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采竹记

品品 最后编辑于 2019-08-27 12:01:18
5534 1 1

2017年的最后一天,与竹刻老师相约去宜兴张渚的山里采竹。

之前几日阴雨连绵,这日一早天色亮堂,心里一宽,只是雾重,又有担心。

迷雾时浓时淡,花了近三个小时,才慢悠悠开到目的地。


吃完午饭已一点多,老师联系了山民,进山采竹。

好竹在深山,山路坎坷,碎石遍布,为了节省体力,少走山路,我把小破车开成了无敌越野车,驶过泥泞,溅过水坑,眼见着超过40度的上坡也猛踩油门冲了上去,直入山林。

师公对我的评价是:貌似柔弱的外表隐藏着彪悍的内心。


漫山遍野的竹子,风轻鸟语静,我们踩着碎石枯叶与断竹,攀援而上。山民精瘦,敏捷地走在前头,腰间系着皮带,挂着砍刀小锄与锯子,威风凛凛的样子。

山民爬山好似闲庭信步,我们却是脸红气喘,一不小心还被拱出地表的竹鞭绊一跤,再手脚并用地爬起来,东张西望地寻找心怡的美竹。

虽然竹子满山满坡,但达到竹刻要求的竹子实在太少:向阳坡上的五年龄竹子,又粗又直又圆且节距又长。

我不懂辨别竹龄,只会挑特别粗壮挺直的竹子,然后大叫:这棵行不?

师公悠笃笃过来双手一围:嗯,大十二寸,还行。

山民过来瞄一眼:14年的,太嫩。

我就奇怪了:又没年轮,又没在每一棵竹上写字,山民怎么一眼判断它的年龄呢?



网上有很多辨别竹龄的方法,比如看竹节、看竹蔸、数龄痕、看竹干颜色。

就说看竹干颜色吧,当年生竹主干深绿色布满白色蜡粉,两年的变成青绿色,三四年的青绿色转深有不明显的灰白斑纹,五六年的色青淡且灰白色斑纹加深。

但深绿色、青绿色、灰绿色怎么分辨?竹林中阳光斑驳,深深浅浅的绿晃花了眼,我根本无从辨别,只能依赖于山民的眼睛,他说老,就是老。

只是,绝大多数老竹不够粗、不够圆、不够直、节距不够长,各种不满意,就好像乍一看大街上美女如云,细看却总有不如意,真要选出一佳人,千难万难。


爬了一座又一座山,跨过一条又一条沟,老师脸上沮丧阴云逐渐堆积的时候,山民终于指着一棵竹说:这个怎样?

老师围着竹子转了一圈,敲敲竹干说:就它了!



当没有“看山王”竹,没有更好选择的时候,只能退而求其次。老师说,数年前,还能采到周长达15、16寸(约50厘米)、节距达35厘米的竹子,现在越来越难以采到。

客人专程大老远地赶到山里来采竹却苦苦找不到理想的竹子,山民也很遗憾,有点愧疚地说:上周有人来砍了一批竹,也是要五年龄的,也是要又粗又直的,他们是砍去做脚手架竹踏板的。

我们听了,面面相觑,一时无语。

同样千挑万选的优秀竹子,我们捧在手里精雕细刻,有人踩在脚下践踏蒙尘。如果竹子会说话,它会选择怎样的“竹生”呢?


终于选定了三个竹美人,山民一一砍下,剁去竹梢枝叶,尚有百多斤,我使了全力也没能抬得起,山民一声不吭地扛下山去。



到了山下,三节一锯,底下垫了铺上毛巾的竹段,两人各扶一头,从中锯断,锯久了山民手软,锯子一滑,利齿在苍翠的竹皮上刮过深深一条伤痕,众口惊呼:小心!



尽管竹子砍倒时、扛下山时,锯断时,我们一再交待山民“小心”,我们抱到后备厢时也是轻拿轻放,但一不小心,竹皮上还是会有些划伤,叫人心疼不已。

“美人”破相,以后竹刻时就得费心设计,避开伤处,如果避无可避就只能大材小用,实在可惜。


竹梢我也舍不得丢下要扛回家。


竹子装车驶出山林,天已全黑。

跨年时分,网上祝福声声,我们这些志同道合者在乡野旅馆品茗论道,探讨竹刻艺术,如此跨年,别有滋味。


第二天老师夫妇和师姐椿一家子6点半就起床,随便吃点赶去太平村一家竹窗帘制品厂,厂里有一口专门煮竹的大灶。

我偷懒晚起,太不应该。

山民已经等在厂里,把所有竹段居中劈开。这边劈竹,那边清洗灶台加水燃柴。

这口砖砌的大灶呈长方体,长约2米,宽60厘米,深1米,可以一次放入所有的竹段,只是,冷锅冷灶冷水,时时添柴,也足足烧了4个多小时,水才沸腾。

清水中加了少许洗洁精,便于清洗竹段产生的油脂。经沸水烧煮半个多小时后,将竹段捞出,立即用布擦去竹皮上的油脂污垢,一旦冷却,这些油脂就再也擦不掉了。



就这样捞一片擦一片,待所有竹段清理干净,已近傍晚,满载而归。


夜色朦胧,车灯交错,两个多小时车程路途漫漫,后备厢里时有竹段相碰的脆响,听着听着,坐在车里的人疲惫地沉沉睡去。

驾驶者心满意足地打开音乐,一年一次的采竹活动圆满结束。



采竹对于整个竹刻流程来说,还只是一个开端,拿回家的竹段尚需晒上一年,搬出来,收进去,经常与阳光亲热,直至晒成金黄色。

在日晒的过程中,一旦淋雨就坏了,还有的竹会因热胀冷缩不均衡而开裂,面对这些损耗,只能一声叹息。


终于晒成“黄金”,再搬去工厂裁竹,切割打磨成自己想要的形状。

这才坐下来定定心心手捧着竹片,拿起刻刀。

所有之前付出的辛劳,为了即将表现的美好,为了永久保存的艺术,都值了。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发送

1条评论

  • 这方面我知道一些,不是所以竹子都能做竹刻的。因为我认识徐秉方后就知道他每年都要借我们单位的车亲自去宜兴山里选毛竹。
    2019-08-27 15:19:03 0回复
    0
  • 347
    积分
  • 76
    博文
  • 75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