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节选《一甲林》小说第十章 如此小伙子

汪万芝 最后编辑于 2020-10-02 07:34:12
4181 0 1

第十章   如此小伙子

 

大年三十,家家户户忙完祭祖,开始吃年夜饭,林左家里却发生意外。

“你就是林大奤吧!起来跟我们走。”两位公安人员从黑色大包里拿出手铐将大奤铐上。林左夫妻惊呆了,马上林左苍惶问:

“我儿子犯什么错误?你们要这样!”

“现在不便告诉你,以后你就知道。”公安人员简答。

就这样,林大奤被带走了,上了警车连夜开到扬州市公安局。

到底是什么回事?下面一一道来。

表面上讲,这小伙是有些问题,出外多少年,都没搞到什么钱,还常向家里要钱。父母只养这么一个儿子,想他成龙成凤,给他念书。在初中要念完的时候,和老师吵了起来,还打了起来,以后就歇书了,毕业证也没有发。这时候父母又转想,儿子书念不上去,以后要结婚成家,要造房子,夫妻二人苦做苦熬,父亲不识字,无法正式出外打工,只是在家边做零活,苦活。通过几年的艰苦努力,再借一些,勉强把楼房做起来了,两间两层,算完成心中积愿。儿子当然也在外面打工。可是他打工进第一家厂就出了问题,他被老板开徐了。这家厂叫扬州市太阳能零部件厂,规模中小型,两百多职工。大奤被开徐原因是讲了直话,他说,国家规定工人每天工作八小时,我们每天要做九小时,有时还十小时,超过的时间又不给加班费。就这样,老板就通知他明天别来上班了。对此,大奤没法接受。他想,我们这个社会是怎么搞的?我在学校念书时,书上讲的,老师讲的,都说旧社会怎样的黑暗,劳动人民如何受地主,资本家的残酷剥削和压迫,现在这样搞,不又是和过去一样吗?不过,他也听人说,有的厂公司老板很好,按章办事,善待工人,可惜他就不知道哪家好?他从此过上流浪生活,靠捡垃圾渡日。但这样入不敷出,主要就是房租钱高。他向家里要钱,父亲说,你一人在外都保不了自己,还反找家里要钱,哪像话?父亲不理他,以为他在外面不走正路,乱用钱。其实父亲哪知道他实情,他是因为秉守正义说了几句直话落此地步。实际上,他是在一面捡垃圾,一面打听哪家厂正规就进哪家厂。

有一次,他卖垃圾,收垃圾的人问他,你这样年纪轻轻,为何不上班?他就把他遭开徐的经过讲给他听。他听了也为他气愤,为他同情。最后他告诉他,有一家公司很正规,叫扬州市模具有限公司,我侄子在那厂上班,每月工资两千多,每天八小时,跟政府一样,每月四天假,加班有加班费,你去看看可还收人?听说还要人。大奤听此消息很高兴,按照他说的行路方式,他就去了。可是单位下班了,大门铁拦拦着。他只好在边境乱逛,又问几家开店的人,这家厂可是招工?都说不知道。

好容易等到下午两点,厂门开了,他进去了,问门卫,门卫问他是什么文凭?初中。把文凭拿出来看。不是,我是这样情况,我初中念两年半之后歇书。现在身上带的是小学毕业文凭······不行不行,这是厂里统一规定的,不是我说了算。这时,又来了一位厂部里人,同样说出不行不行······大奤失望而离,算白等了。

他想,干脆买辆三轮车专门收垃圾。这时候的他,是处在最困难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要吃饭,第二件事急需要买一辆小三轮车,第三,不断的考虑要交房租。这个月的房租没交多时,可以轻松一会。

现在把他为吃的事讲一下,讲一下就是他做了丑事,一天下午两点,他挑着两蛇皮袋酒瓶到收购场卖,收购场人看了看,说这种瓶不收。他泄气了,他指望卖掉它去饭店吃饭哩,他早上都没有吃,还有晚上怎么办?唉!只有······他弃掉废品离开,走到一个公交汽车站边,汽车站大门外侧一条停了许多自行车,他边走边留意哪辆车没有上锁,他搜索到了有一两辆自行车没有上锁,不过车很旧,他装着很从容的样子骑走这一辆。他捡垃圾,知道地方情况,附近有一个收垃圾点他不敢卖,一个劲地骑到很远的一个路边修自行车摊子停下,说车太旧了要卖掉,你要不要?修自行车的人因为见的多,是个饱经世故的善良人,就直接说,“你车是偷的吧?偷的我就买,不是偷的我不要,你骑走。”

大奤哑口无言,但是他又有点醒悟,这位修车人一定是辛痛苦人,对他不讲实情不行。于是,他就把老板开徐他前因后果以及造成他这等地步讲出来。

“呃,这就对了!本来你车只值四十元,我给你五十。像你这样没有找到事做的人我接触多少,特别是外省家很远的人,有什么办法呢?长嘴要吃,生根要肥,人不吃饭怎行?”修车人说。

大奤接过钱,深情地说,“谢谢你这位好人了!”

大奤走后,一个在近处对事情看得一清二楚的人走过来,他问修车人,那个人的自行车你敢收买吗?公安局现在管得紧,一律取消非机动车调剂市场,禁止修车摊贩出售二手自行车。

修车人说,“你这人!眼睁睁看人饿死你也不救?人家有什么办法呢?没有找到工作,几天都没有吃饭了,有钱不知无钱苦,像这种人,又不是坏人,是无法逼成这样。要是你到他这地步,说不定你也要做这事。好像是哪位名人说过,世界上没有绝对无私的人,一旦到了灭顶之灾,无论是破锣破鼓也要去抓一个救命。你懂吗?”

这人服了,说,“话说得也对。还夸奖他了一句:“你还真的了不起。”

“不过你要弄清楚,我说的是这种人,这种情况。不是叫人去干偷窃的事。”修车人又说。

大奤得到五十元钱,马上到小吃摊买面条又买馒头吃饱了肚。吃之后,又想干这事,因为他还要买三轮车。他又在另一个公交站停自行车地方转悠,这时,一个穿着气派的人对他的行为看得真真切切,他向大奤招手,大奤吓得身子像刺猬样的在萎缩,不敢上前。那人亲自过来了,大奤一动不动,等待束手就擒。

“怎的?你找我有什么事该?(该,方言)”大奤脸不成色。

“我知道你这人现在很困难,你要解决你的问题你得要跟我学一学。你别怕,我是好人,不是捉人的。现在,你讲你有什么困难?我给你解决。”

大奤对他所说,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又马上惊觉说,“你是叫我参加传销组织吧?不行,那事我是绝对不会参加的。”

“不是,不是,你现在就说说你目前遇到什么困难?我帮你解决。”

大奤就这样不明不白、带着含糊的把他的前因后果讲出来。他听过之后,“啊!是这样,跟我来,一定会让你得到全面解决。”

这人三十多岁,叫黄毛,其实他名字变幻莫测,是个带江湖义气的高级惯盗,越高级越要单线的培养爪牙、门徒。他把大奤带到商场,给他买了一身新标准衣服叫他穿上。又跟他说,“干这行要要穿好点,搞要搞富人的。另外,要胆大心细,不要缩手缩脚,心总是害怕不行。像你那样偷辆自行车还那么小心,走来走去,拿特制钥匙找好车直接开锁就是。没有特制钥匙要请专人制,制的人我知道。”

说着,恰好前面就出现情况。黄毛说,“那帮人是在放拦路虎,放拦路虎你懂吗?就是两个人用几张扑克或其他赌具在地上翻着猜点,周围围着许多做媒子的人,好引诱别人来参与扣钱上当受骗,钱扣下去开始两把让受骗人赢,以后都输得精光。因为点多少都由放拦路虎巧妙变幻控制。这种人坏透了。今天我俩来搞他一下,怎么搞呢?你听好:我装着挤进去蹲下扣钱,你挤进人堆看地上钱多少,如果多,你就突发大声说,‘啊呵,公安人来了啊!’我趁乱中将我扣下的钱和其他钱一把抓跑。这样,人都不见了,找谁去?现在,我问你同意不同意?同意了,你买车的钱就有了,还有别的用钱也有了,不够我再给你,现给。我主要是带你要从初级班学习,今天又这么恰好,带你学习这一新课。”

大奤答应了,一面壮着自己胆子,二人来到这帮人边,果然是真,都在忘乎所以大声喧闹搞放拦路虎扣宝。在实行步骤时,大奤还巧妙变化些,节点时候,他在人群里大声一叫“哎哟!你怎么踩我脚啊······”又很快往出一挤,“啊呵,抓来了啊!”这一招,人群乱上加乱······

最后,真的如愿以偿了。大奤一下接过黄毛递给他的六百元钱,心里乐开了花。大奤吃饭钱更有了,买车钱够了。

事到此,他想,他还是不可走黄毛那路,因为那不是正经人生之路,到头来是会出事的。他只想能找到一家正规厂上班,人能够时时心情舒畅,平平稳稳过日子。他对扬州市太阳能零部件厂老板依然恨之入骨,他想,他要小小报复他一下为快。他对厉害家伙黄毛说,“黄师傅,”他不知怎么喊他?觉得现在这样喊他似乎为妥。“你敢偷汽车吗?

“你问这干啥?”黄毛反问。

大奤对他被老板无辜开徐的事刚说一半,黄毛就知道意思。因为开始大奤就已经向他介绍他的情况,知道大奤对老板有不满情绪。现在大奤与他有这样良好开头关系,就说,“行嘛,”又马上说,“不可不可,我们不干那事。”黄毛后面说的“不可不可······”,是江湖大盗级交往谋事的深层方式的体现,就是凡事不留根,事事人人始终保持单线联系,必要时,说话含糊不清,答非所问,问非所答。

果然,时间过去两个月,扬州市太阳能零部件厂老板一辆新货车掉了,价值几十万。老板报了案,公安局要求他尽量能够提供线索。

老板反复分析,有些怀疑事情与大奤有关,先认为大奤不会开车被否定,后又想到他是否后来学过驾驶?经过分析,这事还是怀疑与大奤有关,或者与案情发生有关?

案情真像是,黄毛指使别人偷的,这别人当然就是黄毛单线联系的爪牙了。偷过之后由他联系专门在某家交易市场出售,走哪条路都是专一的。出售之后按规定付给偷者多少钱。这样的交易市场他拥有几个,都是单线的,谁也不知道谁?任何人偷来的车都不会收的,收了也上不了牌照。这些,大奤一无所知。

因此,公安局结合社会举报其他案件,确定大奤是嫌疑犯之一。趁大年三十,大奤可能人在家,便开车来将他带走。现在就看公安局对大奤审讯过程:

“你在扬州市太阳能零部件厂打过工吗?”审讯人员问。

“是,打过工。”大奤答。

“打工多长时间?”

“很短,不到两个月。”

“以后怎么离开的?”

“我讲了老板几句话,就被开徐了。”

“讲了什么几句话?”

“我讲别的厂工作八小时,我们厂工作九个小时,有时十个小时,又不给加班费。他就叫我明天别来上班了。”

“那你以后做什么呢?”

“以后我就捡垃圾维持生活。在捡垃圾当中,我也代找可有哪家正规厂招人?结果找到一家叫扬州市模具厂,都说这家厂正规,厂里一切制度都是按照国家要求办,工作时间八小时,每月四天假,节日假跟机关,学校一样,加班有加班费。这特别符合我心中的理性。可是我好容易找到那家厂,说我小学文凭不行,要初中文凭。我说我念书念到初中两年半了,因为想到家庭困难歇书,请求你们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吧!他们仍不同意。我站了多时,最后,我流泪而别。”

审讯人员听完,沉默了一会。接着问:

“听你这样说,那你恨扬州市太阳能零部件厂老板啰?老板说他的货车掉了与你有关。你肯定会懂,‘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要是你偷的或者事情与你有关,你就老老实实讲出来无事。”

“与我有什么关?我一不会开车,二我没有那么大的胆。老板简直是胡说!”大奤辩驳。

“是说有关,不一定说是你偷。”

“没有,没有。”大奤当然想着黄毛那个人,但那个人没有答应做那事,不可乱说。何况······

“好吧,这个暂且不说,你想想,你还做过哪些坏事?”

过了多时,大奤说,“我做个什么坏事呀?那天我肚子饿了要吃,偷了辆旧自行车卖了。”说着,大奤眼睛滚下了泪水。用袖头揩着,伤心地说,“都是那老板太恶,不然······”

公安人员看他这般,为之动容。从头到尾,已基本确定大奤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因为正义感说了直话而连累了自己。还有人举报说的“放拦路虎”闹剧,这事不值得一提。说“抓来了啊”,这话真正讲,带有“积极性”一面,不值得再追。

最后,经过研究,给大奤拘留三日处罚。以后又根据领导意见,虽然是小学文凭,但初中已基本念完,本着实事求是原则,給他介绍到扬州市红星电缆厂上班。这家企业是乡镇集体企业,跟国企一样正规。大奤当场就喊,“共产党万岁!”“人民公安万岁!”

大奤这下活了,进厂之后,精神饱满,视厂如家,格外勤劳,领导不管分他做什么事,他都乐意,干净利落完成。有时候还像雷锋那样帮助职工们做这做那。

他的这些好的表现深受全厂人的赞扬。不到三年时间,他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也由班长晋升到领导班子,领导根据他的遭遇和秉性,特地分他负责人事科工作,工资也提高了许多。但他没有丝毫自足思想,而且更加爱厂,更加爱职工,从待遇到工作时间坚决把守按国家规定执行,并建立公平合理的级别晋升制度。使厂越办越兴。在他建议下,厂扩大了规模,又招进一批工人。外面许多厂工人都要进这家厂,但都难以与愿。只有扬州市太阳能零部件厂经过他同意,进了二十几个优秀工人。这家老板犯愁了,优秀的人都到这里来了,其他人也不安心了,纷纷提出要离开这厂。他想要与大奤交涉,又很不好意思。

一次老板遇上了大奤,他客气的喊着:“林科长,你也太那个了吧,我们就那么几个尖子人你给收去了,叫我怎么办啊?”

“那没办法呀,打工的人到哪家厂都由他自己自由选择,谁也管不了。他们来了,我有权能叫他们回去吗?道理很简单,老板有权开徐他,他不就也有权选择哪家厂吗?”

这位老板被大奤说得多么难堪,脸黑着,只是“嗯嗯”的离开。

现在的大奤,不仅钱有了,荣誉,地位有了,他的终身大事也花落赢家了。这个厂副厂长叫柳真,家有一个独生女,人生得一般性,年轻人,尤其女性,一般性都算漂亮的,反正在人貌上配大奤阔阔余。过去是民办教师,以后通过考试,转为公办教师。父母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铁下心也要招个好女婿上门。眼下,大奤这么个人物出现,夫妻二人便开始目挑心招。最后把心思说给女儿听。女儿也很体谅父母,表态说,只要大奤认可,我没意见。人,她也经常看过。后通过厂书记撮合,事情就这么定了。

大奤对自己大事,根本不把父母亲放在眼里,他认为这样非常好,首先这地方比我们家乡好,而且我在这里一切非常的投合,惬意。父母亲肯定也会同意,就是不同意,还不是由我。

父母哪知道儿子以后还会变成浪子回头金不换,自公安局带走后,就不指望家庭有出头之日,为他辛辛苦苦做的楼房算白做了。现在儿子飞黄腾达,老夫妻高兴得逢人就讲儿子前前后后的事。别人也都为老夫妻高兴。可是,为儿子亲的事,儿子回家,父亲说,“那怎行?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还招亲!‘不谈’二字。”

“那你就不懂了,你养的儿子不还是你儿子。我招亲了,他家房子和财产不就是我的了,以后怎么着,不都由我作主。那地方总比我们家好,以后把你二位接过去过。如果你们认为比我们家乡差,我就搬回来。古话说,‘招亲三年半,渐渐往家探。’你要急什么?”大奤向父亲辩解。

父母听儿子这样说,无话可说。父亲心中却有一件重要之事:不过我跟你说,今后孩子出生,一定要跟这边姓林。

“那肯定。起码男孩要这样。”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发送

0条评论

  • 2600
    积分
  • 353
    博文
  • 292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