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听评弹

上海乡下人 最后编辑于 2020-06-16 19:14:10
5368 7 8

e93823c64e694ef386a7775eb3471d10.jpeg

老夫原本不是“志存高远”之人,退休后,更是沉湎于“晒晒太阳喝喝茶,听听评弹打打牌”的市井生活。看官,不要说以上两句话韵味不对,“喝喝茶、打打牌”中的牌(PAI),在常州话里的读音是“爬”(PA),所以用常州话来读,还是蛮押韵的。

评弹与昆曲同出一源,都是苏州或江南的文化传承。只是后来昆曲傍上了国粹京剧,身价自然上了一等。其实市井生活里,听听评弹也是不错的事。三两个演员,一把琵琶和三弦,就能演绎出波澜壮阔历史巨变,说清楚榫里卯里的市井秘事。午后小憩后,泡上一壶茶,往书场、茶馆里一坐,听着那叮咚响起的三弦、琵琶,领略奇妙无穷的人生旅途。

那日,与往常一样,午饭小憩后,携一杯茶,走进书场空调的凉风中,尽享那一份悠闲的清凉。这两天是上海评弹团的一档演员,在说优秀传统节目《玉蜻蜓》。台上的男演员着长衫,抱三弦,正用甜糯的苏州腔,绘声绘色地描述:“……金贵生离家出走后,金大娘娘张秀英主理家务。老总管王定戴着老花眼镜,在账房看账本……”女配角则身著旗袍,怀抱琵琶,端坐一旁。

中场休息期间,我找到了那位长衫先生。“先生,请教个问题,可以吗?”“奈罡(你讲)。”他用糯嗒嗒的苏州腔回应我。“您说的《玉蜻蜓》是明代的故事,是吗?”“是格。”“据我所知,我国明朝还没有老花眼镜,而您却给老总管王定,戴上了老花眼镜……”我向他侃侃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格(的)老师教我,就是‘艾能嘎’(这样)说格(说的)……”先生向我解释说。

下半场开场,长衫先生在正式开说前,先讲了一个题外话:“刚刚有个老伯伯,寻我‘扳错头’,俚罡(他说)明朝还‘呒拨’(没有)老花眼镜,而我却拨(给)老总管王定戴了老花眼镜。‘爱个’(这个)问题我没研究过,但我老师教我说《玉蜻蜓》时,就是这样教的……”台下听众报以一阵善意的哄笑。

第二天,又是午饭小憩后,有提着茶杯,又进入书场,吹空调,听艺人说《玉蜻蜓》。长衫先生开场前,又来了一段题外话:“‘昨捏亚俚厢’(昨天晚上),我打电话问我老师,说今朝(今日)书场有老伯伯,对我所讲‘明朝王定戴老花眼镜’有不同看法。老师对我罡(讲),‘明朝是呒拨(没有)老花眼镜格。俚用格(他用的)叫单照,就是祝枝山看人用格单照一样格……’”

我真为长衫先生的敬业精神肃然起敬。听书原本就是休闲,提问也是一种交流和互动,事情过去就结束了。没想到这位长衫先生,竟专门打电话请教老师,并勇敢地当众说出了自己的“不准确”,真是“知耻者近乎勇”啊。我断定他的业务水平,能再上台阶。

评弹是中华艺术库中的瑰宝。评弹里,有许多经典曲目和优秀演员。如果您还没有入门,我先向您推荐蒋玉泉的《莺莺操琴》,犹如行云流水;朱慧珍的《寿堂唱春》,委婉动人;张坚庭的《怒斥贞娘》,凄凉悲苍。希望评弹也能成为您的最爱。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桃子酱
  • 西江月
  • jfzhuang
  • 泉水涓涓
  • 荷边垂柳
  • 西贝
  • 落英笑
  • 珍珠传奇
发送

7条评论

  • 常州话应该是“当当排,切切昨”,还是不押韵,呵呵。。。不过蛮顺口的
    2020-06-23 16:41:23 0回复
    0
  • 软绵绵的声音,好听。
    2020-06-18 09:29:44 0回复
    0
  • 我也喜欢听,退休后的一种乐趣。电视上可以看,卡片机可以随时听,网上可以随时看和听。不用花钱,而且都是各种流派的名角。
    2020-06-17 22:09:02 0回复
    0
  • 票价多少呀?
    2020-06-17 19:35:49 0回复
    0
  • 吴侬暖语相伴 不要太惬意
    2020-06-17 08:46:09 0回复
    0
  • 评弹能听懂,我也喜欢。
    2020-06-17 07:44:04 0回复
    0
  • 应该是《莺莺操琴》
    2020-06-16 17:02:01 1回复
    0
  • 630
    积分
  • 225
    博文
  • 176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