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妙道山的紫柳

竹简幽虫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6615 0 0


  

  暑期七月,应居住在大别山腹地的文友之邀,上了妙道山。

小车从海拔四百多米的山道盘旋到山巅,鼓膜立即感受到气压的急遽变化。几天来满目是大别山的峰峦叠嶂、松林翠竹,满耳是大别山的涧流飞瀑、鸟语花香,因而面对妙道山国家森林公园景区似乎有点麻木。

“这里有千年一绝的紫柳园。”文友不无自豪地说。

跟随友人的脚步伸向山谷。路两侧是杂树纵横、苍松参天,行走在这遮天蔽日的林间小道,仿佛置身秋日的黄昏。

眼前豁然开朗,明艳的阳光毫无遮挡地映亮山谷。一条翠绿、紫灰相间的飘带从眼前向山谷流去。

两山之间的低洼山谷,除了贴地而生的杂草,就是一片同类的树。不用说,这就是紫柳园。

远看,紫柳树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绿色的叶片、灰褐的树干,没有苍松高大挺拔的伟岸,没有杨柳的垂枝飘逸的妩媚。

一条架空的便道从紫柳园中穿过。走上这窄窄弯弯的步行道,满园的紫柳树扑进眼帘。

这片绿色丛中,有许多新成的嫩叶微红泛紫地亮着。也许正是这份“紫亮”,才获得“紫柳”的名称吧。

紫柳的树叶很是寻常,然而其不同寻常的造型,不由得让人怦然心动。

这里的每株都是躯干扭屈,苍枝遒劲,千姿百态,形态各异。或若游龙出海,或若鹤亮双翅,或若顽童戏水,或若醉翁依石。有的单株静立,如躬身屈膝的翁媪,如闭目修炼的老僧;有的三两株小聚,如友人围炉夜语,如情人窃窃私语……每一株都可赋予一尊生动的形象,每一株都可以说出一段灵动的故事,每一株可以有一个鲜明的主题,长长的山谷似乎成了它们展现自我风采及个性的T型台。

“别小看这些弯弯扭扭、老态龙种般的紫柳,它们许多是明清时期的遗老遗少。就碗口粗的紫柳也已‘笑看人间数百年’。

友人接着为我们讲述了紫柳的身世。

紫柳园的发现纯属偶然。那是在1994年开山修路时,遇到一片沼泽地。令人惊奇的是在这长长的沼泽地带却生长着清一色的古树林,这其中绝无旁树杂林,而在山两侧的茂林修竹之中,却没有一株紫柳。山间、山谷泾渭分明地分出两个绝不相同的植物种群。经国家林业部门考察认定:这是迄今为止我国数量最大、海拔最高、树龄最久的紫柳林。因为树种稀少,被誉为“树中活化石”,堪称“中华一绝”。

紫柳树择湿而植,喜爱阳光。这条长有千米的山谷,千株紫柳集居于此。长长的沼泽之地,其深可越十米,如误陷其中,则难以拔腿。紫柳生长极其缓慢,但树龄却极其久长,动辄上千年,有几株已有一千三百多年,这可曾是唐宗宋祖的子民,明、清时的遗老在此只能属晚辈后生了。

行走在狭长的紫柳园,一株株遍布沧桑的紫柳树,如人似物,亦人亦景,如同越过时空之界,让人直接置身于唐村宋巷,又如走上北宋时张择端笔下的“清明上河图”的历史画卷中,可与身边一尊尊遗老遗少作揖对话,嘘寒问暖。

千年级的紫柳,树冠不为高大,但树干粗圆,其外皮如粗糙暴裂,深深浅浅、明明暗暗的苔藓为其穿上斑斑驳驳的绿衣。千年的风雨、千年的雷电,摧折、撕裂着千年的挺立,千年的锈蚀、千年的病虫,掏空、腐蚀着千年的身躯。这让我想起大漠深处‘千年不死、千年不倒、千不腐’的胡杨。同为杨柳科的兄弟,一南一北、一旱一湿,有着共同的“站着生,站着死”的品性,也许紫柳是江南的胡杨,胡杨是北国的紫柳。紫柳更胜一筹的是“灵魂不死”,看那株穿越千年的“紫柳王”,虽经千年的雨打风吹、雪压冰封,掏空了树芯,摧折了枝干,枯萎的身躯遍布瘤结、空洞、苔藓,但看似枯死的树干下端,鲜嫩的枝条依然旁逸斜出,傲然显示出生活的个性与独特,生命的倔犟与顽强。

千年树龄,千米沼泽,千姿百态。回望静静的山谷,山谷中静静的紫柳。

峡谷沼泽多为山洪走廊,在这贫瘠险恶之地生长,不仅是一种生活的顽强,更是一种灵魂的修炼。不肯屈服环境,不断抗挣命运,经久而不颓废,繁茂却不争宠。深藏千年,不为世间的名利所累;日落月出,只为千年的挺立而傲。

妙道山的紫柳,似乎很懂得“生活,就是要活出个性与品格;灵魂,就是要绽出精神和意志”的微妙之道。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441
    积分
  • 153
    博文
  • 97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