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诗魂长在,咏声难忘

朗读者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3938 0 0

 

诗魂长在,咏声难忘

 ——悼屠岸大先生

 

    以前常听得人们把有大学问的令人敬重的长者尊为大先生,屠岸便是这样一位大先生。

    没有读过大先生写的诗,没有读过大先生翻译的诗,翻遍家里的存书,甚而翻遍大学时代的文学笔记、札记,都没找到屠岸大先生,比对了几首摘抄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也并不是大先生的手笔。但这一切不妨碍我对大先生的热爱与尊敬,听大先生的吟诵已足够。

   大先生是诗人,所以其吟诵与众不同,他对平仄高低、舒促音韵的把握尤为准确而细腻。大先生的吟诵源自家学,他在《常州吟诵 千秋文脉》里写道:“母亲给予我的一切之中,最使我的心灵震颤的,是她那抑扬顿挫、喜悦或忧伤、凄怆或激越的诗文吟诵的音乐。”遵循常州吟诵的规则,乐调纯正,吐字清晰,老派常州方言,听来具有独特的历史韵味,文绉绉的常州话,只有在大先生的吟诵里听得到。

    大先生是诗人,故而吟诵尤为注重传递诗的内涵与意境,每一个音都发自内心深处,每一声吟叹都会打动听者的心。大先生的每一次吟诵都是又一次创作,怀古幽思,感动兴发,大先生常常会与听者分享他的吟诵感受。大先生在吟诵杜甫的《春望》时回忆道:在抗战爆发的头两年,我跟我的母亲和家人一起从常州逃难到武汉,又从武汉到广州,经过香港返回上海孤岛,在路上和到了孤岛之后母亲经常吟这首诗,因为这首诗与我们当时所处的环境非常相似,一面吟一面就掉泪。那个时候避难在上海,老家在常州,常州的亲戚好久没有信来,过了多少个月以后有信来了,说我们的家、物全部被日本侵略军烧光了,拿到这封信就要掉眼泪了,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我们每吟到这个的时候心中就是那样一种激动和无奈,但是我们还是关心着国家的命运;那个时候母亲可以说是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我呢还仅仅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儿童,我还不懂得白头,但是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这个感觉,我虽然是一个小孩子已经体会到了。听大先生的《春望》吟诵,每次都被浸润其中的家国情怀深深感动。

    虽则与大先生仅一面之缘,短暂的聆听与交流,却给我留下极深刻的印象。大先生是真正的文人雅士,特别认同李昕先生的《屠岸,真君子也》,里面写道:与人交往,他永远面带和善的微笑,目光炯炯,神情专注,时时显示出对人的关切,使人如坐春风。没有比这段描述更确切的了,大先生就是这样目光炯炯而和善儒雅。他的这种气质也同样渗透在吟诵声中,大先生的吟诵是那样自然而旷达,那样率真而儒雅,激情中有温婉,婉约中有豪放。没有技巧,你却能听到诗意的华美,没有表演,你却能感受到意境的张力,一切都恰到好处。

 

在我心目中,赵元任大先生的吟诵犹如老爷爷的叮咛非常亲切,屠岸大先生的吟诵则如诗的梵音,他们的吟诵声声入耳,声声入心。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91
    积分
  • 117
    博文
  • 21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