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鸡.............

小小虎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4917 0 0

元月二日下午,老婆的姑夫送来二袋大米和一只鸡。吃晚饭的时候,我看到鸡被绑好放在塑料袋内,边上还放了一片青菜叶子和好几粒米。“我看你呆了吧?现在这种状况,它还敢吃啊?”,我说道。“你才呆呢!我刚才喂了好多,它都吃下去了,现在的是我才又加的呢。”老婆理可直呢。对了,三哥曾教我一招识别散养鸡的诀窍:看鸡的嘴喙,若是秃的就是散养的,要是圈养的,嘴喙就是尖的。我问为啥呢?散养的就要自己找食,天天用嘴喙啄食,它的喙能不秃吗?我想这太有道理了。今天刚好检验一下啰,就顺手把它的喙托起来看看,左看右看,因没参照,也看不出所以然来。再看看鸡冠,我站起来对老婆说:这鸡冠这么红,估计肚里有好多鸡蛋的哦。“那我们用一个大的纸箱养起来让它生蛋好不啦?”,我白了老婆一眼,那家里像什么了,再说不是满屋鸡屎味了啊。我郑重宣布:吃好晚饭,我抽支烟,你洗碗筷烧水,我来处理鸡。

吃好晚饭,抽烟的时候把以前看到宰鸡的场景快速的在脑中过了一遍。水开了,找了一大脸盆,洗干净一只碗,放了半碗干净的冷水并放了点盐,一刀下去,鸡就呜呼了,温柔的把它的头夹进翅膀,这时候看到它的脚还被绑着,心里还想:真是杀鸡不放脚?!这活干得可不地道啊!赶紧把它的双脚放开。准备妥当,刚准备加开水,我的妈啊,它居然站在脸盆里了,我大叫:老婆,它站起来了,这怎办啊?“啊哟,你不要叫我,这事我不敢,不要让我看到好阀”。没办法,硬着头皮抓牢翅膀,对准脖子又补了一下,这才安稳。顺利的洗干净,最后一看,鸡蛋真的木有,二个小蛋蛋白白嫩嫩的出现啦。

本来上次在单位听同事说菜场宰鸡工人一年能挣三十多万,这次有鸡上门,我也就先在家练练手,万一真的下岗了,到时候也去菜场设摊,我也不要挣那么多,一年有两万的收入,交了六千多养老金,自己留一万多开支也就足够了。心想小时候在家养鸡养鸭养兔养绵羊,自己养的绵羊,一放学就围着我转,有这些打底,宰鸡这活不会有问题的。但通过这次实践,肯定不是这样的,不仅仅这是技术活,就这两天一想到宰鸡过程,一股温温的怪味时常环绕在自己的耳鼻周围,还是做自己的会计核算吧,不要抢人家的饭碗了。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19
    积分
  • 21
    博文
  • 0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