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钱听涛老人的乡音乡情

朗读者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4131 1 1

已经太久没写字,今天若再不写便真正是废人。戴上颈托写吧!

 

机缘巧合,结识了一位尚未谋面的常州名贤:钱听涛老先生。

一多年前的某个夜晚,接通了钱老从北京家里打来的电话,我除了开头向他问好结束向他道别外,几乎没插上任何话,他一气呵成足足讲了四十分钟,每句话都浸透乡音乡情。然后,他跟我约定说要是我愿意每周周末可以通次电话,一般上午他没空,太太出门不方便,所以他要出去买菜等做些事情,下午午睡过后三点左右可以通话,若晚上新闻联播之后可以通话。我说好我有空一定电话。

 

我虽一直记得这个约定,但却只是因为朋友有事才打过一次找他。心里惦记却没有行动,因为第一次通话过后我便心生些许悲凉,然后想不打也罢,听了反而难受。

 

那次他说自己离开故乡常州六十多年啦,一直没有回来过,老家也还有兄弟姊妹,但都年事已高,晚辈们平常鲜有往来,孩子工作也忙,所以竟像断了根的浮萍漂浮异乡没再回来。钱老说自己一直惦记家乡,关心家乡,从报刊媒体各种渠道得知家乡近年没有苏州无锡建设发展得好,心里非常着急,说常州可是人才辈出的地方,人文底蕴深厚,不输给它们的,为何就落后了呢?你们年轻一代要努力啊!听闻此言,我羞愧难当。从建设的重大角度来看,感觉自己就是蓬草一棵,仅仅苟活。而这两年自己在关节病痛中更是平庸度过,加之平时也不太关注城市建设进程,所以觉得没啥好向钱老汇报让他开心的。便食言了。

 

今天上午急着出门办事,却看到手机上有个未接来电,我打开一看竟是钱老的电话,赶紧回拨,钱老的声音依旧爽朗热情响亮节奏感强。钱老说正在看一篇我2008年发表在某刊物上的文章,有问题要讨论,就打电话给我想弄弄清楚,我就解释给他听。他说自己想说常州话,但现在没人跟他讲常州话,而且北京人说他说话还是南方口音,常州人来玩说他讲话一口北京音,弄得老人是两头不着落,“我到底讲的是什么话呀?”老人哭笑不得地问。且不论老人说的究竟是何种话,他的这份执着已叫人钦佩不已。老人说还喜欢吟诵,但自己的吟诵是自由调自己吟得开心的那种,因为有专家听后说他的吟诵是不上调的,算不得正宗的常州吟诵。接着他就吟诵了一首刘禹锡的《乌衣巷》给我听,我说自己开心就好,吟诗是件快事,不用在意那么多。然后我们一起讨论吟诵这首诗时的方言与押韵问题,我跟他交流了我的看法。

 

钱老说自己89岁出远门回家乡不方便了,其实我听出他感觉是无望了,常州方面有时也有人去,但都表示接待回老家不是那么简单,毕竟年事已高。看来老先生是要逼自己断了这份念想。但他心里装着家乡,装着乡音乡情,无法改变,怎么办,所以他决定近日把他的存书捐给家乡某高校,为家乡的人文事业做出贡献。并且还说多年前在旧书摊上掏到的一本书要专门送给我个人,认为对我是有用的,我又一次倍感荣幸而羞愧难当。

 

今天一聊又是四十来分钟。老人对家乡的期望之高有谁能扛?老人对家乡的眷恋之情又有谁能解?我在心里默默说:钱老,去北京一定看望您去!

 

但我也无法让您回趟老家故乡,这是一种痛!想着这世上又有多少人得着这思乡病,故乡痛,想起朱学东先生的《江南旧闻录》,想起屠岸老先生的吟诵《春望》,更想起赵元任先生的吟诵《旅夜书怀》——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15395005456
发送

1条评论

  • 91
    积分
  • 117
    博文
  • 21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