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年终忙,还有巧遇

南飞燕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4624 0 0


 

年终的忙碌,超过了我的想象,每天都要加班到十点后,中午连续20天未眯一眼,差不多就没离开过办公室,午饭大部分也是外送的,喉咙,差不多说不出话来。

支付麻烦的是,因为公司收到工程款大部分是承兑,所以我们支付货款也就有一部分是承兑,这就造成必须到现场确认,而不是银行直接汇款这么简单。

下游零星材料企业,一些挖机小老板们,很多没有形成开具发票的习惯。没有发票,财务无法入账,能理解的,直接去税务代开,不理解的,眼看到手的钱,又排了半天队,却仍然拿不上钱,肥肉就挂嘴边了,还是又吃不着,难免又骂骂咧咧。

难得有一次,中午逃离出去,在附近小餐馆吃碗面,想清静会,却又遇上一卖砖的供应商,见到我似乎透露着惊喜,说真巧,太巧啦 ,热情地要为我付一碗面钱,我一再拒绝,他抢了付了,然后又拿出一叠发票让我签字,我真是晕了,我说麻烦你收起来,在这真不方便审核,他又想说,我说,你再说,把面钱拿去,对不起,我真得很累,他笑着停了嘴。

                                                                     

又巧遇到到传闻中的“老大”,他带了个工程队,工程款结算到了我们公司,领导提前关照,对他这种人要防范小心,对应由他承担的支付,我们都要直接在他的工程款中 代扣,防止他携款跑了,担心他带领的挖机工程队人员拿不到钱。

这个所谓的“老大”,在三十年前,我就听说过,他是我们村上人的女婿,年纪应与我差不多,暴打过很多人,曾是个不要命的家伙。

当年我的漂亮的女同学曾无数次描述他打人的场面,那份激动,不是嫉恶,倒是崇拜的样子,我仍记忆犹新,也想,怎样一个人?

说起他的名字时,手下的会计都有点担心,怕我HOU不住他,又或者,三言不和,他会不会掀了桌子,把我暴打一顿,还好,在这之前,我与他的下属见过,心里暗自庆幸,在不了解内情的情况下,我当时是很热心,并不厌其烦地接待那个小伙子的。

他来了,我的小会计,偷偷地拉了拉我的衣脚,又使了个眼色,陪同的,还有那个小伙子。

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站在了我的面前,微黑,眼睛又黑又大,年轻时应该很帅,没想到说话有些结巴,我连忙让人倒 茶,小伙子相互介绍后,说了些工程上款项的事,我问他可是某村人的女婿,可认识小X,小伙子插嘴道,那是我小婶婶啊,接下来一切和谐。

时机成熟,我拿出所有的规则样板,并要求他,他所带领组织所有的挖机队员,需补签合同,做好结算书,我这完全由银行代扣支付,他毫不迟疑的答应了。

我又问他准备支付多少,他说全部先付其他人,这倒让我很意外,按照他工程队结算的工程款,他所属工程队只拿到应结款项的50%,他说,大家都等等 着钱-钱回家过年呢,特别是这几个外地人,带了挖-挖机,出来一年了,他不-不能对不起他们,让他们再-再跑一趟。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带来了十几份合同,所有挖机队员现场补签了合同,并带上了结算书,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或许也不是,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


      直到腊月二十九的中午,实在挺不住了,在楼下宾馆,开了个钟点房,洗了个头,想眯一会,电话就又到了。

大年三十去洗车,竟然要80元,洗车的女人说,过年就不回老家了,多赚点钱,新年就当发红包吧,何况还多领了个红包呢,老妈电话,赶紧回来吃个年夜饭吧,来不及去做发型了,只能顶着这鸡窝的头,过了个邋遢年。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34
    积分
  • 241
    博文
  • 18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