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重上老山(五)

邵洛海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3790 0 0


重上老山(五)

 

 这次重上老山的旅行,我事先确定了三个必到的地方,同行的战友也认可我的安排,这三个地方就是:大坪镇、麻栗坡革命烈士陵园、老山。而且,我一再和为我们服务的旅行社说明,一路上时间安排和车辆的行止,必须我们说了算,我想让同行的战友尽量不要再留下什么遗憾。

 老山之行的第二天上午,我们来到位于麻栗坡县城北面城外的革命烈士陵园。烈士陵园的旁边,已经建了“老山作战纪念馆”,我们在老山作战时,这里就一个烈士陵园和一个火葬场。我曾经带队来这里送牺牲的战友最后一程,那是五连的通讯员,在战场牺牲了团前线指挥部决定由我带队送到麻栗坡火化,我要了四位通讯员生前最要好的同乡战友一起去护灵送行。火化结束后,我特地找到先他牺牲的五连指导员蔡本清的骨灰盒,把他俩的骨灰盒安放在一起,并为他们各自点上一支香烟,权当这是生者对先人的祭拜和敬重。

 我们是当天第一批来到烈士陵园的访客,踏上一级一级的台阶,战友们几乎停止了交谈。我们当时在云南时,这里就已经安葬了许多烈士,墓穴尚未来得及修整整齐,许多墓前也只是插着木牌,木牌上用油漆写上姓名等信息,我们团赴滇参战牺牲的第一位战友梁建国就曾经安葬这里,在这茫茫一大片的墓群中间。说曾经,是因为在梁建国以后,我们团牺牲的战友都没有睡上棺木,而是火化后寄存在烈士陵园,部队回撤时全部带上,再送到烈士家乡的烈士陵园,这样做是出于让他的亲人可以方便祭奠,不知道他们的灵魂是否也跟着一起回到了故乡?当然,梁建国的遗骨也重新挖出来火化了,骨灰盒送回了他的故乡,但是,墓穴还是保存了下来,而老山作战纪念馆里牺牲烈士的名单上,我们团也只留下了梁建国一人的名字,他的名字在按出生地排列的江苏部分。

 烈士陵园的墓群,我不止一次在网上看过,但和亲身站在这里的感觉还是不能相提并论,心情就像被这砌墓用的花岗岩压住一样的沉重,我只是默默地祈祷,战争的恶魔不要再现,不是我惧怕战争,而战争对于每一个平民来说,就是噩梦,对于那些牺牲的战友的亲人就是天塌地陷。战友们都在默默地拍照,打仗时和梁建国同在团后勤工作的老沈,更是认真地拍起了视频,口中念念有词:“我要让儿子、孙子看看这视频”。

 来到老山作战纪念馆,战友们认真地寻找我们团有没有在这里留下什么记录。而我却被三样实物展品吸引住了。它们是风镐、弹药箱和煤油炉子。风镐在当时那一年中,整个战场只有我们团在用,我们的“红一连”“硬九连”在662.6高地,也就是松毛岭高地为步兵打坑道,修永久性工事,就使用风镐,其他连队在修路时遇到大的石体,打眼爆破也靠风镐,整个老山战区当时就我们一个工兵团,所以,风镐是我们团特有的战斗武器之一。我立马叫来当时在九连的老施,快来看看,这是不是你当年使用过伙计?

 至于弹药箱,是我这个战地宣传干事最亲密的伙伴。我在战场,除了下连队采访、拍照,就趴在用弹药箱磊起来的“桌子”上写稿子,刻钢板蜡纸,油印我们的战地快报——“老山深处”。煤油炉子更是事关解决口舌之需的好宝贝,我们在帐篷里烧杯开水、煮个面条、节日下饺子都得靠它,偷了团首长的活鸡,也是它帮忙烧水烫鸡毛,煨鸡肉。

 当然,在老山作战纪念馆,最最让全体战友激动的,是沙盘,老山地区的沙盘。作为曾经的军人,看到沙盘就像(不当的比喻,请战友谅解)小狗看见骨头一样扑了上去,隔着玻璃,不管是否清晰,拼命照相。更何况沙盘上标的地名,都是印在战友们脑海里终身难忘地方——松毛岭、南温河、猫猫跳、天宝、船头、响水、南榔、那榭、老山主峰。这些地名在每个战友的心里都能牵扯出一串串故事来。

 看完沙盘,战友们似乎加快了节奏地往前走。是啊,他们急着要去松毛岭、要去猫猫跳、要去那榭、要去老山主峰。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224
    积分
  • 232
    博文
  • 3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