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微循环

谱稀金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6437 0 0

 

 

事端与新作协开场锣鼓响彻云霄,吾辈不配和谐与''麻岔田鸡''欢声笑语,此类乌纱帽分发也不易,猪圈内的必摆设,圈外的呢?----难分难解是背地里的婆姨旨意,''德才兼备'',那不是过街老鼠提倡了三十多年的谎言,既是骗术,也就不必在意了.

 

 

[[人要精瘦,佛要肆宽齐大,肥头大脸,眉目慈善,两旁夹一对垂肩大耳朵?有人恨不得仿造大雄宝殿与堂屋,说真的;并不难?只不过是;胆怯得颤抖.说白了?在只物质富有,就连地域的地沟处处冒油的富饶区间,吸附PM25,最好不过的礼遇.

写博是良心与责任在寻觅平恒点的操行,就如农民除草本意是保护麦苗,尚属有舍子不同?勿使阅览者迷惘,厌倦,我真诚佩服绚丽多彩诸君博友的版面,哦;不易,是造化,不乏其人吧.

做文与做人,历古以来,''有机统筹'',天南海北,华而不实地哗众取宠,偷油老鼠挥动滑翔的翅膀,东周列国.自五四以来,觉醒得杰出人物?如鲁迅算一个,上溯五千?不敢也不必妄论四大名著'哦,文学是人学,是永恒追述不及的?也勿需变法. 巴金说;''一生探索人,还是被''梁效''所迷惑',一切文学打扮着阶级的烙印,在我看来是鼓动人门做''性奴''而已.

 

维莎里昂.别林斯基说;诗歌与诗人的斟酌,有真情与热情之分------在我看来,真情的诗人?惟妙惟肖,真情的诗歌;是炉火纯青式的熔铸,冶炼与熔化在空间,地貌与万物间,

吾辈博出的[博]''物质'';如玩皮的老猴子,捉一二个虱子,殷勤地奉献给祖国与大地,勤勤恳恳,忍辱负重,任劳任怨的奴隶.常超凡偏离赋兴比,空间联想,文字散漫跳跃?音乐节奏,五韵不全,音押不规律,心动速过与滞缓;至关重要?错字别字?琳琅满目,凡此种种,实实在在地给诗歌艺术嵌入不雅之感,只不过是?时代病态的表率,人不与之共鸣,情理之中,乞讨猴猿的恩宠与足迹,不利索,不体贴,不体面,不厚道.离[腥]不离德,离[敬]不叛道,散养与圈养?那个好呢,自强不息,与乡土融合,吸取''[[屁爱沐二点五]]'',以不捞取,榨索纳税人的汗水为准绳.总之;把心真诚地奉呈与生我养我的祖国与奴隶------

[[空欢呼]]

不知是欢喜

还是那罪过

把欢乐写进梦里

让忍让的痛痒嵌进

绵延万里 粗粗细细

回流循环的血管内壁

皮毛虽然   遮遮掩掩

疗药愈补   衰亡礼数

 

[[忆荷花]]

时代造化的娇媚

有的挺立 有些摇摆

往年是翻滚的麦浪

躺在水面 安居乐业

时局造化的娇嫩

------

 

生活的累积是诗歌的原动力,写一首负责任的''诗';不易?小二或小三?要爬行大房之名列;处心积虑寻觅正宫的差次,博上位与博新鲜感亢奋,恨不得愈透彻愈逼真能替代伊倾吐,而负责任的网络歌者;以祖国民族大义为重,所倾所诉,难免隔云隔雾的感触观,--

我们活生身于行者不抵舞空的境遇,二等公民受益匪浅,几年前睡屋''掩''车库里苟合的,如此而已已车水马龙,问其何顾美融与''榻榻蜜'',时代进步了,需求量也大飞跃?

二等公民似乎是终身制,只几乎没什么不妥,几十年前骄奢淫逸的勇士,近来东窗事发,据消息灵通者透露,伊在大狱里央求作拜,''放伊出去,近亿家财充公抵押'',此君真可谓霸占式豪杰,为自由生梦想''金蛇脱壳'',把大狱与玈馆相去无几得看待,之所以豪情满怀地捞取,它们全然忘却法典的严肃性.

用朴素的意识,写一点简简单单的真理,确实不易,人们几乎如走钢丝样跨步,技巧出色一眼的用脑袋行路,欲花谜里,骗术翻新,骗取贴切,真挚-----

最精明的皇座,被媚臣包围,伸展手脚,总不那么些利索,你甩开膀子,是否瞎忙乎.

文学艺术,不如打擂台,只不过是几千年的恶俗,延续还在沿着.以四大名著著称的古国,危难时节大摆孔府孟子的演说,此招术愈来愈失信失效,士大夫诚然在变招.地沟里冒油,天际界飘浮PM2.5,似乎如泼皮的玩猴,戏弄着孺子牛,就算侬是妞妞,扭动悠妋窈挑的身价,挥舞楚楚动人的四肢,就算侬鸣啰开道,驶乘着迪拉客,或宝时捷,多多少少要吸一眼PM2.5的么.

这算不了什么,人们常自我宽慰着,大同天下事,侬又不是臭老九.

春天里的春光,各人有各不相同的期待,我常不经意间书写一点与披虎皮,气宇幹酣,道貌岸然,强词夺理的衙役们并不舒意的错落有致的字眼,衙役总爱滔滔不绝式开场白,理缺词穷地难以自圆其说,或许觉得过头了,推心置腹式将心比心,换位思考法,诘问反复无常,得出的结果大不相同;为黩肢开罪,为同道'掌'妖;无助依旧,蛮横的依然;凡此表象?礼数已绝,气数将尽,二脚一蹬,由它去吧.

对于这座浮夸的轮廓,我从陌生到有一眼皮毛样感知,转瞬即逝;如今连伊个皮毛也触不着了,衰老了,步履艰难了,有人一溜烟,来无影,去无踪,再回程,偷偷摸摸的.时代进步了,窗户外的桃花,粉红似的,争香斗艳.

 

[[简述文坛论坛里箱的媚俗]]

       古老之国,伊个文坛的'里程碑',正史没写;朝野没留传的'途径',它那奴颜与媚俗,到底是乡野流入府衙,还是衙门传递民间,无从考证,也不必追根溯源,以讴传讴,忤孽不道,总是嫌弃别致;舍子侬表达的无所云云,不透彻,说白了;''自家尔'想说的,又顾忌身板,要侬代言;而又往往以幸灾乐祸的口吻,欲盖弥彰式追逐大棒.究其根源,想方设法在某道上混,从前的富豪是雇佣家丁,流氓风骚配备齐全,延伸时下,网络水君,''人姻爷孕'',八面灵通,不是细皮笑脸白肉,就是文质彬彬式书生,文如武媚娘,武过杨家将,此间鸳鸯戏水式玩耍,愈演愈烈,从朝野卷入宫殿,从宫廷蔓延街头巷尾,其难分难解的是,地沟冒油锅台,PM2.5呛入鼻管心肺,只不过是帝国主义求之不得的?''自生自灭''------

[[恍惚]]

七十年代底,伤痕文学铺天盖地,纷纷扬扬蔓延,犹如绵延厚实的春雪拔节,压抑的地壁虫纷繁出笼------在这恍然不大悟的风火岁月,偶尔投稿与米市河55号,油印文件赫然醒目,要我某日达编辑部面呈;著名''洪XX'',其时吾忙于杂陈,但还是应约,接纳的''马''某,伊告诉我;他是该部编辑,''洪''主编临行去南京公出-----鸡皮疙瘩如冷水浇------延续至八十年代,二000,二0010-----自此不愿涉足浓郁文墨界河.足以明朗,文缘之浅,修养之薄-----我总觉得;丑恶的心灵,必将演绎丑陋的人生.

侬也配''三分法与四分法'';煞费苦心,煞有介事.咬文嚼字品味,地地道道的夜郎自大.

在眼下的论坛;有君已列举'文人'与'伪文人'之别,'诸'不知可笑之及,学几句''三分法''与''四分法''?就大言不惭地担当文坛之勇士,说三道四,指手画脚,指指点点,实质不过是自五四以来延续的汉奸'马邦''义侠式文笔勾画而已,演绎延伸为网络''水菌'',他[她]们自持担当猛烈义侠的角色,凭心而论,得到什么?天知地哓;有一眼可明证;混得一杯羹.

我已不读报,无雅兴''留''览杂志,不偏听便斜歪歪扭扭的八卦新闻?时分容不得,感情接受不合.有人说网络是靠不住花边新闻,而我大抵不这么看,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符合潮流趋势,但要真切地鉴别,凡事难,难就难在'没有必要',造假象机构大,大红大紫,机构多;星罗棋布,还轰轰烈烈,不攻自破的自圆其说,自得其乐------

似乎信仰已是灵丹妙药,莫非这世间真没''灵丹妙药'',非也;封锁,禁锢,用纸包住火的法典,大小汉奸们蓄谋已久,利灵了,志必定昏.

[[写在清明前夕]]

春困惑,春天总觉得有点累;如此而已,周而复始,约么有十个年头了.以往,每当窗外的鸟语;叽哩呱啦,似乎在告诫我;懒虫啊,枉为年轻力壮憨子-----终端是功名无份,也不该懈怠,终然是吃不到猪肉,闻闻那糟[灶]气,也没什么不妥.

近来醒得早,也许窗外的麻鹊与鸟,鸳鸯''鸾疯''在颠倒.而我;此时此刻?写下些百无聊赖的闲言碎语,与人做''嫁衣'',语无伦次,拽人笑柄,不值得,费时费心,乾坤照猫画虎,比柏林墙脆弱.

 

'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869
    积分
  • 269
    博文
  • 21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