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我的书事@品品

朗读者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4073 0 0

 

问今有何事,乃不知冰桶,无论冰书,要不是品品的@,我已经被书雪藏太久太久。

 

小时候没有读书的概念,小伙伴们看的都是小人书,识字后的我是看着各种小人书度过少年时代的,到小学毕业除了教材除了小人书没有关于别的书的记忆。见村里叔叔姑姑辈儿的人看过手抄本,最记得有一本是一只绣花鞋,还有一本是梅花档案,皱巴巴烂兮兮的在他们那辈年轻人之间传阅,轮着看的人像得了啥宝贝似的。看了手抄本的人晚上就在星星下讲给大家听,我听了只敢缩着脖子瞪着眼睛后背冷飕飕半天不敢进家门。那种书送给我看也不要看。后来又有诗抄,我也不感兴趣。书是大人们的事,与我无关。对了,家里有本毛泽东诗选,红宝书,好奇翻过,没记住什么。

 

上中学时迷上了《少年文艺》,后来自己订阅,每期必看。迷上是有原因的,记得有一期里面有篇叫《忏悔》的文章,写一个小女孩每天上课都迷迷糊糊昏昏沉沉的,总是回答不出老师的提问,大家都把她认作差生,直到有一天她病倒,原来她是得了脑瘤才上不好课。老师们同学们都非常悲痛,特别是那老师更为自己以前对学生犯下的错误而深深忏悔。这篇文章对我的影响非常深刻,它让我明白不要仅凭表象对一件事一个人轻易下结论,每个人每件事也许都有你我所不知的背景。

 

1979年的寒冬我家小阁楼上堆积着一簇簇像宝塔糖似的从瓦缝里钻进屋的雪花,温暖的被窝里躺着两个女孩,表姐和我,表姐说给我讲个《第二次握手》的故事,她讲得非常投入,我没被故事本身打动,关于爱情我无动于衷,但我被表姐的博学多才镇住了,我们是同年,她咋那么会说,还看了那样的小说,而我却还是个懵懂的傻丫头。完了表姐又说这么好看的书你没看过呀,看了我们倒可以讨论一下的。我开始鄙视自己,并且暗下决心要多看点课外书,但表姐也真是早熟啊。

 

这之后我的读书生涯进入自转期,虽然晚也终于开窍,不只是死盯着教科书了。自己寻着看的第一本小说是巴金的《寒夜》,暑假里看到废寝忘食。学校图书馆不开门了,就跑到新华书店去买书看,自己买的第一本小说是茅盾的《虹》,虽然觉得买小说书有些奢侈与不当,但还是忍不住买了。那时正值伤痕文学兴起,课堂上躲着看小说的人不在少数,我有时也控制不了自己,曾被历史老师没收去一本叶辛的《我们这一代年轻人》。那时除了看书还听书。父亲买给我学英语的熊猫牌小收音机,我除了跟着学英语就是收听小说连播和广播剧,单田芳的评书也听了不少。收听的第一部小说是冯骥才的《爱之上》。某个中午隔壁奶奶在切猪草,我捧着收音机听《爱之上》,听得入神没注意奶奶在干啥就把手伸出去,结果左手食指被切出了白骨,留下一条深长的疤痕。

 

大学时代读的书是一辈子里头数量最多,也是最喜欢的,吐露青春的芬芳走过最美的年华,至今记得的作家和作品,想起仍心存温暖与感动、激情与怀念的有泰戈尔的《吉檀迦利》、《飞鸟集》、《戈拉》,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尼金》,拜伦的《唐璜》,莎士比亚系列戏剧,列夫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司汤达《红与黑》,马尔克斯《百年孤独》。抄写了这些书中的一些段落章节制成卡片随身带,好友结伴出行发痴时拿出来诵读一下。

捷克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英国戴维洛奇的《小世界》德国本哈德·施林克的《朗读者》是工作后读到的影响我的书。N多年前当我读到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贾平凹的《废都》和陈忠实的《白鹿原》时,发现中国的当代大家都来自黄土高坡。

 

是的,你看到了,走入我心田的都是文学。虽然现在雄踞书橱里的百分之八十都是与职业有关的专业类书籍,但文学始终是心里养着的花儿(请不要读成儿化音)。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请不要悲伤,忧郁的日子里,文学永远是你最贴心的玩伴。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91
    积分
  • 117
    博文
  • 21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