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所谓“消失的乡村”

许黎明 最后编辑于 2021-04-11 16:13:32
2548 5 12

         所谓“消失的乡村”

 

    现在,大约散文、诗歌都极其没落了,不太容易找到题目,大家扎堆地弄些山野风景描述,追忆牧童稻荷,然后发些感概,谓之“消失的乡村”。

我本就一直在乡村,对乡村的爱恨交加,一直都有,当“稻花香里说丰年”的时候,其实是无感的。那插秧时的腰痛,锄禾时的烈日,确实深有体会,牧童也做过几日,冬夜要喂,夏晨早起,都不是诗情画意的事情,那时候因为读书而“跳出农门”,是人生的大成果,心里是极其自傲的。

农民大约是少文化的,所以说不出那些诗意盎然的腔调;能用文字表达林木虫草意趣的,大多数是没有受过农活的苦难,因而,很多时候,是说的和实际其实大不搭。就像一个模特,展示着美丽的胴体,然而,美则美矣,却因为受寒,她正犯着胃痛。

乡村确实在消失,是因为乡村已背离稼穑,这才是要命的地方。工业革命对乡村的影响是巨大的,不仅仅是农作方式的改变,对农耕文化认同的改变,还有对这世界的改变。

因工作关系,现在时时要往地里去,但看到那些蔬菜种植基地旁堆积如山的农药包装,真是“心有戚戚焉”;常年在外奔波,所吃的大米,已经到了大部分时候难以下咽的地步。记忆中的米饭香,还是那年去日本的时候才吃到的,这么近,又那么远!

回到题目吧,所谓消失的乡村,实在不是一件文化的事,而是一件环境的事。耕牛已经消失了,牧童自然可以消失;低矮的土坯房、茅草屋已然消失,也确实该当消失;在大部门耕地被撂荒的时候,那些大自然养育了我们祖祖辈辈的优良的农作物,不从我们的农田里产出了,这才是真正的乡村消失。

我们曾经掠夺了乡村;我们曾经辜负了乡村;我们现在正在谋杀乡村。这种谋杀,我们用了一代人,要消脱这种苦难,我们大约至少需要三代人。

 说救救乡村,大约是与虎谋皮的呼唤,但说:救救孩子,或许能多几个听客。但也惟此说说而已,或许,我们病得太少,我们也痛得不够!

立此存照吧!

                              许黎明  2021 04 08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芝麻汤圆儿
  • 陆吾
  • 顺其自然者
  • 荷边垂柳
  • 博揽群英
  • 江城子
  • 人参果
  • 羽林
  • 八月小龙
  • 双桂女
  • 张秋生
发送

5条评论

  • 振兴乡村发展,坚持农字当头.
    2021-04-13 17:35:17 0回复
    0
  • 拆迁一事,该如何正说反说?
    2021-04-09 10:23:24 0回复
    0
  • 现在农村发展的也很好,城市的问题也很多,不再像以前那般光鲜诱人了。
    2021-04-09 08:34:33 0回复
    0
  • 我觉得现在的乡村,活得比大部分城里人自在。许教授所说的救,怎么个救法呢?
    2021-04-09 08:15:31 0回复
    0
  • 城镇化加快了家村的消失,都病得不轻。
    2021-04-09 07:02:51 0回复
    0
  • 747
    积分
  • 259
    博文
  • 167
    被赞

个人介绍

一个人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