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带上老少,出门转转

采勤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5490 0 0


带上老少,出门转转


沉鱼



    1.

今天去苏州,原本打算带上外甥女和小姑子。先打外甥女的电话,她说要在家带儿子,让她带上儿子(二十个月大)一起去她同意了,然后打小姑子的电话,她说要在家烧饭给儿子吃,但是我们却不能让她也带上二十二岁的儿子。后座四个人显然会很挤,况且有个活泼好动的幼儿。

等到我们快出发时,老妈打来电话问今天中午到她家吃饭去吧,我说不去,上苏州去呢。电话刚挂断,老妈的电话又打过来了,问能不能带她去。我支吾一下,一时沉默。

老妈说,还要考虑?是不是不想带我去?话已至此,我只能答应。

没打算带上老妈一是因为她大病初愈,二是后座上有个任性好动的小孩。

接上外甥女和小外孙,然后朝南门开去。

老爹和老妈已经在路边等着了。

这是老妈病愈后第一次出家门,我得格外小心。

这段时间我一直等弟弟从桂林回来,因为他回来就可以带老妈乘她想乘的飞机,带老妈去她想去的她大女儿那里了。可是,弟弟回来了,老妈却不肯去桂林了,理由是上飞机爬不动楼梯(舷梯)。

有时候也怨弟弟,夫妻俩一人一部车,自由职业,到处游玩,可是从未带上老妈老爹,两个老人进进出出基本都是我们带上。老人家真是奇怪,巴心都在儿子身上,哪怕儿子再富有,总不想麻烦儿子,不轻易向儿子开口,却心安理得地、幸福快乐地接受来自女儿们的种种照顾和各种贴补。

比如老爹一开口:让小军……,老妈就堵上:你,你就会烦人。

2.

小外孙一上车,我故意严肃地对他说,你要乖点,不许乱动,不听话以后就不让你坐小公公的车子,不带你出来玩了。小家伙朝我看看,一如既往地在车上动个不停,小嘴巴说个不停。外甥女知道无法限制她儿子的一切行动,就说,姨父,你开你的车,不要管后面我们的事。是的,高速上开车不能分心的。

小家伙一会儿坐下,一会儿站起来,把窄窄的后座当作他偌大的活动场。我们都盼望他睡觉,一觉睡到苏州醒。但是他的玩性很大,正处在兴奋中。

到无锡界内时,看小家伙他妈吃不消了,我板着面孔骂他,他不动了,笑眯眯地盯着我看,我忍住笑,依然板着面孔,他偎到了他妈的怀里。

一会儿,她妈朝我示意——小家伙要睡觉了。

车厢里安静了下来。

车很快到了苏州。

3.

到了儿子住宅小区,漂亮的楼房、茂盛的树木、整洁的草坪立刻引爆小家伙的兴奋点,只见他迈着一双小脚,在林间曲径上疾走,在洁净平整的草坪上疾走。大概小脚踩在草坪上更有趣,他专往草坪上跑。我们乐呵呵地看着,笑着,也不怕他跌倒,草坪上舒软的很。

后来还是外甥女硬拉死拽,小家伙才肯上楼。

到了楼上他舅舅家,就像进了自己的家门,小家伙熟门熟路似的这个房间玩到那个房间,这个东西那个东西都要他伸手摸摸、拿拿、玩玩。

见他玩一只电脑键盘,他舅舅说,键盘送给你好吗?他点点头,然后把键盘抱在怀里走出房间,走到他妈妈跟前,嗯嗯嗯地说着,大概是在说,这个东西归我啦!

我负责小家伙的警卫”“保安”“服务等工作,她妈和我妈室内参观,不住地称赞,儿子儿媳在一旁介绍。

一切完备的新家,阳台上晾晒着衣服,厨房里一应俱全,冰箱里整齐地码放着各种各样的食材。客厅里别致的小花架、餐厅里非常实用的小货架,还有书房里有门无门的书柜等,都让我喜欢。孩子们的眼光和品味都不错,蛮有情趣和情调的。

大概是初搬进来,白天要上班,晚上时间也紧,孩子们家里的东西还没有归顺好,三只大箱子还立在过道上,显得有点凌乱。想帮他们收拾,却又是不可能的,没时间,也插不上手,不知道归顺到哪里。

孩子们自理自立,这不真是我们所希望的,是我们做父母的福气吗?

4.

已经十二点了,我们下楼到外面吃饭。

一见到漂亮的花草树木,小家伙又极度嗨起来了。青青的草坪依然是他的最爱,倘若让他看到人可以在草坪上打滚,他必定滚咯不停。我们用前面的儿童活动区转移他的兴趣,他果然中招,急急忙忙地奔向那里。秋千、滑梯、弹簧马……一一扑过去,拉都拉不开。他妈抱他坐弹簧马,小家伙屁股刚落下就抬起来了,我们以为他害怕,就都哄骗他,安慰他。他用手指着马背,嗯嗯嗯地说着,他妈用手一摸,噢了一声,原来六月的太阳把弹簧马晒得滚烫,穿着开裆裤的小家伙怎么坐的下去呢?

我们都开怀大笑起来。

没有儿童座椅,我们的饭都吃得不安稳。我和外甥女轮流带小家伙出去玩。曲里拐弯的生活空间大楼,小家伙到处跑,我像他的大尾巴被他拖着也到处跑。到处是玻璃,需要格外小心守护他。在一个拐弯处,我看到卫生间,想去,跟小家伙说好话,他乖乖地跟我进去了。我蹲下,他也蹲下,我小便,他也小便,当然他的尿尿在池外。出来,见到水池,他知道伸出双手,意思是洗手。

在又一个拐弯处,玻璃门里面,有两个人一卧一坐,在这安静出午休,小家伙拉我进去,坐在大理石台阶上,让我也坐下。然后他东看看西看看,难道他玩累了,歇歇脚?

可是,一见他妈寻来,立马起身,奔他妈去了。

回到包间,鸡汤上来了,我赶紧喝汤吃饭,然后换班,带小家伙下楼坐摇摇车,好让他妈安安心心地吃饭。

下了楼,小家伙直往明亮的通道出口奔去。站在通道出口处,小家伙的双眼炯炯有神地四下里打量,手脚居然安静了下来,似乎在想些什么。正好奇着,他的小脚又疾奔起来了,我赶忙追随而去。

摇摇车上有一位小女孩,正一边玩一边张嘴吃着妈妈喂的米饭。我家小男孩还蛮懂礼貌的,在一旁耐心地等着。

5.

吃过,玩过,我们开车前往花木市场,孩子们需要买几盆花装点新房,清洁室内空气。

孩子们的车在前面带路,五块钱的高速,很快到达目的地。我主动请战,带小家伙,好让外甥女给我儿子儿媳当参谋。

花房外的路边全是带刺的盆栽玫瑰,小家伙一下又一下扑过去看那些一朵又一朵的红花,还伸手摸,都被我一次又一次拉开。他在前面低着小脑袋疾走,好像故意跟我作对,要把我甩掉,我在后面穷追猛盯,一分一秒都不敢大意。我纳闷地叫道,你这个小东西哪有这么多力气不停地奔跑呢?话音刚落,小家伙跌趴到地上了。扶他起身,见他小手儿摸了一下腿子,我以为摔疼了他,看了看他的手,没事,想看他的腿,他甩开我的手,又朝前跑了。

我把他领进花房,想让他看看花,长长见识。只见他看到满花房各种各样的花木,愈加的幸福激动,这个摸摸,那个揪揪。好在人家见我们有专人盯着,不担心花木被弄坏盆子被打碎,还一个劲儿夸小家伙好玩可爱。

花房里堆放空花盆的地方藏着一只黑白小狗,小家伙看到了,非要走近小狗,想和它玩或者想捉住它。这只小狗瘦瘦小小的,见小家伙靠近它,立刻就躲开了,往杂乱的花盆缝隙里钻,又好像跟小家伙捉迷藏似的,露出它的小脑袋,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朝小家伙看着,惹得他又朝前迈了几步,它又往里躲去。

那边,一家子人已经选好了几盆花,用推车推着,小家伙看到了,奔过去,忙手忙脚地捣乱,只得又一次把他带离。他看到花房过道上有一条长长的黑色软皮水管躺着,连忙跑过去,拼命拉动管子,嘴里发出费力的声音。他妈看到了,不让他玩,一个劲儿扳他手指,想从他手里夺下水管,但是他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并配合他的哭。只好让他玩一会儿,临走时,把他的手洗干净了,把他抱上车。

这次上车,把他的鞋子脱了。他干脆把袜子也扯掉了,站在后座上,趴在那,看后面的车,后面的风景。很快,大概他累了,滑到他妈怀里,他妈一阵窃喜,赶紧哄他睡觉。

小家伙眼睛眯啊眯的,小嘴巴也停了,他睡着了。后座上的外甥女和我老妈解放了,摇啊摇的也闭上了眼睛。

6.

进去无锡界内,先生突然问,我们到无锡双珍家去好吗?后座上的两个大人立刻有了反应。

啊,到无锡大阿姨家去吗?外甥女问。

到无锡了?到双珍家去吗?老妈在证实刚才耳听的。

嗯,到无锡了,你们想不想去?先生再问。我知道他想去,就说,好,我们去玩一下,吃了晚饭再回家。

每次从苏州儿子那往回开,到了无锡,先生总要提出去无锡我二姐家,但每次都没去,都只是说说而已。那是因为无锡有我们的亲人,每每经过这次自然会想到他们,但不愿意打搅他们,麻烦他们,特别是不愿意让他们破费招待我们。以前去无锡,饭店里吃饭我和先生买单,现在姐姐生活条件好了,就不让我们买单,但工薪阶层的他们平时还是很节俭的。何况,现在儿子长大了,谈女朋友了,他们想换一套新住房了。

我说,让我先打电话问问双珍有没有空。说着,我举起了手机。

别打了。不要麻烦他们了。先生又打起了退堂鼓。

去就去吧,这次老妈瑶瑶都在,带她们去看看吧。我坚定了语气。老妈和外甥女都赞同。

车从无锡高速口出来,几分钟时间,就驶入了二姐家小区内。

姐夫已在小区内等着了。

外甥超超也在家。

小外孙一下车就醒了。先生一口气把他抱上了七楼二姐的家。不料,这个陌生的环境,他抗拒,不肯进屋,拉着他小公公的手要下楼。他妈妈上了七楼后,抱着他,跟他说了一些好话,再加上无屋里的超超拿平板电脑诱惑他,他进屋了。

让他坐在小凳子上,看熊大、光头强,那安静着迷的神情好可爱啊!

一会儿,二姐回家了。她说晚饭到饭店里吃,我们说就在家里烧几个素菜。

拗不过她,我们下楼去饭店。

小家伙快乐自由地走在对于他来说完全陌生的小区内,竟然一点儿也不怯生。我忍不住追着他用手机给他拍照。拍他和他妈轻松地并排走着,拍他随意走在他大婆婆的前面……

出了小区,见一家超市里有摇摇车,他丢下我们所有人,往超市里钻。一行人只得跟随他而去,让他过一把瘾再去喂饱我们的肚子。

一进饭店,外甥女首先关心的是有没有小孩子座椅。得到的答复,我的心也跟着轻松了一下。

这家饭店上菜速度很快,菜的味道也不错,我们吃得快,小家伙吃得比较安定。

我吃得差不多了,便带小家伙离开餐桌,好让一桌子的人吃得安稳一些。

小家伙小脚儿一落地,便在店堂里乱窜,跟着他,心都揪着,生怕他碰着拥挤的桌子、椅子和食客、店员。好在,很快他喜欢上了水箱里成群结队、悠哉游哉的金鱼。站在一把座椅上,我扶着他,他和金鱼们玩了好大一会儿。

隔着玻璃玩金鱼,小家伙终觉无趣,我带他出了饭店,在饭店门口街道上玩。他又故态复萌,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完全不顾危机四伏的人啊车啊,甩到着两只小手臂,往前疾走,又忽然转向朝别处疾奔,还开心地笑。我觉得他是故意逗我玩,跟我调皮,我紧张着急奔跑追赶的样子在他眼里一定很好玩。

这小家伙机灵得很哪!

6.

现在交通真是发达,上午十点从金坛出发,中午到苏州,下午买花,傍晚去无锡,晚十点已经在家看电视了。这在过去想不都不敢想。老妈感慨地说。

小时候,跟着母亲夜宿车站,一路辗转才在夜间,到达苏州舅舅家的往事历历在目。

后记:

这次带病愈后的母亲出门,让母亲后来常常提到,她感叹地说,那次到苏州无锡玩了一趟,回来身体舒服多了,心情好多了。

有时,我会说,你儿子儿媳一人一部车,到这里玩到那里玩的,也让他们带你们出去转转呀?有时叫你们,你们却不肯去。

母亲听了便不响了。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20
    积分
  • 321
    博文
  • 32
    被赞

个人介绍

一个用不倦读书,勤奋写作召唤、引领学生爱好语文,喜欢文学的教育工作者。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