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行医资格证——杀人避责的铁券丹书

许黎明 最后编辑于 2020-03-04 08:13:42
9137 11 9

  行医资格证——杀人避责的铁券丹书

 

   因为新冠疫情,中西医孰优之争又涌上上了舆论风口。

   有人依然兴奋,有人依然鄙视,受惠过中医的依然感恩,但中医的事业,依然前景渺茫。

   武汉蹦出来一个李跃华,从前几天新冠治疗“神医”,在官方调查后,坠落为“神棍”。

   看了一下武汉卫健委的调查报告,原来是一个“未年检”的医生,但是,却没有对他是否军医大毕业、在军医大所学医学专业提出质疑,也没有对他的“苯酚用于穴位注射”的专利提出质疑,对他所治疗的几例病例:好的不知道是不是真治好的,没治好的却仍在医院接受治疗。这种漏洞百出的调查报告,素质之低下,让人瞠目结舌。不过谢天谢地,——李跃华总算没治死一两个,算他走运。

   有一件事有点意思:行医资格证要年检的!也就是有期限的,推理出来:就是期限内会治病救人,期限外技术就失效了,这是人脑子会想出来的管理办法吗?

   还有一件事也有点意思:专利而言,就是公开的权益获得保护的专有技术,其掌握是排他性的。持有人推广不推广两说,除持有人外,外人其实难有技术资格去评判,那么,谁具备否定其合理性和准确性的资格?

    有一个常识:穴位注射是解放后中西医结合的一个技术产物,我的记忆中(江苏人民出版社70年代出版的《中医学》),江苏在西药穴位注射治疗和中药试剂穴位注射治疗上6-70年代就广有成果,只不过专注于此的临床应用做的不够普遍罢了,但现在也还有:似乎是叫做“封闭针”。那么这个李跃华也不是这个技术途径的原创,但在什么穴位注射和用什么药物注射及治疗什么临床病症,估计他有一定的实践积累和临床经验,并获得了一种程序上的技术认可(发明专利)。

如果估计得不错,李跃华一定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但我说句公道话:他的这个技术仍然有论证的学术必要。

回到题目:行医资格证。百度词条:执业医师资格考试的对象为具有高等学校医学专业本科以上学历,在职业医师指导下,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试用期满一年者。取得执业助理医师执业证书者,具有专科或中专学历,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工作满二年或满五年,可以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考试通过,获得执业医师资格证。

好标准化哦!

录两段今日网友说话:1 网友白莲湖:A按照现在的考核标准,只怕张仲景也拿不到执业医师证。以前,每家每户都有老太太非法行医:刮痧,艾灸,挑虫…后来,非法全部取蒂了,中医也没有传承了。B 我们湖北,格外严。去年,一老头子,在我们县城街上摆摊卖跌打损伤等草药,人家祖传的干这个,被没收草药,罚款五百,拘留。后来老头子交了罚款,哭着求请,免去了拘留惩罚。C 我们县级市,有一陈姓老头,特别擅长治不孕不育,他答应治疗的求医妇女,基本上都生了孩子,男性的问题也是一样。但他没有执业证,三天两头被传唤罚款。陈老头的儿孙对老头子非常不满,将老头子的草药铲除,威胁赶老头子出门。老头每次碰到找上门的病人,总是屡教不改,诊脉问病开方不误。“好在”老人已过世了。是冬天摔了一跤,没人管,卧病几天过世的。老人平素强健,七十多上桃花山采药,脚步稳健,想不到雪天一跤,就此病倒过世了。2 网友湖塘武馆:小时侯,我顽皮爬树摘桑枣把胳膊摔断了,县医院医生让用钢钉钉好,过几个月再破开取钉。家里心疼就找一家祖传的接骨老中医。老中医一边看一边说,县医院三天二头来查他家,不让他看病。没花什么钱也没开刀,用野草根、山里的山螃蟹治的,把断的胳膊捏回位,用木板一夹,三个月就好了。这么多年没回老家了,去年路过准备去他们家串个门,听说老中医早去世多年,儿子传承祖业被县医院聘用当专家了,大家说这是啥事。

听说搞资格证时,对有些中医世家是网开一面的。这个我不太清楚。但是李克强总理前几天说了一句话:高手在民间。但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补充:被标准认证过的“高手”在民间。如果没有补充,李总理就是在破坏法治建设嘛!但逻辑上有个问题:低劣的“标准”凭什么论证“高手”?

问题的本质是:被标准论证过获得行医资格证的医生,是良医吗?看到过一份材料:医生的(标准的具有行医资格证的)误诊率,大约是30%到40%!用一个身边常见的现象就可以说明这件事:一些小医院诊断后久治不愈后转到大医院去确诊的,不是小医院诊断的那个病。这是可以被改变确诊的,有些,按照大概率事件,没被确诊的就被治死的,一定不在少数。无非,因为有行医资格证,治好了是患者运气,治死了无非倒霉。程序正确,则可杀人免责。——无论持中医和西医的资格证,概莫如此。庸医就是庸医,与资格证有什么鸟关系。

我自己对西医和中医的态度依然是中庸的。治病救人,都是医家仁德,但无论中西医,都有良庸之混杂。所以,那个资格证的标准,值得商榷。

现实是:中医在没落,目前议论纷纷,但少有一个科学的态度,更缺乏发扬中医的科学方法。中医为什么断代?我的粗浅认识是: 环境恶劣,很多名医世代相传,是因为从小家庭熏陶,《三字经》和《黄帝内经》一起读,现在是高考后去读中医院,至少少了10年以上培育期;二 是医和药分开,医者不辨药,药者不懂医;三 中医的前提是德育,这个社会环境,道德要求已经变异,物欲下的人心是浮躁的,优秀中医的品格要求之一就是:心静。所以,发扬中医,很长的历史时间内,是空话。中医确实面临着时代变革,墨守成规不可取,无所适从是常态。

给个良方:中医医师的培育有其独特性,所以,中医学院应该从小学开始招生。

 

            许黎明    2020 02 02  广州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和春天对话
  • 彭岸良
  • 一点强豆
  • 泉水涓涓
  • 预测者
  • jfzhuang
  • 花作尘
  • 来福
  • 龙潭清泉
发送

11条评论

  • 欣赏兄台观点的独特。总觉得中医这原配正太莫名其妙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三,利字当头,道先靠后的医院现状前,这次大疫后又会有什么改变呢?
    2020-03-06 00:02:55 0回复
    0
  • 想说说不清,不说又想说;难过的是呆头呆脑得罪人。。。
    2020-03-03 15:27:14 0回复
    0
  • 武汉卫健委的不义之举现在看来也是有益的,或许会推动行医资格的重新认定,法律上挽救被排挤的“赤脚医生”
    2020-03-03 10:11:57 0回复
    0
  • 如今医生不缺医术,但缺医德!
    2020-03-03 10:11:44 0回复
    0
  • 中医医师的培育需要时间 需要氛围 确实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2020-03-03 08:50:47 0回复
    0
  • 高手确实在民间,但有不少高位却是尸位素餐。
    2020-03-03 08:46:05 0回复
    0
  • 如果有人突然没了呼吸,心跳骤停,哪是不是一定要有资质的医生才能为患者进行心肺复苏?
    2020-03-03 07:38:29 0回复
    0
  • 愚弟不大认可许兄的观点:
    首先我们都得为李跃文"医生",在厉疫肆虐时,能勇于冒死出诊,悬壶济世,杏林春暖!
    但是现在我国已经进入法制时代不是一年两年了。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尤其是二十世纪后,上岗必须有证,此证必须年审,只有年限各有差异而已。
    凡是涉及专业技术工作人员,一律不得不持证上岗。概莫能外。
    李跃文自云:
    我于一九八七年毕业于第三军医大学军医系。八九年三月复员回汉,在汉阳区永丰医院住住院部医生。
    九二年九月起做过几家药厂的销售工作。
    一九九九年至二00六年应聘于不同的民营医院。
    二O一二年开办爱因思门诊部至今。
    李"医生"还说:我二0一一年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即他这次对十几个非冠患者所釆用的一种较为冷门的中医疗法。据说效果不错。未曾亲见,姑妄信之吧。
    并且早在今年一月十八号,就给因医闻名于世的金银潭医院,湖北省卫健委等相关单位送请战书。
    李"医生"的救死扶伤之精神实属难能可贵,必须褒扬才是!不能不说他是位真正的"逆行者"!
    但是九十年代起,医生是必须要有医师资格证的,这是条红线,是谁也不可逾越的鸿沟。
    李跃文在九九年至二OO六年在民营医院里的所谓"医师证",其实是由民营医院违造的一个假证,可以说,李跃文当时就已经是非法行医者了。这个不庸置疑。也是出自他自己之口。
    他还说:我一直没办过行医证。
    可见,他办的门诊部也是一直都在非法行医。
    法律就是法律,法不容情。
    好比打仗,谁会让个民间武林高手,或者是打猎的神射手,自告奋勇地冲进敌营?这不是个乱套之举又是什么?
    有个词语叫群体效应;还有一个叫蝴蝶效应。这是不用多说了吧……
    作个类比吧:
    司机过几年都得"年检"。不能抬扛说这个司机退化了,技不如前了。法律明文规定,凡持A、B、C、N、P驾驶证的驾驶人,以及六十岁以上的司机,必须每年年审一次。
    其它证的司机两年年审一次。
    逾期未审都得接受一百元人民币的处罚。并且立即补办年审。
    这个法规立于二0一二年,一五年五一后有所调整,但年审仍是必须的。
    否则车路分离。人车分家。
    医生和司机是有可比性的:他们都掌握他人之生命健康安全。
    李文跃不用说什么"年审"了,他老人家连"行驶证"都从未有过。有也是伪造的,甚至还贩卖给他人过!这是有证可资的。
    据国家卫健委通计,二0一八年非法行医者高达一万九千二百四十五件,罚款一点三六亿人民币。
    这能保证把所有无证行医者都查出来了吗,漏网之鱼,在所难免……
    还记得那个"神医"王林吧,多少明星、高官们,都大上其当,而这个神医大师入狱不久就廋死狱中,年为六十有二。
    另一大神胡万林处刑一十五年整,他老人家七十一岁的高龄老人,仍在囚笼里呆着呢。
    许兄说李克强总理点赞"高手在民间",是他在一五年号召青年们勇于创新的用语。当然也可推而广之,青年人好好研究研究医学,能有突破,谁不为之鼓掌喝彩?问题是你必须有证才行。医学医学,从医之学也。不是什么搬砖卖拳脚。
    当然许兄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你的某些建设,我还是比较认同的。
    但是,法律之门绝对不可因人而开,一条缝隙都不敢想像,否则法将不法,医将不医了……
    希望李跃文先生去把行医证给办了,让金子发光在阳光之下吧。
    惟其如此,我相信人民会记住您医者仁心的!
    2020-03-02 20:37:59 0回复
    0
  • 行医,行事,首在程序正义。为一个没有行医资格的人说话,而一棍子打死所有守规则的医生,行医资格证——杀人避责的铁券丹书,似乎有点政治不正确。
    好在许医生的观点是正确的,是一次菩萨的降临,因而我仍然为您点赞。
    2020-03-02 20:35:19 0回复
    0
  • 小三再优秀,没有一纸结婚证,就是非法同局居,哪怕生出白胖小子也是私生黑户!
    许先生应该是已婚男士,这点道理不会不明白吧?
    2020-03-02 19:12:01 0回复
    1
  • 年检的不仅有医师资格证。
    2020-03-02 18:48:29 2回复
    0
  • 961
    积分
  • 262
    博文
  • 224
    被赞

个人介绍

一个人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