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重返老山补记(四)

邵洛海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3870 0 0

重返老山补记(四)

 

 车子离开大坪,再次经过镇口的一座生长着在这一带算是比较高大茂密树木的山头,猛然想起自己三十年前曾经和当时的保密员王长平,一起上过这山。那时,传说这山上有个神秘的山洞,没人能够到达洞底。我们带上手枪、匕首、手电和背包带,还有一本“云南植物志”,一是上山对照植物志认识植物,二是尝试探险这个山洞。记忆中进入山洞前行几十米,就遇到了垂直向下,而且一阵阵阴气直逼得人毛骨悚然、浑身发凉。探险也只能就浅尝辄止,事后也没好意思和其他人再说起。

 车子按计划把我们带到麻栗坡县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感觉回县城的速度比去大坪镇时快了许多。也许是因为相隔三十年后才回到战地的第二故乡,匆匆一瞥就要离开,潜意识里还有点依依不舍?县城这几年也在不断建设扩大,找到住宿的大黄岩大酒店,全体战友没有一人能在酒店周围找到记忆中熟悉的痕迹。

 听说离住宿的酒店不远,有一条以餐饮业为主的新街,我们步行十几分钟,找了一家地道的当地酒店,点了一桌当地的土菜,要了两瓶“老山清酒”。不知道是谁的策划,把“老山”作为白酒的商标名,让我们这些重返战地的老兵,也好聊以能够喝点对应心境的酒,那酒的包装因为有“老山”二字而充满豪气,至少我们重返老山的战友们是能够受到这二字的感染的,因而也别无选择了。

 晚餐后回酒店,已经过了晚上九点半,我才突然想起,我的房东弟弟电话里告诉过我,说晚餐他有推不掉的聚会,所以他只能晚餐后约我们一起喝茶,被我执意回掉了他的好意,他才改说在酒店大堂等着我见个面。

 当我们回到酒店推开酒店大门的同时,房东弟弟快速地迎了上来,战友们也围了上去。弟弟带着弟妹、侄儿一家和二妹已经在酒店等了我们很长时间,战友们七嘴八舌问着各自想要知道的消息。

 三十年,真是弹指间。但是,弟弟、妹妹除了脸型还能让我基本对上当年的记忆,身材的变化真有点不敢相认,也是,他们都已经步入中年了,侄儿都二十几岁了,比他爸爸那时候高挑帅气。

 这时,二妹的一席插话,让我感到一种淡淡的愧疚。

 她说,我妈妈不止一次和他们说起,别人家当年住过的解放军有回来相聚的,我们家为什么还没当年的解放军来找?

 大婶这样带有自责的话语,反而使我更觉得无地自容。

 人生一辈子会有许多不在计划中的机缘,这些机缘就遇到的事情、遇见的人和经历没准备的时间和空间。有些像过眼云烟,有些却像天上掉下的陨石,在地上砸个窟窿,经年累月还是痕迹难消。作为自己处于生死难卜的战场时结识的最亲近的人,肯定是经常惦念,时不时想见上一面的,而我们从动议到行动,花了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啊。生活的物化,往往扼杀了精神的、思想的、情感的小苗。

 在分手的一刻,弟弟一再要求我们改变明天的行程,不要住在老山脚下的天宝口岸,还是住到麻栗坡来,让他家做东,和大家痛痛快快喝个酒,叙叙旧。我怕烦扰房东一家,也不想轻易改变旅行社帮我们安排的行程,坚辞不应。但弟弟还是再三关照我,明天如果决定返回麻栗坡住,最好在午饭前就通知他,让他早做安排。

老山清酒


弟弟、二妹和侄儿把我围着说话


战友们围着弟弟问长问短


我和弟弟


我和侄儿


在酒店外话别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224
    积分
  • 232
    博文
  • 3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