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方方日记成为美国起诉中国的第一手“证据”

安文 最后编辑于 2020-04-10 08:16:07
8052 19 4

方方《武汉日记》英文版将由世界最大的出版社之一:哈珀柯林斯出版社于今年8月18日出版。


多达60篇的《武汉日记》内容,或将成为美国等西方国家在疫情问题上攻击中国,甚至起诉中国索赔的“证据”。中国作家方方的照片和消息以头版头条的姿态,登上了美国洛杉矶时报,这的确是一条大新闻,不由得令人思考和感慨。

本来《方方日记》已经成为过去式,围绕它的争论也会慢慢停息,没想到来了这条消息,又为争论增添了一把火。

我是《方方日记》现象的看客,不仅看《方方日记》,也喜欢看围绕方方日记展开的评论,有挺方方的知名专家教授的言论,也有贬方方的网路大V的文章。
众所周知的是《方方日记》有争议,而且争议很大。挺方者众多,把作者方方形容为当代鲁迅的有之,希望她获诺贝尔奖的有之;贬方者也不少,把她称为汉奸的有之,希望她能信心革面的也有之。争议的双方都大动肝火,到了“帽子”、“棍子”满天飞的程度。
有人指责《方方日记》造谣或者失实,作者方方以及她的拥趸给指责者扣上“极左”“流氓”等帽子,并且上升理论高度,抡起破坏改革开放的大棍子猛抽。指责者当然不示弱,结合国际国内形势有理有据,连讽带刺地历数方方“反党反人民”的一件件“罪行”。挺佩服方方的,不愧是担任过省作协主席的著名作家,面对指责乃至挖苦毫无惧色,坚决还击还洋洋自得。看,最后一篇日记这样结尾: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
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多么得意呀!也是,有天文数字的阅读量,有众多方粉的支持,有同道名人撑腰,有记者采访报道,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可是,不知是福还是祸,方方上了美国洛杉矶时报头版头条。

这一下子问题大了,马上有评论说:方方为美国起诉中国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先看一位中国网民怎么说的:不知道《洛杉矶时报》是一个知名度多大的报纸。但不管如何,咱们方方日记的作者方女士终于如愿以偿,占据了此美报很大的版面,并配以她很是开心的大照片。当然,要登上洋报,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是要被美方认为是符合它们的所谓普世价值的吧?所以,时报给配了醒目的大标题Uhan’s voice of truth!

不过,在美国竭力借新冠病毒疫情想把中国彻底搞臭搞垮的当口,方方日记能被美国人捧为“武汉的真理之声”,应该是美国人认为是捡到了(确切地说是收到了)有杀伤力的武器了。武汉方作家确实居功至伟!但是,方作家此荣誉也是得来不易,毕竟她整整在家中枯坐了六十天,吃了整整六十天的武汉人的人血馒头才获得如此殊荣,想必她现在应该也是悲喜交加,不能自已了吧?



这位不知名的网民是在四川论坛一个小栏目里的留言,肯定不是那些被称为“极左”的人士,他代表了相当多老百姓的声音,那个栏目里的留言,绝大多数是表达对方方上了美国报纸不满的。

的确,美国在疫情近乎失控的情况下,有计划地抹黑中国,指责中国是疫情发源地,指责中国隐瞒疫情导致疫情在全世界爆发,他们想起诉中国,正在搜罗证据呢。这是中国万万不可接受的,也是胡说八道,毫无根据的。但是,他们拿出了《方方日记》,看,里面有第一手证据!


方方在日记里说政府隐瞒疫情,“20天的延误,20天的隐瞒,带来的灾难当然不止是死亡一件事”,她以教训的口吻让政府向武汉人民感恩,向武汉人民谢罪!她喊道:“政府,请你们收起傲慢,谦卑地向你们的主人——以百万而计的武汉人民感恩”。

她接着狠狠地写道:“接下来,政府还要尽快向人民谢罪。现在,是最应该反思和追责的时候。一个理智的有良知的并能顺应民意安抚民心的政府,在疫情向好的此时,急需做的一件事,即迅速成立追责小组,立即详细复盘疫情始末,查明是谁误了时间,是谁决定不将疫情真相告知民众,是谁为了面子上的光鲜,欺上瞒下,是谁把人民的生死置于政治正确之后,是多少个人,多少双手,导致了这场灾难。”

她一直把这场灾难定义为“人祸”,中国的“人祸”。这些话,不正是美国政客污蔑中国所需要的吗?

方方大作家啊,您写日记的时候没有想到吧,真是帮了美国某些无耻之徒的大忙了!更让您没有想到的是,美国在目睹中国抗疫多日,有预警、有准备的情况下,应对新冠肺炎病毒袭来的糟糕表现。他们的政府有多少隐瞒,有多少欺骗,有多少无所谓;他们的百姓有多少无奈,多少愤怒,多少血和泪?

面对弱势群体得不到检测救治,特朗普竟然来了一句“或许这就是人生”,这令多少人愤怒?这是多么的冷漠无情!像是世界自由民主灯塔国的总统说的话吗?人权呢?自由呢?政府的责任呢?哪里去了?网友说:方方,这个真可以“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也要把他写上历史的耻辱柱”!这个真可以让“民众至少是可以写一份敦促书,敦促那些视政治如命根,视民生若草芥的官员引咎辞职吧”。这都是《方方日记》里说的话,用在特朗普和美国政府身上最合适。

如果这个分量还不够,还有:面对美国有可能220万人感染的预测模型,特朗普说:“如果美国能把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人以内,那么我们做的还不错”。这是给自己留了多么大的后路,这要令多少人心惊胆寒!10万人死亡是什么概念啊,那将是怎样的人间悲剧?我们绝不愿意隔岸观火,绝不愿意看到美国人民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不过,美国的悲剧是正在进行时,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新冠肺炎实时统计数据,截至美东时间3月30日18时30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到160020例,死亡人数达到2953例,感染人数远超中国,死亡人数马上要超越中国。强大的、伟大的、无所不能的美国政府面对疫情居然是这种表现,难道不令人失望吗?

再看看意大利:中新网3月31日电据欧联网援引欧联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3月30日,意大利医疗卫生部门通报,迄今为止,意大利确诊病例已增至101739例,累计死亡病例已达11591例。其中奋斗在抗疫一线的8358名医护人员确诊感染,63名医生不幸殉职。这其中无论哪一个数字都远超中国。

再看看西班牙:据西班牙卫生部官网30日通报,过去24小时,该国新增6398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85195例;新增死亡812例,累计死亡7340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说:“目前西班牙的医疗系统,已接近全面崩溃,设备不够,呼吸机不够,防护物资不够,床位不够。我们不得开始决策病人的生与死。这是一个无奈的选择,无非两个选择,救治年轻的,还是老年人”。于是他们选择了把65岁以上老人的呼吸机拔掉,不再救治。看到一个视频,一位老妇人痛哭流涕地看着丈夫慢慢等死,那真叫痛彻心扉!

不仅是西班牙,美国德州州长要让70岁以上的老年人做出牺牲,意大利为了减少老年人染病死亡率,警察在街头上捉拿看上去像60岁以上的老人,就像对待犯人一样连踢带打,塞进车里拉走,那真叫惊心动魄!人权呢?自由呢?政府的责任呢?

方方老师,看看世界发达国家面对疫情的糟糕表现,您对湖北、武汉政府的愤怒还是那么强烈吗?您还有让中国的政府向武汉市民感恩,向人民谢罪的底气吗?


您在最后一篇日记中说:“无论官方怎样想,作为被封在家两个多月的武汉市民,作为亲历亲见了武汉悲惨时日的见证人,我们有责任有义务为那些枉死者讨公道。是谁的错误谁的责任,就将由谁自己承担起来。如果我们放弃追责,如果我们将这一段日子遗忘,如果有一天我们连常凯的绝望都不记得了,那么,我想说:武汉人,你们背负的不仅仅是灾难,你们还将背负耻辱。忘却的耻辱!设若有人想轻松勾掉这一笔,我想那也绝不可能。我就是一个字一个字写,也要把他们写上历史的耻辱柱。”


人算不如天算,方方老师,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现在美国、意大利、西班牙等等面对疫情的混乱情况,疫情发展的惨烈情况,是不是伤害到您了?这种伤害一定是扰乱了您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您对武汉、对湖北的抗疫工作是那样的高标准,严要求;是那样的一丝不苟,甚至刻薄凶狠,因为是人民政府嘛,就要老老实实地为人民服务。所以您要求政府向人民感恩,


您说:“政府要向躺在医院里苦苦与死神抗争的五千多重症病人感恩,是他们的顽强坚持,让死亡名单数字增长很慢……”


战胜新冠肺炎是靠患者顽强坚持得来的吗?现在想想,这个说是不是无比的荒谬!试想,哪一个患者不是盼亲爹,盼亲娘,盼望医生能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怎么能有“政府,你感恩我吧,因为我的坚持,所以死亡人数减少,你们可以在世界上吹牛啦”这样的思想?可能方方就是这么想的,否则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告诉她:“如果美国能把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人以内,那么我们做的还不错”。这是不是颠覆了您的世界观?原来世界最发达的国家竟然是这样的低标准。

西班牙救治患者,不是按照先来后到,而是按照年龄排序治疗,65岁以上的老人被拔掉呼吸机,生的机会让给年轻人。方方老师今年您正好65岁,如果武汉也是执行这样的政策您会作何感想?是不是颠覆了您的价值观?青年人比老年人更有价值,所以年轻者生,年老者死。

意大利为了减少老年人感染,在大街上以拳打脚踢的方式、突然袭击的方式捉拿老年人塞进车里拉走,这是不是颠覆了您的人生观?不是人生而自由平等吗?怎么年纪大了连站在大街上的权利都没有了?

方方老师,如果您的良知没有麻木,一定会感到这种“直抵人心”的伤害多么发人深省!您不是要真相吗?要真实吗?这就是真相,这就叫真实,真实的世界就是如此!生在中国,长在中国,养老在中国,身在福中要知福啊!

体谅您不知道一个国家宣布重大疫情前需要做多么艰苦细致的工作,这些工作需要宝贵的时间,国家这方面有法律法规,官员们要依法办事;体谅您当时并不知道新冠肺炎疫情会在全世界爆发,爆发的如此嚣张,如此惨烈;更体谅您没有想到世界发达国家面对疫情会有那么多失误,那么多无奈,那么多差劲的表现。现在每天看着世界各国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的增加,看到他们动用军车、冷藏车一车一车地拉尸体,也就是在您登上美国洛杉矶时报之时,您难道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说实话,我对方方的不理解,并不是她被北大知名教授一追到底的那句话:“这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

有人认为这是方方造谣,的确这个可以属于谣言。但我说没那么严重,这不是方方故意的,她听别人一说,未加思考就写出来了。我还当成笑话讲:按照方方的描述,那些死者都是握着手机到火化场的,一听要火化,纷纷把手机扔掉了,给家属留个纪念……

我对方方的不理解,也不是被许多人诟病的某些不真实、不严谨的信息和言论。就是她3月10日日记的题目:记住,没有胜利,而是结束。让我感到她近乎无知无畏地在指点江山,“粪土当年万户侯”。

我们知道,2月10日,我国大领导视频连线湖北和武汉抗疫前线时说,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都同湖北和武汉人民站在一起,要打好武汉保卫战、湖北保卫战。一个月后,3月10日,大领导来到始终牵挂的武汉,考察抗击疫情的前线阵地,鼓舞士气。在社区与武汉市民交流时,传递“武汉必胜,湖北必胜,全中国必胜”的鲜明信号,武汉市民纷纷激动地表示,跟着党中央,我们一定能取得抗疫的最后胜利!而恰在此时,方方说:“记住,没有胜利,而是结束。”

各位看官,您说方方这是怎么了?有网友温和地回复:“不苟同结束的说法,赢了就是赢了,哪怕是惨胜,也是赢了。只有你在战斗过,才能明白什么胜利,什么是结束。奋战在战疫一线的白衣战士们,也更倾向于胜利的表述,而不是结束。”
这话朴实而正确。
我分析,方方一直把武汉疫情归为“人祸”,既然是“人祸”,那控制了疫情也不叫胜利,只能叫结束,不仅如此还要追责。她的粉丝们也添油加醋地说:“我们就是善于把丧事办成喜事,又要开庆功会,又要表彰了”。这就是她和她的某些粉丝的思想局限所致。

想一想,四万多医护人员冒着生命危险奔赴武汉,克服了重重困难,超越了身体承受极限,一个一个地在死亡线上抢救患者,谱写了可歌可泣、感天动地的中华民族爱的赞歌,许多团队都创造了零死亡的奇迹,这能不叫胜利吗?当他们一个方舱一个方舱的让患者康复,当他们一个医院一个医院的把患者清零,那能不叫胜利吗?当他们完成使命后,市民十里长街相送,在欢呼与感谢声中离开武汉的时候,能不叫做胜利凯旋吗?方方们难道看不到这一天的到来吗?

再想一想,中国14亿人口,在没有预警、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感染病毒者控制在8万多人,死亡者控制在3千多人,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这是多么伟大的胜利?为什么不能阳光一点,表示欢欣鼓舞呢?

况且,新冠病毒疫情的源头不在中国已经是铁打的事实。美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面对疫情,在有预警、有防备的情况下出现的惨烈状况,特别是意大利1号患者与中国无关,美国航空母舰上的军人患者与中国无关等等,这些事实告诉人们,新冠肺炎病毒是全世界的敌人,是它突然发动攻击,令人类猝不及防。我们的工作有没有失误,肯定有,特别是前期,病毒突如其来隐秘扩散,专家们都看不清、猜不透的阶段,有彷徨、有迟疑,但绝不是有意隐瞒不报,更不是为政绩而草菅人命的问题。国家监委调查组发布《关于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就已经说明许多问题。当然,疫情过后总结经验教训,国家自然也会启动追责机制,改进工作制度,以未来免重蹈覆辙。

截至4月7日,全世界已经感染112万人,死亡67594多人的现实,我们可以欣慰地说:中国做的相当不错了!世界卫生组织和富有正义感的世界政要们都高度赞美中国,作为中国人还有什么“不相信”呢?看看,当前中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发自肺腑,空前高涨,这就是人民为我们的党和政府打了最高分!相信,洛杉矶时报得到并报道《方方日记》,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想抹黑中国,那是痴心妄想。

不过,此时此刻,方方老师的确应该说点什么了。方方在正月初八(2月1日)的日记里写道:“中国人一向不喜欢认错,也没有多少忏悔意识。”现在,就看方方的了。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云水谣
  • 官方小可爱
  • 泉水涓涓
  • 失晨之鸡
发送

19条评论

  • 我希望龙博能审核通过,那怕只是一句,因为我只认真话,只奉真理,毕竟我一直都在关注着这个世界现象级的话题呢,只是我不想随便开腔罢了……
    日记事件没有"结束"。
    2020-04-10 07:01:43 0回复
    0
  • 我想尽量不偏不倚些。
    方方不缺名和利吧,但是她还是在孤岛危城里坚持记录着,关注最平凡的血与肉,叙述着最细小的痛与悲。
    其小小词语所承载的义场,超越了政治、医学、舆论、经济等语域。
    其实关于生命就是最大的政治。
    她的日记,在艰难时刻,从一个地方主义的角度出发,回归社会最微妙的个人,其中有狭路相逢的真相(可惜未能做到完美无瑕,什么手机堆、塑料袋之类的,把一些马路消息也收拾于笔下了,我想这是作者的仓促,其实她是可以事后勘误,也为时不晚……)。生离死别的撕裂,苟且卑微者的一时茫然,包含着"个人的才是重大的"这一深刻的社会评判,以及呼天抢地般的生存主张。患者们在医院无力又或抓狂式的呼吸,作者是用笔写下每一次痛苦的呼吸。与卑微者同行。这是她地方主义的人文关怀,直抵更多人在大风中自救的心灵,
    她是在边遭人唾骂、甚至恫吓中,边为民鼓与呼。
    她坚持了:对细小生命的悲悯,是国家的记忆,更是民族的印痕。
    我想肯定会有人气得牙痒:名作家就可以造谣吗?
    嘘🤫:你能说每个患者都在第一时间得到深切治疗了么?举个众所皆知的例子吧一一武汉中心医院的医生李文亮,他是一个眼科医生,他就是在为一个八十二岁的老太太治疗眼疾时传染上新冠的,这个一月初的事了,请您告诉我,那位可怜的老太太还健在么(但愿她能看着武汉市开城,家人出游,可我知道的是新冠对六十五岁以上的老人,近乎格杀不论,何况还是有其它基础疾病的八旬老人呢)?
    就是正值三十五岁的,平时爱好运动的李文亮也没放其一马一一尽管院方给予他最好的治疗。
    名作家阎连科(原山东省作协主席)说:"要感谢方方,是她捡起了作家和文学掉在地上的脸"
    2020-04-10 06:36:06 0回复
    0
  • 专家在火烧眉毛 ,且顾眼前之际,却见不到一个实锤的掌权者,这个是事实吧。
    专家们很是被动:
    钟南山院士当时说:我们疾控专家组其实权是很小的!(不妨一搜见之)。
    2020-04-10 05:55:21 0回复
    0
  • 方方,犹如她的真名叫汪芳一样,人还是那个人,只是名字叫法不同而已。她的灵与肉都是一样一样滴
    她曾说过:
    "检验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从来不是看你楼有多高,车有多快⋯⋯。检验你的只有一条:就是对弱势群体的态度。"
    客观而言,中国政府在这块大疫中,是把人的生命放在首位的,这个勿庸置疑。
    尤其是习主席闻声而动,立下指示,二级防疫,一级处置,把抢救生命放在首位!紧接着就是封城、不断的驰援武汉乃至湖北各地!
    但是,因为事发突然,最初的一阵慌乱也是客观存在的:
    据第一批抵达武汉市的钟南山李兰娟等顶级专家中的曾光亲口说:
    "我们一行到达武汉,没有见到省市主要领导人,只有一个副市长陪同⋯⋯"。(这些话现在一搜就见。我想一时的失察失误也是在所难免的,但是造成的短时间的延迟也是应该直面以对的吧……)
    2020-04-10 05:50:37 0回复
    0
  • 我早就知道作家大致分为三类:
    一是"歌德"派,为数甚众,以压倒性优势"控股"。
    二是时代的记录者,如《唐山大地震》一书的作者钱钢,他于一九七六年八月,二十三岁他是以军人的身份来到唐山救灾的,亲厉亲为吧。真实!真的很真实了吗?我当时觉得很真实很客观!
    但他的这个历史记录,是在唐山大地震九年半后,才在一九八六九三月巜解放军文艺》杂志刊载。这在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是逐日播报的,我印象深刻不止十分,是十二分吧。从这个作品,成为香港七成中学选为课文章节,也可见其一斑了,至少可以让香港学生更了解了大陆了。(这可是在香港回归祖国之前)。
    事实上,他的这部报告文学,当年就获得了全国十大𣈱销书奖,翌年又荣获金钥匙奖。
    要知道我们是在震后三年才知道伤十六万多,亡二十四万之巨的。
    严格来而言,作为报告文学,其时效性是个硬伤吧……,这个无法苛求于他,不能脱离时代背景吧。
    但,让我始料不及的是,作家钱钢在几年后,又有了唐山大地震的续写,这时的文字,已把唐山大地震中有人边"哭"边捋死者身上数十块手表、有人趁机抢劫、有人(民兵)私自开枪(后被当时的现场领导给止制了),直到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唐山大地震中人性的善恶交错,美丑共舞。(这些都是有据可稽的)
    这次,我也是把方方归入钱钢一属的:
    前者因为时代而迟缓,但钱钢最终还是说出了他所了解到的"真相"一一当然也不可能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记录。
    方方的这个六十篇日记,我是这么看的:
    首先想到的她的动机是什么?是因为她知道美英会利用她的日记大做反咬中国的把戏吗,恐怕未必。方方不是耶稣、默罕默德、大禹、箕子们,有先知先觉。
    她的日记里有很多事情是道听途说的,我粗略统计,不下于二十处之多。这既有她宅于家里有关,也许与她急得团团转,跺跺脚有涉,真实性也就宽泛无边了,这也是她招来骂声一片的充要条件吧……
    方方,作为一个名作家,其心可解,其笔欠细!
    2020-04-10 05:31:28 0回复
    0
  • 这时,不知不觉中,鲁讯先去可地给我一个"栗凿":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此时的我首施两端,无以适从……
    2020-04-10 04:17:54 0回复
    0
  • 半夜醒来,莫名地想起一些话:
    "一个人的最高修养,不是喜好,说话,而是学会沉默,懂得的时候不多说,不懂的时候不乱说,适时闭嘴,绝不多言。
    说话是人的本能,闭嘴是一种智慧,沉默是一种修行。
    只有懂得沉默的人,只有适时闭嘴的人,才能在人际交往中减少矛盾与误会⋯⋯"
    云云。
    2020-04-10 04:11:42 0回复
    0
  • 就一个鬼巫婆、到处煽风点火!
    2020-04-09 15:17:30 0回复
    0
  • 我个人看,有点过分。
    2020-04-09 14:32:01 0回复
    0
  • 快的太离谱,居心何在
    2020-04-09 14:21:15 0回复
    0
  • 如果说她的日记,是记录个人或者某一群体在当时的生活状态,以及内心感受,我觉得也无可厚非。这个美好的时代,话语权,表达内心的想法的权利,应该是所有公民都该拥有的。

    但是我通读了她这个日记,好像这个作家也跟我们一样,只会玩手机,玩微信,所以她的信息来源大多基于听说,听朋友说。但是日记嘛,本来就是私密的东西,也不能上纲上线怎么去要求她严谨。

    一个作家,用批判的眼光审视这个世界,似乎也无可厚非。毕竟,也会有人用更加积极的心态去看待这个世界。其实,在这场战役中,确实是对我们整个社会的一次检验,灾难面前,很难有人能做到十全十美。除非是秦始皇在世,执行极为严苛的法律制度。积极的看,我们社会人文环境还是相对宽松的。再宽松,就只能像现在疫情无限泛滥的国家了。

    既然是日记,就不应该在这个时候,随便授权给国外媒体,特别是别人现在大概率想利用这个东西来攻击本国的情况下。这其实也是一个作家的原则和良心所在。把这个日记作为自己作家的成果,把民族的灾难作为一个作家的成果,去世界上“展示”,似乎不太合适。

    像我这样的人,其实不反对有这样的事例发生,产生了一些坏影响,但是更多的是,让人认清了真理,就是,在批判家的眼里,和那些积极为这个社会贡献的人眼里,是非善恶,奉献与抱怨,大家一目了然了,要选择走什么样的道路。
    2020-04-09 12:30:11 0回复
    2
  • 哈哈。安教授闭门造的车好像很多人在驾驶
    2020-04-09 10:42:59 0回复
    0
  • 即便是起诉,那也应该是一种事实的审判。事实从来不会因为外因而改变,方方的日记既不能证实事实,也不能证伪事实。所以,有些人太想当然了,而且基于对逻辑演绎的客观性而言,安教授这篇文章明显踏错了节奏,更多的带上主观色彩。个人觉得,安教授还是比较适合躺在水晶棺里研究自己的身后事。因为这比较哲学,也符合安教授作为一个哲学系毕业的高才生的人设。
    2020-04-09 10:00:42 0回复
    1
  • 有人戏称方方将凭此日记获得年度诺贝尔文学奖。
    2020-04-09 09:10:30 0回复
    0
  • 美国起诉中国?何来之说?有人把疫情还说成“流感”,谁去起诉?
    我真担心有个别公知被别有用心地当枪使。
    2020-04-09 09:05:36 0回复
    0
  • 及时准确真实 作家做到了吗
    2020-04-09 09:04:29 0回复
    0
  • 我们可以逻辑性地判断方方的动机。但请先判断方方日记内容哪些不实?
    2020-04-09 08:55:32 0回复
    0
  • 如今许多教授习惯性跟风,即所谓的主流风,越来越缺少良知了。
    2020-04-09 08:53:59 0回复
    0
  • 作家的底线是什么呢?
    2020-04-09 08:20:35 0回复
    0
  • 4829
    积分
  • 292
    博文
  • 1213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