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游东邻首日封:窃听与乱想

朗读者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3982 0 0

酝酿数久的日本之行终于成真。

716日,上海浦东机场,全日空nh920航班。准时上机,坐在飞机里等候一小时后,喇叭通知空中管制仍需耐心等待。结果本来一点零五分起飞,被管制到四点半起飞,但很好,并非不幸,因为晚飞,第一次在飞机上看到了最令人惊艳的落日和晚霞,落日西沉时向天空抛洒出最后的绚烂,那是任何想象与画笔都无法企及的华丽色彩,一队队晚云如黑骏马般飞奔追逐而去,美艳的霞姑娘不停变幻着容妆,渐渐地它们融为一体,天黑,回家。原来天际的传说与人间的故事并无二致。

等待过程漫长,最可怜的是孩子们。坐后面的一家四口夫妇俩带俩儿子,听声音感觉小儿子显然调皮些,不停地问为什么还不起飞,怎么说话不算数,那母亲就变着法子让他安静,允许他玩电子游戏,说玩15分钟休息一下,然后再玩。他玩了一小时,母亲生气低声责备,男孩大声喊谁叫飞机不飞的,无聊死了!那母亲说:在公共场合这样吵可不礼貌哦。我回头看看这可爱的男孩长啥模样,结果那母亲说你看吵着人家了。后面我就忍住不再回头。

终于起飞,笑容可掬的乘务员来发晚中餐,每样食品上面都有英文,后面那母亲不失时机地教孩子说英语,水怎么念,饭怎么说,没说好还要孩子再说一遍,男孩居然也听话一一地说,猜,那母亲应该是老师,很注重孩子的品行教育,而我是个好奇的不算光彩的窃听者。

每次在飞机上都想把天空看个透,但所谓天外有天怎能看透,稍低时云层很厚很重,随着高度的上升,云层从浓云变成云朵,从云朵变成云丝,最后云丝消失只剩湛蓝,由此而想若要澄明清澈无杂念就必须上升上升再上升,但天至青则无雨,倒也是少了份叮咚的乐趣,这真是个两难的话题。曾经读到过一则关于泰戈尔父亲的故事,老泰戈尔也是位哲学家,诗人,宗教改革家。据说他有一段时间厌倦了尘世的烦杂,不忍人间的污淖,想出家去过清静修为的日子,于是他沿着雅鲁藏布江向喜玛拉山攀登,途中他看到清澈的喜马拉雅山雪水流淌下来流进了田地里,水变浑浊却浇灌了庄稼,他顿悟,返回家园,他觉得为世俗的丰饶而做浑浊的水更有意义与价值,这是不是就是星云大师的人间佛教呢。如此的清澄或混沌其实都是至高无上的境界,非凡人所能及所能为,但想想总也是无碍的吧。

飞机安全降落于成田机场。过关时感受到了日本人工作的严谨与仔细,可以用不厌其烦来描述。面对个别争先恐后大声喧哗的汉语旅客,工作人员用手势提醒大家有秩序地排队和填写入境单子。大家很快安静下来,我们都是很乖的人,都懂得入乡随俗,相信具有五千年悠久文明史的古老国度总有一天会回归它礼仪之光,我们有这个基因,在机等待近四个小时无人吵闹肇事,家长都管好自己的孩子,这些都是最好的明证。

坐上大巴,直奔东京都。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91
    积分
  • 117
    博文
  • 21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