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乡村人物--红云

南飞燕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4793 0 0

              

                                              /南飞燕

红云在没生病之前,两边脸颊是红红的,而有好事之人,说得却是,她是吃多了山芋后变红的,知道内情的人就会扑哧一笑。

红云剪的是齐耳短发,个子比一般女人高,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看上去就是个精力充沛的女人,只是五十岁就生了病,一开始她也不肯进医院,就觉得两边背部疼,然后又发烧,吃了些感冒药,感觉也好多了,重感冒就这样吧。

垃圾场早先是个不大的池塘,就在邻居招娣家马路对面,随着生活垃圾的增多,就把这原本清清的池塘给糟蹋了,夏天蚊虫也多,而且又臭哄哄的,这垃圾场有越来越扩大的趋势,招娣老公祝贵下定决心把那块垃圾场清理出来,然后再种上小菜,这样就没人再倒垃圾了。

祝贵是个很瘦的男人,是个党员,现在退休了。所以招娣也是个小老太了,虽然她不愿意承认。

祝贵整整半个月时间都在那块垃圾场地里,女人的卫生纸,垃圾袋,他用手捡,用钉耙钩,一点点清,一点点的理,下雨的时候,就披着个雨衣接着干,招娣说,你这党员倒真是合格的,整理的差不多,祝贵又找来了拖拉机运来了一些土进行填埋。一块方整的菜地就这样快整合出来了。

看到这家门口的菜地,红云的心里打起了小九九,这池塘也是公家的,想到这,她不顾生病刚略好的身体,也冒着雨,扛了个锄头加入了平整垃圾场的工作中,虽然累了一天,可是看到从祝贵手中瓜分到的两垄菜地,她的心思倒开心起来。给儿孙们种点小菜,以后锅里起好火,再摘菜都来得及。

招娣见红云占了地,回家就对祝贵叨咕,她倒好,又捡了个便宜,这宅基地能占的,她家都占了,连我家后墙也成了她家围墙,祝贵则笑着说,这菜种了还不是左右邻居大家吃,咱两口子也吃不了,她想种就种吧,再说最初他祝贵的心愿是,这块地不要再脏下去,家门口喝个老酒熏死个人。

只是没想到,等红云两垄菜地种下去,红云就进了医院,很长时间才回来,然后那个暗红色帽子就没见摘下过。

在家休养的这段日子,红云感觉身上一阵阵地疼痛,也是咬着牙忍着,家人说,你想哼就哼出来,她说她怕邻居们笑话,更怕招娣听见了笑话。

招娣说,她才不想笑话她,她实在是可笑,前几年有一次,好好的红云就在家嚎啕哭了起来,招娣好心地急急地跑过去,一再问,她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红云却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我还是不如你”招娣说,你哪里不如我呢,家里住了小洋楼,进出有小轿车,红云却又说了一句,“你每天开开心心的。”招娣说,“你也好开开心心的啊!”

招娣实在问不出,只能无奈的走了,是不是因为我招娣开心,红云就不开心,她还能说啥呢?

谁的生活容易呢,她和祝贵就被人笑话过呢,有一次祝贵说梦话,她就喊,“贵…………,祝贵…..祝贵就把一个走过的路人吓坏了。还有,为了这些门后的地,她一再地被祝贵拦着退让,因为祝贵的懦弱,又何尝不被人家笑话?

 

                           

红云躺在床上,疼痛让她的记忆倒更清晰起来,关于吃山芋的往事,她不想想,可总还有人提起,当然他们提起的还有更难堪的事,有一段时间差不多她也忘了。

儿子小宝生下来时早产,每天没日没夜的在生产队干活,没什么营养,饭也只吃半饱,小宝双满月时,穿上棉衣棉裤,这孩子只称到五斤八两,孩子的先天不足,好不容易养到四五岁了,仍然三天两头的感冒发烧,现在她又怀了第二个孩子,闻着隔了几间屋的副业队煮的山芋,她就很馋,那山芋是煮给猪吃的,可是她想吃,一次两次她克制住了,可想到肚子里的孩子,不要又因为缺少营养,生下来象小宝一样,很小很小,象个小老鼠,又体弱多病,她的双脚在那个清早就走进了副业队的房子,原本她是想去讨要两个的,可是看四下没人,她就快步跑了过去,抓了两个滚烫的山芋裹在围裙里就往外跑,可是她撞在了一个人的怀里,山芋也滚到了地上。“妹子,你这是干什么?”

来人是光棍祥,他的头发是杂乱的,还粘了根草屑,一张有些皱纹的脸,因为高大倒也并不丑,红云黄腊腊的脸,急促的呼吸,因为这倒红了。“想吃山芋啊!这容易,让我……

祥色迷迷的看着她,红云想夺门而出,可是祥又挡住了去路,急什么呢?“来,山芋拿上,还以为我要吃你啊!” 祥捡起地上的山芋放进红云的围裙里,然后只是摸了下她的脸。红云被唬住了,马上又要跑,祥又叫住了她,她站在门口溜了一眼,祥从锅里又拿了两山芋递给了她,“掉地上的脏了,给猪吃,这干净,以后想吃,就来找哥。”

红云回家狼吞虎咽地吃着山芋,又给小宝吃了些,觉得真舒服,,她吃着又问小宝,小宝山芋香吗?小宝说,“香,妈妈,山芋好吃”她想想又有些后怕,最后想想自己也没损失什么,不就脸被摸一下么。这个祥还是仗义的,自己如果被扣上偷盗的名声可就坏事了。

这样又过了几天,虽然红云还想吃山芋,可还是忍住了,这

祥有不轨之心,可是她的心理又存着一次侥幸,冒出的念头最后还是让理智给打压下去了,这一天,小宝又病了,抱到赤脚医生那打了几天针,总算退了烧,邻居们总是指点着小宝长得如此瘦小,四五岁了,就象有两岁的孩子,更有人预言,这孩子养不大,迟早要让风吹跑的,为了给小宝营养看病,红云也花了一些钱,现在真是没几个角币钱的,这孩子一惯胃口也不好,这天坐在椅子上的小宝说,他想吃山芋,红云说明天吧,小宝却说,现在就想吃山芋,山芋香。

红云馋虫也彻底被勾出来了,隔了几间屋的副业队的山芋香,更一阵强一阵弱地萦绕在鼻间,她也曾几次扛起钉耙,去已经收过山芋的地里,又锄了一遍,可一无所获。

不就是被摸一下吗,而且祥也没那么胆大的,为了小宝,也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不就是猪少吃几口吗?这猪真比人都有口福,还不用干活,人总比猪重要吧。

红云果断决绝地又走向了副业队里的灶间。

这一次她兜在围裙里有四个山芋,上次没吃过瘾呢,祥却从后面一把搂住了她,象啃生山芋一样,啃着她的脸,她想用手去推开,可是双手兜着围裙,她的力气也没祥大,只能任他乱摸,“妹子,想死哥哥了,这锅煮好的山芋都是你的了,等会哥再装一袋生的送你家……

红云就这样被推倒在灶后的麦秸上,灶堂里的火苗星星点点的……

围裙里的山芋被装得满满的,红云想快步走,迎面却遇上了招娣,招娣随意叫了声“红云--”一个圆滚滚的山芋被惊的,不合时宜地滚到了地上,山芋的香味在风中飘荡着,随着红云加快的脚步,香味又加浓了些。

为几个山芋就主动献了身,消息就这样慢慢被传播了,人们总是添油加醋地去想象。

“女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跟她说这句话的是她的父亲,可是父亲又怎么样,那一次,他还不是抢了村上吴老二的供桌,吴老二是饿死的,那唯一一碗的供食,是她红云的父亲抢的,吴老二的儿子拼命地追赶着她父亲,在瓢泼大雨中,她父亲则象一条丧家狗一样撒腿跑着,吴老二的儿子一直追,最后追不上了,一块砖头扔了过去,差一点把就她父亲砸死。

 

所幸自己的男人并没有为难她,最初的时候,只是唬了几天脸,而红云只是解释说,那是谣言,可男人又指着那一袋子生山芋,说他没瞎,煮在桌上的山芋,红云以为男人会争口气不吃,可是她还是看他吃了,没人会和肚子过不去的,日子还是要过下去,没有人会为了这点事去离婚,更何况还有孩子。

女儿呱呱落地,一生下来就七斤,胖乎乎的小脸蛋很健康,红云也是满心欢喜。

 

 

招娣家后面有一排树,最值钱的是一棵榉树,这是红云家没搬来时就种的,红云当时据说与嫂子有矛盾,一气之下,盖茅屋时,就相中了招娣家后面这块地,这样,原本招娣与后面两家之间又插了红云一家。

这一排树,红云一开始也觉得好,晾被子衣服的时候,两边一头扣个绳子,也方便,孩子们也可以在两树之间荡秋千。夏天坐在门口洗衣服也阴凉。

可现在,红云却觉得这些树碍事,这些棵树遮住了她家屋前的阳光,还生洋辣子,不小心被辣到了,手上还红肿,孩子还这么小,辣到了危险,倒热的洗脚水时,她就往树上倒,一边心里骂着,招娣这死女人臭嘴,让你传--让你传---,可是树倒长势更好了,她想,好,你们强,她想到了钉子,不高兴的时候,她就在这些树上钉棵铁钉子。

一棵两棵三棵树接二连三的死了,只是留下那棵榉树不死,招娣家也没在意,就请人把那几棵死了的树锯下,

红云马上在树的空缺处,堆了些砖石头,招娣见地占了,也没在意,也没思量再种上树,怕又种上再死,几年后,榉树也快死了,祝贵和招娣说,这长在屋后的树就是阳光差了些,同年种下的两棵榉树,种在屋前的阳光足,就又大又粗,这后面背阴些就是不行,不如趁早请人锯下,然后扔在了门口的池塘里养着。

生活条件越来越好,招娣思量着家里添些家具,榉树拿到锯木厂去分割,锯木厂电锯却给这榉树木料锯坏了,说这木料没啥用了,不让赔锯条就算了,叫祝贵自己来看,但见一个个铁钉就一根根一棵棵钉在这榉树里,到底有多少个钉子,也没法数。

祝贵骂了句,我操他娘,招娣得知这情况后,要吵,被祝贵还是拦住了,邻居之间还是别纠矛盾了吧,树都死了,以后注意点吧,招娣说,祝贵你就是个软蛋,不过她气不过,一棵几十年的树,还是她刚嫁过来时种下的,一点点看着这小苖长大成材的,以为是自生自灭,不想是被人谋害的,不站在门口扯着喉咙骂几句泄火,她觉得都对不起这树,这和我家树都过不去的人啊,这人的寿也不会,比我家这些树长,要知道树也有灵性的,都会有报应的。

 

红云现在病的不轻,离招娣咒骂也过了多年了,红云老公说,计划为她花掉一百万,实在没治了,就是扔水里也要为她花,说这样也算对得起她了,临死之前,她咬牙忍痛不愿放声哼叫,只是指着前方说,不想被人笑话。

红云那块临死之前争的两垄垃圾场的菜地,先是荒凉了两年,又被另一家占用做了宅基地,包括招娣家的地,招娣对祝贵说,以前咱家门前门后都是树,地方也宽敞,现在倒被挤得好象没地了,树也没几棵了,要是那垃圾场不整理,说不定后来这人家也看不中,太脏了,红云那次不抢地,说不定也不会又淋着雨,累着生病哦。

 

祝贵却说,现在村上都建了垃圾站了,每个村配了垃圾桶不算,还有专人负责清运,蚊虫更少了,日子一天比一天是好过了,红云这女人真可惜了,他男人承包工程这些年也真赚了不少钱,现在也去那寡妇家撑门面了。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34
    积分
  • 241
    博文
  • 18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