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千里驾车拜个年

邵洛海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3689 0 0

(话题)千里驾车拜个年

       拜年,是每年春节都要做的重要事情。只是今年与往年不同是,我和妻子驾车千里,去拜一位我的家人都未曾谋面的大婶。
       大婶老家在麻栗坡县大坪镇,1984年,我随我所在的工兵二团参加老山地区自卫反击作战,团的基本指挥所就设在大坪镇,我们宣传股当时就住在大婶家。于是,大婶家就成了我在战区临时的家。
      当时,大婶家有六口人,奶奶、大婶和一位弟弟、三位妹妹。弟弟刚满十八,妹妹尚小,一家人的生活来源主要靠大婶艰苦支撑和奶奶的帮衬。但是,大婶家却是我在边陲小镇见到的最感温馨的家。奶奶出自大户人家,一双金莲小脚不定地在家转动,把家收拾得有条有理,整洁利索;大婶是种地的主要劳力,多苦多累的活都面带微笑,总是那种乐观的样子;弟弟已经高中毕业,这在落后的小镇,当时也算是有文化人了,镇里把他招用;妹妹们除了上学,回家后都要在奶奶的带领下作手工,以补贴家用;生活的艰难,使一家人把勤劳当作基本的本分,加上奶奶懂得理性,治家严格,孩子们活泼却有分寸,与我们这些临时家人相处融洽。
      我当时是宣传股最年轻的干部,又在宣传干事的岗位,我的主要工作在前线指挥部做战地宣传鼓动,所以,我其实是我们股在大婶家住的时间最少的人,部队在边境打仗一年,我只在大婶家住了三个多月,即使如此,大婶家的氛围却让我时不时想起。
      部队回撤后,我也转业地方,开始忙于养家糊口的日常劳作,一旦说起当年的参战经历,我也经常会想起大婶一家,会给我的家人说,我在云南时的房东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家庭,他们乐观、他们勤劳、他们朴实、他们友善。
      随着时间过去,再去麻栗坡、再去看看老房东、看看自己战斗过的老山和山下的南温河、看看安葬着战友的烈士陵园的冲动一次次使我想要说走就走。但是,麻栗坡毕竟相去几千里,苟且到2014年,在我们团参战三十周年到来之前,我主动担当联络了江南附近的战友,终于在六月成行,踏上再上边疆的怀旧之路。到达麻栗坡县城的那天,已经是下午三四点的样子,我们不想耽搁,指挥租来的包车开到大坪镇。战友们一下车,当即鸟散,各自都快步去 找自己当年的房东家的位置了。我带着老婆和女儿,也很快在小水库坝头找到的房东家的房子,同时和房东弟弟接通了电话(怕耽误他们工作生活,没有事先告诉他们),知道了房东一家都已经离开大坪镇,分别在县城和省城生活了,心里有一丝丝的缺憾,更多的却是一种欣慰,大婶一家的安康是我乐见的结果。看着熟悉而老态陈旧的二层小楼,我和租住在小楼里的人打个招呼,就走了进去,努力寻找着当年的痕迹。
      在我们将要离开麻栗坡的前一天,我经不住弟弟妹妹的诚挚邀请,带着战友们去房东二妹家经营的饭店做了一次客。大婶因为到大妹妹生活的省城去了,没有能够见上,弟弟和二位小妹妹的全家人都来相聚,共叙别后当下。
      去年临近年底,房东二妹在微信上告诉我,她的儿子结婚了,春节要带着一家人回二妹夫老家浙江温岭省亲,大婶也一起到浙江过年,并且说大婶很想念当年在她家的解放军,希望到江苏走走,见见几位。我当时就觉得让大婶上门不妥,我的妻子也同意我的想法,于是决定,还是我们去浙江给房东大婶拜年为好。
      年初六,我们驾车来到离房东所在地还有几公里的地方找个旅店住下,初七一早就出发,为了少给房东家人添麻烦,我们在半路上在吃一点当地小吃,九点左右就按微信地址找到了房东二女婿的家。邻居帮我一声招呼,年已七十又二的大婶就快步从楼房里迎了出来。互道着新年的祝福,我的妻子也像见到了亲人一样,给大婶一个深深的拥抱。
      作为经历过战争的人,我不怕战争,我也讨厌战争。但是,我珍惜在那个时期所经历过的人和事,更珍惜给我留下好影像的那些人。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224
    积分
  • 232
    博文
  • 3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