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上阮有樱花

采勤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5408 0 0

上阮有樱花


深海沉鱼


很多年前的一次山间行走让我记忆犹新,每每回想起来如梦似幻,如临仙境:

一条山间马路洁净白亮,像一尾舞动的银蛇优哉游哉潜入青山密林之中。傍路而筑的农家小楼间布在绿树繁花丛中,若隐若现,恰似片片红云缀青坡。我讶异于这里的每座小楼拥有锦绣繁花——粉红的是桃、嫩白的是梨、鹅黄的是油菜,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花树。庭院里,鸡鸭闲散,小鸟啁啾,蜂飞蝶舞。小楼茶色或绿色玻璃窗像魔法中的镜子反射着太阳的光亮,折射出小楼人家的殷实和祥和。

山风习习,轻撩额发,草木的清香潜入鼻息直达肺腑,通体舒爽,有迷醉的晕眩,然而,彼时,我只是一个匆匆过客,被凡尘俗世牵绊着远去了。

而今得知樱花落户山村上阮,且有千亩之巨,想象漫山遍野的嫣红粉白,团团簇簇便欣欣然驱车前往,像赴千年的约会,想故地重游,重拾欢愉,想再酐畅淋漓地迷醉一次。

一直以来,在我心里樱花远在日本,樱花的烂漫属于日本,属于能去他国的“贵族们”,没想到近年,它们三五成群地开在中国的大城小镇,它们成千上万怒放在中国的乡村山野。其实,樱花远在日本是我的寡闻陋见,樱花原产于中国,中国樱花种植史早于日本千年呢。

车在疾驶,人因着车窗外不断变幻的美景而心弦撩拨,旋律跌宕:大片灿烂热烈的油菜花忽闪到了身后;绵延起伏的山陵载着我们绿海泛舟;迎面而来的是上阮农业产业园,各种各样的经济林木一次次地刷新我们的眼睛,葡萄园、桃园、枣园、梨园、水芹园、毛竹园、红叶树种园、茶园、孔雀园次第粉墨登场又急速隐去,我们一再地让司机“开慢点,开慢点”;凝眸远方,那亮白的是……蔬菜大棚;看,那是水库!多清澈的水啊!有人赞道——山间藏有不少这样的方塘、这样的水库,像一块块温润的碧玉嵌入大地的怀抱。

“上阮已无一片荒地,所有的山地都已完成了基础设施建设;上阮一年四季草木青翠,花果飘香,空气新鲜,是“菜篮子”“果盘子”“米袋子”……”向导老李指点着车窗外飞速而过的村庄、农舍、山地、林木、园区、水库……如数家珍。是“茶盅子”,是“花瓶子”“鸟笼子”我由衷地“插播”道。

千亩樱花园到了,车厢里飞涌而出的蜂蝶,扑闪着欢快的翅膀,奔向花海密林。似锦嫣红盈媚眼,幽香淡淡逗蜂蝶,我们狂喜乱舞,我们尽情汲取。满目的樱花肆意地烂漫,不遗余力地盛开,优雅地凋零,完美地谢幕,浅浅粉粉,似雪似雨。人行花海浮云中,有羽化蹁跹的欢愉,也有花开花落,聚散一场的哀思。仿佛自三月桃花之后,上阮把山间所有的粉红嫩白都凝聚到了这片琼枝玉脂般的樱花林里了。

啊,层层簇簇的樱花片片珠玑,娇艳欲滴,倚风起舞,清香低回,透着山野的清凉和江南的诗意。感谢青山林泉间有一座盛满樱花的村子,把人们的欢笑高高地挂在枝头,也把人们的忧烦藏在树根下。我多想摘一截琼枝玉花送给我亲爱的姐姐,那年她辍学来到这里的茶园,辛苦采茶,为的是能让我和弟弟继续读下去。没有她当年的付出,哪有我今日踏青赏花的闲情日子。我还想带她重返旧地,用美丽富裕的山村新颜驱散她心底闭塞、贫穷的山村旧貌。

站在梦一样的花树下,多情应笑我心思缠绵,什么时候我们可以一起来看花海云雾?手挽着手,肩并着肩,让山间的清风花雨荡涤我们的凡尘,用樱花的浅白红粉擦拭我们多皱的脸。你的忙碌一直是我心里的痛,来这里吧,沐一场樱花雨,走一遭花香路,我们一起看西山晚霞。站在梦一样的花树下,放松疲惫的身躯,舒展倦怠的灵魂,带着浪漫的心跳和泛滥的温情,和一朵花对白,与一只凤蝶嬉戏。“我在开花!”它们在嚷。“好美!好美!”我在笑,笑着笑着,成了一枝摇曳的花蔓,风姿绰约,轻盈透明,说不尽的素洁和美好。“吾愿生生花里住”——它写在了我的第32本读书笔记的扉页。

 “走,到我家吃农家菜去!”老李热情地招呼着,散养的草鸡蛋炖水库新鲜鲫鱼汤的美味瞬间在我的舌尖上盛开了……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20
    积分
  • 321
    博文
  • 32
    被赞

个人介绍

一个用不倦读书,勤奋写作召唤、引领学生爱好语文,喜欢文学的教育工作者。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