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废土堆上,那寂寞孤单的黄

采勤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5372 0 0
  

 废土堆上,那寂寞孤单的黄


虞彩琴

1

带学生游玩过了新开发建设的湿地公园往回走的路上,我看到了路边支离破残的田地、沟渠、田埂,看到了萎败的、死去的庄稼、树木、花草,还有千疮百孔塌颓的房屋。

新生事物的诞生以旧事物的消亡为代价,没有毁就没有立,没有亡就没有生,这是变革的法则和规律,但是,我以为旧的东西未必不好,新的东西未必都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未必合人心意,比如眼前的,因驱逐、占有、取代、毁灭与重建带来的无序、杂乱、破残、颓败,令我一路郁郁生悲,感慨不已。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遇见废土堆上那寂寞孤单的黄的。温煦的春风中,四五株油菜花却显得稀疏、消瘦、孤寂、凄凉。数的清的小小的花瓣,抖索着,仿佛随时都会零落。我不由自由地停下了脚步,凝望着这四五株油菜,内心充满了怜惜和凄楚。

你看,它们细细的嫩茎顽强地顶着零零星星的黄,似乎想在这偌大的世界里,在这片曾是良田里争得一席之地,用自己最后的一点点绿、一点点黄装点郊外的风光,修饰春天的美景。

我冲着它们伸出了大拇指,像对学生那样,大声地夸赞道:“油菜花,你们真棒!”“油菜花,不屈的生命力!”“油菜花,这片土地本属于你的,你要坚持住!”每一句都积聚着我对油菜花的同情、赞赏和支持。队伍停了下来,前面的学生也转过身,扭过头来看我,好奇、诧异、无解。我不作解释,仍然目视着这几株挺立着的、瘦弱的身躯,继续说道:“是谁掠夺了你的田地,让你无处安身?我们不要高楼大厦,不要钢筋水泥,我们要长满庄稼的田野,我们要繁花遍地的沟渠、田埂,我们要树木葱茏,小鸟歌唱,绿水萦绕的村庄。”我聪明的学生,我纯真的孩子们,舒展了眉头,却收敛了神色,我知道他们听明白了我的话,他们懂得了我的心。

有孩子掩嘴偷笑:“老师今天好搞笑!好玩!”立刻有孩子驳道:“好玩什么?有什么好玩的,庄稼都破坏掉了!”

队伍继续往学校方向有序走去,我的心却不能平复。

难怪现在的人看油菜花要跑到老远老远的地方去。鱼米之乡的人居然要跑到江北,跑到外省去看油菜花。

2

三十多年前,油菜花的海洋里起伏着一座黄砖青瓦的乡村小学校园,它那无边无际的黄一下子涌到了我的眼前。没有围墙的小学校园,淫浸在泥土的芬芳和油菜花的浓香里。蜜蜂、蝴蝶、小鸟自由自在地飞舞、鸣叫。或飞落在窗台上,或跳蹦在走廊上,朗朗的书声中有蜜蜂的凑趣,有小鸟的应和。

下课的铃声刚刚敲响,我们的心儿已经飞出教室,我们的欢声笑语已经响遍校园内外。

游戏是我们乐此不疲的课间娱乐。那次,我们演绎一场伏击战,我们钻进了油菜地。我鼓足个劲往菜地的纵深处急速地爬行,为的是不让“敌人”发现目标,不让“敌人”追上。

上课的铃声仿佛从天外传来,我赶紧往回爬,我要爬出油菜地,我要去上课。结果,任我怎么奋力快速地爬行,就是爬不到田边,看不到田埂,心里既着急又害怕。猛然想起,可以站立起来寻路,于是,钻出密集的菜枝、繁花,站直身子,把头颅高高地抬起,踮着脚四下张望,确定好方位,然后再次把身子埋进油菜丛中,沿着浅浅的垄沟,一个劲儿地往前爬,往前爬……

等到我爬出菜地,走进校园。校园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各班都在上课。我猫着腰,沿着墙根,躲进了厕所。只是没想到,厕所里已经躲藏了小丽、小英这两个“难民”。

乡村简陋的厕所且能容人?我们强忍着熏天的臭,苦苦地挨时间,挨到下课溜回教室。

有一件事可以做,就是相互剔除乱发中的花瓣,拍打掉头发上的花粉。

不管我们如何掩盖,结局是我们被拎到了办公室,面壁思过。

可是,那满世界的黄啊,那满心的喜悦,三十多年过去了仍激荡在记忆的海洋里。

3

在乡镇小学教书的时候,为写作文,我把学生带到了长荡湖边的那片油菜地里。长荡湖西岸广大的沃土上全是金灿灿的油菜花,空气里满是油菜花的香味,满是蜜蜂酿造的花粉香,还有油菜嫩茎、嫩叶的青丝味,泥土的土腥味,好闻极了。

打开身体的所有器官,贪婪地把这一切吸纳进我们的体内,让清新的气息清洁我们的五脏六肺。孩子们最喜花间的蜜蜂和蝴蝶。他们追逐着飞蝶,逗引着蜜蜂,学着蜜蜂顽皮地煽动自己细细长长的双臂。他们被神出鬼没的彩蝶弄得气喘吁吁,晕头转向。不小心折断了菜枝,踩塌了菜茎,还要挨老师的批评,还要提防农民伯伯的发现。

可是,与在这里寻到的快乐和自由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孩子们唱着春天的歌,朗诵着赞美蜜蜂,赞美劳动的歌,把身心融于这片灿烂中,融于大自然的胜景里。

农忙回家,帮母亲收菜籽。小心翼翼地捧起一把已经晒得脆脆的,灿灿的菜籽枝,走到母亲身边,把它轻轻地放在母亲早已平铺好的帆布晒布上,一趟又一趟,一把又一把,小心翼翼地捧,轻轻地放,唯恐动静大了,籽荚爆裂,金贵的籽儿散落到泥土里。那是我对“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最真切的感受。

我每放一把,母亲都轻轻地压一压,避免用连枷拍打时,蓬松的枝弹跳起来,把爆裂的荚里的菜籽飞溅出晒布外。

我站在那里,绷着袋口,看着母亲把一簸箕一簸箕的菜籽瀑布似的倒进大大的、深深的袋子,想到油锅里慢慢鼓鼓起来的微微焦黄的肉圆。母亲总是把油锅里炸碎了的肉圆捞出来,给我们解馋。完好的肉圆她是舍不得给的,所以,那时的我眼睛死死地盯住油锅,心里热切地期盼着滚沸的油汤开出肉圆花,然后花瓣脱落……腌制的莴苣、莴苣皮淋上菜油,油汪汪的,香喷喷的,一大碗白米饭,就着它很快就扒进肚子里去了。

还没分田到户时,家家粮油很金贵,母亲避着父亲,偷偷地给我要带回学校吃上一周的咸菜或咸黄豆里多放一勺半勺油。有了这菜、这豆,饭也就香了,心也便妥帖了。

5、

一直清楚地知道我喜欢金灿灿的油菜花,不是城里人那种喜欢油菜花妩媚的花朵、艳丽的黄,喜欢油菜地的宽阔无边的气势,而是喜欢油菜籽的粒粒浑圆饱满,喜欢香喷喷菜油拌过,炸过、煮过、炒过的菜,喜欢被菜油丰润着的生活,滋养着的日子。

在这个小城无力投巨资把公园所有的圈地都按规划实施完善后,抛荒在公园边缘的几片土地很快被附近的农民抢占了。人们在这里迅速地种上了蔬菜、庄稼、苗木等。于是,这一片地里就有了油菜的娇嫩的苗头,有了茂盛的枝叶,有了大片大片耀眼的金黄,有了密集的饱满的荚……

在油菜齐腰高的时候,每次散步,我们都会从它们身边,看着它们开出一朵又一朵的花。这片地,没有路灯,很少有人从这里过。没有月亮的晚上,这一片暗暗的,寂寂的,走在这里能听到油菜生长、变化的声音。油菜地特有的氛围,油菜地特有的气息和味道,让我们于暗夜里身心都能融于它了。走到这里的时候,我们会不自觉地放慢脚步。有几天,我没有去那里散步,去了,老公告诉我油菜结子了,他让我用手摸摸,说:“饱饱的,实笃笃的。”我们彼此能看到眉眼里的笑意,彼此能体会到那份秘而不宣的快乐,因为我们都是农民的孩子,我们的根在乡村的土地里。

什么时候油菜成了景观植物?在我的家乡到哪里寻到大片大片的能染黄大半边天空的油菜花?现代繁华的城市是我安身立命的地方,而绿树掩映,小桥流水的村庄,稻花飘香,蜂蝶流连的田野是我精神的家园,灵魂的栖息地。

当油菜花成为景观物的结果是市场的假冒伪劣食用油,地沟油上了我们的餐桌,侵害了我们的身心,我们只能靠香料来制作色香味俱全的所谓美味佳肴。

你闻过乡间小油坊弥散出来的菜油香吗?油菜籽收获后的几个月,乡野四合,空气里飘荡着油菜的浓香。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20
    积分
  • 321
    博文
  • 32
    被赞

个人介绍

一个用不倦读书,勤奋写作召唤、引领学生爱好语文,喜欢文学的教育工作者。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