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浮世画廊 -------亿万富翁之非正常死亡

兰陵布衣 最后编辑于 2019-06-11 22:04:17
8532 3 1

          明坤站在28层的飞龙大厦顶楼,开阔的空中花园,一长排的落地窗,巨大的装饰壁画及屏风,这是他的新办公地址。站在这里可眺望整个城市面貌:市府大厦犹如定海神针,这边经贸委双子塔楼也遥遥相对,市中心毗湖尽收眼底。此时此刻,明坤无意面对风景,独个站着抽了好几根烟,近来一串烦心事,他想起自己对几个亲近说的话;“我们飞翼集团不差钱,这个世上如果只用钱就能解决的,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好了,不是大问题的事现在接二连三,半个月前,自己的二公子竟成了强奸被告犯。


 


 


         事情很简单,小儿子靖伟看中了他自个负责公司的刚进城务工人员,女孩子绝色美人,靖伟先给她一个轻松岗位,三个月后又加薪提拔为办公室主管,说主管其实就是花瓶,招待招待客人鲜靓些,女孩子没有异见,有时候靖伟带着她出去买这买那,华丽服饰名贵包包也没少送,奇怪都没有拒绝;这次一起出差邻城,靖伟觉得应该可以上手,先把女孩子灌倒,自己也借着八九分醉意把那事给做了。谁知道这女孩爬出来就报警,污迹斑斑的内裤都被警方收集,可谓本城飞翼版克林顿莱温斯基事。


       信息社会,飞翼集团内部第一时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明坤立马吩咐弟弟明海咨询一下法律程序,公司律师查看一下卷宗说没啥问题,此案没必要立案,纯粹年轻人酒后犯错,又不是毛孩子,为什么送礼买东西暗示你女孩不拒绝呢?女方回答也有道理:不敢拒绝,怕解除合同让你滚蛋下岗啊!


 


       法官为难的,庭议双方协调解决,计各种损失加名誉费用女方最后提出100万撤诉,明海经请示承诺底线报60万,实际可给予68万,几轮协商下来还是不能一致,明坤觉得还得亲自出马,说得去认识认识究竟哪佬样的家长,双方见面明坤句句实在,都一一说到对方心里,临走时还留一小纸条给女孩父母,待再次庭议时果然出现转机:这次女方父母反过来劝自己女儿了,女孩也犟脾气不依不饶,既不吭声又拒绝签字,眼看几小时一直对峙着,那母亲忍无可忍,终于出现逆转,上去就给了女儿一巴掌!厉声道:“死丫头、签不签、不签就不要回家!” 女孩这才签了。


 


        俗话家家一本难念的经,有人直指明坤府上俩公子只会败家。明坤从来不过多解释,承认自己没办法,对儿子早彻底失望。好在圈内见怪不怪,徐苟大不止一次调侃:“坤总、您老这么厉害、这么睿智豁达,怎生出了这俩宝贝?现在明白了,好处不让你明坤一人独占,这不、老天爷妒忌您老才华要找些过不去的东东,搞点平衡嘛!” 此话平时听了可能会笑,换现在明坤直皱眉头,早厌烦挥了挥手,意思换个话题。


 


        此时此刻,阳台上的明坤看着夕阳的余晖在城市上空渐渐消退,落日中的色彩红里透黄,令人陶醉也令人感慨,与之相比人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夜幕正式降临了,城市车水马龙、灯火璀璨;昨夜省里有个电话,说可能一个巡视组要来本市,来就来吧,有什么呢,想想自己做事行得住,可半夜胡市长的秘书也发个同样短消息,不由使人烦躁,凌晨睡不着,一早起来又疲惫,人不服老不行,一边洗漱一边想:或许也该退出来享享清福了吧! 走了大半辈子,经历了那么多变故与逝去的岁月,虽说也打造了尽属自己的一片江湖,正如江湖自有规矩,经商自有规律,这个世界永远在上演各类剧目,每天都斑驳陆离,精彩纷呈,缺谁还不都一样?而欠谁又都同样过不了;还不如早早退下来,两个作孽再留在公司看看,实在不行宁可养着了,他把目光投向了唯一亲兄弟明海,关键明海人正直,只有这样他的飞翼“帝国”生命力或许才能更持久些。


 


       隔天,就在湖滨路别墅家庭内召开了一次董事会议,多年来未有,只有弟弟明海,二个儿子及招聘的二个副总经理,秘书小陈共7个人,这次老机器厂带过来的所谓“四大金刚”“八大干将” 都没来,甚至徐苟大这个发小董事也没叫。同政府一样,会议愈小愈重要。


       会上明坤快刀利索,果断明了,他说到了今后集团发展愿景,更强调乐观、敬业、团结六字方针,甚至不惜使用了“大义灭亲”这样词语,但对明海连连用寄托信任等鼓励句和肺腑话,整个会议就他一人在讲,二十分钟发言结束,吩咐小陈记录,其中三条决议最重要,这里提一下:


   1) 自己退居集团二线,不问业务事,但依然挂董事长銜;


   2) 撤销二个儿子总部担任的职务,分别协助各分公司从事安全后勤督察;


   3) 明海担任副董事长兼集团总经理,实际负责总部财务及一切业务运作。


 


      宣布结束当口,有人注意到明坤意犹未尽又似乎不怎么舒服,一直抚着胸口去了楼上,靖伟开始骂骂咧咧,还哐一脚把面前茶几踢开。大儿子家洛把头埋在桌上一动不动好像死人一般;隔天一大早,没参加会议的徐苟大竟然全部知道了会议内容,在电话里对陈进财悄悄说:“你知道吗,明坤心脏有毛病了。”进财问:“会不会房事过度,御都会所去得太多了吧?”“瞎说八道,明坤不来这一套,难得陪胡志君逸泉农庄钓钓鱼而已。”“胡志君什么都玩?”“对咯,志君这个倒有点服务的,明坤我了解,他不来的!你们不知道,一般我也不说,他俩之间还有其它赌局呢!”苟大的新婆娘在边上听了,哼地一声嘴撇起来,颇不以为然,说:“这种事,还轮到你们一清二楚啊?”

 


      5月下旬,明坤过了一段清静日子,27日下午还去旧宅附近转了转,多年前那间经常休闲睡觉的老浴室早已拆除,他想看看几位老机器厂的同事还在不在,望叉路口一站又觉得没必要了,楞在那儿好一会儿,司机说走吧,这个时候突然手机响了,是胡市长秘书打来的,声音极低,两句话就结束,明坤突然感觉有些心慌,到家喘口气平缓些了,晚上还没放下饭碗,苟大电话又接着过来:“胡志君出事了!”明坤没有言语,额头有汗冒出来。


 


      5月的最后一天,合肥的赵小文那边一大合同协议到期,需要重新签订,这是飞翼集团最重要外省大客户,本来由明海直接过去,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海脚骨受伤不能前往,明坤说也好,赵小文我正需要再见见面的,调车时小陈说司机回乡下了,一起喝茶的苟大笑道:“坤总的私人飞机早该订购了哇、得了,还是有劳我的司机给坤总您保驾护航吧!”


      就这么一句话,没想到明坤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当天晚上刚出合肥城就出车祸,夜雨中信号灯模糊不清,拐弯就迎面撞上,但是否车辆迎面而撞呢还是不过碰擦了一下,当时扑朔迷离,没有确切说法。


 


      本市工商界新晋暴发户,亿万富翁殷明坤就这样走了。


      据说第二天靖伟与明海大吵起来,一个月后又伙同家洛几人一起砸了集团公司财务处的大铁栅门;徐苟大当天晚上就与陈进财讲:“撤吧、飞翼集团完了!”


 


    一年后关于明坤的死因众说纷纭,有了多种坊传民间版本:


     1)因受惊吓,那天两车碰擦那一刻明坤当场心脏病发作,心肌梗塞而亡;


     2)受胡志君事件影响,明坤自己带了安眠药在回来的路上自尽了;


     3)小儿子与徐苟大合伙早有预谋,在车上做了手脚致车祸发生;


     4)赵小文利益驱动,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雇人开车致使相撞;


     5)胡志君灭口之举;


 


                                                        (文学素描  欢迎对号入座!)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发送

3条评论

  • 树倒猢狲散
    2019-06-10 10:48:06 1回复
    1
  • 权钱画廊 。
    2019-06-10 08:32:24 2回复
    1
  • 为何只有富二代,很少有富三代……
    2019-06-10 07:24:10 1回复
    1
  • 1214
    积分
  • 107
    博文
  • 117
    被赞

个人介绍

读书喝茶、不争朝夕。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