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一桩由刘心武先生策划导演的荒唐婚姻

上海乡下人 最后编辑于 2020-12-08 08:09:11
3059 4 4

 

微信图片_20201205143701.jpg

 

《红楼梦》是中国文学史坛的瑰宝。无论是曹雪芹前八十回原著,还是高鹗写的后四十回,都留给了人们无限的想象空间和研究课题。十多年前,央视的《百家讲坛》,由刘心武先生主讲《红楼梦》,从秦可卿的“秦学”始入,直到《红楼梦》八十回以后的故事概况,又一次引发了广大群众的红学热。2017年九月,刘心武先生的大作《刘心武续红楼梦》一书,由译林出版社出版,但没有十多年前刘心武先生在央视《百家讲坛》讲《红楼梦》时的轰动效应。我也是在偶然间,才在图书馆的书架上,翻到了这本书。

在“刘氏续红”(我们且这样简称这本书)第一百零一回“刘姥姥报恩如泉涌、芸哥哥仗义勇探庵”这一章,有如下故事情节。宁、荣两府被查抄,两府阖家入罪,贾琏与王熙凤的女儿巧姐,因未成年,由其舅舅,王熙凤胞弟王仁(忘仁)抚养。那王仁不顾骨肉之情,竟将巧姐卖入锦香园。刘姥姥知贾府获罪,带板儿、青儿入城,知巧姐被卖锦香园,便实施营救。最后在贾芸、妙玉和云儿等的帮助下,以六百两纹银将巧姐赎出,并带回乡下。

……贾芸就出巷子,到街上雇了辆车,去往跟板儿约定的城外关厢的一个饭铺。在那饭铺里,刘姥姥、青儿、板儿、巧姐儿刚坐定,贾芸到了,板儿问:‘你那朋友倪二哥呢?’贾芸道:‘他说要自己喝个痛快去,祝你们一路顺风,大吉大利!’那时巧姐儿已认出刘姥姥,也想起了香橼换佛手的往事,并知道自己是被救出来了,不但不哭了,还笑起来。在那饭铺吃完饭,贾芸就跟他们在饭铺外告别。那刘姥姥、青儿、板儿就带着巧姐儿回乡去了。后那巧姐儿就成了板儿媳妇,虽离富贵,倒也殷实,一家人和和睦睦过日子……

读到这里,我不禁哑然失笑。想当年,在央视《百家讲坛》说红楼,刘先生意气风发,谈吐自如。对高鹗续的《红楼梦》颇有微词,这也不对,那也有违曹氏原意。怎么到了自己,就眼高手低了呢?

巧姐能和板儿成婚吗?他们俩之间的辈分关系有影响吗?《红楼梦》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大观园”中写到:刘姥姥带了外孙板儿到贾府见王熙凤求助,对王熙凤说:“今日我带了你侄儿(板儿,编者注)来,也不为别的,只因为他老子娘在家里连吃的都没有,如今天又冷了,越想没个派头儿,只得带了你侄儿奔了你老来……”按照如此说法,板儿是王熙凤的侄儿辈,与巧姐结婚也无可非议。而事实却不是这样,同是在第六回,在叙述金陵王家和狗儿家的关系时,曹雪芹是这样写的:“方才所说这小小一家,姓王,乃本地人氏,祖上曾做过一个小小的京官,昔年曾与凤姐之祖、王夫人之父认识,因贪王家的势利,便连了宗,认作侄子……”如此算来,狗儿的祖父,是王熙凤祖父的侄子,狗儿就是王熙凤的侄子,那巧姐就应该是板儿的长一辈,理应是板儿的“姑姑”。这个关系是《红楼梦》作者叙述,不会错。而刘姥姥说板儿是王熙凤的侄儿,明显差错。问题是曹雪芹为什么要把这一个明显的差错,按在刘姥姥头上呢?想来,一是作者想描写刘姥姥第一次进侯府的深宅大院,还是惊慌失措,有点语无伦次地胡说,难怪周瑞家事后说刘姥姥:“我的娘,你见了他(王熙凤),怎么到不会说话了,开口就是你侄儿。我说句不怕你恼的话,便是亲侄儿,也要说和柔些,那蓉大爷,才是他的正经侄儿呢。他怎么又跑出这么个侄儿来?”再不,就是雪芹前辈那天喝高了,只能听凭刘姥姥胡侃了。所以“刘氏续红”这一笔,有悖常理。即使巧、板双方默许,那刘姥姥和板儿,也有“仗势欺人”之嫌,谈不上“偶因济村妇,巧得遇恩人”这一说了。

再者,在被大多数人誉为《红楼梦》总纲的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中,警幻仙姑携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品“千红一窟”茶,饮“万艳同杯”酒。几乎是所有红学家,都确认“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就是《红楼梦》的最后结局。刘心武先生对这一点,在央视《百家讲坛》上,也是确认无疑的。怎么到了这里,就非要给巧姐一个“虽离富贵,倒也殷实”的小康之家了呢?这倒是与曹雪芹先生的《红楼梦》初衷,无法榫卯对接了。

凭心而论,“刘氏续红”这本书,还是有不少看点和较强的可读性。虽然在黛玉之死的陈述上,颠覆了高鹗留给我们的那段凄凉悲切的场景,使人们不易接受;但在描述查抄宁、荣二府的章节上,确是惊心动魄,几乎举家被绞、被杀、被抓、被流放,颇有“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得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感受。当然,由于刘心武先生太拘泥于前八十回的一些线索,所以使一些故事情节,变得生硬、离奇。如:有个“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的判词,必让贾探春清明时节,以南安王府郡主的身份,哭着远嫁和番(第八十五回);有个“金钗雪里埋”的判词,就一定要让薛宝钗死在雪地里。“(宝钗)出得门去,麝月紧扶着他,略行几步,宝钗仰颈朝天上眺望,就在那一刻,胸痹发作,麝月只觉得他身子沉重起来,托扶不住,连自己一起倒下,那宝钗这一倒,发髻上金簪落在厚雪中,直插朝天,闭目咽气……”(九十四回)如此教条和机械,使“刘氏续红”,少了应有的风采。

但无论如何,“刘氏续红”还是值得一读的一部新作,它能让我们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来理解和认识《红楼梦》中一大批人物可能的结局,也值得我们花时间和笔墨,来谈谈自己的体会和看法。

640.jpg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竹青
  • 桃子酱
  • 菊满南山
发送

4条评论

  • 红楼解读 众说纷纭 砂砾淘金也是读红楼的乐趣所在
    2020-12-07 08:35:18 0回复
    0
  • 给红楼梦作续,很容易成为狗尾续貂之作。
    2020-12-07 08:19:52 0回复
    1
  • 有些东西还是给人留一点想象的空间比较好
    2020-12-06 08:56:53 0回复
    0
  • 指后划脚容易,以身作则很难。
    2020-12-05 15:33:07 0回复
    0
  • 630
    积分
  • 225
    博文
  • 176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