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追忆消失的金坛城东中学

葡萄美酒夜光杯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4962 0 0

  时光如梭,转眼之间,离开金坛,已经30年了!在外地、外国颠沛流离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在家乡度过的少年时光。此时此刻,年届半百,两鬓斑白,应邀参加了30年同学聚会,见到了我朝思暮想的老同学们,我们的“金坛城东中学86届高三(4)班”。真有点“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感觉。

“城东中学”建于七十年代,在金坛存在的时间大约只有20年的历史,九十年代,随着市政建设或许教学改革的需求,被一分为二,初中部被改为“金坛三中”,高中部被并给了“金坛一中”,而原来的老校址早已被高楼大厦取代,很难再找往日的踪迹。

记得,198391日,我上高中,父亲那年刚好50岁,帮我挑着被子、席子、蚊帐、米、饭盒、咸菜等生活用品,便进入这所离我乡下村庄5公里,金城镇边上的“城东中学”。

对于像我们这样的乡下孩子来说,改变人生的唯一出路就是读书,考大学,混个城里户口,过城里人的生活,成为每个乡下孩子的真正梦想。刚上高中那会,听老师说,还有些女同学离开父母,因想家而躲在被窝里哭泣,有些男孩子还没有完全摆脱尿床的习惯。城东中学成了每个乡下孩子,跨进城市的最后一个台阶,很快适应了学校的生活。城东中学虽然没什么大名气,但能够上这样一所高中,也属于不容易的事情。像我们这样年纪的一代人,小学上初中要淘汰三分之二,初中上高中要淘汰三分之二,高中上大学还得预考,筛掉三分之一,然后,才有资格参加高考,应届生录取率也就是百分之二三十而已。

那时候,天是蓝的,水是清的,乡间土路两边杨柳依依,稻穗甸甸,耦塘涟涟,蛙声片片,真是一番蒸蒸日上江南景致,也正是我们国家拨乱反正,进入了一个最为美好的发展阶段,为了整治当时的社会恶劣风气,正碰上史无前例的全国性“严打”,学校组织我们学生参加了在县中(华罗庚中学)操场上,举行的全金坛县的严打公判大会,看着十几名因流氓罪,而被判死刑的罪犯们,在宣判法官面前,吓得瑟瑟发抖的场景,给刚上高中的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城东中学就建在被废弃的护城河旁边,隔着河就是中山公园(华罗庚公园),闲暇,我们学生经常来这里游玩,爬上长满檀树、榉树的城墙土坡,坐在“竹坡亭”里看书背书聊天。学校东边被一条两米宽的小河隔开的是一片荒地,杂草丛中还露着一些坟头和茅坑,这块地现在已经成了华罗庚公园的南大门,其实,城东中学就是建在城边的乱坟岗上,听说前几届老校友们都参加过扒坟填土平地的劳动,城东中学的创建,凝聚着所有师生们共同的汗水!

学校北边上的一段护城河早已失去了流向外河的通道,成为一潭死水,属于野塘,学校食堂利用学生淘米蒸饭后的剩饭剩米做饲料养猪,然后,把几十头猪的粪便排在护城河里,护城河里鱼虾因此受益匪浅,养肥了鱼儿,这样,吸引了很多垂钓者光顾,他们总是满载而归,又引来一个渔夫弄了条小船和十几只鱼鹰,对护城河进行“血洗”,欢快的鱼鹰,如鱼得水,上下窜梭,渔夫用长长的竹篙,拍打水面,把护城河搅了个臭气朝天,不一会就抓了半船鱼,护城河捕鱼成了观看学生津津乐道的新闻。

围绕操场,学校的西边建有三行三排红砖红瓦的平房教室,靠西边围墙的是教师办公室,前面是教师宿舍和校办工厂,后面平房是初中部和高三教室所在地;北边靠护城河建有一排白色的二层楼,是高一高二的教室,也是城东中学最为体面的教学楼;东北角是学校蒸饭的食堂,它的南面建有三排两层十间新建的宿舍楼,属于我们寄宿生的家。

那时候,一个宿舍要睡18个学生,靠墙高低床平行排列,上铺睡一个,下铺睡两个,中间是走道,走道中间上方拉了根长长的铅丝,住宿生的毛巾全晾在上面,春夏秋三季,苍蝇盛行,铁丝便是苍蝇最佳栖息的场所,本来是一根细细的铁丝,因围绕着铁丝停满了苍蝇,而变成一根粗粗的麻绳,卫生条件实在够呛。很快就有男学生患上疥疮,接着,全班男同学都患上了“烂裆”,上课时,那些刚刚发育的小公鸡们,把手伸进裤兜,隔着布,对着隐秘处瘙痒,让喜欢探寻隐秘的女老师羞涩难挡。后来,学校对宿舍里进行了消毒,我们男生也买来了硫磺肥皂,跑进沧浪浴室,互相大快朵颐地尽情搓洗刨挖,再打上肥皂,才止住“烂裆”蔓延。

晚上,我们每个宿舍门口放一只便桶,常常因为卫生习惯问题,弄的总务处江保洪老师牢骚满腹,在大会上,他愤懑地对学生夜间方便情况,进行一大通修正,至今,只记住这样一句:“小便哩,男同学哩,通通!女同学哩,哗哗!”,当时听了,只敢暗暗发笑。大会上,搞政工的周谋宏副校长,对少部分穿牛仔裤、听邓丽君靡靡之音、偷偷的吸烟“不良”学生,进行大声训斥。其实,当时很多学生只有一两件衣服,仅够换洗而已,能够买一双白球鞋和两边有白条纹的蓝色运动裤,已经是相当奢侈的事情了,为此非常珍惜。当然,家里条件好的学生,已经穿上了,钉有铁鞋钉的皮鞋,就像马钉上了马蹄铁,在教室的水泥地上踩得“咔咔”作响,这就是当时最为时髦的事情。草绿色军装是我的最爱,洗了穿,穿了洗,有时,同学也会借穿,直到去南京旅游学校时还穿。当然还记得,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大郎(大哥)、老母亲陪我去金坛百货公司,卖了一套金坛著名的“五叶牌”西装,花了15元,算是送我去南京念书的最佳礼物。

城东中学主要招收金坛县城东、白塔、河头、西、涑渎辖区内的学生,大约有1500名初、高中学生。当时,金城镇有三所完中,有这样的口头禅:“要名气上县中、要恋爱上二中、要念书上城东!”这是我们学生间讨论的话题。当时,县中(华罗庚中学)面向全县招生,招的全是尖子生,名气响,师资条件与教学环境,都是其他几所“完中”难以比拟的;二中招生面向县城里的学生,大多数是清咸丰后期江淮移民后人,讲江淮话,优越感强,有时,让我们这帮乡下孩子羡慕,暗地里贬之为“街痞子”,因为他们即使不高考,也能找一份体面的工作,正因为这样,所以他们要开放得多,谈恋爱也属正常的事;而城东中学的学生,大多数是讲吴语土话的农村孩子,多属原住民后人,知道考不上大学,就得回家种田,所以在读书方面,还是比较用功的。我们男女同学之间根本不讲话,就是有春心萌动,也不可能有行动,校领导对学生早恋现象,抓到严,训得狠,处分重。这样,导致864)班30年后同学聚会,很大一部分人,叫不上名字,而其他班上的同学,也就是记得几位耳熟能详的学霸而已,现在的长相已经很难对得上往日的记忆。

进入高三,我们学习就变得更加繁重,早晨56点起床,天刚蒙蒙亮,我们就被驱赶到操场上早锻炼,在哨子声里,大家踩着整齐的步伐,围着操场跑30分钟步。当然,还有些“投机分子”会偷着赖床,值日老师也会进宿舍追查逮人,被抓学生常常会以“病”为借口开脱。早锻炼后,便去食堂拿自己的饭盒,吃完家里带来咸菜早饭后,便是上午四节课,中午餐是学校食堂烧的大锅菜,十人一份,打进大面盆端上宿舍,大家分吃,每人的午餐费1毛钱。午饭后,大家会休息一会或上教室学习或处理一些生活琐事。下午又是四节课后,已经是56点钟了,接着就是晚餐,随后,晚自习到9点教室熄灯,回宿舍,10点铃响就寝。

当时,城东中学有四个应届班,其中,一班是文科班,二三四班为理科班,另外还有两个复习班。七门课,几乎每天都有试卷发下来,作业根本来不及做完。模拟考试定期有,全县学校与学校之间,班与班之间,同学之间比成绩、排名次,因为录取率极低,同学之间都在暗暗较劲,每天的学习时间都在16个小时以上,晚自习9点熄灯结束后,还有部分学生在教室点着蜡烛看书,有的学生上床休息时,还躲在被窝里看书。记得,我们班每次模拟考试后,公布分数,排前十名都是女生,十名之后才有男生出现,明显的阴盛阳衰,任课老师对落后学生会毫不吝惜他们的“贬义词”,对优秀学生总是刮目相看。不过,当时所有的任课老师都比较淳朴单一,对学生都怀有“恨铁不成钢”迫切期望,那种关爱并不亚于我们的父母,他们的话语,影响着我们的一生。

高考对于乡下孩子来说,那是一线希望,是不公平的公平竞争,国家明文规定高考录取率,有城乡差别和地区性差别,城里户口孩子录取分数线要远低于农村户口的分数线;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高考录取分数线大约只有江苏地区录取分数线的一半还少,国家教育体系的不平等,为乡村孩子设置一道道不可跨越的鸿沟,高考是决定穿赤脚还是穿皮鞋的命运问题。

班主任邹兆荣老师,在教室后面墙上,贴着“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黑字蓝底大标语,来激励大家努力学习,至今想来还有点不寒而栗的味道。不像现在孩子,小学可以全部直升初中,初中全部可以上高中,高中学生只要不出意外,绝大多数孩子闭着眼睛都可以上大学,只是被录取的大学好坏不同而已!

对于参加过高考的人来说,那场景,好像一场噩梦,也好像是美梦,但最终成了我们的怀念梦!在离开母校的三十年里,高考的场景时时会进入梦乡来,为一生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梦醒时分,也常常为侥幸通过而会心一笑。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一去不复返,最让我们要感谢的是我们的任课老师们,他们分别是刘登保老师(物理)、王腊生老师(语文)、邹兆荣老师(数学)、张兰英老师(英语)、陆桂凤老师(化学)、严鸣春老师(政治)、于荣生老师(体育)、陈荣俊老师(生物)。是你们不计任何代价,把所有的知识,倾囊灌输给我们,伴随我们一起度过了那难忘的艰苦卓绝的中学时代!

                 金坛城东中学86届高三(4)专卖葡萄牙葡萄酒的老头于建华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31
    积分
  • 69
    博文
  • 3
    被赞

个人介绍

梦醉酒乡葡萄牙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