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你是我的新娘

chyj10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5370 0 1

你是我的新娘

引子:按我们盐城的老家风俗,结婚需要三天,第一天为催妆(意思女方要办酒宴请宾客,同时将陪嫁的嫁妆送至男方家中),第二天是正日(也就是男女双方正式结婚的日子,除了双方都请亲朋好友到场同祝喜庆外,晚上还有闹洞房什么的),第三天为回门(就是新婚的一对新人再回到女方家拜见女方父母,女方同时请地方有头脸的人陪新姑父)。

 

从我的婚姻故事说起,先谈谈与妻相识相恋的过程。

都说江南好,在大学毕业回到原籍地盐城一年多后,于1994年底我踏上了苏南常州这方热土,同时在一家小公司找了份谋生。在公司沉寂了大半年,终于接了一个政府形象的工程(当时我是主管工程安装项目的给排水技术员)。记得公司老板那天对我说,我们的甲方是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小姑娘,什么都不懂,对我们公司有利,你要好好钻点空子,为公司多争取点利益。我当时就想:小姑娘?学校刚毕业?还是事业单位编制的?当时心中就有了一种“想见一见”的冲动!

终于有了第一次与这个小姑娘见面的机会,是在工地上的简易办公室里。小姑娘梳着长长的辫子,穿着碎花的短袖衬衫,脚上一双运动鞋。一双眼睛还显示着稚气,果然一付涉世不深的样子。(呵呵,当然我工作时间也不长,也是毛头小伙子一个)。我偷偷多瞄了几眼,是不错,心里动起了歪点子:得想尽办法把她变成我碗里的菜!

后来,后来呢?我是使足了浑身的坑、拐、蒙、骗,偷、吃、扒、拿的手段,终于,终于呢?牵起了小姑娘的手。就这样从相识到相恋,再到进入婚姻的殿堂,前后经历了将近四年的长跑,我终于如愿以偿!

由于双方的家人及亲戚都是在农村,孤身在常州的我们准小两口商量回老家结婚。因为双方的家庭位置相距都挺远的(一个在盐城,一个在徐州),在一起办婚礼不是太现实(不像现在的小青年,加上交通的发达,婚礼都是男方女方合在一起办,热闹异常!),我们打算先到男方我的家,在办完后再回到女方的家里去。1999年的春节前夕,我携着这个小姑娘,自己的准妻子第一次回到了在盐城建湖的老家。

还记得那是214日情人节那天(1999年的春节很晚),在一路转车,一路的颠簸后,天色已晚时分来到了镇上,弟弟早早等在那里,给我带了辆自行车自已就先忙活去了。我骑上自行车带着她,在满天的星斗中,一路向地处偏僻的家中驶上。碎砖石铺的路面高高低低,自行车也摇摇晃晃着。后面的她紧紧地依偎在我的后面上,双手抱着我的腰。

我插趣道:“看,这还是辆“永久”自行车呢?

后面的没有回答,我只是感觉箍着腰的双手更紧了!

“按我们老家结婚的风俗,今天就算是催妆了!”

“嗯”。

“虽然两地的风俗不一样,但结果还是一样的。我们融合了盐城、徐州及常州三个地方的习俗,你就是价值千金的嫁妆!”

我感觉妻的脸贴在我的厚厚的羽绒服上,背面是满满的暖。

 

结婚的正日子安排在大年初二(也就是217日),晚上宴请了家族的叔叔伯伯,亲朋好友。一共办了三桌,落落大方的妻给每桌都敬了酒,我也高兴得喝了个天昏地暗。虽然没有玉盘珍羞、没有礼花仪式,没有证婚及山盟海誓的誓言。但我看得见妻还是挺满意的,满脸都写着幸福。

晚宴后,妻早早上床等我。我在酒酣耳热中被舅爷几个拉着打牌,一直等不到我的妻开始着急,叫我的名字,让我早早休息,说明天还得赶路回娘家。可舅爷等那几个人就是不放过我,再三要我再来几局。几经周折了,在妻的急切催促下,我也连续向大家作解释,说明天还得早起赶路,舅爷们等这才放手,同时说了一句:这个小姑娘有点辣,管得住人,能当家!

 

第二天的早晨,带着母亲为我们准备的回门用的鱼、肉及糕点等四色礼物,我们踏上了回妻的娘家的行程,记得是坐上了从盐城开往徐州的长途大巴,在睢宁下了车再中转去妻所在的那个小镇,一路的倒腾,也是在晚上时分才到达。我是第一次来丈母娘的家(结婚前,丈人丈母娘都来常州对我这个准女婿进行过考核,因此大家都见过面)。当时的院子里围满了观看的老乡及邻居。我忙上忙下地挨个发香烟,打招呼。在一旁边的妻小声说:“发香烟要拿两根,一根给对方。”我挠挠了头,我们那没这个规矩,我照办就是了。

晚上妻娘家请了几个有头脸的人围成一桌来款待我,记得有她二叔,还有邻家的大哥,还有一个歪歪的什么三哥,其他都没什么印象了。(后面丈人家去了无数次,也不记得这一次一同吃饭的还有哪几位)。按徐州人的风俗,酒是不可少的,新上门的姑爷更不能藏拙!还要晚辈给长辈端酒敬菜(这个礼仪我也是在后来学会的,我们老家的风俗可没有这一样)!在应付一轮接一轮敬酒的攻势后,终于的我不胜酒力,被妻及众人给架了出去,酒席这才算是散了!

饭后酒醒的我听着妻向我的叨唠:有像你这样新上门就这样得瑟的?我们这边的礼仪你要学的多着呢!

 

后来的生活,与已经成为妻的当年的小姑娘一直在常州生活工作,从当初的新婚甜蜜,再到七年之痒;从二人世界到添了女儿的三口之家,一路就这样风风雨雨地走到今天。今天的日子里,我也管为妻的小姑娘叫老太婆了,当年的帅小伙也成了她口中的老头子。柴米油盐、就这样 一天一天地过下去。直到相儒以沫,白头偕老!

无论变化怎样的妻,我眼中的小姑娘,你永远是我的新娘!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陆吾
发送

0条评论

  • 215
    积分
  • 97
    博文
  • 31
    被赞

个人介绍

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