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赶海”

上海乡下人 最后编辑于 2020-01-04 16:58:46
4762 3 2

微信图片_20200104160111.jpg

“赶海”的正确诠释,是乘大海退潮时,到海边去收获那些没来得及和海水一起“撤退”的海鲜。老夫年近耄耋,已经没有那个本事了。我这里说的“赶海”,是清晨到侨港渔码头,去看那些劳作了一夜的渔舟,满载丰收,到渔港卸货的喜悦;去看那些饕餮的吃货,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到渔港寻觅心怡的食材;也是发掘旅游素材,了解风土人情自我陶冶;更是早锻炼的一种形式。

又一次来广西北海猫冬,趁着天色还没有放亮的时候,我骑着“清桔”车,来到侨港渔码头。侨港原本是一片海滩,上世纪七十年代,中越交恶,越方遣返了大批华侨华裔,中国政府安置了这批侨民,北海也是主要安置点之一。之后,这里就叫侨港。如今,这里成了北海旅游的一张名片。越南风情街的旖旎;入夜后,各种大排档、小吃、咖啡座,琳琅满目,大有西贡的味道,好像不到夜侨港,就像没到过北海一样。

天刚刚放亮,侨港渔码头已经是船来车往,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不亚于国庆长假中的上海南京路。有从渔船上往码头抬海鲜的渔民;有坐地批量收购海鲜,又转手零售的摊主;更多的,是全国各地到北海猫冬,又好那一口海鲜的吃货。叫卖的、询价的、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彼伏,中间还夹杂着爽朗的笑声。各种海鲜的摊位,足足摆满了200多米的渔码头。

有鱼、有虾、有蟹,见过的和没见过的,令人目不闲暇,大开眼界。那明虾,展开足有20公分长短,估计一斤也就四、五个。上世纪五十年代在上海吃过,后来就不见了。改革开放后,市场恢复了,大饭店里高档宴请,也有那玩意,但没这么大,更不要说新鲜度了。石斑鱼,有三、五斤重的,也有一斤多一点的,黑黄相间、色彩斑斓,“被俘”后依旧桀骜不驯地翻腾和挣扎。问起价格,28元一斤,倒也是公道。还有不少人,买货后就地装箱、加冰、打包、托运,也许明天中午,就会出现在您的餐桌上。侨港的海鲜,已经不是单纯的买卖,而是一条产业链。

我边走边看,补学对各种海产品的知识。“海鲈鱼”、“一点红”等,平日在菜场常买、认识;看到一种像大黄鱼模样的鱼,三、四斤重一条,颜色却是白的。我问摊主“是什么鱼?”“黄花鱼。”“怎么是白的?”“白花啦。好吃!”这种答案不知是否能信?在这里买东西,摊主的最后一句话,总是“好吃!”也许那是他们的口味,至于是否适合您的味觉,那就另说了。

稀奇的是,在这些卖海鲜的摊主中,不少操着东北口音,开口就是“贼好”。前几年来北海,东北人在马路牙子上唠嗑的多,他们避开东北极寒的天气,到北海猫冬养老。如今,“勤劳”、“勇敢”的东北人不甘寂寞,又想在这里创一番天地。而那些吃货,大多来自江浙沪和四川。

都说到北海旅游,先看老街和英、德领事馆,再看银滩红树林,海鲜吃外沙,观景冠头岭,入夜风情街,侨港夜排档。在我看来,这侨港渔码头的早市,也有它的独到之处,且别具一格,无可重复,值得一游。心中有景,眼前自然处处是景。

太阳冉冉升起,我拿着自己的收获,自得其乐地回家了。

微信图片_20200104160129.jpg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西贝
发送

3条评论

  • 能否给个去此地的攻略?谢谢
    2020-01-06 08:19:19 1回复
    0
  • 过去海边的人就靠捕鱼赶海维持生计。
    2020-01-05 08:22:58 0回复
    0
  • “赶海”的正确诠释,是乘大海退潮时,到海边去收获那些没来得及和海水一起“撤退”的海鲜。
    2020-01-05 07:54:51 0回复
    0
  • 630
    积分
  • 225
    博文
  • 176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