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乡村人物---朱伯

南飞燕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4899 0 0

/南飞燕

 

前几天,梦见邻居朱伯家,众人济济一堂,朱伯吩咐他儿子女儿,给众人发衣服穿上,醒来,觉得梦境奇怪,从来我都不曾梦见过朱伯。

早上接母亲电话,说前几日朱伯走了,终年78岁。平日并不相信灵异,而有些事情确实又解释不通。

朱伯长着笑嘻嘻的圆脸 ,厚嘴唇,大鼻子,两个眼睛也铜铃般大,冬日里喜欢戴军绿色棉帽,把两边护耳放下来,倒真象猪八戒的大耳朵。不知谁起了绰号“朱八怪”,倒也贴切喜气,就这样,很多人不再知道朱伯的大名,说起朱八怪,村人倒是无人不知了。

朱八怪原籍贯在哪,并不清楚,据说是他父亲从外地带到镇上做小生意的,后来他父亲走了,就剩下他一人流落到村上,朱姓在村上也是极少的杂姓,杂姓以前在村上是没什么地位的,杂姓不能进吃公堂饭,死后也只能葬入乱坟山。

朱八怪是读到初中的,在当时,也算是有文化识字的,他也常自称是朱元璋的家族后代,即使做农活,也比一般人考究重细工,插秧苗时,一定要拉直线才插,挖的出水口也是有模有样,泥土块敲的细细的,种子细洒均匀。

因为他是贫农,农活做的好,也肯吃苦,大家都推选他做生产队长,田地里的女人们和他嘻笑,一声声叫他朱八怪,他也不恼,总是憨憨地笑着,他这个杂姓朱八怪终于也扬眉土气了。




包产到户后,朱八怪种了七八亩水田,还有几亩山地,每天起早摸黑拼命干活,女人身体不佳,主要在家做家务,家里的所有经济来源,就靠几亩田地的收成。

生了两个女儿后,才得了儿子,儿子国长得虎头虎脑,自小就聪明,朱八怪对国就更寄予厚望,二女儿琴比儿子国大两岁,却是同级,琴上大学肯定是没希望的,儿子成绩一直名列前三,高考这一年,朱八怪下了本,紧衣缩食,给儿子买了麦乳精,女儿琴馋着诉苦,小国有营养品吃,都高考,为什么她没得吃,朱八怪说,他是儿子,以后给他顶天立地,是他朱家的传承,朱家的种,女儿,以后嫁了人,就是泼出门的水。嘴上这样说,看着女儿委屈的泪水,朱八怪心里也不是滋味。

不过因此,儿子小国“男种”的绰号也被叫开了。

朱八怪嘴上说不疼爱女儿,大女儿出嫁时,他却坐在门口苦苦的哭,比自己女人哭得还凶,女儿上车时,还拉着女儿的手久久不肯放手,两眼泪直流,女儿见父亲如此,也是大哭,大家都说朱八怪真是,哪有大男人这么哭法的。

朱八怪最骄傲的是,在八十年代,儿子国终于如他所愿,金榜提名,考上了本科,村上人说,啊,儿子考上大学了啊,他说一句,大学算什么,我儿子考得是本科。村上人问:本科是个啥?比大学还高。

傍晚时,他家女人总爱熬锅粥,再在大锅里贴上发糕饼,红红的灶火,烤着铁锅内一边黄灿灿的发糕饼,麦面的香味溢得我咽着口水,朱八怪叫我,“小燕子,来吃饼吧。”十几岁的女孩,我还假意端着轻轻说声:“随便!眼睛却盯着那起锅的饼。

他就憨憨地笑,又作弄我“”随便啊,我家可没有!”急得我红了脸,他说,想吃的吧,把热乎乎的饼倒塞到了我手上,又笑,又说我:“你父母倒是个粗脚根,怎么养了你这细脚根,你看看,在我家你还客气什么呀,当自已家一样啊!”

夏天,小伙伴们最爱挤在他家的竹床上,听他讲故经,他摇着破蒲扇,讲得最多的是朱元璋和刘半仙。有时喝了点酒,一高兴,他也会跳上一段忠字舞给我们看。

高考落榜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一度时间我很沉闷,干农活时,又被父亲嫌弃,说了句:“你呀,文也不能文,武也不能武,看朱八怪家小丫头,一大篮子草拎了就走,你呢,根本就拿不动。”

有一次,他见我一人在家,走近我,说了些家常话,又对我说,丫头,不能这样自暴自弃,以后都会好起来的,我家小丫头长得胖,你文化也高,你肯定比她要优秀…..我没作声,他坐了会就走了。


 

朱八怪的缺点就是有些小心眼,莫名其妙就会生气,他在意别人说他的地种得不好,邻居无意说了句,你这么细工,这庄稼长势也和大家差不多,他就生了气,阴着脸好几天,有邻居再来借农具,明明就在屋前可以借,他就会说,不借,可能自己要用,大家都有田,也不能总指望借别人家的农具吧。

 

儿子小国分配工作后,本科工作的薪水和同村的大专也不相上下,倒比别人还多上了一年学,又因为儿子是在企业上班,升职又没有在机关工作的快,他又较犟生气了,过年时,大门上就不贴春联,大家奇怪,这为啥呢,他说,没什么开心的,就不贴了。



 

城里工作后,因为忙,我也极少回家,回家也是来去匆匆。更别谈去邻居家走走了,今年换了工作,倒有一些时间回家,想去看看他,走到他家门口,是铁将军把门,听母亲说他病了好长时间了,应该关了门在家躺着,得了慢性病,一直吃中药,也不见好。

朱八怪家田地征用得了十几万,倒是开心了一阵子,说是即使生病也有些自己已的老本了,不用完全靠着儿女了,本想分给女儿们一些,可是还是改主意了,儿子办企业,他就把钱暂时投给了儿子,儿子是他的传承,儿子才是他的根。

 

母亲说他后来更会生气了,常常没理由地生气,按理他儿子的企业现在也不错了,其他三个女儿都条件不错,他一辈子就是靠天靠地吃饭,培养四个儿女,也是辛苦,现在爱生气,可能还是因为被病折磨的,又总爱与人较劲。

 

母亲劝我还是别去他家,打扰他,别让他不痛不痒地说上几句,现在说话也不太对了,一次母亲去看他,在他家坐坐,他说,你有事的吧,今天怎么不忙着搓麻将了,来我家作什么,只差没赶母亲走,他女人朝母亲直摇手,母亲尴尬地坐了会就回来了。

 

后来一次母亲又去他家,和他女人在灶屋说会话,他在里屋突然把灯拉灭了,他女人只能又向母亲抱歉,说他脑子不对了。

现在回想起来,可能也是责怪没人在意他吧。

朱八怪,我的朱伯,他走了,很抱歉,一直没去看他,种种理由,其实都只能是借口,临行前,他还托梦给我,不忘和我作最后的告别,想起他对我的好,内疚之心让我不安,只能以文记录,以表心意,黄泉路上,朱伯,您一路走好!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34
    积分
  • 241
    博文
  • 18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