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洁癖

品品 最后编辑于 2019-06-19 13:43:05
6254 2 0

和市井、李英一起在温江天佑祥吃卤菜时,我不经意间暴露了洁癖本色。


不能忍受临桌的香烟味而调换餐位,用纸巾将餐桌擦了又擦,倒啤酒给李英时问她“介意吗”,回去的路上,不知怎么又聊到我带了家里的床单被套枕套来住酒店,我也不能忍受有人穿了睡衣走在街上……终于,市井忍不住问我:品,你是不是有洁癖啊?

恩,我有。

我不得不承认,但我现在已经是比较正常的洁癖,而不再病态。


我曾经有病态的洁癖,我知道迷失在其中的痛苦。


那还是中学的时候,我自己都不清楚怎么养成的,又是怎么一步步陷入那种境地的。

我不能和家人同桌吃同一盘菜,自己的饭菜接触空气的表面与接触碗面的四周我也不吃,看到有人唾沫横飞地讲话我避之不及,因为感觉脏,从心底厌恶,反映到生理上就是呕吐,无论如何都吃不下。

我总是在家人吃饭前先搛一些菜在自己的碗里,然后单独去旁边吃,如果吃宴席,那一盘菜别人碰过了我就再也不会去碰,再好吃我也不去碰。


有一回,同学倩到我家来玩,妈妈给她一块又香又酥的大麻糕,倩吃了果然叫好,美美地吃了几口,就把麻糕递到我妈妈嘴边,非要让妈妈也尝一口,然后她无所谓地继续把那麻糕吃光。

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妈妈就拿这件事一直说一直说,说了很多年,说倩如何随和如何热情,我又是如何古怪如何冷漠。

可我那是病啊,我也不想啊。

我的心理与生理都拒绝那“肮脏”。


不能与人好好地正常地相处,时刻处于一种孤立无援的悲惨中。

真的要去医院看精神科了吧。


高考结束,我和表妹迅煜报名去普陀山玩几天。

是跟团游,条件很差,好在我们年轻,基本都可以对付。没有淋浴,就端一盆水在木屋里擦身算是洗过了;团餐差,就早餐时多拿几个白馒头,饿的时候夹着榨菜填饱肚子。

风景都看到了,海边也去玩了,这一天,是爬山,太阳毒辣辣地暴晒,我们无遮无挡地只顾往上爬。快爬到山顶时,又热又累,快要虚脱,不幸的是,两人只剩半瓶水。

喝么,两人都会碰到那瓶口;不喝么,感觉眩晕再也撑不下去。


迅煜完全不知道我内心的纠结,嚷嚷着“热死了热死了”,拿过瓶子对着瓶口就“咕咚咕咚”喝了一半,然后一抹嘴,塞我手里。

我手里握着水瓶,里面就是我渴望的水,可是已经被人“污染”过了,我是闭上眼睛喝水呢?还是干脆把瓶子扔了?

扔了?谁都会以为我有病吧,连迅煜也不会原谅我。

为什么这里没有卖水的,没有其他选择呢!


我的心不规则地跳得厉害,眼前发黑,我倚着一块巨石,闭着眼喘息,然后,什么也不想,把剩下的水喝光了。

没有呕吐。

谁都没注意我,谁都不在意,爬山喝水,太正常了。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爬过了珠穆朗玛峰。


回家后就能和家人一桌子吃饭了。

我爸妈都后悔,应该早点送我出去旅行,越艰苦越好;又调侃,大概是普陀山的菩萨治好了我的病。


虽然现在和家人吃饭还是用公筷,在外就餐看到有人翻菜就莫名想吐,好歹,我已经可以正常地与人一起吃饭了。

一起吃饭,一起聊天,就能感受到社交的温暖,而不是一个人面对冷冷的孤独。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2条评论

  • 讲卫生本来没错,值得提倡,但过分了就成洁癖,成了精神疾病。
    2019-06-19 14:05:58 0回复
    0
  • 是普陀山的菩萨治好了你的病。
    2019-06-19 14:04:56 0回复
    0
  • 347
    积分
  • 76
    博文
  • 75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