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从《我的前半生》中的情感问题谈起

袁丁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5600 0 0

也许《我的前半生》这部电视剧的宗旨是想表现女子在现代社会的独立自强的精神,警示那些养尊处优、依附于男人而生存的女人,也或许很多观众在其中看到了小三的插足、闺蜜的背叛……但我更多的看到的是商业伦理与传统伦理道德的冲突。

电视剧开始几集便塑造了贺涵和唐晶这两个外资企业中的精英形象,他们以逐利、输赢为最高原则,摒弃因情感而带来的迟疑与退缩。这种原则的好处是避免了传统伦理道德中因重感情而带来的商业关系的混乱,简明高效地缔结商业关系和完成商业行为,但同时,它又重构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关系。

正如贺涵与唐晶,两个纠缠十年,却始终都觉得对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爱自己,自己也没有想象中那样爱对方,商业的逐利性必然带来人与人之间的疏离。事实上,当唐晶只顾输赢,拿到贺涵暗递给她的材料,第一时间就去阻止亚当时,她就已经在贺涵的情感世界中出局了。她自己也明白,本想放弃,但一场小病,让她又想追回,但为时已晚。即使贺涵去香港出差去看望她,甚至在她病中给她戴上结婚戒指,都只不过是往日情感迫于形势下的余温。如果没有子君,或许贺涵见岁月渐老,将就一回。但他心中终究会有遗憾。事实上,贺涵是个感情上有洁癖的人,他对友情都会考验,更何况是爱情。更何况,唐晶一厢情愿地想做家庭主妇,并非是贺涵的期盼——他不缺生活保姆,且对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家庭妇女更是深感厌恶的。

贺涵自己也是矛盾的,一方面他要求唐晶不要因情感而寡断,另一方面,他又期待着爱情和友情上的无私和忠诚。然而,要把爱情和友情从商业伦理中清晰地剥离出来,是多么的艰难。他从比安提辞职去辰星,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避免两者的冲突,只是他同时扔给了唐晶一个大考题。

唐晶出局,子君浮现。我很怀疑,与唐晶迥然不同的子君,一开始就吸引着贺涵,虽然他曾显得那么的讨厌她。因为无论面对软弱的,还是坚强的子君,他都有着绝对的心理优势,可以让他从容、自如地显示他的智慧和才华。爱一个人,不是因为爱你,而是因为喜欢那个在你面前的我。贺涵的内心并不如他表现的那样自信,不然,他不会在唐晶——他的学生面前感到紧张,也不会去考验唐晶的爱情,考验亚当的友情。他在子君面前获得了“精英、优秀、成功”等光环的内在自我和外在形象的统一。而这是唐晶给不了的,他们之间有惺惺相惜,但更多的恐怕是争执。即使贺涵总显得那么振振有词,但内心未必有确信,毕竟唐晶的逻辑是建立在真实的数据之上,而他依凭的是对人心的揣摩和经验之上。孰是孰非,殊难判别。更何况,子君为他,可以不顾一切,乃至丢掉她来之不易的工作,而这是唐晶未曾做到的,恰是他所渴望的无私的爱情。

 

不过,这些都不是我希望能从电视剧里能看到的内容。我更想看到的是这部电视剧能清晰地表达一种新的价值观。在传统伦理道德的背景下,以现代商业伦理道德为支持,厘清人与人之间的界限,尊重个体的情感和自由,弥补传统伦理道德轻个人重家国,轻情感重义理的缺陷。很多时候,只要被贴上“小三”,就失去了道德的高地,“正房”和吃瓜群众便可以挥舞起道德的大棒,乃至违法打人,可以完全忽视事件的细节,忽视事件中个体的情感。可笑的是,我们又把《安娜卡列尼娜》《廊桥遗梦》《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等诸多作品奉为经典。我们在一边赞美他们,一边又在制造着安娜和包法利夫人式的悲剧。

于是,唐晶可以高高举起手机,发个“我最好的朋友要结婚了,新郎是我的未婚夫(内容是猜的,电视闪得太快,没看清)”这样内容的朋友圈,来揭露贺涵和子君的“丑事”,报复他们。面对这些,子君即使和贺涵没做任何伤害唐晶的事情,但她内疚了,自责了,退缩了,甚至表示要与贺涵断绝一切来往,以挽回唐晶的友谊。可是,一切都是徒劳,唐晶还是冰冷地甩子君而去。

可是,唐晶真的可以这么理直气壮地对怒怼子君和贺涵么?她很清楚她与贺涵并没有如他们所愿般地相爱,她也曾无数次想象贺涵爱上其他女人的情形,想象自己能够优雅地全身而退,与他继续做朋友。但这“其他女人”就不能包括子君,因为子君是她最好的闺蜜。这是什么逻辑?!

“未婚夫成了闺蜜的新郎。”这几个字排列组合在一起,就仿佛弥漫出一股子“背叛”“龌龊”的味道。“未婚夫”和“闺蜜”也就自动站上了道德的审判台。这样的叙述,我们只看到故事梗概,看不到细节,看不到人,看不到情感。但唐晶们只愿意看故事梗概。因为标签式的故事梗概更便于他们作出道德判断,不需要费太多的脑子,那些标签就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审判,让他们在感情失败之后,获得道德的胜利。

是,我承认,看着自己的未婚夫与自己的闺蜜出双入对,感情上很难接受,友谊的豪华游轮撞上冰山,倾覆在所难免。我不能要求唐晶们在这种情况下,还需要含笑为他们祝福。但是,既然占领着道德高地,为什么就不能容忍自己曾经所爱的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因为你的心理不平衡,就需要别人陪着一起痛苦,这是不是一种自私?这时候的道德又在何处?

更何况,爱情是非理性的,不是谁求就可以求来,也不是谁让就可以得来。

 

归根到底,我们没有分清楚人与人之间的界限,即使是闺蜜,是未婚夫,甚至是丈夫,都不是谁的私有财产。谁也不欠谁的,谁也不用对谁负责,谁也负责不了谁,每个人作为独立的个体,只能对自己负责。陈俊生曾想对子君负责,后又想对凌玲负责,对父母孩子负责,老卓说:累死你!

我不知道电视剧最后的结局是什么。但愿不是子君与贺涵内心有着无法逾越的道德险关,最后疲惫分手,而陈俊生与凌玲失和,最后厌倦离婚……这样三观正确的电视剧永远推动不了社会的进步,社会的现代化不仅仅是物质的现代化,更是道德观念的现代化,人的现代化。

 

 

又:贺涵知道唐晶怀疑他和子君后,不先找唐晶坦承,却先去跟子君表白。这顺序,咳……男神也有小心思,小胆怯么?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50
    积分
  • 208
    博文
  • 3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