德,自然逃不出妙笔生花的“窠臼”,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夏日,三岁的马一龙,于树下乘凉。两只蚂蚁扛着一个数倍于自己的“猎物”路过,样子有点可笑。绕着蚂蚁走了两圈,马一龙掏出自己的小鸡鸡,对着它们尿了过去,蚂蚁被尿得晕头转向,却又不能立刻死去,在地上蠕动着,作徒然的挣扎。马一龙开心地格格笑,他的母亲感于儿子的聪明,亦笑意格格的。

冬季,五十三岁的马一龙,于官场失意,行走在别桥的乡间小道。老翁挑着一担沉重的粪,一摇一晃的侧身而过,立在独木桥头小憩。“老丈,粪太沉了,我帮你抬过去吧。”老翁连称不敢,马一龙已经将扁担压在自己的肩头,一桶粪顺利地抬过了独木桥。老翁准备抬第二桶粪时,马一龙又一次开心地格格笑:“说自己要赶回家写‘农经’了。”老翁望着桥东一桶粪,桥西一桶粪,问龙博的幽虫怎么办?幽虫先生亦笑意格格地说:“请看我的‘记住乡愁’。”

 三岁时的恶作剧,或许是一种聪明,是一种趣味。五十三岁的恶作剧,只能是一种伤害,是一种缺德。须知,光环乃是一种漂浮物,不论多么耀眼的光环,也遮不住光环下的黑洞和残缺。达摩的背后有一道光环,那是他十年面壁的造化之功,而幽虫先生人为的套在马一龙头上的光环----刚直的个性品格,似乎在为溧阳人博取“自尊”,又好像在为溧阳人赢得“完美”,最终竖起的是一座“溧阳人的人格变异与分裂”的界碑。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441
    积分
  • 153
    博文
  • 97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