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长篇小说《一甲林》总序

汪万芝 最后编辑于 2021-04-16 08:46:10
1983 1 3

                                      总序

在今天改革开放大好形式下,社会各方面都发生了新的变化,首先在国家建设上,用“日新月异”词语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城市变大了,楼房变高了,街道变阔了,整体变美了;交通方面,公路、铁路数量变多了,速度变快了,不仅是穿山飞谷,而且是跨江过海。正如作者一首词写道:“高速驰车观胜景,遍处楼房矗天高。乌龙穿峡,虹绷海淘,恢弘幻化连通交······”

变化太多,这方面就不多讲了。现在要讲的是人民生活这一大块,在旧社会中国,徐剥削和压迫劳动人民的官僚、地主、资本家少数人过着富裕生活之外,广大劳动人民过的生活是怎样的痛苦,就一言难尽了,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是常事,有的成年在外讨饭,无家可归,有的甚至卖儿卖女······

现在,国家搞改革开放,人民生活得到天翻地覆的变化,过去吃不饱穿不暖,现在是想着怎么吃得好,穿得更漂亮,过去住的是破草屋,有的无家可归,现在是家家住楼房,不仅有电灯电话,人人还有手机,家里有彩色电视机,电脑,空调,电冰箱,洗衣机等;还有过去望不可及的天价轿车也开始普遍进老百姓家。这种连做梦也没想到有今天这样的美好日子,作者对此感触太深,一定要通过文学形式写出来,以尽释情怀而彻底痛快。怎样去写呢?他没有多费思索,就地取材,就以他所住地“一甲林”村出现的各样素材,便搭起架子进行编写。

作品题目就叫《一甲林》,体性是言情小说,约十万字,也算长篇吧。小说中主要人物是黄强,其次是江凤、姚芹、林虎(老队长)、林成富、丁旺生、丁金妞、丁小六等。因为是文学艺术,人物名字统统易改,但写事真实,不用说,写时是脱不了“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艺术本性。也就是说,生活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是不相同的,不是像放纪录片一样把生活真实,事无巨细的刻板地放出来。譬如写黄强爱人江凤之死,搞船时落江没有寻到遗体是事实,但具体过程没有许多,黄强也确实很悲痛,其间就要通过形象思维,用恰当语言去连接,去发挥,使故事圆满。还有其他典型例子就不一一再说了。

在人物角色安排上,主要人物黄强,之所以确定他是主要人物,是他的事迹格外的突出和典型,写他发展历程基本是这样。林虎是位老队长,虽然不是主要人物,但占位不小,小说自始至终都有他,在作品中,他是承上启下的时期分水岭,他正派,爱民,领导有方。虽然那时很穷,因为还是属解放初期,条件差。但一甲林村工作搞得非常好,他很注重思想教育,人心齐,村民团结互爱,亲如一家,也都非常尊重他。尤其是文化教育,在地方独树一帜,那时全人民公社大学生凤毛麟角,而该村就出了八个大学生。主要人物黄强和村民都受到他好的思想影响,在改革开放中都得到很好的发展。直到现在,一甲村人还是把他当作老父亲一样看待。

其次黄毛丫头金妞这个人物,内容也写的不少,与黄强比,似乎有喧宾夺主之势。也确实,作者当初写作立意时,曾想过把她作为主要人物来写,最后通过认真思索比较,还是认为黄强材料要全面些,于是,就舍此取彼了。再说丁旺生这个人,这个人物是在写作中临时改变安排的,这个人确实有,开始想把这个人物形象植到生产队会计林成富身上写下去,以后考虑多一个教师出生的人也不碍,任其自然,就各就各位的去写了。丁旺生这个人性格上很有些特殊,加之教师退休之后,改革开放能到外面,受各地方方言影响而从中玩造趣乐,更显出他放荡不羁的潇洒,那“呱叽嘎”、“叽呱嘎”在文中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意义,但在文学艺术表现上应该容纳它,社会生活是万花筒,文学艺术也是万花筒,没有这样的万花筒,就不成社会,就失去文学艺术生命,写社会事件是经,写社会事件情状是纬,也就像人身上血肉与骨骼一样,缺一就不能构成人。所以,作者对丁旺生生活形象描模是注重占位的。还有书中丁小可、丁小黑、林大奤三个人物人和事,这是主题厚度的配置,其身世也是可歌可泣的。不过林大奤的事又含蓄着揭示世事之弊,应引起政治警觉。

还有份量很重的黄强、江凤、姚芹三人关系的表述,作者对此笔触描写细腻,惟妙惟肖。特别是对女人之间,你道是她们之间不谈丑事吗?其实与男人一样,甚至有过之无不及,尤其是经过风花雪月环境熏陶出的女人,那方面的事出语坦露直白,人说丑事难开口,她们可没有这种想法。老实巴交的黄强就是因为这,被姚芹猎获成了夫妻。不过结果是良性,夫妻关系很好。无碍于主人翁正面形象。这一点还可以教育社会:男女爱情,女方不要总是被动,假使遇到不好意思表示心思的男方,那就可能成了美好的婚缘或是二人好事擦肩而过了。这处作者当然是实写,我只是顺便唠一下而已。

 

                                                                             

丑事还有,在第十七章写中年妇女吴秀兰风流韵事,作者笔调不加掩饰,这并不是作者为吸引读者而这样写,还是为突出改革开放人民生活好、心宽思乐而写。写出来对改革开放新形势是否有悖,我不好说,反正我觉得在过去人民生活很苦的时候不曾有。事情发生在一甲林附近村,作者就一并写进一甲林村了。

还有金老头这个人,这个人物事情基本全真,是过去贫困农村父亲为儿子婚事艰难操心的典型代表,作者笔触格外的注重,人物形象,场合的描写栩栩如生。以后逢改革开放,第三个儿子和小儿子婚姻之事难度马上得到了好转,因为有钱了,才使他从困苦中挽救了过来。他特别深情感激,逢人就说,是共产党挽救了他。

最后是老台属林长青这个人,这个人和事,在一甲林村也确实有,对于主题来说,也恰逢“人才难得”,自然就写进去了,不是为主题添枝加叶编造。

改革开放,创业和成功是极为不容易的,是要经过多少艰苦、坎坷、和遇有类似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痛苦选择。作者最后在“翻越祁连山”文章里,通过层层默喻手法,给主人翁黄强事迹全作了总结:他开始悟道,改革开放,要想创业、发展取得最后成功,只有经过各样甜、酸、苦、辣艰苦努力过程才可修成正果。祁连山翻过了,他的一切事都圆满了,天朗气清的得到自己最后幸福,而且还给社会作了不少贡献。

还有一点也必须要说,就是在第六章“七嘴八舌”文章里对改革开放的议论,既然是议论,当然意思上就有正反,正,是说改革开放好;反,说改革开放存在问题。之所以要这样写,相信爱好文学者都会为此赞许,那就是,文学是要为政治服务,但文学又是离不开写人,写社会生活,脱离这一点,就不成文学。而且,好的政治也只有通过写社会生活才能体现出来,否则,文学就成了政治口号。成功的文学一定会这样。就政治本身而言也要这样说话。

说起来,道理非常多,这里难以作全面深述。

文章还有另外一个作者思想,可以说不为人知,那就是以往任何一种文学艺术作品,都不涉及到写生产组(过去叫生产队)这个微生物政体,因为这么一个“微生物”政体。广泛性的存在认为当生产队长,生产队会计没有意思,谁都瞧不起?但任何人稍一沉思,又都无法否认它存在的必要性。所以,作者在开始写作时,就把它当作一种新的发现,捆在主题里布阵统写,想给这种“微生物”政体提一下,好上层及社会人对它有个分量认识。

由小瞻大,改革开放,一甲林这么一个小村得到划时代的变化,也代表了我国在改革开放后大变化的缩影。为此,作者在写完小说之后,又感慨万千、极为生动的写了一阕结篇词,读来令人豪放、动魄。词牌名叫“感皇恩”,词题是“江流无声”,词曰:

  俯视江流水,仰望云飞,却是回头成大贵。清骨无语,志远克难化危。乘马列主路引,

   党勋垂。

                千年沉沦,雷击青归,黎民作主豁大为。改革开放,盛世奇迹问谁?流落兄弟,月

   圆乡归。

         不过,作者考虑再三,又将此词放在小说开头作开篇词。就是现在此书的面目。

    总序到此结束,读者最好先看一下此总序后看正文,或者先看正文也行,只有两样都看才容易理解全篇小说。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何伯良
  • 泉水涓涓
  • 双桂女
发送

1条评论

  • 期待作品问世。
    2021-03-17 07:31:40 0回复
    0
  • 2600
    积分
  • 353
    博文
  • 292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