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节选《一甲林》小说第十五章 败露

汪万芝 最后编辑于 2020-11-04 08:47:56
3477 0 5

      难怪人说,“生活不焦谈花美,知识到深吐言轻”,这话说得是多么确切。改革开放后,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那方面的事也经常在脑子里活跃,谈哪个女的漂亮,谈哪位男士不错。作兴送玫瑰花,家家都种花、养花。什么包养,什么一夜情,这些明堂在社会上到处都有。这是好事吗?这是坏事吗?反正在穷的过去没有。现在就说说一件花方面的丑事。
  一甲林还有这样的一个女性,叫吴秀兰,四十七八岁了,人一般美,但她很爱美。很爱美者,往往有时把一般美从某种角度或某一瞬间,自己却不觉意的显示出醉人的一瞥,深知美的人往往把这种情况才算是绝色美人。
  她丈夫在广州打工两三年也不回家一次。她在家种了还不到半亩地,只是在家里做做小事半闲着,有条件的很爱打扮自己。因此,也就易招惹风流韵事。不过,不管怎么说,小伙子不会注意到她,因为她年纪有那么大了,而且这些人都在外面打工。主要就是在家的一些老年男人。老年男人心里世界有各样各色,有的想入非非只是想入非非,有的跃跃欲试总没敢去试,有的心有余而力不足怕出尴尬。
  只有一个叫大龙的老人,都六十四了,他胆大包天,第一个沾上了她。开始是打麻将,基本每次打麻将二人都同局,大多数还是面对面。大龙太喜欢她了,经常用脚抵一下秀兰的脚,秀兰对他便也心有灵犀一点通,也常学着他的方法用脚抵他。一天下午,天快黑了,秀兰在菜园撷菜,大龙路过,旁边也无人,站着跟秀兰说话,说到最后,大龙说,“我晚上来了喂!”
  “死老头,来就来呗,还说出来!”秀兰边说着边站起,眼往四处扫了一下。从此,大龙老头就成了秀兰的常客。
  不过,秀兰也可能出于好新鲜,除大龙之外,别的人只要不太丑陋,也来者不拒。
  现在就说一个例子,这个例子也就是本文中心、轰动三五里的大丑事:一次,秀兰骑自行车上街,买了几棵大的树苗回家栽,树苗绑在自行车后面,虽然绑好了,但骑行不方便,恰好这时后面来了一位骑三轮车的男老人,人称三爹,是隔壁村人,彼此都认识,而且家庭情况互相也大致了解。秀兰因为车不好骑,下来重新想想,树苗该怎样绑?三爹这时下了车,说,“你那样不行,干脆把树苗放到我车上来,我把你带回去算了。”
  “我俩路不能同到家咋办?”秀兰说。
  “哎呀,不要紧,我把你送回去,门口人嘛。”三爹决心。
  哪知这三爹也不正经,二人走在路上,三爹问:
  “你爱人在外打工,一年能挣多少钱?”
  “我问不到他的事,两三年都没有回来过,谁晓得?”秀兰说着,还“唉”的叹了一口气。
  “唉哟!那怎么搞的?你还年轻,太不像话了。”
  多半天,二人无语。心,却在暗暗涌动。
  快到秀兰家了,三爹久憋的心不说就过时了。于是,他极为难为情的说,“晚上我来,你同意不?”
  “死老头,你多大年纪了?你晚上来也不怕摔死?”秀兰带开玩笑的说。
  “不要问我多大年纪,我行,包你满意!”三爹看起来不老,其实年过七十了,他干脆自信和带玩笑的说。
  秀兰就答应了,起码他今天对她这样好,只是说,“澡要洗好。”
  谁知,就在这天晚上出事了,晚上十一半左右,村东头,就是秀兰家屋后发生人打架,闹声把村里静睡的人都惊醒了,许多人穿好衣服赶来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有人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了,有三位妇女聚在一起谈:
  “没讲头,天下少有。两个老头碰在一个晚上到她家去了。”
  “哪两位老头?”
  “大龙呗,他俩打麻将就看得出来,脚抵脚,当人不知道。还有一个老头好像是隔壁村三爹,那老头也不正经,那大年纪晚上也跑来。现在人溜了。”
  具体经过是这样:晚上十点半,三爹先到,大龙接后也到。三爹进门后,秀兰马上关好门。大龙是常客,秀兰心里有数,大龙今晚不会来。谁知这时,大龙正朝这边走,模糊中发现可疑,为了不让可疑者上床,就加大脚步来到大门边连续不断轻敲门。秀兰和三爹慌了,秀兰急得无法,开门也不好,不开门也不好,最后还是决定开门,叫三爹在门角躲一下。开开门后,大龙三下五除二的就找到可疑人。于是,二人从屋里就扭打到门外,从门外又打到屋后。 三爹边扭打边挣托,以后就不见人影了。秀兰不知跑到何处?然而大龙却死皮赖脸、贪婪不止。他猜秀兰到人静时一定会回家,他耐心的在适合处等着。已经到一点了,秀兰开始进门,门是谁给虚关着,大龙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又怕她受惊吓,等秀兰进门,他来大门边,小声、亲切的叫一声“秀兰”,秀兰马上明知,坚决不理,进门后,使劲的要将门关上,大龙像头牛一下挤了进去。屋里是黑的,二人站着,大龙说,“你别急,我跟你详细说,今天晚上我是送点新鲜东西给你吃,我猜你没有吃过,是我女儿送来的,从德国进口的高级糖果。”说着,他从口袋掏出,亮一下手电把糖果放到桌上。接着说,“我一下就走,今天晚上是不好意思,只怪我了。可是你可知道,事情之后,我没有见到你,我怕你在哪地方受害怕,我一直等着你,现在你回家我放心了。”秀兰心情开始转了,但仍没作声。大龙就是贪婪,讲“我一下就走”,却总不走,直到最终满足。
  从这点看,老人的□□真的不可小觑,难怪画家喜欢画老梅,因为老梅不仅具有老的特色,更重要的是它的花开得特别鲜艳,不逊于新梅的浓盛优雅,而且还比新梅风韵奇妙深邃。不就是启示人们要懂得老人吗?有位画家画好老梅之后,还这样提到:“应醒老梅为何俏?”可见,可见!
  秀兰自出这样丑事之后,别提心中有多懊糟?可是她第二天,她见人说话、做事,照常如故。因为她很成熟、老道。她认为,为丑事见不得人有何用?不如反弹琵琶,收视反听。多少人丑事不就那么几天难为情,以后不是跟人一样?这都是自己感觉,以后就渐渐淡掉了。不说远的,隔壁村一对夫妻,丈夫白天跟一位年轻寡妇在庄稼地里做那事,被老婆跟踪盯梢捉到了,事情就那几天到处议论,以后不到半个月,也就跟平常一样了。还有······因为这些,秀兰就把这样事看得平常,所以她打扮妖冶,苟且图逸。
  秀兰思想真的是放荡不羁,逍遥无忧吗?不全是,她丈夫虽然不常回家,但不等于放弃了她。她生养一个闺女,二十岁,也在外打工。两年丈夫没有回家,今年春节是要回来的,是女儿在电话上讲的。丑事算过去了,一切平静了,过年时丈夫回家知道这事要对她怎样?骂她,打她,杀她,要跟她离婚,心中都无数。她想过离家出走,她还想过······想来想去,她还是想到跟事情发生时那样,把它不当一回事,也或许不是她想的那样严重,跟他从结婚就一直亲密很好。到回家那天晚上,我跟他干脆先把那事淡淡的讲出来,也承认自己有错误,只有这样办。
  过年时间到了,丈夫、女儿回来了。当晚,夫妻二人睡觉,丈夫却先讲话,没想到他这样说:
  “看你神情,我知道你。你不要把那事情放在心上了,怎怪你呢?我两三年都没回家。”
  “你······”秀兰欲说又止,不好往下追。
  “你当我不知道吧?家乡在广州打工人多得是。一次,我和几个老乡走在路上,我们仅仅是老乡,实际上他不认得我我不认得他。他们中有一个人从老家刚去,就谈一甲林暴出的新闻。谈过后,有人又说,哎唷,那女的还是我村姑娘,叫秀兰,漂亮。另一位接上说,这个时代,漂亮女的就是吃香。我听这些话,心中既难受,又自责,我不怪你。”丈夫继续说。
  秀兰听丈夫一番话,心中的积郁一下雨过天晴,她乐得心都要蹦出来。她又忘乎所以的问丈夫,那么你这几年不回家在外面怎么过的呢?这个问题请你自己回答。想必你肯定不会怪我,新时代嘛。说到这,二人没有声音了,开始想到一个地方了。好吧,现在我俩又同流合污了,丈夫一下搂紧秀兰······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李园园
  • 竹青
  • 泉水涓涓
  • 尤思豫
  • 西江月
发送

0条评论

  • 2600
    积分
  • 353
    博文
  • 292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