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找寻记忆中的燕山学校

城里游神 最后编辑于 2019-05-17 18:31:56
5917 2 4

                                                                             找寻记忆中的燕山小学



        儿子休假,带着他的妻子回来了,儿子是开了十几个小时的汽车从深圳回到我家的。长途开车,很疲劳的,妻子说,别惊动他们,要让他们好好休息。     儿子媳妇足足的睡了一个白天。晚饭时候醒来了,妻子做了丰盛的晚餐,一家人吃了饭,满满的幸福!

 

      儿子媳妇休假,我们总要找个地方去玩玩。我对儿子说:我们明天去什么地方玩玩去?儿子说:我想给娭毑墓地祭拜去!娭毑的墓地在比较远的农村,我心里想着,这孩子真懂事,虽然在发达的深圳那地方工作,回到家乡,第一件事情就想着去祭拜娭毑,这是一种绵延在血脉中的孝道。

 

        娭毑是我们家乡对奶奶的称呼,我的儿子对娭毑是尊重又敬佩的,我的母亲去年四月份出世,终年95岁,我的儿子心里就有遗憾:没有及时从深圳赶回来看娭毑最后一眼,所以,儿子几次回到家乡,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去娭毑墓地祭拜。

 
     我的母亲是个农村小学教师,她生前唯一的愿望是在她过世后,把她安葬在她曾经教过书的那片山岗上,想必母亲是想着听听农村孩子们的读书声,我们依了她的生前愿望,没有把她安葬在公墓,而是她教书的农村选了一块山岗,作为老母亲的归宿,

 

    生活在城市的我们,自从离开农村后,再没有走过母亲曾经教书的农村学校,心有千千结,趁着儿子休假,趁着去给老母亲祭拜,趁着儿子有车,,我提议去当年老母亲教书的农村燕山学校看看。儿子当然满足我这个要求。

 

     五月的江南,天空时晴时阴时雨,我们带上香烛钱纸,汽车驰出城市,行驶在乡间的马路上。将近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在农村那个山岗上停下车,母亲的墓地就在那密密的树林之中,山林清香,空气很是舒爽,树林里的鸟儿欢快的叫着,

     “ 我妈在这里不寂寞的!”我说。我和老妻先给母亲磕三个头,儿子儿媳也随后给娭毑三磕拜,我们点燃香烛,烧了钱纸,禀告母亲,我们一起去她五十年前所在的农村学校看看去。

 

   尽管五十多年过去了,燕山学校依然留在我的记忆里,儿子开车导航,乡村的马路真窄,对面的汽车开过来,两车相错,要往边边靠才能相错而行。我对儿子说:这样的路就已经很好了,都修成了泊油路,五十多年前,这里都是砂石路。我在记忆中搜寻,山还是那样的山,田还是那样的田,塘还是那样的塘,只是农村马路边,山坡边的土房子不见了,两层三层的小洋楼随处可见,早上出门时候还是小雨,行驶在农村的小道上,天气已经晴朗了,起起伏伏的农村小道印掩在青山绿水之中。行驶过一片山坳又驰出一个山坳,我在山坳的坡上看到了记忆中当年的土房子,土块砌的墙茅草盖的房屋,偶尔还有半边瓦屋,阶级上的柱子撑起屋顶上的稻草瓦片就是农村的人家。我说:这就是当年典型的农户人家,现在还偶尔看到这样的土房子,怕是农村留给后人的记忆。

 

    儿子说:“住在这样的山冲坳里,我可是不习惯,”我说五十年前,你娭毑就是在这样的山冲坳里教书,白天上课,晚饭后还去做家访,走在这山冲的砂石路上,走进一家一家的农户,劝家长送孩子读书,农户家养着狗,你娭毑拿着打狗棍驱狗,好说歹说的做家长的工作,汽车行过一口大的水塘边,我想起来了,我大概只有五六岁,母亲带着我去做家访,天渐渐黑了,水塘里有好几个汉子在洗冷水澡,水塘里一阵阵的激水声,那是男人们在戏水,我和母亲从水塘边经过,几个男人一丝不挂的上了岸,母亲催着我快走快走,农村的男人就是这样不分场合的。

 

     儿子的汽车导航,离燕山学校还有三公里,我摇开汽车玻璃窗,让农村的草木青香扑进车里。这是在城市里闻不到的清香味。很多农户家的小洋楼的前坪都停着小汽车,农村旧貌变新颜了呀!某某某厂招工,某某某公司招聘,行驶在这僻壤的山里也可以看到一晃而过的招聘广告。我们路过一户农家,这户农家正在办喜事,前坪里摆了很多桌子,小汽车停在路边上,延长去好远。农村再也不是那种闭塞的乡村了。农村的水田有大块的,也有小丘的,绿茵茵草丰水美,老妻问:这是不是插上了水稻?我说像草不像水稻。儿子说:我们停车看看,汽车停在一个较宽的马路边,我们下得车来,一探究竟,果真不是水稻,是青草,我们笑着,我们感到好奇,已经是五月的时节了,农村的田怎么还没有插上水稻?一个中年汉子路过,我请教他?汉子说:“现在农村不缺粮食,农村现在只种一季稻,你们看到现在农村田里这么多的青草,这叫养田,到种水稻的时候,将青草犁到田里就是很好的肥料!”

     我们焕然醒悟!农村现在是科学种田的!

 

     燕山学校就是在那片山冲里,导航不起作用了,我们只好问路人,一个中年妇女说:你们走过了,在山的这边,我们只好停下车,我看到了一个男人正在水塘边用篓子锭鱼,他在收网,小鱼正在篓子里蹦蹦跳跳的,这个印象太深刻了,我们当年不就是看着农村的大人这杨锭鱼的嘛!

       “收获不少呀!”我和汉子打招呼,汉子头也没抬说:还可以!

        “请问燕山学校就在附近吗?”我问汉子,汉子说:“就在竹林那里”

       我望着不远处的一片竹林,脑海里搜到了儿时的记忆,是的,五十多年前,我母亲在燕山学校教书,学校后背是有竹林的

       燕山学校就在山坡上。我们的汽车开到了燕山学校门口了!这里已经不再是学校了!铁锈斑斑的大门锁着,大门横梁上泥块掉落不少,但“燕山学校”的四个字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校门的两边的对子左联是“人生有限要追求”,右联是"苦味无穷宜勤奋"。"奋"字是脱落了,但我们一猜就猜得到。这笔迹一看就是母亲书写的。没想到五十多年过去,母亲当年启发学生好好读书的对联依然还在。

 

    母亲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就在这所学校教书,她一个人教八十多个学生,复式班,教了一年级,布置作业,再去教二年级,三年级,就这样轮番的教着这些学生,后来生产队见我母亲实在太辛苦,就派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女的来当民办教师,协助母亲一起教书。学校后背的竹林是我们小时候玩耍的地方,春天,我们在竹林里挖竹笋,夏天,我们在竹林里捉迷藏,民办教师姓张,她经常带我们去山上采野果。我们的童年就是在燕山学校度过的。

 

    现在的燕山学校被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锁着,我们从铁门的一拳宽的门缝里望去,校坪的操场杂草丛生,我耳朵里仿佛又听到了当年小学生们一起伸出小手唱国歌的声音。校园里只有一边的篮球架依然竖立在那里,只是看不到篮球框了!破破旧旧的立在草坪里,那可是当年孩子们唯一的篮球场。旧貌依然在,不见当年读书景。我有些感慨!我用手机拍下此时的景况,心想,五十多年重走这里,我总算完成了老母亲生前的一份牵挂,

 

    我不愿坐儿子的汽车,我要在这块山冲里走走,山冲的一处,一辆推土机正在推土,三四个男人正在观望着,我和他们打招呼:“准备建房呀?”男子说:“是的,准备盖个三层的小洋楼!”

     我说:“你们还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许老师不?”男子们瞪了瞪说:"我们是七十年代生的人,你说那个时代我们还没生的!"

     我好奇的问:“燕山学校没有了!那学生们都去什么地方上学了!”

     男人们说:“我们的孩子们都去镇里上学了!有的还去县里市里上学去了!”

    

     旧人已故去!我的母亲以95岁高龄离开这个世界,和她同世纪的人几乎没有了!她的学生呢?少说也在七八十岁上下的年龄,我不想去寻找这些高龄人,以免打扰他们的宁静。所幸,母亲当年给燕山学校书写的校门对联还保存着。

      

     人生有限要追求,

     苦味无穷宜勤奋

   

   是母亲这一代人的真实写照!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与时俱进
  • 西江月
  • 竹青
  • 泉水涓涓
发送

2条评论

  • 家教很重要,榜样是关键。
    2019-05-18 08:15:47 0回复
    0
  • 那个时代的坚持与执着
    2019-05-18 07:55:31 0回复
    0
  • 400
    积分
  • 17
    博文
  • 75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