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闲散时光

良窗淡月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5354 0 0

闲散时光

(-)

江南的烟雨,在这个早春里极尽缠绵,整座小城一幅久醉不醒的模样,任溪水潺潺,时令向晚,逗留了花期,推迟了春光。

好在仍有果敢的脚步敲响大地,梅花终不负众多期望,三三两两,亮相技头。迟是迟了点,所幸,没有错过,那一树年年最早开放的白梅,年年掂念,只为看一眼。

一眼,便心安。

花开了谢,谢了开,就这么伴我一年年成熟抑或是老去的时光。在红梅阁择一角落坐下,半睡状,看来来回回的行人,听稚声稚气的童音,于是自己便随着那些花草,幸福着人间的幸福,万物大同,天人合一。

于是释然。

 

(二)

晨起梳妆,镜里,已是妇人模样。

本是圆的形状,如今被岁月修修剪剪,着了痕迹,显得纵向拉长。

只顾一路风雨兼程,努力地赶,拼尽全力。

有过屈辱,有过疼痛,也有过欢乐和愉悦,有过感动。

人生无非如此,在得失间纠结,游离。

姚育明的《手托一只空碗》,诠释了生死同美,从成熟到天真。

天真那么可贵。

曾看年幼的女孩拉着男孩的衣角,亮着纯净的双眼仰头怯生生地问:“你会打我吗?”

男孩响亮地说:“不会!

女孩雀跃“噢,好的!”便相随着一起捏泥人、过家家。

你若承诺,我就交付信任。

原本人世间,就该如此简单。

历经岁月打磨后的女孩倘若也人到中年,她还会不会睁着虔诚的双眼问:你会欺骗我吗?

如果他仍响亮地回答:“不会!”

她还能否选择相信?

 

(三)

一年多的时间里,关注一个村庄。

它座落在太阳升起的地方,有着四季的瓜果飘香,常绿常青的植被,更有一群沾满土壤气息的人。

常去的农家有位七十岁的老汉,隔三岔五的就会挑来一担担大粪给蔬菜施肥,他认真地告诉我说:我施了肥,就有了盼望,隔天就会去看看菜,看着它壮大一点,再壮大一点,那欢喜,真的!真的欢喜!

他的表达,其实非常到位。

止不住地沾染上那份欢喜。

更有趣的事,他那辆破旧的代步摩托,只要“突突”声一响,满院鸡犬欢腾,知道,送吃的主人来了。

人与自然,有时比人与人更能心有灵犀。

想当初,拼命地挤独木桥,为的就是要离开小村庄,如今转了一个圈,还是被村庄深深吸引。

这也是轮回。

老汉不止一次地在酒后夸他的老伴:勤劳得不知道休息、贤惠、聪明、会做人……,此时的老汉定是满面红光、笑意盎然,眉宇间洋溢着满满的幸福。这样的情景总不由地想起叶芝的《当你老了》,其中有诗句这样写意着爱情:

……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

皱纹里的爱情不只是个唯美的传说,它有,它在,世间真爱,仍在。

真的!

 

(四)

夜色关在窗外,一天将尽。

窗外仍有汽车轮胎飞奔的声音。我的脚步停下了,驻守在我的书桌前,可还有行人,在路上。

很多时候,享受这样的时光,那些来来往往的人,与我何干,与动态的奔走相比,我如此庆幸我的安静。

我只关心,我的阳光,我的村庄,关心《百年孤独》,还有储如《挪威的森林》

世界丰富多彩,我在自己的世界里,也努力精彩。

存在就是合理,这样安慰自己,可以。

 

 

 

                                 O一二年三月九日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324
    积分
  • 38
    博文
  • 72
    被赞

个人介绍

吹着风,走在路上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