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树•码头

朗读者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5571 0 0

 

见着城市里林林总总被整修得漂漂亮亮的景观树就会想起村子里那些散养的树,虽然村子没了,但那些树却在我记忆里各就各位站着。每次坐飞机透过云层往下看,树木密集的地方要么是大山森林,要么就是农舍村庄。大大小小的村落,树与屋舍相傍相依,绘成大地间最温馨的图画。

 

水码头是乡村最具生命意义的处所之一。几块厚厚大大的青石板或几根长长短短的树枝板堆成小码头,村子里世世代代的人都在那里上上下下来来回回洗着涮着,担回一桶桶水喝着用着,那些流淌在小村庄里的小河是一个村的母亲河,那些守护在河边的花草树木则是小河最亲密的朋友,它们是风景,它们更是生命的驿站。

 

码头四周长满树,粗粗细细,高高低低,有的挺拔直立,有的弯弯绕绕,有些在岸上,有些在水里。水很清,照出一切倒影,云,花,树,人,风吹影动,妙不可言。我们几户人家用的码头特别美,因为那里长着几棵高大的合欢树,有两根粗壮的树枝还与对面的合欢树相逢在水中央,粉红色的花朵散发着可人的芬芳,夏天,浓荫下,水码头就是孩子们的水上乐园。

 

男孩女孩在水码头各找各的乐趣。男孩子喜欢摸鱼摸虾摸螺蛳,再找点刺激狂欢一下。大雨过后河水上涨,青石板淹没在水里就长出了青苔,脚踩上去滑滑的,男孩子都是天生的冒险家,他们总是赤脚朝河中间青石板尽头探寻过去,寻找那种滑滋滑滋的刺激感,没有几个不滑倒的,脚底下一滑一屁股坐下去,对不起,青石板上滑着呢坐不住,索性乘机洗个冷水澡,嘴里含着水哈哈大笑,像合欢花儿似的。就在那当儿经常会有不速之客从树根里冒出头来向这边张望,紧接着甩甩尾巴划过来,眼见小水蛇逼近,他们才装作狼狈相逃到岸上。

 

女孩子们上码头除了帮父母洗洗涮涮外,最喜欢做的就是扎堆洗头了。在夏天,过了农历六月六,就能用冷水直接洗头了。她们端上脸盆首先去村子里采一种可以洗头的树叶,这种树叫顶茄,学名就是木槿,它开紫色的花,现在也是城市里常见的景观树,据说有净化空气的功能。那时村子里长着许多木槿,村民主要用它作篱笆栅栏。到夏天,女人就采顶茄叶也就是木槿叶洗头。女孩子们一人采上一盆子顶茄叶,聚到码头上,洗净,揉搓,不停地揉搓,渐渐地木槿叶就变成了“木槿香波”,青青的,香香的,滑滑的,润润的。散开辫儿,把头发放入“木槿香波”中,揉搓,揉搓,然后,直接站到水里清洗头发。那种润滑的感觉岂止丝般柔顺,根本就抓不住头发,抓着头发像抓着一把油一般润滑。一盆“木槿香波”可以供几个人轮流洗。洗完头发坐那里看男孩子们耍派直到头发晾干蓬松。发质一直很好是不是跟小时候用“木槿香波”洗头有关系呢。

 

码头是孩子们的水上乐园,树是孩子们的快乐天堂。楝树果果啪啪子,柳树枝上抓知了,竹尖儿上掏鸟窝,爬上大槐树捉人人,想吃枣儿被虫蛰,偷摘桃子讨人骂。一切的玩乐,一切的野趣取自大自然,来自大自然。这就是最朴质地道的天人合一吧。所以如今当大地被钢筋水泥封住毛气孔的时候,蓝天不见了,清水不见了,鸟窝不见了,滑滋滑滋的青石板码头不见了,顶茄叶儿揉搓不出她处子般的清香柔滑了,排列整齐的景观树,它们也只是风景罢了,树下没有孩童们的追逐,嬉戏,玩耍,怎么能叫树呢?只是风景。

   很幸运,我有树的记忆,水的记忆,码头的记忆。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91
    积分
  • 117
    博文
  • 21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